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05章 借体还魂
    梅文傻傻的看着对面的情景发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这不是赵爷爷吗?他,他不是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吗?”“怎么会这样。”有些颤抖的呢喃声从梅文嘴里传出来。

    梅文忽又想起来什么,又仔细的打量起来。对面这条路,这大门,这门房,这不就是自己所生活过的孤儿院门前的情景吗?

    等等,他记得曾经听赵爷爷说过的,自己当时不就是在一个雨夜被赵爷爷捡回去的吗?那件红雨衣怎么和自己家中的那件这么像啊?难道那窝栏中的小孩就是自己。“这,这...”梅文感觉自己混乱了!

    这时天上一道闪电划过,雷声随后而来,雨越下越大了。远处的墙角下一个女人瘦弱的身影慢慢站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孤儿院门房的窗户上,一个略微驼背老头的影子在忙来忙去。断断续续的呜咽声这女人双手捂着嘴的指缝中传出来,倾盆般的大雨冲刷着她的身体,她好像没发觉一样,就这样傻傻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瘦弱的身影缓缓转身向远处走去。

    梅文看到这身影简直不可思议,一股血溶于水的感情涌上心来。他想冲出去,可有玻璃墙当住了他,他拼命的拍打着玻璃墙,撞击的玻璃墙,玻璃墙好像比岩石还要坚硬,哪里是肉身可以硬抗的。梅文对屋外大喊,可他的喊声只在这间玻璃房中回荡着,屋外的那个女人好像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仍然向着远处走去,身影慢慢的消失在泥泞路的尽头,留下的脚印也在暴雨的冲刷下慢慢变浅、变淡直至消失。

    梅文跌坐到了地上,他想悲哭,可他发现自己连一点哭的**也没有,身体和思想这时完全无法统一,为什么会这样?那个女人应该是自己昼思夜想的妈妈啊!他甚至连那个女人的面容都没有看清楚啊。不过他知道那个人就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叫住她,让我看清她啊!”无力的呜咽声从梅文嘴中传出,但他发红的双眼中仍旧没有泪水流出。

    这个时候外边等影像又有了变化。

    那是一个小孩在孤儿院中和小朋友玩耍的情景,那些模糊又有点熟悉的小身影在操场上欢笑奔跑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站在场外微笑的看着那些小身影,不时招手喊叫几句,好像在说“慢点跑,别摔着!”

    然后影像好像被快进一样,一个接一个熟悉的镜头在梅文眼前上演着:

    上学的第一天,同学们因为他脸上奇怪的印记而远离他的情景;

    第一次考试,自己认真答题,而同桌却偷偷把手伸进桌中翻书的情景;

    篮球场上,自己和同学争球、快攻,挥汗如雨的情景;

    上了大学看到心仪漂亮女生脸颊发红,而对方向自己微笑的情景;

    第一次暗恋,表达后又领了张好人卡而借酒消愁的情景;

    参加工作,在工作中做出成绩受到表扬的情景;

    被医院选中,参加维和部队,机场被欢送的情景;

    最后直到他被弹片击中的那一瞬间。

    眼前的一幕幕影像好像就是为梅文前世这二十多年的生命做了总结。影像结束了,房间内一下进入了黑夜,而梅文陷入了沉睡。

    沉睡中的梅文双眼终于流出泪水。

    这时一段话语在空荡荡的玻璃房中回荡,“你救我一命,我还你一生。”话语飘渺无踪、似幻似真。

    ※※※※※※※※※※※※※※※※※※※※※※※※※※※

    清晨,柔和的日光洒在梅文的脸上,梅文缓缓睁开眼睛,眼神清澈而坚定。既然还活着,那就活的更好吧!

    尽可能的了解这个世界是梅文首要考虑的问题,梅文虽说两世的灵魂融合了,但这具身体原主人来到这个城市也不过一年多时间。在一年中有十个月时间是躺在床上养病或养伤的,对这个世界又能知道多少呢。梅文坐起身来,习惯性的做了个扩胸动作,“嘶…”一个简单的动作让梅文龇着牙、抽着气,俯着身子老半天不敢在动一下。“这具身体还真是废材啊!”缓过劲的梅文嘴里嘟囔道,“哎,有总比没有好,看来在这之前还有很多事要做啊!”

    梅文缓缓走出门外,看着依旧雾蒙蒙的街道,“这什么破天气,怎么整天雾茫茫的。”刚随口低骂一句。随即想到自己那个世界的雾霾天气也比现在好不到哪里去,至少这里是白茫茫的而不是灰蒙蒙的,对呼吸道影响没那么大吧。

    这么大的雾气对梅文来说还是不要乱走为好,弄不好出去转一圈也能迷路,梅文摇了摇头转身走回石屋。进到房间,梅文四下打量一下这才发现他现在住的地方比鸡窝也好不了多少,房间七八个平米大小,灶台就在门边,地上乱糟糟的,除了他睡的那张床好点外,就没有其他完整的东西了。

    梅文看到墙边的那堆碎木头,这难道是他那便宜大哥捡回来烧火用的,算了,不想了,先把房间收拾下吧。

    梅文兄弟所住的石屋位处海伦城东贫民区,这里的房子都是由山石垒砌而成的,猴子和墩子两人住亚瑟兄弟隔壁房子有五六平米左右,其他老杰克所收养的十几个小孩也住附近,他们可没有亚瑟他们四人的条件,他们五六人住一间房子,不过亚瑟四人的待遇也是他们用本事换来的,亚瑟、墩子、猴子三人组合每月的收获所得都赶上其他所有人的份了。

    午时,亚瑟带着食物回来,哥俩边吃边聊,亚瑟看着弟弟脸色变的有些红润了,性格上也比以前开朗,心里越发高兴。梅文看着这便宜大哥看自己这欣喜的表情,心里也有些明白,也越发感动。想了想说道:“哥,你看我身体也有些好转了,一个人呆在家里无聊的很,我想明天和你们一起训练…”梅文还没说完就被亚瑟打断,一副小大人语气教训道:“不行,你身体还没好利索,就给我老实呆在家里休息,不然我也不放心,我不想你再出什么意外了。”

    梅文看着便宜大哥稚气未脱的脸上还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心里发笑,学着他这便宜大哥的口吻有些激动的大声争辩道:“哥,你也听见老杰克那老混蛋说我什么了,他说我就是一个废物,说我会拖累死你,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我不要被大家当成废物,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你也不可能保护我一辈子啊?我不能再这样迷糊下去了,一个人必须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为了自己的目标去争取、去拼搏。现在的我会学着照顾好自己的,将来我一定还能帮到你的,哥,你就让我去吧!”梅文说完眼圈也是红红的。也许他自己也没发觉到,这一声声“大哥”喊的是多么顺畅。

    亚瑟虽是为这个弟弟有些好的转变而欣喜,但也被梅文一次性说这些话给震惊了。这时的亚丁大陆能获得教育的只有贵族和富商,一般的平民能会写自己的名字就算是不错的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哪能说出这样懂事又有点成熟的话语来。

    梅文看到亚瑟这幅表情,心里有些小得意,暗道:“小屁孩就是小屁孩,还不两三句就给我唬住了,嘿。”梅文就没想到自己这幅身躯更是小屁孩一个了。

    梅文举手在亚瑟面前晃了两下,说道:“哥,我自己的身子骨我是知道的,你放心,我会把握好好分寸的。”

    亚瑟刚要说的话又被堵了回来,感觉有点胸闷了,喘了两口气,嘴张了又张,最后冒出了一句让梅文冷汗直流的话来。“弟,我,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梅文连忙回道:“是啊,我也感觉我经过这次的险死还生,好像是得到神的祝福。”说着还很虔诚的抬头挺胸,右手在身前画了个十字。然后接着说道:“嗯,就好像开了窍一样,比以前明白了许多事情,更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梅文知道这个世界是有神论的,一些奇怪的事情只要推到神道上,应该能蒙混过关。

    不过梅文不知道的是他这个宗教动作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如果是被宗教人士发现,他的麻烦可就大了,不过幸好他的大哥亚瑟也不知道这些,没被他的举动吓到。

    听了这番话的亚瑟心里没来由的出现了一个词语“顿悟”。亚瑟呆了呆,然后却欣喜的叫出声来,“我的老天,这难道就是那些魔法师大人嘴里说的‘顿悟’吗?弟弟难道你真的获得了神的赐福了吗?”他有一次去城主府送信的时候,听过两个魔法学徒谈论过,十年辛劳不如一朝顿悟,如果他能顿悟什么的……后来打听了下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没想到他的弟弟还有这机缘。

    梅文被亚瑟闪亮亮的眼睛看着,脸上稍稍有些发热,他赶忙伸手挠了挠脑袋,脸上傻笑遮掩下尴尬。心里暗道:“真是侥幸啊,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有这个词,早知我也不用惊得冷汗都出来了,要是让人知道我这是借尸还魂了,不会把我抓去火烤了吧。好像中世纪的欧洲人都是怎么对付异端的,这里怎么感觉有点像啊。”想着梅文还打了个哆嗦。

    被梅文磨了半天,亚瑟始终还是拗不过弟弟,终于还是同意了,但前提是亚瑟必须要跟着他一起训练。话说亚瑟已经是老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