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04章 身死情伤
    又过了两天平静的日子,小伙伴们看老杰克没什么异象而且好像真换了个人似得,见到他们还微笑点头,小伙伴们真的放下心来了。背地里,老杰克一脸得意,你们这些小子还和我斗,接着看看我的手段吧。

    这天,老杰克看到训练完毕的亚瑟,先是微笑的点头,然后问道:“你弟弟,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啊?好点了吗?”

    亚瑟心里奇怪,面上没什么异样回答道:“托您老的福了,这两天好多了,都能下床走走了。”

    老杰克微笑的“嗯!”了一声,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亚瑟,说道:“我这里有件事要你帮忙,这封信帮我送到城主府,这事很急不能耽搁,回来你就可以休息了。”又像众人点了点头,转身回了房间。

    亚瑟看着老杰克的背影,暗自奇怪,不过以前也送过几次信,也没再多想,和身边几个伙伴打声招呼,就向城主府跑去。

    城主府离训练场有十几公里,亚瑟靠双腿来回最快也要两个小时才能回来。到了城主府,老杰克的那个所谓的亲戚又要回信,亚瑟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被打发回来。

    回来的路上亚瑟心里就有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亚瑟越走越快,随即狂奔起来。

    傍晚时分,狂奔而回的亚瑟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家,但从房子里传出的哭声却让亚瑟内心巨颤。当亚瑟颤巍巍的推开房门的时候,就见自己唯一的弟弟此时全身伤痕累累,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此时的梅文已没了生气。猴子和墩子两人满脸泪水的站在床边。

    亚瑟飞奔到床边,抱着梅文的肩膀一阵摇晃,悲起心头,泪水浸透双眼,想要张嘴哭叫,却发不出如何声音,突然身体一软,晕倒在床前。

    猴子和墩子此时已失了分寸,又看亚瑟也晕倒,又是一番手忙脚乱。二小清理了桌面,刚把亚瑟搬到了桌上平躺。

    珊珊来迟老杰克带着医生和其他小子们走了进来,医生看了梅文,用手试了试鼻息后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亚瑟后对老杰克道:“小的已经没救了,大的是身体疲累加之心里又受打击导致晕厥,掐了人中穴就能苏醒过来,不过我看还是让他睡会比较好。”

    老杰克向医生点了点头,那医生却摇了摇头,走出了房间。

    老杰克示意身边的小子,去掐亚瑟的人中,猴子刚要上去阻难就被老杰克瞪了回去。

    缓缓睁开双眼的亚瑟,两眼无焦距的看了众人一圈,随即想起天人永隔的弟弟,悲从心头起,嚎啕大哭起来。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没事了。”幽幽的声音刚从老杰克口里传出,无声的阴笑从老杰克的脸上浮现出来,此时的众人都看着亚瑟两兄弟却无人注意老杰克的面容。

    街上的雾气渐渐浓密,房屋中的哭声缓缓停止。屋中的亚瑟缓缓的抬起头来,用袖子摸了几下脸上的泪水。红着眼睛看向身边的猴子,颤声道:“我弟弟是怎么死的。”

    猴子哽咽道:“我们赶到码头的时候,小文已经变成这样了,据码头的工人说,说是小文偷了一个富商的钱包,被当场抓住,然后就被他的随从活活打死了……”

    “不可能的,小文他根本不会牵鱼!怎么可能会去?”

    “我也是这样想的啊,可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说小文他就那样直冲冲的撞上去了,然后那个富商就发现钱包不见了。然后,然后,呜呜……”

    亚瑟沉默了,他泪眼迷离的看着弟弟苍白的毫无生机的面孔,他心里已经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了,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相依相伴唯一的弟弟已经离他而去了,唯一的亲人啊。

    这生离死别的情景影响着房间中的众人,但却有一个人除外。老杰克站在众人身后,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的表情,心里暗自感叹自己高明,略施手段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一个眼中钉、肉中刺,怎么不让他得意呢!

    就在老杰克暗自得意,其他人或悲痛心伤或神情麻木的时候,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轮暗红色圆月已经悄悄的爬上了窗台,对应着窗外的的树影好像血淋淋的头颅挂在树梢上。

    突然红月好像生出了双眼,邪魅的向着窗户眨了一下。

    风起了...

    窗外的树影摇晃起来,一阵强风顶开了窗户吹了进来,吹的屋内煤油灯一阵阵摇曳、忽闪。

    众人听到声响齐齐向窗外望去,就看到那轮诡异的红月在树枝的映衬下好像血淋淋的头颅对着众人腼腆的微笑着。众人包括老杰克在内,只感觉脊背发凉,头皮一阵发麻。还没到众人反应过来,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刚才吹进房屋的风其中一缕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在众人看向窗外的时候,它旁若无人的在房屋中转了一圈,然后它似乎选定了目标,下一瞬间它转入了躺在床榻上,已经死去多时的梅文左手臂之中。

    床上的梅文的左手的手指好像被什么东西刺激的微微动了一下,这一幕被唯一没有看向窗外的亚瑟发现了。亚瑟的眼神由空洞变得疑惑起来,“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不过不等亚瑟瞎想了,梅文的左手的手指再次动了,亚瑟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小文的手指好像动了,他没死,他没死!”这声颤抖的话语有疑惑也有激动和欣喜。

    亚瑟的声音虽不大,但站在亚瑟身后的猴子还是听到了,刚想转过头来安慰亚瑟两句,毕竟人已经死了几个小时了,怎么可能会活过来呢。不过等他转过头要张口安慰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张开的口中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

    待到众人被这奇怪的声音吸着引齐齐回过头来看向床榻的时候,让众人毕生难忘的事情出现在眼前,只见床上的梅文僵直着身体缓缓的坐了起来。先是头机械的两边动了动,还发出了像是生锈机械的咔咔声。然后两眼翻白的转过头颅看向众人。

    房间中死一般寂静,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只有墙上众人的影子被忽闪油灯无声的欺凌着、蹂躏着。

    突然,梅文神情变的扭曲起来,双眼中的眼珠快速转动,黑白眼仁在眼眶中交替变换。

    然后向众人的方向张开了嘴,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抬起一只苍白的左手,仿佛要抓向众人,再对应他脸上、手上已干涸的暗红色的血斑,那样子好像是要择人而噬的恶魔。

    一声惊恐的吼叫声从老杰克的嘴里迸发出来,“啊…鬼……鬼啊!”这几个字夹杂着老杰克海豚般的颤音,刺激着众人的耳膜,那好像是从他肺里面发出的声音一样。这声嘶喊的效果不说自明。

    房间里面好像是黄鼠狼进了鸡窝一样,众人抱着头惊叫着,到处乱冲乱撞着。

    房间里面仅剩三件还算完好的家具其中两件,桌子和椅子被暴乱的众人推倒了,踩烂了。当然了,那张完好的床是没人敢去触碰的,床上的这位那真是众人避之如鬼魅般的人物呢。

    狭小的房间里面顿时乱成了一片,老杰克的海豚音随着气息将要用尽而被众人的惊叫声所覆盖,不过好像老杰克的海豚音起到了辟邪的效果,两眼翻白的梅文的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头向床里一甩,摔倒在床上。

    消灭了桌椅的众人好像堆到了阻碍他们逃出升天的两座大山一般,惊吼着抢出门外四下奔逃。挤破门框,划伤了臂膀的众人也不自知。街上到处都传来慌乱的脚步声,和鬼啊鬼啊的哭喊声。

    和众人反应不同,亚瑟这时已经坐到梅文的身旁,双手抱梅文的双肩摇晃着,呼喊着,想要唤醒梅文,但他的做法始终还是徒劳的。此时的梅文正做着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梦。

    梦中的梅文好像在虚空中经过几个世纪的飘转,最终被传送到了一间玻璃做的房子里面,梅文站在房子中间四下打量,四周晶莹莹的,地板上都能映照出自己的身影。房间也有二三十个平方左右,内中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玻璃墙外好像是黑夜,房间内没有灯具却亮如白昼。

    梅文正奇怪的时候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了玻璃墙外。梅文快步走了过去贴近玻璃墙向外张望,房间外是个雨夜,闪电不时从天空划过,映着雨夜的街道随之一亮。梅文这次看清楚了,一个窝栏被放在对面一场院的门房的屋檐下,窝栏上盖着一件红色的雨衣,婴儿的啼哭声就是从中传了出来的。

    这时门房的灯亮了,随后门被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晃晃幽幽的从中走了出来。看门老人单手撑着雨伞,另一只手揉了揉浑浊的双眼四下看了看,半响才发现了屋檐下的窝栏。老人急忙走过去,先是用雨伞遮住窝栏,拉起雨衣一角,一个两三个月大的婴孩赫然就在其中哇哇大哭着。

    老人顿时傻眼了,急忙站起身来四处张望着,那里有半个人影啊!但他还是不死心的喊出来“该死的,谁家的娃儿怎么丢在这里了,谁家娃儿啊!”老人叫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回应。无奈下老人只好重新盖好雨衣,抱着篮子回到门房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