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01章 重生的迷茫
    此时此刻,梅文的眼神比雾茫茫的街景更加迷茫!梅文,一名维和部队的战地医生。他清晰的记得在生前最后一个瞬间,自己准备抢救负伤倒地的战友,一颗炮弹在身旁不远处爆炸了,崩散的弹片击中了自己。

    疼痛,失去知觉,死了!是的,梅文确定自己被击中了要害。

    “可这又是哪里?天堂,仙庭,嗯,阴间应该不是这样的吧。”梅文看着雾茫茫的街景喃喃道。

    “这孩傻了吧?看上去清清秀秀的,怎么劲说胡话呢,真可怜啊!”“你什么眼神啊,这能是傻了吗?这应该是,嗯!应该是疯了才对。”路人乙手托下巴,对着路人甲一脸鄙视的说道。

    路人甲这时不高兴了,道:“你是没事还是咋滴,就喜欢和我抬杠!傻了疯了有区别吗?”

    “当然有了……”

    梅文被这对吵吵嚷嚷,渐行渐远的两个活宝打断了思绪,还没回过神来,后脑勺就挨了一大巴掌,被拍了个踉跄,这回他是真的清醒了!

    “他吗的,谁打我。”梅文愤怒的转过身来,刚看清楚离自己面目不到半尺的奇怪生物,随即被吓了个哆嗦本能的后退两三步,这才定下心神。只见面前这生物,额,姑且算是人吧,五短身材、肥猪一样的脸上顶着酒糟朝天鼻,胡子拉碴的阔嘴中飘出阵阵恶臭。梅文看这老头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心里发憷暗想我啥时候得罪这怪物了。随即反应过来刚才好像忘了什么,我怎么和这五短身材的怪物一般高了,这怪物难道是地狱小鬼吗?

    在这种环境下,突然又见到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这要不是梅文的胆量已在战场上锻炼出来,估计这时就要惊声尖叫了。

    也许是被眼前这老头给刺激到了,梅文只觉得脑中一阵刺痛传来,数不清的影音画面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的从脑海深处涌现出来,仿佛要撑爆梅文的大脑。

    梅文抱着头蹲在地上,大脑的剧痛折磨着他痛不欲生。

    老头还以为梅文是怕自己揍他,看到自己都抱头蹲下,就更是气恼,嚷道:“你这兔崽子伤好了还不给我干活去,他吗的还知道装鬼吓老子,打死你这个白吃饭的。”说着抬手又是一个大巴掌。

    这时的梅文正处在精神恍惚中,他隐约感觉有物体要袭击自己,便本能的抬起左臂格挡。当老杰克的巴掌要击打到梅文的臂膀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梅文左臂上竟然出现一层淡青色的气旋。老杰克只觉得自己好像打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上,但在力竭时却被一股大力弹了回来,振的老杰克手臂酸麻,就好像打在了弹簧上。

    老杰克有些发傻的看着自己发麻的右手,他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想到了上次的灵异事件不禁打个寒颤。梅文臂膀上那层气旋本来就极淡,又在雾气的掩盖下就更不清晰了。不仅愤怒中的老杰克没有发现,就连恍惚中的梅文自己都没有察觉。

    这时一声暴喝声传来打断了老杰克的胡思乱想。“住手!”随即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少年身影冲到两人之间。

    少年肤色古铜,俊朗的脸庞轮廓分明,漆黑的眼眸如夜空般深邃。尤其让人注意的是少年那双剑眉,好像预要展翅的羽翼,尽显出其个性,张扬不屈。

    “老杰克,你有完没完,小文的伤刚好点,你就过来,你要他死了才甘心吗?”少年额骨两侧青筋暴起,显然气愤到了极点。

    那个被叫老杰克的老头一脸无所谓道:“死了才好,浪费我粮食,他吗的,自从帮你们两个买来,都几年了,那个小畜生给我干几次活?没事就生病,这次倒好,被抓现行,这次怎么不打死他。”老杰克越说越生气,挺着酒糟鼻对着少年,口臭、酒气、唾沫星喷少年一脸。

    那少年摸了一把脸紧皱双眉对老杰克喊道:“我这几年牵了多少条鱼给你,两人份也够了,你不要贪心不足。”说完随手扔给老杰克一个小黑袋子,说道:“今天又给你牵了条大鱼。”少年停顿下又冷厉的说道:“我弟弟出事原因是否人为还很难说清。以后少来烦我弟弟,否则我们一拍两散!”

    老杰克掂了掂手中的黑袋子,瞬间转怒为喜,满不在乎的干笑两声道:“嘿嘿,亚瑟,你迟早被你这废物小弟给拖累死。”“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每周都有这样收获,我也不会再来烦你,哈哈。”说完打了个酒嗝,传来一股臭气,转身晃晃幽幽的走了。

    那少年看着老杰克离去的身影,朝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痰。低骂道:“翻脸比翻书还快,什么东西。”转过身来看着还蹲在地上的梅文,刚松弛的双眉又皱了皱,显露一脸担忧的神情。刚才发生一段争吵没对眼前的小弟有一点影响,无奈下,俯身搀扶起梅文走进了旁边的石屋中。

    这会的梅文头脑的疼痛感已经过去,但太多的信息量搅得头脑混乱一片。

    少年把梅文推坐在木板床上,从怀里摸出了个油纸包递到了梅文的面前,说到:“小文,小文,哥今天运气好,牵了个大鱼,我从中摸了几个铜板出来买了个肉饼,还热着呢,快吃吧。”看梅文还是没反应,就把油纸包放到梅文的腿上,叹了口气,从旁边的灶台上拿了铁锅走出了石屋。

    “咕咕,咕咕”声打破了石屋的寂静,肉饼的香味唤回了梅文的神志,梅文揉了揉肚子,拿起了腿上的肉饼,一时间,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心头。

    “他奶奶的,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低头看着自己拿着肉饼的小手,再看看自己骨瘦如柴的胳膊和幼小身躯,梅文真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了。

    还活着,而且像许多小说主角那样穿越了,本应该是件高兴的事,可现在怎么成这样了,没当成王爷、老爷、少爷就算了,连个家丁都不如。

    在前世梅文虽说是孤儿,但怎么说也有份体面的工作啊--医生,“小偷、贼、三只手”,这几个词对于京医大毕业的梅文来说本应该是多么遥远啊,现在竟然和他画上等号了,而且还是个身体羸弱,不会偷东西的小偷。

    “哎,自怨自艾是没有用的,要不是这次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这次被陷害了,自己的神魂还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梅文本就是个乐天派的人,能做战地医生,梅文的心里素质可不一般。

    收拾好心情,想着先梳理下记忆,然后在展望下未来,额,姑且算是还有未来吧。

    刚想着,饥饿感一阵阵传来。梅文看着手上的肉饼,无奈的叹了口气想着,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祭了五脏庙再说吧。

    刚咬了一口,就见一个少年身影出现在门口。那少年看到他在吃肉饼,端着锅就冲了过来,这动静把梅文吓的肉饼好险没拿稳,“肉,肉饼不是我偷的”这句话也差点脱口而出了,没办法,做贼心虚啊。

    “小文,你没事了吧,刚才你的样子吓坏哥哥了。”少年看这眼前脸色苍白的弟弟,一脸担忧。

    梅文嘴角动了动,心想“我吓着你了?是你吓着我才对。”不过哥哥一词还是让梅文倍感温暖。

    前世的梅文是个孤儿,孤儿院的门房赵大爷在门口捡到梅文时,梅文才两三个月大。由于身上盖着绣着“文”字的毛毯,左眉毛下长了个米粒大小浅浅的似梅花状胎记,故被起名梅文。

    随着年龄的增长本应该淡去的胎记竟然越长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深,很多想收养孤儿的家庭都因为这个而放弃了他。身边的小伙伴们刚有了感情就被人领养了,进入学校后同学们也因为他脸上的胎记而疏远他。梅文性格乐天,别人不理他,他也凑过去没话找话,尽管这样,想找到真正朋友还是很难的。

    进入社会后对于亲情也就淡了,和同事在一起,嘴里虽说叫着张哥、李哥、赵哥的,但也就是个称呼而已。面对着现世唯一亲人,感受着真正的亲情,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涌向心头,梅文竟然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少年看弟弟手足无措的神态,以为他伤还没好利索,便柔声说道:“小文,别多想了,凡事有大哥在,先吃点东西,早点休息吧,睡一觉就都好了。”梅文闻言机械的点了点头,接过大哥递来的一碗稀面糊,就着肉饼吃了起来。少年看着弟弟胃口还不错,也就放心了。

    梅文吃完饭才注意眼前这少年自己都没吃饭,还在看着自己。便投去询问的眼神,少年笑了笑,说道:“我吃过了,你尽管吃好了,不够还有的。”梅文看着锅里所剩不多的饭食,摇了摇头,转过身去,躺倒床上,这时的梅文眼眶中噙满泪水。

    “我这是怎么了?”梅文默默的问着自己,他自认为自己没这么脆弱啊,前世面对枪林弹雨也没皱眉过,也许是今世灵魂还在影响着他吧。梅文平复下心情开始梳理起两世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