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山茶见过面后,桔梗带着俩小只返回了神社。

    至于那个男人,则让他自己去投案自首了。

    罪名,应该算是蜜饯吧。

    警官们大概会吓一跳,自投罗网的罪犯什么的。

    今天不光是突然遭遇了未来弟子的超展开,本来的目的也没达成。

    虽然很遗憾,但确实不是凭依果实。

    要说这个男人的能力,是属于心灵操控的类型,对他人暗示与自我暗示,造就了这个男人的异常。

    本身并没有特殊的能力,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凭借的是道具。

    一张纸。

    或者说,是某个机械的结构平面图纸。

    正式名称应该叫做心灵控制振幅器。

    黑科技呢...

    只是简单的结构图,虽然没有机械强力,但有着同样的功能。

    犯罪道具已经被桔梗所撕毁,同时被撕毁丢进马桶冲掉的,还有受害者的照片。

    把受害者的照片放置在简化心灵控制器上,操作者用手按住照片,之后,只需要在脑海坚定的默念着指令,受害者就会完全遵从其指令不自知。

    例如,简单的爱上我,之类的精神暗示,或者,给自己下达自己是个猛男的暗示。

    造就的结果就是,这个男人看上去还正常,实质上已经离死不远了。

    而且,自己给自己胡乱下达精神暗示,极其容易让自身的精神处于不稳定的异常疯狂状态,这也是最开始其表现异于常人的原因,直到桔梗净化之后。

    这件一点也不科学的黑科技,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年代,但想到这个世界的独特之后,桔梗也就释然了。

    神魔都有了,也不差这些黑科技了,哪天就是蹦出来个狂气科学家,也不会觉得奇怪。

    虽然看起来是科技的手段,图纸上画满了简单的线路图,不明觉厉,但桔梗在仔细观察后得出,本质核心上,这件道具是使用的言灵系统下的理论。

    不如说是一种咒术仪式道具,因为某些原因,伪装起科技的外壳。

    更或者说,看起来好像是在用科学的手段再现咒术理论的实验道具。

    而且,这并不是这个男人制作的,而是拾取到的,还附赠了安全使用说明。

    而桔梗感觉到的淡淡妖气,是这件道具运转时所散发的。

    而那种奇怪味道的感觉,则是这个男人操作道具时,所溢出来的自身肮脏灵魂思念。

    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最开始死魂虫才谨慎的没有靠近这个普通男人,以免暴露后被干掉。

    这个男人只是在错误的时间捡到错误的道具,最错误的是,没有坚守自己的良知与按耐不住的好奇。

    话说回来,一般人遇见这种事,不见得选择会比这个男人好多少。

    这就是人类的本性。

    这件事到此为止,事后的善后事宜由对策室处理,而男人只需要接受一般的牢狱之灾。

    对于这种家伙,实在升不起同情与可怜的念头。

    桔梗已经看到了结局,近段时间的荒唐生活,所花费的代价会在未来到来,最迟一个月,男人会迅速的形容枯槁,日渐消瘦虚弱,直到死亡。

    看起来是一件无动力的永动装置,实际上,在使用的同时,使用者就以自身的所有为代价支付了使用费。

    悲哀的末路,最终会在不甘与懊悔中死去。

    明明只要管好小弟就能避免的悲剧。

    所以说,男人呢...

    不说也罢,至于被害者这些女性。

    装置摧毁的那刻,男人曾经下达的暗示就已经破除,此时,差不多也能理解如今的状况了。

    这些女人,现在大概是无助恐惧与惊慌的吧。

    毕竟不是令人愉快的回忆。

    但生活有时只能忍受过去,这并不是光彩的事情,如果不希望揭破此事的女人们希望保住仅有的颜面,桔梗也不会特意过去揭开伤疤。

    就以这点来说,这个男人死一万次都死不足惜。

    当事情定论后,最后,问题的关键来了。

    道具的主人是谁?

    是碰巧遗失后被人碰巧拾取的吗?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贴心的附赠上使用说明书?

    又有人在搞事情。

    对手会是谁?

    疯狂怪博士?

    狂气科学家?

    只能这样感叹后,桔梗吩咐山兔加强了地盘的看守。

    回到神社的第一时间,桔梗注视着鸟居下的杀生丸,沉吟片刻后,在杀生丸被注视的有些发毛的眼神中,问道:“除了玲以外,我还有第二位弟子?”

    闻言,杀生丸愣了一下,说道:“没错。”

    “名字?”

    “好像是叫山茶。”想了想杀生丸说道:“很厉害的弟子,不过,我们一般都叫她曼陀罗。”

    这个我们,应该是指妖怪们。

    “哦?”桔梗挑眉,感兴趣的说道:“说说吧,你印象里的山茶。”

    “很安静的一个女孩子,跟闹腾的玲截然不同。”杀生丸露出回忆的眼神,缓缓说道:“你总是在严厉的教导山茶,与面对玲时的宠爱完全不同,稍有不正确就会严苛的教训,修行上,也总是那孩子最为辛苦,虽说理解你这种严师出高徒的做法,但对那孩子来说,太苛刻了。”

    是这样吗...

    桔梗有些诧异的挑眉,自己应该不是这种凶恶的角色才对,有违自己的作风。

    “不过,那孩子从没抱怨过,总是在默默的努力,每次达成你的要求时,看到你脸上的笑容就会同样露出开心的笑容。”

    为什么会严格要求山茶却对玲有些纵容?

    桔梗想了想,大概是天资的不同,造成的要求不同,以自己的做派,极有可能。

    对于玲来说,有些成就,是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达成的。

    因此,对于玲的培养,方向上就不同,并不是专精战斗的巫女,而是偏向全面全类的擅长,因此,文化课才是重点。

    体育生跟文理生能一样么?

    当然会不一样。

    “那么,她有什么成就?”

    “在你之后,就是她负责镇守埋骨井,终身未嫁,孤身一人,是继承了你修罗巫女名号的杀戮巫女,妖怪中是这样流传着,恶鬼巫女,曼陀罗,地狱之花。”

    这样说来,倒是真的辛苦这孩子了。

    桔梗垂下眼帘,一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知道她真正的来历吗,我有说过关于她的身世吗?杀生丸。”

    “没有。”杀生丸很是肯定的说道:“你说过她是人类孤儿,不过我一直认为她是妖怪。”

    妖怪?

    桔梗诧异的皱眉时,问了出来。

    “妖怪?”

    “虽然没有妖气,不过,正常的人类不会有那种身体素质与异常的自愈能力吧。”

    桔梗沉吟,之前与山茶的见面,即使近在咫尺,也没有感觉到妖气。

    话说回来...

    超能力?

    异常自愈能力?

    这就是自己往死里操练,以至于外人都觉得看不下去的理由了?

    桔梗有些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