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小明来到桔梗身前,脸上露出少许的局促与羞涩紧张,一如面对有些严厉的长辈。

    回到家之后,她在好奇询问外婆桔梗身份后,可是被好好的科普了一番。

    总结来说就是好厉害好厉害的巫女大人,活了五百年也没见老。

    小明这样的姿态,桔梗也没奇怪,自己在这个现代社会,对于这些知道自己一点传闻的修行者们来说,差不多就是前辈老怪物之类的东西,有这样的态度实属正常。

    老实说,单独面对这位比自己亲奶奶还要大上几百年的桔梗大人,小明还是深感压力的,平日里调皮率真没大没小的一面,也有些施展不出来。

    男孩子般的豪爽与大大咧咧是小明的代名词,可不代表小明跟男孩子一样的傻。

    该怂的时候就要怂。

    当初第一次见前鬼的时候,要不是怂的快,她已经被前鬼干掉了,现在可谓是翻身做主人,前鬼那小子就是任她揉搓的面团。

    这时,桔梗和煦的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个...那个...”小明数度张口,有些说不出口,难道要告诉眼前这位德高望重的巫女大人,自己鬼迷心窍,忍受不了发大财的诱惑,自认为有了前鬼无所畏惧,可没想到残酷的现实击沉了自己,考核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现在正不得不卷铺盖打包,麻利的滚回老家鬼神镇,靠招揽小生意过活吗...

    太逊了啦!

    自己现在好歹是役咒法堂的当代当主了好不好!

    看着小明满脸通红,羞愤欲死的脸,桔梗善解人意的不在问这一茬,转而问道:“你家式神呢。”

    说起这个,小明就一脸的郁闷,说道:“前鬼那家伙因为太闹腾,被工作人员撵走了。”

    还真是辛苦啊...

    桔梗有些同情小明,不负责任的大法师役小角,连自己都没有完全驯服的式神,相当儿戏的丢给了后代头疼。

    “这样啊,那么你奶奶呢。”桔梗问道。

    “奶奶她外出追击犬狼神的踪迹了。”小明面对桔梗的询问,老实的说道。

    桔梗露出了解之色,老太太不放心自家孙女的本事,还是决定自己独力解决危机了,倒是一位深明大义,没有私心,品德高尚的修行者。

    不能完美控制的鬼神,比犬狼神还要危险,前鬼真有心的话,干掉自己的役主小明,只不过是瞬间的事情。

    可惜了,看来这次没有跟传说中的鬼神交手的机会了。

    这时,工作人员念到桔梗的号码,闻言,桔梗扫了一眼后,匆匆对小明笑道:“先不要忙着离开,来神社里做客吧,还记得路吗?”

    正愁回家路费,穷困潦倒的小明闻言,眼前一亮,麻利的鞠躬道:“谢谢桔梗大人!”

    桔梗笑着揉了揉小明的头顶,牵着玲离开时,说道:“去把前鬼找回来吧,再不快点,他可能就要闯祸了。”

    话落,远处塔集团的工作区范围,响起几名小姐姐撕心裂肺的尖叫。

    “快抓住那个死小鬼!”

    “想要抓住本大爷,你们还早了一百年啊!”

    还真闯祸了,桔梗挑眉,这样爱惹麻烦的式神,还真是让人感觉辛苦呢。

    小明一脸的羞愤,又有些难堪,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自暴自弃的大喊道:“啊啊啊啊,不管啦,我不管啦!”一跺脚,转身狂奔向大厦门口。

    简直是没脸再呆了,小明满心的羞愤。

    看着小明狂奔的背影,桔梗莞尔,喊道:“别忘记去神社!小明!”

    “知道啦!”

    一边跑着的小明,回头看着温柔笑着的桔梗,一边想到。

    这位巫女大人也不像奶奶说的那样可怕嘛...

    明明是很温柔的大姐姐嘛...

    注视着小明背影消失,桔梗脸上严肃下来。

    独自一人带着鬼神在东京晃荡,对于半吊子阴阳师小明来说,可是很危险的事情,东京境内,要说最安全的地方,毫无疑问是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这孩子现在还不能独当一面,鬼神都没完成驯服,可没有面对狂风暴雨的资本。

    她奶奶役小鬼的决定,毫无疑问是明智的,留在鬼神镇还有同行照应,更别说鬼神镇还有役小角留下的防御法阵结界,在东京可没这种条件。

    之前在大街上碰见就有这样的打算,桔梗可不想在现阶段由自己接管的东京在明天爆出哪哪煤气爆炸的新闻。

    这孩子就是事精,走哪哪炸的节奏。

    而且,这孩子不是小鸟,而是雄鹰,桔梗没打算过于保护,只是以这种方式,告知在她地界上讨生活的家伙们,这孩子是她的客人而已。

    牵着玲,桔梗转身,在工作人员的示意下,跟着最后一批参赛人员,走向考核地点。

    这里是一处大型礼堂,用于全公司的员工大会,此时,近百参赛人员的进入,并没有挤满这间礼堂,反而有些空旷。

    桔梗随意的找了处座椅,带着玲在后排入座,身周没有其他参赛人员相邻,星罗散布着,看向座位席正前方的高台处。

    高台上有显眼的大型屏风,挡住了其后,屏风上是浮世绘的画卷,属于典型的花鸟绘,看起来是出至某个名家之手。

    一住持人站立于前,手持话筒,用着夸张的语气,激情四溢的说道。

    “诸君!能来到这里,想必各位也有着自信的通灵者。”

    桔梗扫眼看去,架设的摄像机正在运转,这时,镜头缓缓从选手席扫过,一一照下众位选手的脸。

    这个镜头作为素材,能不能被选用,只有后期剪辑知道了。

    本着出名的目的,待到镜头扫向自己时,由于是面向普通民众,桔梗对着镜头展露出亲和力max的微笑。

    摄像的大哥明显的一愣,多驻留了数秒,惊艳后,才移开了镜头,按部就班的照流程进行工作。

    上电视了呢...

    看着镜头移开,桔梗觉得有些新奇又有趣,一边倾听着主持人激情四溢的废话,一边忍不住嘴角勾笑。

    上电视也算是种有趣的体验。

    玲倒是没察觉到这种事情。

    也不知道电视上的自己,被记录下来的样子漂不漂亮。

    这时,主持人兴奋的大喊道:“现在是表演的时候,那么,诸君,你们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尽情猜测我身后屏风下的遮挡之物,请各凭本事吧,这是绝对公平的考验!”

    闻言,桔梗看向屏风。

    役小明输的不冤!

    顿时,参赛者们议论纷纷起来,有些忍不住哗然。

    神特么猜猜看。

    那么,屏风后藏着什么呢...

    桔梗眯眼,再怎么看也是白搭,桔梗可没有透视眼这种超能力。

    不过,桔梗有式神。

    黄泉在桔梗身边升起,笑道:“要我过去看看吗?”

    闻言,桔梗轻笑道:“先不急,看看他们本事吧。”

    “也好。”黄泉点头,饶有兴致的看向屏风,这种考核方式,同样引起了她的兴趣,先尝试着心里进行猜测。

    这种乱来的考核,就是一些大师,专业不对口,也会头疼死。

    桔梗闭眼,感知了一下屏风之后,一片虚无。

    睁开了双眼后,笑道:“不是活的呢。”

    到底是什么呢,可供选择的范围,可是很大的...

    瞎蒙猜对这种概率,是没可能的。

    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转头,看向选手席上,众人各自的表情。

    或苦恼,或慌乱,或者自信满满。

    这时,一初中生样水手服少女站起身,不屑笑道:“还以为是什么呢,真是小看人。”

    话落,从随身携带的小包中,抽出一支口红,扭开了筒盖。

    有俩把刷子嘛...

    口红筒中,一小巧的生物闪电般电射而出,绕着屏风飞行一周后,电射返回少女的口红筒内。

    此时,少女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

    “管狐使呢...”桔梗看向黄泉。

    黄泉摇头,说道:“饭纲家没这号人。”

    而此时,少女已经老神在在的坐下,抱胸时,嘴里咀嚼着口香糖,吐出一个泡泡。

    比赛开始了...

    在一般人眼中,或者说摄像头里,少女只是突然发神经的站起来,大言不惭后,亮出口红,然后很嚣张的坐了回去。

    简直就是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