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这些,要说最独特的风景就是各式行军帐篷了。

    深夜就来排队报名,金钱的魔力真是让人疯狂。

    这里就不得不说日本人的一个特质了。

    规矩。

    从排队这种小事就能看出日本人的社会服从性。

    现场堵归堵,但乱中有序的队伍像数条歪曲扭捏的长龙一样挤作一团。

    年轻人有野望是好事,可是摸不准自己的定位就是搞笑了。

    大日本帝国从来不缺中二少年。

    男子高中生与初中生的各种组合,搭配上各种中二通灵折造型,满脸迷之自信,聚集在一起高谈阔论。

    更有迷之小学生自信满满展示自己的迷之超能力。

    人群里迷样异色美瞳少女,穿着迷之焦热哥特风裙装,静静的迷之微笑。

    汗湿的发丝贴在脸颊上,迷样夺目。

    今天的东京也很热呢。

    炎炎夏季的开端……

    不得不让人感叹,青春真是一曲滑稽的演绎呢。

    群魔乱舞的大街上,看起来就像一出盛大的狂欢。

    如果不是能看见真材实料的家伙,桔梗几乎都怀疑自己走错了片场。

    按照目前的趋势,真等到桔梗排队入场报名,估计也得到第二天去了。

    早上特意早早出门,抵达时根本没有预想到这种情况。

    黄泉去探情况有了一会儿,桔梗带着玲被堵在人海里进退不能。

    随着时间过去,后面还有更多的人陆续的赶来。

    可谓是大开眼界。

    正常向的和尚法师不论,一股子咖喱味的印度大师老远就能闻到。

    被人注视时,顺势还在人群里秀了一把喷火,引起阵阵惊呼。

    手上没有火把等引火物,嘴里也不见喷出迷样液体,看起来像是个玩戏法的,偏偏人家是真本事。

    桔梗瞩目时,打量着人群里秀着的独门绝技的能人异士。

    表演悬浮的,表演通灵的,表演意念弯汤勺的。

    应有尽有。

    忍不住对着玲嘀咕了一句老实话。

    “世界真奇妙。”

    “师父姐姐,那个人好厉害啊。”

    桔梗顺着玲发光的眼睛,看向人群里一胖小子。

    万磁王啊。

    赤果的上身上,贴满了小巧的金属饭勺刀叉,明晃晃的一身多出几分人形餐具挂架感。倾城虐恋:冷情总裁狠狠爱

    不说旁边一看起就像是废材的晚期大叔正在津津有味,一口一个的啃着像是灯泡的灯泡。

    这胖小子的超能力到底能有什么用啊。

    民间奇人多啊。

    看了看玲闪闪发光的眼神,桔梗没忍心多说,小女孩爱幻想很正常,这种花俏滑稽的表演很容易吸引孩子天真的视线。

    平时玲跟着桔梗见惯了妖怪也没见这样好奇,这种表演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是毫无意义的。

    存在即合理。

    孩子的思想跟成人不一样的。

    桔梗放下继续打量探寻的心思,反而跟着玲,以欣赏的目光看起有趣的表演起来。

    实在是非常奇妙的,也不吝啬自己的掌声。

    例如人群里,某个放言自己是异世界魔王转世的中二少年。

    那只看起来费劲心思带着电线,光声特效十足的自制露指闪光手套〔小时候认为这种手套很帅的有没有?穿上街的有没有?有穿配套的披风床单吗?〕,吸引了四周一大片看白痴的目光。

    本人却洋洋自得,一手半捂着脸,露出邪气肆意的阴暗魔王笑容。

    戏精呢。

    这种满分表演,深刻的把握了一位魔王的自我职业修养,表演的入木三分,眼神感情丰富,毫无意外,日后一定会成为名动一方的技术宅。

    桔梗抓着玲的手,在冷场里为尴尬的小哥哥送上温暖的掌声。

    这样的情况下,等待也就不是无聊难耐的事情。

    总有逗比在不经意中献上一幕至高的表演。

    大体来说,还是不虚此行的。

    直到,反应总是慢三拍的警察来到现场,开始了维持秩序。

    很快,堵住的交通在连篇的抱怨声里恢复了正常。

    这时,黄泉也回来了。

    “差不多可以报名了。”直接了当的说明。

    桔梗看着排起的长龙,轮到自己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了,有些皱眉。

    这时,一直嘶声力竭维持着秩序的高台主持人,在迷之停顿喘息后,所喊话的内容有了变更。

    “万分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鉴于参赛者众多,请大家保持秩序,有通灵者身份证明的请走特殊通道登记,有职业巫女法师证件的请走第二特殊通道,有国际证明通灵者资格证的请走第三通道,其他人,请按照工作人员指示,前往其他报名地点,进行第一轮资格面试考核,以上,重复一遍……”

    顿时,一边怨声沸腾。

    被指明的特权阶级一脸的喜色傲然,在工作人员的接待下,纷纷进入大厦里。

    桔梗有些懵,身为巫女,她还真没有证件证明自己是职业的巫女,以往身上穿的巫女服就是最好的证明。

    哇,社会真险恶啊。抗战烽火之天狼

    这东西就跟官府发的和尚度牒一个性质,没有就是不知道哪个半路出家的野和尚。

    瞧人家唐三藏,张口闭口一句贫僧东土大唐而来,一股子高大上的既视感。

    再瞧瞧巫女群体,这位是伊势神宮的巫女,这位是出云大社的,这位是稻荷神社的,再看看桔梗,我是日暮神社的。

    对不起,日暮神社供的是哪位大神?

    知道的光是提桔梗名字就知道这位是尊大神,不知道的废话再多都是白搭。

    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也就这样了,要真是小鬼,桔梗有的是办法收拾,但现在情况不对啊。

    还是老实按照指示行动吧。

    不过,在跟着闹哄哄的人群移动前,桔梗把疑惑的目光投向黄泉。

    “这个通灵者资格证是什么东西?”

    度牒还好说,这通灵者资格证还分国际的跟国内的么。

    黄泉对着桔梗萌哒哒的眨巴着眼睛,有些疑惑桔梗怎么不知道这种简单的事情,纠结了下后,解释道。

    “这个啊,国内有考核组织的,除了证明能力者的身份外,还方便对策室管理。”

    是方便对策室监控吧。

    “考核?”这应该不行的吧,各家各族会把自己的拿手好戏亮出来当猴戏给人看吗,想想就没可能。

    “对,通过后还有国家给的一份生活补贴。”虽然不是很多,也就几千円,也就是相当于几百块的低保人民币。

    这算是花钱买平安对吧,还真是清新脱俗的方式。

    桔梗正想着时,黄泉继续说道。

    “不过,一直以来都是形式主义,走个过场,当时我考核时,还没热身就通过了。”

    说着时,黄泉眼中追忆。

    “我以为就我这样,结果大家都一样,过去就给证。”

    背后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交易,不过桔梗到理解这种做法。

    考核?

    公开考较这些超凡者的具体底细,基本白搭,不会藏俩手的现在估计都还在地府等着投胎。

    就如桔梗参加这种公开电视赛事,可没打算表演全部的本领。

    不过这样光棍,真的好吗,一般来说,不是要费尽心思的挖掘底细吗。

    也就是说,这只是单纯鉴别超凡者与普通人的组织吧,就以这种作风看,本身没什么实力与发言权。

    日本修行界的发言权,基本都掌握在神社,寺庙,家族手中。

    桔梗了解的点头,也就不在奇怪了。

    看来跟她一样,没有证明的非认证职业人士,应该也不少。

    想通后,桔梗带着玲。

    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随着人流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