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认为郁子好欺负的家伙可不多。

    大多这样认为的倒是被郁子欺负的很惨。

    郁子的战斗力不好说,手上有一件真正的大杀器,属于无解的存在。

    大许愿术类型的万能机,前提是要支付代价,代价如果足够,就是毁灭世界郁子也能在瞬间办到。

    郁子累积的代价不少,实现这种等级的愿望,只有郁子本人才清楚能不能够完成。

    桔梗倒是有点好奇,谁的胆子有这样大,随口问了出来。

    而郁子所持有的最具有价值的代价,就是自身的存在。

    以自身为代价,无论对方是何种等级的存在,也只是一个愿望的事情。

    郁子神秘的笑笑,说道:“桔梗酱很好奇吗,不过,其中到也有你的熟人。”

    还真是郁子的作风呢,总喜欢在各种事情上藏头露尾的说一半,既然是这样的答复,就没打算告诉桔梗内情。

    桔梗有些了然的笑笑,随口回答道:“我认识?麻仓叶王?”

    “宾果~”郁子笑道:“他只是其一,毕竟,我的小店建的地方并不隐秘,对于普通人来说一生都无法察觉,但对于不普通的人”

    桔梗有些好奇了,问道:“麻仓叶王,找你做什么?”

    “那个小破孩打算收我做部下,被我赶走了。”郁子撇了撇嘴,说道:“明明毛都还没长齐,还一副千年前的贵公子作风,一个活在过去的可悲家伙。”

    叶王肯定是自认为很有风度的口花花了

    桔梗有些想笑,从郁子的话语里,看出了这种事情。

    第一次见面就直言要娶对方的家伙,其性格就知道有多糟糕了。

    目空一切都是夸奖的说辞。

    虽然对方有这个实力。

    郁子看起来虽然有些放荡,实际是很保守的人,只有郁子调戏别人的份,被人调戏郁子是会翻脸的。

    “赶走了吗,说的轻松,郁子你很厉害呢”桔梗赞叹了一句,说道:“俩年后的通灵王大赛,我会跟他有个了断的。”

    “还真是令人期待呢,就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郁子语气里隐隐有些失落的说道。

    任谁都清楚知道自己的大限,都不会好受。

    但脸上看不出伤感的表情,一副风情万种,杏眼迷离的诱惑样子。

    关于这种事,桔梗是知道的,原剧里,郁子以自身为代价实现了愿望,其一是给予喜爱的孩子真正的生命,其二,是以自身消失为代价,稳定了岌岌可危极不稳定的多次元异世界通道,以免连锁反应下,多重世界的毁灭。

    由此可以证明,郁子自身的存在,在世界的眼中到底有多珍贵。

    “未来还未可知呢”桔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而且郁子也不是被安慰的类型,只是举杯,笑道:“干杯。”宝贝宠你会上瘾

    “干杯。”郁子笑眯眯的举杯,与桔梗同时一饮而尽后,笑道:“桔梗酱,你真是不错的酒友呢。”

    敬酒就喝,桔梗可不会推辞的废话,因为完全没有必要,虽然不是很喜欢很酒,但当饮料喝也不错。

    桔梗失笑摇头道:“也就你这样认为了。”

    “哈,那还真是太好了。”郁子笑眯眯的说着,有些慵懒的揽住桔梗,说道:“叶王那家伙就拜托你了,请务必击败他,至于我,就跟某些人玩玩,不要担心。”

    这是在分配对手了。

    潜意思是让桔梗不要担心她的事情,她有办法应付。

    桔梗了然点头答应了下来,叶王本来就是自己决定的对手。

    郁子的死对头就是飞王了,不过,桔梗很好奇,除了飞王之外还有谁,笑道:“如果只是叶王的话,最不济我能跟他同归于尽。”

    灵魂抽离净化之术,桔梗手上目前的最强奥义,在被火精灵杀死前,桔梗有信心发动这个术。

    “那么,其他家伙怎么办?都交给你吗?”

    “你以为我是谁,光是应付一两个就很头大了。”郁子娇笑道:“桔梗酱这样厉害,当然是能者多劳咯,要跟谁斗,桔梗酱已经心中有数了吧”

    “话说起来是这样没错,可是你这样一幅偷懒的样子让我很难办呢。”

    “我不是还有店要经营嘛,可没办法擅自离开,不努力经营,可没办法实现一些可怕的愿望呢。”

    “这样说来,我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桔梗好笑的看着郁子。

    很是奇妙的,有些人熟识,却无法成为挚友,有些人只是见过一面,就能一见钟情,相互了解明白。

    如果桔梗身处郁子的位置,虽然方式可能不一样,但最终的结果是一致的,本身,桔梗就是会为了他人,付出性命的性格。

    郁子也是如此,老实讲,即使一些世界最终毁灭,作为次元的魔女,也有办法能够活的很轻松。

    “这口井是个大问题,桔梗酱要小心呢。”说起这个,郁子脸上有了些严肃。

    “你看来是看见了什么呢”

    “埋骨井不是白叫的呢,脚下这块土地深处,在时间的长河里不知道埋了多少白骨呢。”郁子笑眯眯的说道。

    “谁杀的?”桔梗问道。

    “当然是我可爱的修罗巫女啦”

    看着郁子有些打趣的样子,桔梗默然,半响后,饮下酒,说道:“我不喜欢修罗的称呼。”

    “嗯,以后不叫了,抱歉。”郁子态度良好的认错。

    俩人饮酒时闲聊,不知不觉中,郁子带来的酒水消失不少。总裁的三嫁新娘

    黄泉看着跟郁子像朋友一般闲聊的桔梗,有些咂舌。

    如今,成为桔梗的式神后,老实说,有些不像从前那样平常以待了。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这种事黄泉还是知道的,只要在桔梗面前,就会不自觉低一头,像这样朋友般的对话,虽然也能办到,但最后,自己还是会听从桔梗的指令。

    通过双眼所见,黄泉知道这个叫郁子的女人很不简单,微妙的打上危险的标签后,放开了玩腻了醉倒的千鹤,黄泉有些茫无目的的扫视场中。

    作为前辈给后辈下马威是常识,这种事做完后该干什么呢?

    妖怪们还在热烈的喝酒中,虽然有些摇摇欲坠,但顽强的还没倒下。

    间或,一些喝大了家伙,也会跑到黄泉身前敬酒。

    砍过的妖怪不少,敬酒的妖怪还是第一次见,黄泉也觉得有些稀奇。

    现在的生活,比之以前,更加的奇妙呢。

    仿佛突然之间,世界就在眼前真正的展露,放大,不在受限从前狭小的眼界。

    眼角扫向一边,那里,人类的眼镜仔少年很是局促的坐在一边,毫无存在感之余,还有着些弱气。

    黄泉觉得这家伙身上的味道有些奇妙,一种让人,不对,让幽灵妖怪忍不住心生好感的气味。

    此时,雨女就有些娇羞的陪坐在少年旁,斟酒时,含羞带怯的看着对方。

    啊,人生赢家呢,叫什么来着?

    黄泉有些饶头,搜索起对方虽然听过,但没在意过的姓名。

    四月一日!

    然后呢?

    正想着时,神社门口,访客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奇妙的组合

    粉色和服少女,不良少年,咬着奶嘴的小宝宝。

    黄泉转头看向桔梗与郁子。

    此时,桔梗已经微笑着看了过去。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郁子娇笑着放开揽着桔梗的手,起身,也不等桔梗回答,拽着四月一日,云淡风轻毫无痕迹的消失。

    桔梗轻叹

    郁子这种不喜欢见人的冷淡性格,还真是奇怪呢,有些人会见,有些人则不会见。

    与佛家说的,有缘才会相见,有些一样。

    而眼前的访客,郁子不想看见的,这是那位咬着奶嘴的小宝宝。

    地府的主宰的儿子。

    小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