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是复杂的,就如人类三大人种,数量不菲的民族外,妖怪的复杂性更胜。

    细数甚至能构成一门庞大繁琐的自然妖怪分类学。

    虫类,鸟类,爬行类,鱼类,两栖类,类人类,幻想类,等等...

    就以虫类,常见的都能细分为甲壳类,有翅类,无翅类,软体类,寄生类等。

    不过,总的来说,可以分成这些。

    以人类立场来说的无害类,有害类,有益类。

    以等级来划分,Fe为下等妖怪,Dc为中级妖怪,BA为上级妖怪,S级为大妖,等等...

    就以智商而言,还能分成两类,有脑子跟没脑子的妖怪。

    智商不以等级为判断标准,就是到了S级,也不乏没脑子只依靠本能兽性行动的妖怪。

    而有脑子的,各方面都在外部表现的像一个人类,有着丰富的情感,虽然,更多的是脑残。

    价值观的不同,造成妖怪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思维模式。

    一些在人类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妖怪看来很是平常。

    例如,食子,例如,吃人。

    更甚至,近亲繁殖。

    例如犬妖,近亲繁殖能够保证血统的优良,至于生出弱智等隐性危害,是不存在的。

    实际上,近亲繁殖在人类社会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大的隐性危害,更多的只是违背了人类建立的道德观念。

    而妖怪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没有人类的道德观念。

    在妖怪看来,人类自诩万物之灵,会为了需求**等圈养生灵食之,明明干着残忍的事情却视为正常,自己只是在饥饿时才会捕食人类,却被认为罪大恶极,这样的事情既滑稽又荒诞,偏偏却是常态。

    猪生而就是为了被吃掉...

    把人类视为猪猡,有什么好奇怪的。

    对于妖怪来说,这不就是很平常的操作吗。

    这没错,为了生存而进行的自然淘汰,是正常的事情。

    但,当事情发展到违背自然时,就必须有所行动。

    所以,桔梗只杀该杀的妖怪。

    无论谁,都没有肆意践踏生命的资格。

    适者生存为自然法则,但,当持强凌弱肆无忌惮的上演时,当无辜弱小的生命饱含怨恨可悲死去时,桔梗不介意站在某方立场上,告诉这群突破生命尊严底线的家伙们,持强凌弱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那是一种反抗不能的深沉绝望。

    桔梗仅有的最后仁慈。

    只能是,给个痛快!

    当桔梗特意给妖怪们留足时间后,抵达时看见的是这样一幅场面。

    一万余匹有该如何形容。

    铜墙铁壁,水泄不通。

    整个工厂区,喧哗声不断,交通管制加隔离,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妖魔巡视,一般人类不是被客气的请走,就是被轰走,更甚者,被残忍杀害。

    这正是桔梗不愿意看见的事情,也是之前迟迟不动手的原因。

    不可控意外灾难。

    牵一发动全身。

    现代不比古代,现代通讯的发达,便利的不止是人类。

    就是古代城池,这个数目的妖魔,集结起来能在瞬间屠城,甚至连阻拦都无法做到,只能尽力减少灾难造成的损失。

    所幸,这些家伙,除了特别凶残的角色,做事还留着余地,避免撕破最后的脸皮,看来,还是留有幻想侥幸。

    这种事情桔梗早已预见。

    妖怪有所行动组织不奇怪,相反,蠢到被自己悄无声息的逐一歼灭才是奇怪的事情。

    狗急跳墙的时刻,做出更加丧心病狂的事情也不奇怪。

    要知道,东京可是人口数千万的超级都市,随便在闹市区干点什么,都是足以震骇世界的大新闻,捂都捂不住。

    而妖怪选定的这处战场,桔梗很满意。

    避免了牵连进更多的无辜人。

    本以为对方还会选择人群密集处,以此作为资本交涉,看来也不是全是笨蛋。

    这样做的话,等于撕破脸不留余地,现在,还有周旋的空间。

    无论妖怪还是人,都要向前看,战后如何继续生存,是在开战前就必须想明白的首要事情,挑起战争前,要先准备停止战争的方案,虽然不一定用的上,但却是常识。

    这样一来,结果一,妖怪胜,可以凭此战绩在东京继续滋润的生存,借此向人类高层交涉,谋取进一步的利益。

    结果二,桔梗胜,妖怪要考虑的就是以何种姿势求饶才会被放过一马。

    会如何做,聪明的家伙都知道给自己留后路。

    而桔梗要做的更是简单,击破它们,就此宣告,东京到底是谁的地盘。

    如血的夕阳西沉斜挂天空...

    一众巫女巫女悄然来临时,位于某座塔吊顶端悬臂上,静静的俯视着下方的风景。

    先交涉,还是先开战?

    桔梗思考着这样的问题。

    片刻后,有了答案。

    交涉是无意义的事情,这种阵仗摆明了看谁拳头大。

    冲天的妖气在上空盘旋,以至于形成了低压的乌云,气势汹汹的样子正在张牙舞爪的警告敌人,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桔梗清冷的面容上不喜不悲,静静的注视。

    不见棺材不掉泪,对于谁来说都适用。

    就是蝼蚁也会反咬一口,更别说自诩比人类强大高等的妖魔。

    “黄泉正面攻入,伽椰子,贞子,你俩一组牵扯,协助黄泉攻入。”

    桔梗冷声下达了指令。

    “是,小姐。”

    领命后,黄泉一脚踩出,向着下空急速坠下,伽椰子与贞子紧随其后。

    而桔梗此时正观察寻找着妖魔首领们的藏身之所。

    妖气太过庞大纷乱复杂,以至于掩盖了强悍个体的气息,寻找起来很是耗费功夫。

    既然如此,就让它们来找自己吧。

    牵着玲,桔梗轻轻一跃,至高空急速坠落,衣袖翻飞时,玲在桔梗的身边露出兴奋的笑容。

    高空坠落耶,只在电视上看过别人玩。

    注意到玲的神情,桔梗失笑,内心的沉闷消散不少。

    低空时,开始急剧的减速,最后,如谪仙般轻轻降临。

    言灵...

    这是桔梗掌握的最危险的术法之一。

    一般,被桔梗用来改变天气。

    使用时,消耗的灵力极其庞大。

    而且,极其不稳定,反噬也很是可怕。

    落地的瞬间连通了地脉,桔梗冷喝道:“雷来!”

    晴天一声霹雳!

    闷雷声滚滚,天际云层闪过一片片的电光...

    “雨来!”

    先是豆大的雨珠打下,跟着,暴雨骤降!

    携带着桔梗灵力的暴雨,对于妖魔来说,就是强酸。

    而黄泉等人体内,有着桔梗的灵力,能在雨中无碍战斗。

    招来的雷电在云层隐而不放,蓄势待发。

    转眼间,天地一片漆黑,暴雨遮挡了视线,也掩盖了即将开始的厮杀。

    大范围天气改变,即使是大部分的神灵也无法办到。

    工厂区所在地,连同周边数个地区,全数笼罩进倾盆大雨内。

    雨中,隐约的临死惨叫响起...

    桔梗切断了与地脉的连通,一次性灌注的灵力,足够这场暴雨持续数小时,全身的灵力都在沸腾,撑着小型防御结界术式,牵着玲,雨中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