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 第128章,这是4000票加更
    这个就好说话多了。

    桔梗和善的微笑点头,说道:“山脚的村民告诉我,最近来了个神灵向他们索要贡品,可没有提及你的存在,也就是说,你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管过他们的死活了。”

    “是他们忘了进贡在先!”说道这里,小老头似乎有了硬气的理由,愤愤不平的道:“根本就是忘记我的存在了!”

    “进贡?恐怕是你狮子大张口吧。”桔梗和善的微笑。

    “哼!”小老头哼了一声,气呼呼的不想说了,因为太气愤,忘记了桔梗的可怕。

    说起来,神灵是很小气的。

    记得西游记有一回,因失手打翻进贡玉帝的水果,偶然路过此地,准备享受一番的玉帝大发雷霆,命令龙王连年不得降水,导致大旱,土地上人民哀嚎冲天,路死无数。

    这种神灵,不敬也罢。

    “可以说说了吧,发生了什么事。”桔梗问着时,松开了手。

    小老头既然认了怂,竹筒倒豆子般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那只妖怪本是他山里一只小妖,常年与他作伴,因此熟悉神社与他的底细,前段时间,突然消失后再回来,醉酒畅饮时,设计夺走他的神器,把他封印起来。

    在问其他的,也是白搭。

    桔梗有些失望,多少还以为这家伙会知道点什么。

    不过,那种主角出门,就能遇见关键线索的进展,本身也不报什么期待就是了,这次来,桔梗已经做好长期战斗的打算。

    放走山神,送回神器,知会其那妖怪已经被自己消灭。

    桔梗带着一众人乘着死魂虫返回。

    本来有些愁云惨淡的村落,看见孩子们回来后很是惊异。

    告之其妖怪被消灭,今后也不用进贡祭祀后,村子陷入了狂喜的海洋,看着桔梗的眼神里满溢着感激与敬仰。

    推却不了,被热情的村民拉着,围着篝火,开启了一场热闹又古朴原始的宴会,虽然酒水有些浑浊,但别有一番味道...

    看着玲与村子里的小家伙手拉手围成圈跳着鬼哭狼嚎伴乐下的篝火舞,红光印在桔梗绝美的脸上,嘴角的微笑有些娇艳...

    今夜会在村子里停留一夜,明早再启程。

    现代,同样的深夜,月孤高悬于半空...

    星光有些稀疏,璀璨斑斓的城市灯火下,车流穿梭不止。

    伦也的尸体已经被家人领回,停尸房只剩下星夜梓孤独一人,尸体经过修补,缝合在一起,恢复男性特征的脸上,苍白的脸蛋看起来异常的脆弱。

    白炽灯突兀的亮起,接连的闪烁过后,迎来了不速之客。

    白发少年幽灵般穿透墙壁,来到星夜梓的床位前,漂浮在半空,斜刘海下露出的单眼中满是玩味。

    “这个怨气,合格,就决定是你了,星夜梓小姐。”

    说着,少年伸手捂住头发下遮挡不显的另一只眼,半响,放下时,手里已经有一块血红的宝石。

    杀生石!

    宝石脱手离开,悬浮着漂飞至星夜梓的面容上方,绽放出邪恶的灵光...

    片刻,透明状的灵体至星夜梓身体脱离,急速的向着宝石缠绕汇去,片刻,逐渐凝实。

    半空中漂浮的怨灵猛然睁开双眼,眉心一枚小型的杀生石,血红眼瞳与纯黑的眼白交织,看起来异常诡异,面上一阵扭曲后,星夜梓阴冷的看向少女,寒声道:“你是谁!”

    “三途河和宏,中学一年生,十三岁,是名幽灵。”

    三途河和宏微笑道。

    面对着有些出人意料的自我介绍,星夜梓沉默半响后,说道:“你找我干什么?”

    “杀黄泉。”

    和宏依然微笑。

    闻言,星夜梓露出懵逼的表情,问道:“黄泉是谁啊?”

    “杀死你的那个女人。”和宏微笑。

    星夜梓陷入沉默,半响,嘴角的笑意疯狂的绽放。

    这是一处寺庙灵堂,在日本,葬礼一般由和尚,也就是法师主持,死者为大,念经诵佛以保能够成佛升天,是剩下的生者唯一的慰藉。

    一片肃穆的黑色中,灵堂正中心处,灵棺排放其上,四周满是堆放的是白花束,彩色照片上的伦也笑的即阳光又帅气...

    前方的大和尚低声唱着意义不明的经文,沉重肃穆又令人昏昏欲睡的场景里,跪坐在一边的伦也父母面无表情的看着祭拜的来人。

    每来一位,都是重复的话语。

    “请节哀顺变,我们表示很遗憾。”

    “请节哀顺变,伦也他是个好孩子。”

    “请节哀顺变,你们的生活还要继续。”

    “请节哀顺变...”

    “请节哀顺变...”

    人都死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

    麻木的对着每一位来客机械又客气的鞠躬,然后跪坐下,跟着站起,如此周而复始。

    伦也倒是解脱了...

    可眼前,还有人在承受着巨大的哀痛。

    爱情什么的,值得为此拼上性命?

    各有结论。

    但如今的现实是,买账的为何是毫无过错的父母?

    这是一场意外...

    虽然有着心理准备,但踏进这间灵堂时,黄泉的脸上还是露出了无助的表情,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就迅速的被坚强说代替,颤抖的脚步有力的迈出,捧着一束花,向着伦也的棺材靠近。

    她可以不来的!

    完全可以这样!

    本来不应该是她的错!

    那个冲动到不顾一切的少年制造了牵连他人的悲剧!

    来这里会是何种下场,黄泉不会不明白!

    但还是来了!

    不光是自责,歉然,愧疚等复杂感情,还有觉悟。

    伦也的父母站起身,看向黄泉,机械的鞠躬动作顿停,看起来有些异样,下一秒,母亲姣好成熟的脸上迅速的扭曲,眼中怒火勃发,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扑住了黄泉。

    区区普通人类女人,推倒了能够毫不留情斩杀强大妖魔的剑道天才。

    “就是你!就是你!杀了我儿子!还给我啊!把我儿子还给我啊!”

    凄厉又满是怨恨的崩溃哭嚎...

    身为母亲的女人抓住黄泉的头发,不顾一切的撕扯,咒骂,哭喊,踢打,尖叫...

    犹如被摆弄的木偶娃娃,黄泉无言的承受着一切。

    直到,还尚存理智的男人,抱住了自己崩溃的妻子。

    悲愤欲绝的怒吼从男人口中发出...

    “你走啊!不要来这里!杀人凶手!这里不需要你的怜悯!”

    默默的站起身,默默的献上花,默默的转身,黄泉默默的转身离开。

    就如开始,默默的不发一言进来这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