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 第五十五章,三途川
    深夜的寒风在神社里呼啸。

    夜斗一手抓着还剩几枚硬币的酒瓶,一手抓着一瓶弹珠汽水与乌龙茶,坐在神社正殿前的台阶上,一脸无语望苍天的样子,眼角直抽...

    脚边还有一罐喝完的啤酒瓶,不远处静立的贞子,绝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同情了。

    而在不远处的地方,蹲在雕花木栏上的犬夜叉用着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夜斗。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身上一股子讨厌的味道。

    犬夜叉想着时,有些按耐不住的开口道:“喂,你是谁。”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也是男主角。

    夜斗有些不想搭理犬夜叉,妖怪不是没见过,半妖虽然少见也不是没有,垂头丧气的叹气后,头偏向一边...

    “混蛋!你想打架吗?”

    呼的一下站起身,犬夜叉有些暴躁的说道:“你为什么来这里,神灵!是跟桔梗有关吗!?”

    “你是桔梗的式神吗?”夜斗偏头,懒散的看着犬夜叉,问道。

    “男朋友!”犬夜叉硬气无比的肯定道,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向着比自己帅的男人强硬的宣誓了主权。

    夜斗看着犬夜叉的眼神有点惊悚,高山仰止之情不由自主的流露而出。

    “真的?”这样问道时,高空传来一声大喝。

    “坐下!”

    言灵发动,犬夜叉以大锤撼地的声势以脸着地,一声牙酸的闷响。

    桔梗带着戈薇从高空落下,看了眼趴在地面的犬夜叉,露齿轻笑,转而看向夜斗说道:“假的,不要听这个笨蛋乱说,他是我妹妹的守护式神。”

    一边,戈薇气呼呼的走到犬夜叉面前,爆喝着坐下三连发后,突然想起桔梗说起的温柔问题,嘴角抽了抽,转头看向桔梗,说道:“姐,我先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

    看见夜斗手里的弹珠汽水后,笑眯眯的伸手。

    夜斗愣了一下,抬手抛给了戈薇,随后,戈薇拽着挣扎爬起的犬夜叉离开,一路上犬夜叉大呼小叫着争吵,换来的是戈薇更大音量的训斥。

    “你凑什么热闹!桔梗姐姐跟夜斗有正事要谈!别碍手碍脚的!”

    看着俩人消失在门口的身影,桔梗接过夜斗递来的乌龙茶,吩咐伽椰子与贞子安排下红缨与富坚的住宿问题后,说道:“夜斗,今天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你先在神社住下吧。”

    “所以,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桔梗,你这样我很不安啊...”夜斗牙疼的说道。

    “嗯,明天再告诉你,听话,去休息。”桔梗说完笑眯眯的看着夜斗。

    夜斗有着不详的预感,说道:“姐,几百年的交情了,能给个痛快吗?”

    “既然你都叫我姐姐了,难道是不准备听我的话了吗?”桔梗好像突然想起一样,说道:“明天家里吃大餐,你不准备一起吗?”

    桔梗只是单纯看夜斗饱一顿饥一顿的,想留他下来吃个饭而已,正好,晚上准备弄戈薇的送行宴,打发犬夜叉他们回战国对付奈落。

    闻言,夜斗的眼睛亮了,结果到头来还是自己赚了,几百円可吃不起什么像样的大餐,心里有些犹豫,半响,咬牙说道:“好!”

    听到肯定的答复,桔梗轻笑着点头,说道:“这样才乖嘛...”

    “我又不是小孩子,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啊...”夜斗抱怨了一句,起身,爬上了身后的塞钱箱,身体一倒,侧躺在塞钱箱上。

    看样子是打算睡在这里了...

    即使是空的塞钱箱,看来也喜欢的不得了呢...

    看着夜斗侧躺的背影,桔梗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戈薇妈妈已经收拾干净布置妥当,不过,客房里只有一场铺在榻榻米上的被褥,没什么睡意的桔梗本来打算制造符咒,没有材料只能作罢,轻轻的解开巫女服上的腰带,巫女服下滑,露出优美精致的锁骨与圆润如玉珠的肩膀...

    一层又一层的裹胸布缠绕在白皙柔软的胸前...

    讲真,战国时代没有内衣,女子和服下一般都是真空状态,桔梗也是如此,最多缠上裹胸布遮羞。

    双手伸到背后,正打算解开裹胸布上的活结时,眉头皱起。

    定点监控的死魂虫传来了异常警报。

    虽然没有传来具体的情报画面,但这只死魂虫是唯一一只被桔梗布置在三途川的死魂虫,监视的正是流向地狱的支流...

    重新披好巫女服,桔梗一脚踏出,整个人瞬间消失在室内。

    空间转移术式发动...

    下一刻,来到死气浓厚寂静异常的冥土...

    河流的流动声在耳边幽幽响起,伴随着一声声的划桨声,三途川上,一叶小舟缓缓行驶,流向那深处怨恨不绝的地狱...

    河岸俩边,连绵的送魂灯亮起一盏盏黯淡的黄光。

    扁舟上,双眼无神的社会职员秃顶老男人呆坐着,身前,身穿一身奢华和服的阎魔爱面目冷清,无言的摇着船桨摆渡...

    桔梗在岸边缓步行走,小爱在船上摆渡,俩者间相对无言。

    犹如红宝石的眼瞳转动,斜斜扫视着岸边的桔梗,半响,小爱轻轻的说着...

    空灵的少女音幽幽...

    “此恨,将流向地狱...”

    一边走,桔梗一边说道:“他犯什么错了。”

    “有妇之夫,背伦,禁断的第三者...”阎魔爱幽幽的解释道。

    所以被小三或者老婆反杀了?

    桔梗挑眉,扫了眼秃顶老男人还算英俊的脸,说道:“活该。”

    阎魔爱有些诧异后,轻轻的点头,嗯声应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抢了地府的工作,私自审判,这样不好吧...”桔梗幽幽的说道。

    “是契约,不是审判,也不是私自...”小爱嘴唇蠕动了下,争辩道:“地府那边是默认了的...”

    “怎么说?”桔梗问道:“人面蜘蛛跟地府达成了什么协议?”

    阎魔爱不想回答,犹豫了片刻,为了避免桔梗一时想不开,阻止她干活,解释道:“旧地狱那边的魔神们不安分,人面蜘蛛打算丢进一些灵魂供他们消遣,地府是知道的...”

    执法钓鱼啊...

    愿者上钩对吧...

    反正会跟阎魔爱交易的,也不会是什么好鸟,即使是误杀好人,也只能怪自己运气背咯。

    而且,在地狱里是没有死亡概念的,被杀死后,车裂,生吞,砸成肉酱等酷刑之后,会再度重生复原,然后是新的一轮酷刑...

    永无出头之日。

    自从新地狱建立,旧地狱那边不再有死魂流入,人面蜘蛛这是在想办法开源啊,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反正在它的认知里,只要地狱里的那群家伙不跑出来,就万事大吉。

    桔梗有些无语...

    跟着小爱的船在岸边缓步行走...

    这事还真不好插手。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