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没有心情悠哉的在城里闲逛了,桔梗返回神社后径直来到仓库处。

    戈薇的弟弟,妈妈,爷爷三个人此时正挤在一团,研究着桔梗留下的结界。

    草太身上的临时通行证过了时效,无法通过结界的自主认证,一家子人都被挡在无形的结界前,脸上满是好奇又惊叹的神色。

    若无跟小弟化作的蝴蝶,调皮的在结界里飞舞。

    “绮丽~”戈薇妈妈看着俩只阳光下闪光的蝴蝶,有些痴迷的赞赏,草太靠着结界,使劲的想要钻进去,脸上是一副不信邪的不服输表情,至于小老头,手里捧着个水晶球,一阵神神叨叨的念咒后,突然的大喝一声,比划出气势摄人的架势,猛的大叫道:“妈咪妈咪哄!开!”

    空地里凭空卷起一阵小风,尴尬的吹走...

    “爷爷!还是没有效果!你是不是念错了!”草太倚靠在结界上,看起来像靠在空气墙上一眼,有些恼急的说道。

    保持着僵硬的念咒姿势,半响,日暮小老头神秘的笑笑道:“不愧是桔梗大人,此结界就连老夫也前所未见,草太,不是爷爷不行,再待爷爷研究一会儿!”

    说着,翻出了一卷古朴的书卷,一边翻动着,一边对照着连连点头沉吟。

    “可恶啊啊啊!明明早上我还能进去的!”草太有些不甘心。

    “草太,这应该是巫女大人的意思,里面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之前你跟爷爷不是还遇见了妖怪袭击吗,巫女大人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才封锁仓库的吧。”戈薇妈妈的是个温柔的人,很自然的就为肇事者想好了理由,不同于一般日漫里诱人的人妻太太,戈薇妈妈就如随处可见的中年妈妈一样,有着和蔼可亲的和气笑容。

    “可是!我自行车还在里面!明天上学怎么办?”草太大喊道。

    “如果是自行车,草太小弟弟你现在就能取回来。”这时,悄然来到三人身后的桔梗,幽幽的说道。

    这确实是自己失策了。

    应该事先跟这家人打招呼的。

    “啊,桔梗大人~”

    日暮小老头与戈薇妈妈惊呼了一声,礼貌的打着招呼。

    “非常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桔梗鞠躬说道。

    “没有的事,桔梗大人,你客气了。”作为一家之主,日暮主持拿过话语权,对着桔梗鞠躬说道。

    戈薇妈妈与草太在一边静静看着,显示出良好的家教。

    “埋骨井很危险,正如日暮太太所说,为了防止意外,我设下结界阻止你们靠近。”桔梗说道:“没有事先招呼,我很抱歉...”

    “不会的,既然是为了我们的安全,就按照桔梗大人的意思办吧,不用在意我们的感受。”日暮主持回应道。

    “非常感谢日暮主持的深明大义与通情达理。”桔梗说着,视线一一扫过三人,脸上露出无比严肃的神色...

    似乎察觉到什么,三人脸上同样回应了桔梗,露出探询的眼神。

    “有什么事就直说无妨,桔梗大人。”日暮主持正了正脸色,说道。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你们,而且,你们一家人也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也关系到戈薇的未来...”桔梗严肃的沉声道。

    空气也变得严肃起来,半响,理解了桔梗的话,作为一家之主的日暮小老头,沉声道:“我明白了,桔梗大人,有什么用的上的地方,深感荣幸。”

    桔梗点了点头,挥手打开了结界,抬脚向着仓库走去,若无与小弟化作童子,一左一右坐在桔梗的肩头上,突然变化人型的俩小只,引起了三人好奇的眼神。

    “男的叫小弟,女的叫若无,是桔梗姐姐制造的小妖怪。”草太得意的向着大人汇报自己知道的事情,得来的是爷爷的一个暴栗。

    “叫桔梗大人,草太!没大没小!”

    “好痛啊!爷爷!”

    若无与小弟在桔梗肩头望着草太高兴的偷笑。

    戈薇妈妈露出无奈的微笑,静静的不发一言,三人在桔梗示意下,跟桔梗来到仓库里。

    走进仓库内部,面对着埋骨井,桔梗问道:“你们身上有带着记录时间的工具吗?”本来想说手表时钟之类的玩意,但想到战国时代没这种东西,就放弃了。

    “有的,桔梗大人。”说着,日暮主持褪下手腕上的表,递了出来,说道:“这个可以吗?”

    “还有吗?”桔梗伸手接过,问道。

    “有!”草太举起手,手上的一只电子表露出。

    把手表还给日暮主持,桔梗说道:“现在,对一下时间吧。”

    “桔梗大人的意思是?”日暮主持疑问道。

    “做一个简单的测试。”说着的时候,桔梗已经在仓库里翻找起来,很快,手里就拿着一只小铁盒。

    虽然不知原因,但日暮主持与草太还是对好了时间。

    这时桔梗转头看向日暮主持,说道:“完成了吗...”俩人同时点头后,桔梗走到埋骨井前,转身,向着草太招手道:“草太,跟我来...”

    草太抬头看向自己爷爷,因为看起来桔梗是要跳井的样子,所以,下意识害怕之余,向着爷爷征询意见。

    “想去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看一下吗?对于你来说,这将会是值得回忆一生的珍贵记忆,草太。”

    “桔梗大人,我们也能去吗?”这时,戈薇妈妈担忧道:“我想看看戈薇...”

    “我很抱歉,日暮夫人,为了避免引起后患,我不建议你们这个时代的人回到五百年前,这次是逼不得已的特例...”桔梗静静的说道,看着戈薇妈妈失望的脸,心下并不好受。

    “去吧!草太,有桔梗大人保护你,是没有危险的。”日暮主持这时决定道。

    “不用担心,只是一小会儿就会回来。”在草太还有着犹豫时,桔梗说道。

    随后,鼓足勇气的草太来到桔梗的身边。

    弯腰抱起草太,手里拿着一只小铁盒子,桔梗站起身,看着俩人,说道:“我们出发了。”

    突然就被超级漂亮的大姐姐抱住了,草太有点懵,这种意外的福利出乎他的意料,整个人都晕乎乎的,满鼻子都是大姐姐身上好闻的幽香,脸上爬满了羞涩的红晕,出于小小男子汉的傲气内心虽然极度羞愤但奇妙的又不想挣扎...

    正懵着的时候,桔梗带着草太从埋骨井一跃而下,好似穿过什么奇妙的东西,只是瞬间,就脚踩在实地上,抬头时,头顶露出了微红的夕阳天空。

    一如现代社会般,永恒不变的苍穹。

    此时,神社仓库内,小老头与日暮妈妈在桔梗跳下后,小跑着走到近前,趴在井沿边,探首看着空无一人的井底。

    “消...消失了...爷爷...”有些不可置信,虽然事先有了准备,亲眼看见还是非常不可思议,戈薇妈妈失神的呢喃...

    “我看见了...”小老头趴在井边说道,心里有意跳下去看看时,俩只小妖怪飞舞在眼前,气鼓鼓的嘟着包子脸,张开双手挡在对于他们来说巨大无比的井口上,一副誓死保护的姿态,女孩若无弱弱的开口道:“桔梗大人说过,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埋骨井,你们不能下去,除非...除非...除非...”

    弱弱的小女孩声音犹如小鸟脆鸣。

    “除非你们杀掉我们!否则,休想过去!”这时,男孩小弟大吼大叫的接上女孩的话。

    日暮小老头与妈妈面面相觑...

    从埋骨井里再度出来,桔梗带着草太,放眼看去...

    这是一片宽阔的空草地,四周都是树林,唯独中心一口孤井,不远处的地方,就是御神木,巨大的树影隐约可见,那里是桔梗曾经封印犬夜叉的地方...

    而此时,草太看着眼前的一切,连什么时候被桔梗放下也不知道,整个人处于巨大的震惊之中,呆立着凝视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

    “现在我们脚下的土地,就是神社未来所在的位置。”桔梗说道,看着草太,眼中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在事前,桔梗有着不少的猜测,但那只是理论上可行的推测,没经过证实之前,无法确定,而现在,眼前的结果就是事实。

    埋骨井并不限制特定人物穿越时间线,不管是谁都能抵达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

    “我们来到战国时代了吗?”草太有些愣神,问了个傻问题。

    “没错哟,草太。”温柔的回应了一句,桔梗开始下一步动作,以埋骨井为定点坐标,向东方向直走了一百米左右,这里,是属于仓库之外那一大片石子空地,而现在,只是一块荒草地。

    不远处的草太回过神来后,第一时间移动脚步,紧紧跟着桔梗,看着桔梗停下后,跟着停下。

    桔梗抬起手指,对准脚下的地面,手指上,灵力的微光闪烁...

    因为自身并没有急于恢复实力,现下,本身的灵力极度有限,因此,需要集中精神蓄气。

    微光闪烁着聚集成型,一枚灵光丸出现桔梗的指尖。

    下一刻,灵光丸放出,瞬间化作一道微白的笔直光束,对直击中地面。

    灵力冲击

    大量灵力聚集在指尖,一口气爆发式放出,极度凝实的灵力导致其冲击力与贯穿力优秀无比。

    地面炸裂,细碎的石子泥土草屑疯狂的溅起,短短俩秒,一口手臂粗的深洞出现在桔梗眼前。

    在一边的草太看着这个可怕的破坏力不由目瞪口呆,实在想不到这个漂亮大姐姐居然有这么恐怖的一面,要是这一击打在活人身上...

    草太在想什么,桔梗没有注意,看了眼洞的深度,抬手,丢下手里的小铁盒子,跌落的铁盒掉入洞内,一路传来碰撞响声后触底。

    也没有掩盖,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基本没有人来,很快,就会由岁月自然掩埋掉痕迹。

    桔梗转身对着草太招手,说道:“草太,我们走。”

    说完,一步当先,转身离开。

    “桔梗姐姐!等下我啊!你不会要丢下我吧!”一边害怕的大叫,草太慌乱的跑了起来,追上桔梗后,俩只手不老实的揪住桔梗的巫女服。

    大概在背腰的位置。

    这小鬼看来怕的够呛。

    桔梗看着草太一副虽然害怕但强装镇定的脸,不由有些莞尔,也不戳破,任由草太抓着自己的衣角,向着预定的地点走去。

    一小时后,埋骨井附近的村落。

    正式名,武藏国,枫之村,这里是桔梗守护一生,亦是桔梗死去的地方,享年,18岁。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