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看见一个年长些的佣人走进来,问道:“老夫人说,太太若是昨晚太劳累,今天可以将早餐摆在卧室。”

    听着“昨晚太劳累”,唐嘉虹的脸又忍不住发烫,她连忙摆手:“还是去餐厅吃吧。”

    “好的。”

    几分钟后,唐嘉虹打扮的整整齐齐前往餐厅,餐厅里只有林老夫人,林书彦不在。

    发觉了唐嘉虹找寻的目光,林老夫人含着笑说:“书彦一早要开会,就先走了。”那热烈的眼神,让唐嘉虹觉得十分的不自在。

    “我没找他……”声音很低,唐嘉虹说的是实话,今天桌上的早餐是西式的,她想看看还有没有昨天吃到的皮蛋瘦肉粥,林书彦爱去哪儿去哪儿,没他在这里,她还多自在一些呢。

    “书彦一早就说了,昨天晚上你特别累,让谁都别去打搅你,让你睡到自然醒。”

    林老夫人笑眯眯的看着唐嘉虹,特别累那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别提多暧昧了,唐嘉虹马上就听懂了她的意思,差点被一口吐司噎死,虽然知道林书彦说这些,肯定就是为了能让林老夫人更加相信他与自己是一对蜜里调油的恩爱小夫妻,但是这样的话,就算是对自己的妈妈,也不能说得这么随意吧,真是不要脸。

    看着唐嘉虹那张红透了的脸,林老夫人又命人将一盘烤培根放在她的面前:“你就是太瘦了,要多吃一点,不然以后生孩子可辛苦了。”

    唐嘉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埋头吃,林老夫人的满含笑意的目光一直挂在她的头上,让她感到压力山大。

    自进入社会以来,唐嘉虹每天都在超负荷的工作,突然之间别说超负荷的工作,连普通的工作也没有,她在大屋子里转了一圈,大屋内所有的佣人各司其职,一切井井有调。

    大屋外的一切也是有条不紊:

    花园里间种着四季花卉,无论春夏秋冬什么时候,都有鲜花在盛放,绿色的观叶类植物恣意在风中招摇。

    厨房也是惊人的大,干干净净,所有的不锈钢台面全部擦得光可鉴人,比顶级酒店的后场还要讲究。

    看起来,家务事也不是自己这个小家小户出来的人能指点一二的了,何况林老夫人还在,就算有什么意见,也轮不到自己指点江山。

    算了,反正自己的长处也从来都不是打理家务,还是让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吧。

    自己呆的最愉快的地方应该是职场,在那里,才是真正能发挥自己所长的地方。

    唐嘉虹打开通讯录,翻找着认识的所有猎头,一一联系。

    虽然离职的突然,但是唐嘉虹毕竟是有保荐人资格的高级精英,而且最后一单也是在最后关头顺利完成,不仅顺利完成,而且是由瑞诚集团的董事长林书彦亲自出面认购下所有的筹。

    足以说明,唐嘉虹不仅工作业绩出色,而且人脉厉害,背景相当雄厚,那可是林书彦,如果林书彦只是想投资的话,派助理来就行了,怎么会亲自出场。

    有了这些综合因素,唐嘉虹很快就得到了面试邀请。

    看到公司的名称,唐嘉虹的嘴角再次抽抽:瑞……诚……集……团???

    猎头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笑着说:“唐小姐与瑞诚的林董事长都很熟,那这份工作一定是百分之百能拿下,这个职位的工资是所有同类型中最高的,而且董事会秘书这份工作与唐小姐过去的工作经历吻合度非常高。比起做证券的发行上市,压力又要小一些。”

    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总结为一句话,那就是:这里好,这里棒,这里呱呱叫,不去是傻瓜!

    唐嘉虹也明白猎头到底在想什么,自己转正后第一个月的工资就是猎头这一单的提成,当然是数字越高越好,以及最好面试了这一家就马上入职,也省得一拖再拖耽误她的工作。

    好吧,古人不也说,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吗。何况自己与林书彦之间,也不算特别的亲。

    几轮面试下来,她都顺利通过,在经过人力资源总监面试之后,董事会秘书这个重要的职位,就由董事长亲自把关了。

    当她又一次站在八十八层大厦的楼下,仰头往上看的时候,不由生出了一个想法,那个男人会不会此时也正好在往下看呢?想想又觉得自己挺搞笑的,就算他往下看又怎样,离着几百米的高度,向下俯视,一切地面上的东西都如同蝼蚁一般的渺小,他又哪能分清谁是谁。

    走向装修的非常气派的一楼接待处,身着制服的漂亮前台小姐客气的问道:“请问找哪位?”

    “找林总,林书彦。”

    “您是……”

    “面试的。”

    “哦,您是唐小姐,这里有一份会客表格麻烦您填一下。”

    唐嘉虹飞快的填好了之后,前台小姐请她在一旁的会客室里稍等,就在她走向会客室的时候,忽然有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从外面进来,与唐嘉虹撞了个正着,唐嘉虹脚上穿着细高跟,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没有站稳,一下子摔在了地上,脚踝一阵一阵的生痛,半天没爬起来。

    那个女人也摔倒在地,手里拿着的文件飞了一地,她没什么事,很快就站起来,飞快的捡着地上的纸,当她看见唐嘉虹手中那张会客表格的会面事由上写着:面试。

    嘴角不由露出不屑的表情,她大声说:“你撞了我还不快帮我捡东西,坐在地上发什么呆啊!”

    唐嘉虹抬头看着她,她反倒更来劲了:“看什么看,起来啊。”

    有路过的人叫了她一声:“冯经理。”

    “经理……”看她那趾高气扬的模样,还以为她是地球女王呢,原来只是一个经理啊。

    唐嘉虹想站起来,可是一动,脚腕就痛的厉害,可能是扭伤或是挫伤了。

    她咬住嘴唇,想等着痛劲忍过去。

    冯经理毫不客气的用力在她肩上推了一把:“让开。”然后,从唐嘉虹的腿下抽出一张飘落的a4纸。

    “你!”唐嘉虹也算是混迹职场数年的人物了,从来没见过哪个公司里有这么泼的人。

    冯经理将文件一页一页重新夹好,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好了,还不起来,赖在地上给人来人往的看着,像什么样子。”

    疼痛让唐嘉虹完全没有力气与她争辩,她也不想坐在地上这么难看,于是奋力想要将身体撑起来。

    正在此时,林书彦的助理小李下来了,看见她坐在地上,不由大吃一惊,加快脚步赶到她面前,将她扶坐在沙发上:“太……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被她撞了一下,可能扭到脚了。”唐嘉虹看着原本纤细的脚腕,迅速肿起了一个大包。

    之前还十分横蛮的冯经理,此时看见了小李,顿时气焰消了一半,她讪讪道:“李特助,我进公司的时候,她撞到我了。”

    真是恶人先告状,唐嘉虹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监控的位置,也没多说,只是指着其中一个摄像头:“刚才我们站的位置,这个摄像头可以拍到,不如就去调刚才的监控看看,到底是谁撞了谁。”

    冯经理剩下的那一半气势,在听见要调监控之后,也早已被抛到爪哇国,荡然无存。她的声音已经越发强辞夺理:“如果你不撞到我,我怎么会撞到你,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呵呵,初中物理学的不错啊。

    现在脚腕扭伤的地方越来越痛了,唐嘉虹已经完全不想搭理她。

    此时,只听见前台小姐叫了一声:“林总。”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电梯那里过来,大步走向这里,是林书彦。

    他也看见了唐嘉虹的伤势,眉头陡然皱了起来,助理小李向他汇报了来龙去脉,听完之后,他冷冷的看着冯经理:“你明天不用来了,瑞诚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

    说完,再也没看冯经理一眼,直接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直接将人抱在怀里。

    这么大的动作,整个一楼都轰动了,所有的人,不管是物业公司的保洁,还是瑞诚公司的员工,或是路过的供应商、客户,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这里,林书彦这张脸在这里,那绝对是人尽皆知,但是他怀里的那个女人是谁?

    “快放我下来,这么多人!”唐嘉虹本能的挣扎。

    “放你下来让你一瘸一拐的走出去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讨薪的被打了。”林书彦低声说,“别动,再动我就抱不住你了,你想再摔一次?”

    一楼的地面是冷硬的大理石,再摔一次,全身的骨头都不同意,唐嘉虹只得老老实实的任由他抱在怀里。

    林书彦就这么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唐嘉虹一路抱进了电梯,唐嘉虹看着他那张英俊的侧脸,从这个角度去看,他那棱角分明的脸颊,下颔线条刚硬中又带着几分柔和,再配上那双深遂的眼睛,实在是太好看了。

    高速电梯就这么直接到了顶层,总裁办公室,这层楼的人不多,虽然林书彦就这么抱了个女人从电梯里出来,但是这里的人个个都职业素养极高,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什么东西都没看见一样,该向林书彦打招呼的打招呼,该低头干活的低头干活,没有一个人因为林书彦抱着一个女人而大呼小叫,或是死盯着不放。

    “叫程医生过来。”林书彦对着内线电话吩咐道。

    唐嘉虹笑笑:“我还以为你会像霸道总裁一样,抱着我去医院,然后对医生说,如果你治不好她,就杀了你全家。起码也得是堵个门,不让人家营业什么的。”

    “你都看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医闹传奇吗?”林书彦笑着摇摇头,他看了一下她的脚踝,青紫十分明显,已经肿得皮肤发亮了:“放心,程医生是第三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退休以后,我就把他请来了。”

    “请医生干什么?你还想开医院啊?要不要在某些地图上插个标,上面注明:我不是莆田的?”唐嘉虹故意打趣。

    林书彦解释道:“公司配有员工保健室,一般在公司里磕着碰着的小伤也是有的,程医生可以做检查和包扎。”

    正说着,程医生就进来了,他拎着药箱,仔细检查过唐嘉虹的伤势以后,便给她一层一层的涂着药,最后用绷带固定了脚踝,嘱咐她这几天尽量少走路,就算走路,也不要用伤脚做为重心。

    程医生走后,唐嘉虹笑着问道:“那个冯经理是什么人?你们这个公司里居然会有人品如此之差的人物,你失职了哟。”

    “她是财务部下面一个分管出纳工作的经理。也是一位公司元老介绍进来的,平时也听说性格比较嚣张,但是今天的事有点奇怪,我让人问问。”说着林书彦就拿起了电话,真的把这件事给布置下去了。

    很快,调查结果就汇报过来,那位冯经理,误以为唐嘉虹是另一个元老介绍进公司要做财务经理的工作,也就是分走她一半的职权,她一直对手下的小组分成两部分十分不满,因此拿她心目中的“政敌”唐嘉虹撒气。

    “哈,原来是这样,我好冤啊。”唐嘉虹笑出声,结果牵动了脚上的伤处,又忍不住“哎哟”了一声。

    林书彦看着她:“我叫人送你回去。”

    “别啊,我是来面试的,你好歹给我面一面啊,不然白跑一趟,平白浪费了汽油,多不环保啊。”唐嘉虹这个时候还没忘记自己来这儿的最初目的。

    林书彦对她颇为无语:“你真想来这?”

    “多好的地方啊,员工还有保健室,条件一定不错,为什么不想来?”

    “做瑞诚集团的董事会秘书,可没这么容易,在你之前,已经离职了好几任了,公司里的股权结构复杂,上市之后的各种事务庞大而繁杂,不仅仅是要按法规法律做事,家里还有不少人手里都或多或少拥有一部分股权,在投票的时候,十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