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那不是可以紧紧地盯着我们有没有做……”

    “对。”

    “要是几个月还怀不上……”

    “她会把你和我一起拖到医院去查到底是谁的毛病。”

    “啊?”唐嘉虹终于失色,“那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你有办法?”

    唐嘉虹咬着牙:“我有办法问你干嘛!”

    见林书彦没有下文,唐嘉虹也知道他对此也是无计可施,毕竟那是他亲妈,他亲妈住在自己家那是天经地义,好好的也不能提议小两口搬出去,听说这样的大户人家,最忌讳分家过了。

    哦不,难道自己年纪轻轻,就要过上站在大宅子里伺候婆婆的可怕生活了吗?

    现在轮到唐嘉虹不展,两道修长的秀眉紧紧的锁在一起,比方才林书彦的样子还糟糕。

    回去的车上,林老夫人喜滋滋的坐在中间,左手握着林书彦的手,右手拉着唐嘉虹的手,将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置于自己膝上。

    一左一右两位护法神心底想法都一样,只是露在脸上的表情不同,唐嘉虹依旧扮演着孝顺儿媳妇的温柔,林书彦则眼睛看着窗外,一句话也不说。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经过长时间的安静之后,林老夫人出声打破了车内诡异的气氛,唐嘉虹不知道说什么,继续装娇羞,低下头,林老夫人恍然大悟:“看我,怎么坐在你们俩中间了,真是,跟王母娘娘似的棒打鸳鸯,老张啊,你开慢点,我换个座位。”

    “妈,你别折腾了,”林书彦终于出声,“一会儿也就到了。”

    唐嘉虹点头附和:“对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嘉虹啊,你怎么这么有文采呀!出口成章的。书彦以前遇到过的女孩儿,长的可漂亮,也聪明,家世也与我们家相当,就是不喜欢这些诗啊词的,他回来就怪我怎么给他找了个文盲。”

    “妈,别说了!”

    “对对对,我老糊涂了,怎么当着儿媳妇的面说别的姑娘,不说了不说了。”林老夫人果然说到做到,一直到车停在别墅门口,也没有再说一句。

    林老夫人有自己的卧室,她高高兴兴的在仆人的簇拥下回房间去了,另外两个心事重重的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房间。

    在林老夫人还没回来的时候,林书彦还能去书房将就一晚上,但是现在老太太在呢,家里一半的佣人都是林老夫人的旧人,如果再这么干,少不得被人打小报告上去,一次两次还能说忙于公务,次数多了,就该起疑了。

    房门关上后,唐嘉虹看着正准备更衣的林书彦:“你为什么要说我们努力生孩子?”

    当初可是说好了,糊弄上几个月,就各不干涉的和平分手,上哪儿去弄个孩子?

    林书彦随手将领带扔在一边,身上只有一件淡蓝色的衬衫,他将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解开,随手扔进衣篓,正要拿过居家服换上,闻言,扫了唐嘉虹一眼:“你自己把话推到我这里,说听我的,让我拿主意。我还能说什么?说不生?我敢这么说,我妈当时就能气死。”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随便答应!”唐嘉虹急了。

    “你急什么?我叫你生了?”林书彦皱眉。

    “哎?你是哄她的吗?”

    唐嘉虹的眼睛瞪大了,林老夫人的表现,瞎子都能看出来,她是真的很想有孙子孙女,享受儿孙满堂,承欢膝下的那种天伦之乐。说到孙儿,整个人都在发光,唐嘉虹能感觉到林老夫人想要抱孙子的迫切,如果知道林书彦只是搪塞她……

    虽然林老夫人为了逼婚也骗了林书彦,但是唐嘉虹对长辈的宽容度还是很高的,她不忍心见林老夫人愿望落空后的失望。

    “怎么,你这么着急,是不是想生一个?”此时林书彦正**着上半身,站在唐嘉虹面前,那场景,着实是暧昧非常。

    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动作有多诱人,林书彦忍不住伸出手,勾住她的腰,想要将她拥进怀里,距离如此之近的人,气息彼此融于一体,混沌的交缠着。

    林书彦的两只手臂都环在唐嘉虹的腰上,从胳膊上传来的力道,让她不能轻易摆脱,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脸上带着慌乱,她的樱唇微微张开,吐气如兰,拂在他的面上。

    忽然觉得在某一处好像被小猫软软的肉垫拍了一下,他的双眸久久凝视着她,终于,深深的一吻,落在她的唇上。

    柔软的触感,女子的体香,如同一道美味佳肴,让一向冷淡的林书彦竟然有一种想要将这个女人揉进自己身体的冲动。

    唐嘉虹反应过来,用力想要将林书彦推开,却不小心将自己上衣的扣子挣开了,整个身躯坦露无余,眼前的景象勾起了林书彦体内压抑了许久的火焰,由小腹骤然燃遍全身。

    他一手扣紧唐嘉虹的后脑,让她避无可避,只能接受他如狂风暴雨般的亲吻。

    “唔。”所有的话都被堵在喉间,只能化做一道缠绵的尾音。

    在这数秒之内,唐嘉虹大脑都是空白的,直到嘴唇已被吻到有些发麻,这才让她回过神来。

    这个说不想结婚,不喜欢别人接触的男人,竟然真的主动吻了她。

    唇被牢牢堵住,唐嘉虹的双手无力地搭在林书彦的肩上,想要将他推开,却只是让林书彦越发收紧按在她脑后的那只手,五指穿过她的黑发,让两人更加贴近,吻越发的热烈,她微张的嘴唇正好让他长驱直入,轻松的达到从未到过的领域,在那片小天地中放肆的搅动着。

    唐嘉虹双眼瞪大,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的呼吸急促,与自己的呼吸声汇在一起,两人的唇瓣亲密相接,唇齿之间是两人共同的味道,在感觉到他的舌尖探过来时,唐嘉虹本能的将自己的舌往回收,却根本敌不过林书彦的霸气掠夺,只是短短一瞬,她的舌就被他的舌俘虏,陷入深深的纠缠之中,再也无法逃掉。

    这虽然不是初吻,却是第一次如此被一个男人如此强力的掠夺,在与林书彦的身体亲密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唐嘉虹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卧室里的空气仿佛在慢慢升温,唐嘉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发高烧,整个人就像置身在熊熊烈焰之中。

    呼吸紊乱,喘息只变成无助的"shen yin",唐嘉虹只觉得双腿发软,全凭双手的力量挂在林书彦的怀里,任他在自己身上点燃更多的火苗。

    “书彦啊……你们……”门口传来了林老夫人的声音,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推开了门。

    唐嘉虹还倚在林书彦的怀中,林书彦反应很快,在林老夫人进来的时候,已与她的樱唇分开,想要放开她,唐嘉虹却身子软的根本站不住,差点滑坐在地上,林书彦眼疾手快,伸手揽住她的腰。

    唐嘉虹软软的靠在他的怀中,双手柔柔的勾在他的脖子上,在林书彦的双唇离开时,她眼中满是迷茫之色,甚至还有一种空虚的感觉。

    “哎哟。”林老太夫人惊呼一声。

    两人同时扭头望向门口,唐嘉虹的脸原本就因那个深沉而悠长的吻滚烫发烧,现在越发的能滴出血来:“妈……”她的声音传到自己耳中,都显得遥远的不真实,她从完全的不配合到彻底的沦陷在林书彦的吻中,早就感觉不到外界环境发生了什么。

    林老夫人的声音里满含着笑意:“对不住,我忘记这屋里已经不止一个人了。”接着就听见卧室门传来一声响,是林老夫人关门的声音。

    太好了,本以为儿子是为了让自己宽心而假结婚,现在看来,的确是两情相悦的小两口啊,这下可以放心了。

    唐嘉虹的嘴角有些抽搐,好假的借口,如果是忘记屋里还有自己这么一号人物的话,刚才怎么会有“你们”这个人称代词,应该是“你”,显然她是故意的。

    看着她的脸色,林书彦压低了声音:“你也看见了,这算是手法简单粗暴的。”

    “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花样?”说到这里,唐嘉虹自悔失言,一排洁白的贝齿咬住嘴唇。

    再怎么说,她也是林书彦的亲妈,自己的长辈,这么在背后说长辈的坏话,实在是失礼。

    林书彦没有接话,自顾自转身进了浴室,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嘉虹觉得他的背影有些慌张。

    难道只是急着去厕所就能让他风度全失?看来一定是很急……

    林书彦进了浴室之后,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他的两腿之间那里差一点点就要擦枪走火了。

    “今天晚上,你睡哪儿?”唐嘉虹看着他,既然林老夫人回来,那他就不可能再睡书房。

    林书彦面无表情:“当然是睡在我的卧室,不然妈一定会怀疑。”

    “她都出院了,身体其实又还很好,我们这协议什么时候才能解除?”唐嘉虹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林书彦看着她:“你很想离开?”

    “说好的怎么能不算数?”

    “她这次的确是没有受什么伤,但是……”林书彦的眼睑微垂,一双眸子掩在长长的睫毛之后,他的嗓音依旧魅力十足,却低沉了几分,不复平日的冷静与镇定,“在做全身检查的时候,医生发现她的心脏有两根血管病理性钙化,这会导致心脏供血不足,如果受到一点刺激,就会有心慌缺氧的症状,严重时会危及生命。”

    那就是说,如果让她知道他俩根本就没打算做长久夫妻,有可能这一气就……

    “那我应该怎么做?”

    “刚才就很好。”

    想起刚才自己沉醉在林书彦的深吻之中,唐嘉虹不由得面红耳赤,咬着嘴唇:“那,那以后……我们……”

    林书彦的暗色双眸紧紧地盯着他,看着眼前这个金融业的精英,此时却双颊绯红,白嫩的肌肤在略暗的柔光之下更显得晶莹剔透,愈发的风情万种,微微张合的粉色樱唇被自己方才的粗暴弄的有些微肿,那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神含羞带怯。

    刚才自己对她的那一吻,虽是因为知道妈妈肯定会借故进卧室来查岗才故意为之,但是到最后,连他自己也不由自主的为女子的香软而迷醉。

    唐嘉虹被林书彦凝视的目光盯的十分不自在,她鼓足勇气,眼睛直直的对上了他的眼睛,努力用平静的声音说:“以后还要我做到什么程度,现在先确定一下。”

    “普通夫妻在人前要做的所有事,应该都会涉及到,至于孩子的问题,我来想办法。”林书彦也恢复了指点江山的天之骄子风范。

    “好的,我先去洗澡。”虽然嘴上是答应了,唐嘉虹的心中却是波澜起伏,根本就无法平静,林老夫人不经吓,那不就是随时随地都要保持一个标准儿媳妇的样子,这些年来,她与自己的妈妈都没有相处太久,小时候跟奶奶住,长大了住校,然后就工作了,尽孝道的方法就是给妈妈足够的钱,让她买买买,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这次婚变的时候,妈妈都没有站在她这一边。

    唐嘉虹快速的走进了浴室,将门关上,这才沉沉的松了一口气,她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镜子,诚实的镜子将自己完完全全的映了出来,脸红的像苹果,嘴唇肿的好像打了丰唇针,眼中如汪着一池春水,方才与林书彦法式湿吻的画面再一次跳进了他的脑中,沉在其中的自己是怎样的形象可想而知,唐嘉虹又感觉到脸上一阵燥热,她的手轻轻按在胸口,在那里,心脏跳动的速度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以前跑完马拉松都没有这样的呀。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好看的秀眉再一次纠结。

    待到沐浴完毕,唐嘉虹套上睡衣之后才发现,这睡衣竟然是半透明的!

    那天摆在这里的睡衣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全都是十分严谨,在有些城市还有人会穿着出去买菜的那种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