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bp;&bp;&bp;“干什么?”唐嘉虹本能的向一旁躲闪,她的双手戒备的抵住了他的胸口,在两人之前稍稍拉开一点距离。

    &bp;&bp;&bp;&bp;见她这副紧张的模样,林书彦不由觉得有些好笑,这么久以来,别说是揽上了哪个女人的腰,只是被他目光多注视一会儿的女人,往往都会欣喜非常,以为自己得到了垂青,哪像眼前这个女人,脸上的表情好像是走夜路时遇到了小流氓,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bp;&bp;&bp;&bp;男人的心理也真是奇怪,在女人倒贴的时候觉得那些莺莺燕燕实在是烦不胜烦,还要以礼相待,真正有人如此无视他的时候,又油然的升起了一股征服**,想要看着她为自己臣服。

    &bp;&bp;&bp;&bp;由于从来没有看过言情,林书彦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潜意识已经变的好像那些可笑的言情里的男主角一样,因为女主角的不理不睬或是赏了他一耳光,反而对她产生了兴趣。

    &bp;&bp;&bp;&bp;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嘉虹只觉得眼前的林书彦很危险,完全不是那副温文尔雅无害的贵公子形象,本能的引起了身体的防御反应。

    &bp;&bp;&bp;&bp;“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车内响起,感觉到手掌传来的震动,唐嘉虹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抽了林书彦一耳光,虽然不是很重,虽然不是故意的,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bp;&bp;&bp;&bp;“对不起”唐嘉虹尴尬的向他道歉。

    &bp;&bp;&bp;&bp;车里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样,唐嘉虹只觉得背上长出了无数根刺,扎得她全身难受。

    &bp;&bp;&bp;&bp;林书彦冷冷的看着她:“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像你现在的状态,绝对瞒不过我妈的眼睛。”

    &bp;&bp;&bp;&bp;这是唐嘉虹第一次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冰冷的怒气,与平日的他判若两人。车里的气氛着实不算融洽。

    &bp;&bp;&bp;&bp;好在此时轿车缓缓停下,医院已经到了。

    &bp;&bp;&bp;&bp;“我希望你在进入病房之前,可以调整到一个最合适的状态。”

    &bp;&bp;&bp;&bp;接着,林书彦打开车门,自顾自地跨了出去,然后“嘭”的一声将车门给关上了。

    &bp;&bp;&bp;&bp;好冷淡

    &bp;&bp;&bp;&bp;唐嘉虹心中有些不快,不过刚才也的确自己有错在先,她正要打开车门,忽然车门开了,林书彦站在门边,竟是他亲自拉开了车门,唐嘉虹刚刚准备开门的手悬停在半空中,她看着那只伸到自己面前的大手,眨了眨眼睛,便将自己的手落在上面,在他紧握自己右手的同时下车。

    &bp;&bp;&bp;&bp;他的手很大,与她的手十指相扣,有一种整只手都被他包住的感觉。林书彦的握力恰到好处,不至于令她不舒服,也没有那种敷衍了事的感觉。

    &bp;&bp;&bp;&bp;看来林书彦已经进入“老公”这个角色了,自己也不能落后!

    &bp;&bp;&bp;&bp;唐嘉虹打起精神,脑中浮现出以前看的电视剧里那些恩爱夫妻都是什么样的表现,努力调整自己。

    &bp;&bp;&bp;&bp;只是短短几步路,唐嘉虹便迅速进入状态,当护士为他们打开病房门的时候,出现在林老夫人面前的是一对新婚燕尔的恩爱夫妻,毫不掩饰的释放着甜甜蜜蜜的气氛。

    &bp;&bp;&bp;&bp;对于他们已经领了结婚证这件事,林老夫人十分高兴,拉着唐嘉虹问长问短。

    &bp;&bp;&bp;&bp;唐嘉虹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想:“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bp;&bp;&bp;&bp;林老太太完全没有感应到她的心理活动,自顾自说道:“放心,以后要是林书彦敢欺负你,尽管告诉我!”

    &bp;&bp;&bp;&bp;唐嘉虹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林书彦:“他对我很好的。”

    &bp;&bp;&bp;&bp;语气、表情配合到位!林书彦不由想为她的演技鼓掌。

    &bp;&bp;&bp;&bp;林老太太听见她对自己的儿子评价如此之高,脸上更是笑开了花:“那就好,那就好,你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是不是工作太辛苦啦?女孩子要对自己好一点,不要这么拼,太瘦了不好,要健康,把身体养好了,怀孕的时候才会不这么辛苦。”

    &bp;&bp;&bp;&bp;唉?!怀孕是什么鬼?

    &bp;&bp;&bp;&bp;在唐嘉虹的认知里,她与林书彦的婚姻只不过是一场交易,与劳动合同一样,只不过是两个人暂时被约定系在一起的契约行为而已,怀孕什么的完全是天方夜谭一样的故事,从来没有在她的意识里出现过。

    &bp;&bp;&bp;&bp;看着她半张着嘴发愣的表情,林老夫人狐疑道:“怎么了?”

    &bp;&bp;&bp;&bp;林书彦赶紧打圆场:“嘉虹还在事业上升期,不想这么快就生孩子,孩子会影响她的前途。”

    &bp;&bp;&bp;&bp;听见这话,林老夫人紧紧盯着唐嘉虹的脸:“嘉虹啊,不是我催你啊,越年轻生,恢复的越快,生完以后,自然有人帮你带,不会影响你的工作的,要是生的迟了,对孩子对你都不好。”

    &bp;&bp;&bp;&bp;唐嘉虹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笑道:“可是如果现在就怀孕,对工作影响很大的,我的职位也有很多人盯着呢”

    &bp;&bp;&bp;&bp;“嗨,一个职位,有什么要紧的,就让那盯着的人如愿以偿也没什么,瑞诚这么多的分公司子公司,还不能给你一个职位吗?”林老太太恨不得说就算你的职位是瑞诚现在没有的,马上为你开一个公司都成。

    &bp;&bp;&bp;&bp;唐嘉虹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只想把眼前应付过去,现在林老太太逼着她表态,她又是娇羞的看了一眼林书彦,投去的眼波之中尽是求救之色。

    &bp;&bp;&bp;&bp;林书彦竟然在认真的翻着医生的诊断记录!

    &bp;&bp;&bp;&bp;看得那样认真,就好像天桥下贴膜的小哥!

    &bp;&bp;&bp;&bp;唐嘉虹努力按下抽死她的愿望,却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明明这事不止与她有关,林书彦却能置身事外,她脸上笑容依旧灿烂,藏在背后的手忽然伸向林书彦的后腰,有心捏一把,却有种无处使劲的感觉,这男人的腰部一丝赘肉都没有,根本就没有让她抓住扭一下的位置。

    &bp;&bp;&bp;&bp;退而求其次的手本能的滑向他背后唯一一处突起的地方,重重的掐了下去。

    &bp;&bp;&bp;&bp;骤然被偷袭的林书彦当真是沉稳如山,一点异样的反应都没有,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唐嘉虹,后者正好不知怎么接话,顺势做娇羞小媳妇状靠在他的肩头,柔声说:“我都听他的。”

    &bp;&bp;&bp;&bp;林书彦的眼睛对上唐嘉虹亮晶晶的双眸,那双眼睛里带着几分狡黠,几分笑意,目光交错数秒之后,他不着痕迹的将那只掐在他臀峰上的爪子拿下来,紧紧握在手里,好似无比的情深意重,对林老夫人说:“放心,我们会努力的。”

    &bp;&bp;&bp;&bp;唐嘉虹的小心脏猛然一跳,转头看着林书彦,这话放出去,只怕林老夫人就会放在心上,紧紧地盯着他们,要是过几个月肚子再没动静,还不定搞出什么是非来。他刚才这句话到底是几个意思?

    &bp;&bp;&bp;&bp;如果林书彦的眼神能轻易展示他的内心,那他也做不了这么大集团的老板了,唐嘉虹只见那双幽黑的眸中一片古井无波,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动表。

    &bp;&bp;&bp;&bp;林老夫人听着林书彦的话,脸上的笑容更盛:“好好好,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好好努力,现在国家政策不是放开了吗?最好是儿女双全。”

    &bp;&bp;&bp;&bp;“没问题!”

    &bp;&bp;&bp;&bp;林书彦那充满诚意的模样,让唐嘉虹的笑容僵在嘴角。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安慰身体不佳的母亲,但是,他这么信誓旦旦的样子,实在让她有一种很紧张的感觉,就好像他说的是真心话一样。

    &bp;&bp;&bp;&bp;“真是太好了。”林老夫人眼中泛着隐隐的泪光,这让唐嘉虹忽然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将来如果她知道自己与林书彦只是契约婚姻,期待的孙子根本就不会有,她该有多失望。

    &bp;&bp;&bp;&bp;“你们的结婚证呢?”林老夫人突然将目光转向唐嘉虹。

    &bp;&bp;&bp;&bp;唐嘉虹还没反应过来,林书彦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老婆,妈叫你呢,把咱们的结婚证拿出来给妈看看。”

    &bp;&bp;&bp;&bp;他的声音从来都是清朗而富有磁性的,那个词被他那低沉的音色念出来,就如同一根细细的羽毛在唐嘉虹的心头轻轻刮过,她的身子不由抖了一下。

    &bp;&bp;&bp;&bp;唐嘉虹不由暗骂自己:“这会儿犯什么花痴!”她定了定神,垂下眼睑,掩于眼神中隐藏的情绪,她从包里拿出结婚证,恭恭敬敬的双手递给林老夫人。

    &bp;&bp;&bp;&bp;林老夫人接过结婚证的双手都在颤抖,她的眼中泛着点点泪光,低声喃喃道:“天豪,咱们的儿子,终于结婚了,我们就快有孙子孙女了,如果你还在,那该多好啊”

    &bp;&bp;&bp;&bp;“妈”唐嘉虹忍不住想安慰她过于激动的情绪,上了年纪的人,过悲或是过喜,都十分伤身。

    &bp;&bp;&bp;&bp;此时,病房的门被打开,打头的是一位中年医生,后面跟着几位年轻的医生和护士,他十分客气的对林书彦说:“抱歉,现在该给老夫人做检查了,请两位暂时到休息室等候。”

    &bp;&bp;&bp;&bp;林书彦点点头,与唐嘉虹一同离开,宽大的休息室里,茶水、咖啡、还有各色点心一应俱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高级甜品店。

    &bp;&bp;&bp;&bp;房间里只有林书彦和唐嘉虹两人,林书彦对桌上放着的糕点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坐在沙发里,他虽然没有表现出极度的焦躁不安,但是,他眉间那三道纹路,却明明白白的显露出他的担忧。

    &bp;&bp;&bp;&bp;母亲在医院里的时候,哪个做子女的会不紧张呢?唐嘉虹想到自己的妈,虽然她对自己那样的态度,但是如果她也受了伤,那自己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去陪在她身边。

    &bp;&bp;&bp;&bp;眼前的这个男人,此时周身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仿佛被窗外投进的阳光融化,他不是叱咤商界的林总,而只是一个为母亲的伤情揪心不已的书彦。

    &bp;&bp;&bp;&bp;林书彦坐在沙发上,以手支额,闭着眼睛,忽然他的肩头搭上了一双温柔的手,属于女性的柔软身体紧紧贴着他坐下:“放心,伯母一定会没事的。”

    &bp;&bp;&bp;&bp;“嗯?”林书彦抬起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唐嘉虹,她实在靠得太近了,胸前那两块柔软而浑圆的小白兔压在他的胳膊上,形状都能感觉出来。

    &bp;&bp;&bp;&bp;房间里的温度明明是最宜人的2度,什么却让人感到无比的燥热,林书彦拧了拧眉心,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bp;&bp;&bp;&bp;唐嘉虹继续说道:“刚才看她的精神很好,肯定会平平安安。”

    &bp;&bp;&bp;&bp;林书彦只是微微一转头,就看见她那张樱粉色的嘴唇在非常近距离的地方轻微的张合,看起来十分诱人,林书彦深吸一口气:“她当然会没事的,她”

    &bp;&bp;&bp;&bp;话音未落,就听见有人敲门,进来的是医生,他宣布了一个好消息:林老夫人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今天就可以出院回家。

    &bp;&bp;&bp;&bp;唐嘉虹由衷的为林书彦开心,但是,林书彦的表情却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他似乎在强压着怒火。刚想问他怎么了,林书彦闭了闭眼睛,如扇的睫毛再次打开之时,他的情绪已经完全平复下来。

    &bp;&bp;&bp;&bp;现在站在房间里的,又是那个带着温和笑容的林书彦,他很有礼貌的对医生表示了感谢。

    &bp;&bp;&bp;&bp;出院还有一些手续要办,在等待的时候,唐嘉虹偷偷问了一句:“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bp;&bp;&bp;&bp;“要是被自己的亲妈阴了一道,谁都不会高兴,”林书彦的眼睛微微眯起,听语气十分不善,又无可奈何。

    &bp;&bp;&bp;&bp;“我刚才看过诊疗记录了,她早就没事了,那天摔倒只是擦破了一些皮!”

    &bp;&bp;&bp;&bp;唐嘉虹想到那天遇到林老夫人的时候,她的确看起来还好,见自己过去才痛呼出声,而且在医院的时候,医生也是一脸沉痛的样子,好像她重伤难治,难道这都是假的?

    &bp;&bp;&bp;&bp;“医院不敢对诊疗记录做假,上面都写的清清楚楚,做出那副样子,就是想逼我结婚。”林书彦的声音压着怒火,“那天如果你没有出现,她迟早也能找出别的方法逼我就范。”

    &bp;&bp;&bp;&bp;唐嘉虹一时不知该如何劝慰他,难道要说“你妈也是为你好?”算了,人家的家事,自己一个外人,别跟着掺合了。

    &bp;&bp;&bp;&bp;休息室的门又被敲响,这次是助理小李:“林总,出院手续办完了,老夫人说现在想回家。”

    &bp;&bp;&bp;&bp;“走吧。”林书彦挥挥手。

    &bp;&bp;&bp;&bp;唐嘉虹低声问道:“是和我们住在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