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老板的声音,他与同事祝渊站在一起,正在和什么人说话,看样子是在送客,刚刚九点整,什么重要人物就来了,不仅来了,而且还马上就要走了?

    唐嘉虹仔细看了一眼,这人不是佳麟投资的对接人吗,现在自己手上还有一个项目正在与他们公司谈认筹,她笑着刚要跟他打招呼,对接人也看见她了,先是一愣,然后迅速扯出一个笑脸:“唐小姐你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此时正好有电梯门打开,还没等唐嘉虹反应过来,他就已经闪进电梯,一路向下。

    “他来干什么的?”唐嘉虹很疑惑。

    老板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唐嘉虹深吸一口气,连包都没放下,就跟着老板进了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老板就连珠炮似的向她劈头盖脸一通骂:“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会招惹到别人的未婚夫!”

    这一连串的质问,更让唐嘉虹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啊?”

    “你自己心里清楚!”老板气得直打转,“还有一个小时,认筹大会就要开始了,我们最大的客户中金公司说要退出!因为你抢了他们老板女儿的未婚夫!说我们公司有你这样的员工,说明我们公司的品行也很可疑!”

    “中金?他们老板的女儿的未婚夫是谁啊?不对,他们老板的女儿又是谁啊!我都不认识,怎么抢!”

    话音刚落,唐嘉虹忽然想起中金公司老板的名字叫柳志翔,柳……那天在私人医院里,跟林书彦大闹的那个美女好像也姓柳,对,叫柳瑶。

    唐嘉虹眉头微皱,不会这么巧吧。

    “是……柳瑶?”她试探着问。

    老板顿时露出“看看看,果然就是你!”的表情:“你的私人生活,我本来不应该管,但是你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公司,如果没有中金公司的支持,这次的认筹数量很难达到发行上市的要求!而且中金公司说,如果不把你换掉,以后也不会再继续与我们公司合作了。”

    现在的投资公司之中,中金的确算一个相当有实力的,一时很难找到实力与之相仿的公司,唐嘉虹知道这是柳瑶的报复,她不能拿林书彦怎么样,就只能把气撒在自己头上,没想到这么快就查到自己的身份,还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作。

    “我知道了……”唐嘉虹深吸一口气,老板平日对她一直不错,虽然她是女性,也从来没有在升职加薪的时候卡过她,在得知她结婚之后,也没有担心她要结婚生子会影响工作,只是提醒她如果怀孕的话,就要做好工作交接安排,也可以多休息休息,职位会为她留着的。

    对于中金来说,这家公司不投,还有更多的公司眼巴巴的等着它垂青临幸,但是对于公司来说,断了中金的支持,想要再与其他公司建立业务合作,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谈判签约……公司正在进行的十几个项目都会受到影响。

    “我现在就辞职。”唐嘉虹从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当场打出一份辞职报告,寥寥两行字:

    “尊敬的领导:感谢您长期以来的照顾,因个人原因,我必须离开,非常抱歉。

    唐嘉虹”

    然后点击邮件发送,同时还打印了一份,放在老板桌上。

    唐嘉虹面无表情的看着老板,等待他在辞职报告上签下同意二字。

    老板拿起笔,犹豫再三,抬起头:“一会儿的认筹会,你还是去一下吧,这个项目毕竟是你跟的最久,去看看吧。”

    “嗯。”唐嘉虹点点头,为了这个项目,她把婚姻都搭上了,无论如何,也要亲眼看看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认筹会开始,唐嘉虹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梭着,前两排贵宾专席,空了一个位置,那是留给中金公司代表坐的,他们,果然没有来。

    所有项目细节介绍完毕,各个公司代表开始认购数量,虽然看起来人数不少,气氛很是踊跃,但是,这没有用。

    在金融界有一个“二八定律”,那就是百分之八十的财富被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里。

    认筹大会也是如此,之前与中金公司谈好的意向认购数,就是占了全部总额的百分之八十,可以稳稳的确保上市无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认购数字已经一动不动,却仅仅达到了上市要求的百分之五十,还有百分之五十,那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唐嘉虹看着这一切,心底一阵难过,再多的努力,也抵不过那个女人的一句话。

    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她现在即不能找来足够多的小公司,也找不到足够有钱的大公司,来填平这百分之五十的缺额。

    同时,她也明白老板为什么要让她来了,除了这项目是她一直在负责之外,也是想让她看看,如果她不离开,少了中金公司的情况下,公司会受到多么大的损失。

    唐嘉虹感受到了老板投来的目光,她深吸一口气,抱歉的向老板笑笑,对坐在自己身边的祝渊说:“对不起啊,给你留了个烂摊子,只要我离开,下一次,一定可以认筹达标的。”

    祝渊对这位风风火火的女同事颇为同情,他知道为了这个项目,唐嘉虹付出了多少心血,可是职场如战场,从来不是因为谁辛苦,就一定会有好结果,须得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唐嘉虹得罪了大客户,这就是失了人和。

    眼看着结束的时间就要到了,认筹的数字依旧一动不动,唐嘉虹缓缓吐出胸中一口浊气,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主持人已经走上台,就要宣布认筹失败的时候。

    会议厅的大门忽然被打开,六位身穿黑西装的高个男子迈着整齐划一的步子走来,站定,将通道两侧隔开,一个身穿银灰色西装的挺拔男子,从门外缓步走来,这样的排场再加上他那出色的容貌,牢牢锁住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很快就有人认出来:“他是林书彦。”

    “林书彦??他不是对搞金融没兴趣的吗?”

    “难道那只是瑞诚放的烟雾弹?”

    议论纷纷,没有人明白为什么曾经放话暂时不想搞金融的林书彦,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这还不是一个足以撬动大盘指数的大盘股,只是一个中小板而已。

    林书彦环顾会场一圈,好像在寻找什么,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定在某一个方向,还微微的笑了一下。

    “呀,林书彦在看我。”坐在唐嘉虹边上的一个女同事捂着脸,轻声的惊呼,一脸的兴奋。

    唐嘉虹不知道林书彦为什么会来,也许是老板临时请来的救兵?能在金融场上混的开的人,人脉总是很广。

    算了,反正这事跟自己也没关系,她起身想走,忽然感觉到一双怨毒的眼睛在瞪着自己,她想看看是谁,却只看见了一个女子的背影刚刚从门口消失,那个背影很眼熟啊。

    就在认筹大会结束前一刻,认筹数额达标,超过了上市所要求的最低认购金额,这个项目,终于成功了。

    名单里的那个最大认筹人是,瑞诚集团。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嘉宾们站起身,有认识林书彦的,向他走过来打招呼,唐嘉虹看见不少女同事飞快的掏出小镜子,扑粉补唇膏,还有偷偷把衬衫扣子解开一颗的。

    有一个动作快的,已经走向林书彦,三步之内,忽然身子一歪,好像扭到了脚,整个人就往林书彦怀里栽。

    太明显了,唐嘉虹对这位小姐的演技表示同情,忽然想到自己昨天加今天连摔两次,林书彦不会以为自己也是故意摔倒想要引起他注意吧。

    哦不,怎么能跟这种女人变成同样的档次了。

    想到这里,唐嘉虹扭过头,不想看着林书彦扶起那个女人的样子,这会让她想到自己今天早上有多蠢。

    很快,她还是忍不住,又把头转到了那个方向,发现林书彦根本就没有伸手,一旁的黑西装保镖把那位小姐扶了起来,稳稳的让她距离林书彦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老板也看见了林书彦,他的表情又惊又喜,难道,林书彦不是他请来的?

    林书彦毫不在乎众人的目光,迈步向唐嘉虹走来,站定。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想要知道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人,为什么可以吸引林书彦。

    唐嘉虹习惯做幕后英雄,这样的关注,让她觉得十分不自在。

    林书彦柔声问道:“你还要继续上班吗?”

    “不用了,我已经辞职了。”唐嘉虹微微扬起一个苦笑。

    “那就走吧,你的工作已经顺利完成了。”他不再看唐嘉虹一眼,转身向门口走去。

    唐嘉虹一愣,周边美女们如刀一般的眼神向她飞来,加之林书彦的助理小李示意让她赶紧过来,唐嘉虹便连忙跟在林书彦背后,离开了会场。

    留下了公司里一干同事站在原地:“林书彦怎么会认识她的?”

    “她怎么会认识林书彦的?”

    “听说今天早上她是从一辆豪车上下来的,那个车牌是林家的。”

    “她今天穿的这一身可是今年香奈尔新款的高定,在国内有钱都买不到,必须先预定,等一个月才能送来,以她的工资,根本就买不起。”

    “别是被包养了吧?”

    “嘻嘻,像林书彦那样的颜值,别说包养我了,我包养他也行啊。”

    背后叽叽喳喳的讨论被唐嘉虹的脚步远远的甩开。

    唐嘉虹坐上了他的车,转头刚想对他说句什么,却愣住了,他的侧脸线条是她平生所见的男人中最好看的,希腊神话中那英俊无匹的太阳神阿波罗也不过如此吧,她不由低语出声:“真是一张无论做什么都会让人原谅的脸。”

    “你说什么?”林书彦没听清。

    “没什么。”唐嘉虹掩饰着,双颊却飞起两朵红云,长这么大,如此花痴一个男人,真是从未有过的事,过去,她还嘲笑过那些追星的朋友,如今打脸真是来的快。

    林书彦也没有深究,只是吩咐司机往私家医院去,唐嘉虹知道,这是自己该扮演一个好媳妇的时间了。

    “不用紧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林书彦指的是上一回没有领证就告诉母亲婚期,结果被打回的那件事。

    唐嘉虹的脑子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脑中跳出了那一夜的颠鸾倒凤,她的脸又红了:“也就这么一次。”

    林书彦的余光瞥见她那异常的脸色:“脸红什么?”

    “精神焕发!”唐嘉虹本能的接上了一句。

    林书彦听着这句,先是一愣,接着嘴角微微一勾,眼角弧度也有了变化,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笑意。

    真是太犯规了,唐嘉虹看着心里一动,好想扑上去亲他一下,可惜,这样温柔的笑意又是转瞬即逝,很快,林书彦又恢复了往日的商务礼仪表情——看似温和亲切,实则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整个人特别端庄!端着!装着!

    唐嘉虹发誓,总有一天要让林书彦开开心心地笑上起码一分钟!

    坐在一旁的林书彦当然不知道身边的这个女人在打什么主意,他只是在疑惑一件事,似乎自己对于身边坐着一个人,并不是那么的反感了,以前不管是谁,坐在身旁的座位上,都会让自己有一种提起全身警惕的感觉,唯有亲人与自己并排坐得这么近,才不会让自己有异样感。

    是因为她的心思也完全不在自己身上,而不像过去那些坐在自己身边的男男女女一样,总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些什么吧。

    唐嘉虹正在看着窗外的风景,忽然手腕被人握住,同时有一股男性的气息凑了过来,顿时让她全身僵住了,林书彦的脸就在离她不到一根手指的距离,连他的眼睫毛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放松。”说话间,唐嘉虹感觉到自己的腰上被搭了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