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的真皮座椅摸起来十分舒服,空气里也不是那种闻着让人有晕车感觉的劣制汽车香水味道。

    “没想到,你还看新闻,我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早已有人收集筛选过放在你的桌上了呢。”搭顺风车的习惯,让唐嘉虹跟林书彦没话找话。

    林书彦的眼睛看着屏幕:“我也需要自己关注一下,被人筛选掉的信息,未必是无用的。”

    “这种新闻能有什么用?都上新闻了,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商机贵在抢先一步,人人都知道了,还怎么发财,就像前几年股市特别好的时候,连证券公司营业部门口收停车费的老太太都能说几句十字星图型,低位建仓抄底,然后股市就大跳水,看着从6124点跳到了1900点,五年了还没缓过劲来。”

    “不一样,”正巧新闻放完,进入广告时间,林书彦关掉了电视,他说:“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国点燃了伊拉克的多处油井,有一位商人从新闻中得知此消息,马上大量采购囤积塑料原粒。”

    “要囤也是囤石油啊,囤塑料干什么?”唐嘉虹不解。

    “塑料,是石油中提炼的。”

    唐嘉虹这才明白,感慨道:“真有远见。”

    “还有一位农业专家,订购了大量的农业用大棚与地膜。”

    唐嘉虹又是一脸迷惑:“这又是为什么?”

    “还是因为大量油井被点燃,烟云升腾,不仅影响了整个海湾地区的气候,对全球的自然都有影响,想要保证原有产量,就必须进行人工干预。”

    可想而知,在整个世界受到影响之前,可以以极低的价格购入,然后等到影响显现时,他们可以把手上的货以非常好的价格卖出,一进一出,少不得赚个盆满钵满。

    “他们做出决策的起点,就是‘伊拉克有700余口油井被点燃。’这么一句新闻。”这句话算是总结,因为林书彦又打开了屏幕,没有再说话。

    唐嘉虹嘟囔了一句:“这种发家致富的惊爆故事,现在在微信上天天都能看得见,肯定是假的。”

    “收购塑料的,是我的大伯父,收购大棚和地膜的,是我的三姨父。”林书彦平静的说。

    唐嘉虹顿时心生敬意,在很多人的眼里,富二代富三代,多的是败家子,就算是有点成就,也只不过是靠着祖辈荫庇,靠着一代代积聚下来的财富与人脉,轻而易举的获得令人眼红的生活,至于他们自己的努力与智慧则完全被家族的光辉掩住。

    “你在想什么?”林书彦不经意的看着唐嘉虹深思的表情,有些好奇的问道。

    唐嘉虹感慨道:“我在想,如果普通人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也能产生这样的想法,那么,就那一单的财富,就可以改变他一生的轨迹。比如他可以抢先买十万块的塑料原粒,如果可以翻十倍的话……”

    “买不到。”林书彦打断了她的幻想。

    “什么?”

    “原料市场交易起码一千万一手,十手起步。”

    那,那就是一亿!!!

    唐嘉虹方才燃起的“普通人够聪明,有生之年就可以跻身富豪之列”的梦幻泡泡,被无情的戳破,什么嘛,还是要本来就很有钱才行呀,一般人上哪儿找一亿的可投金额去。

    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进步的可能,像自家公司的研究所里,那些宏观经济分析师,随便写一本行业分析报告,就能卖到几万,如果是能提前预测到这样的结果,那么他将会从同行之中脱颖而出,身价倍增。

    忽然,她感觉到被人盯着,是林书彦,她摸摸自己的脸,好像没什么不妥:“怎么了?”

    林书彦没有说自己是被她时阴时晴,时而欢喜时而沮丧,变幻不定表情吸引了,淡淡地说:“怎么还穿着昨天的衣服?”

    还不是因为从旧居出来,走得太潇洒,什么都没有拿嘛!

    “就这一身了,下班再买。”

    “脏了。”

    “嗯?”唐嘉虹赶紧检视了一下,胸口的确是有点脏,从排水管爬下去的时候,蹭了一些铁锈,不过她的衣服本来就是铁灰色,如果不是盯着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等等,那他怎么知道衣服脏了?难道他刚才一直偷偷盯着自己的胸口?

    难道,林书彦其实是个隐藏的变态?

    唐嘉虹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林书彦,眼神内蕴含的信息量很大,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颜色这么相近都能看得出来,眼神真好。”

    林书彦挑眉:“相近?色差很明显啊。”

    唉?

    不是说男人的颜色辨识感只有女人的几分之一,所以直男都看不出来口红那缤纷的颜色吗?可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又证明他不是gay……

    在唐嘉虹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林书彦对司机说:“去静华路的chanel。”

    “现在刚八点。”唐嘉虹提醒,专卖店和商场的营业时间基本都是九点半或是十点,现在那么早,保洁阿姨都还没来上班吧。

    林书彦没有理她。

    此时唐嘉虹听见前座的助理正在与人通话:“你好,对,是的,现在就要,好的,谢谢,麻烦了。”

    挂断电话之后,助理说:“已经说好了,他们会提前开门的。”

    “嗯。”林书彦应了一声。

    很快,车就停在了chanel专卖店的门口,大大的logo闪着金色的光芒,大门已经打开,身穿黑色西装的保安身姿笔挺的站在门口,就像正常营业中。

    进门,唐嘉虹扫视了一圈,对放在外面的样衣并不是很满意,国内的款式多是老气的款式,唐嘉虹的衣服颜色已经是黑白灰这种够沉闷的了,她不希望连款式都闷的毫无趣味。

    “上次订的那批衣服里,找拿几套比较合适她的。”林书彦吩咐道。

    店员忙从后面取出几套衣服出来,比样衣的款式鲜活多了,看起来富有朝气又不失端庄。

    唐嘉虹先试穿了一身,中规中矩,与她平时的风格没有什么区别。

    她走出来,站在林书彦面前:“怎么样?”

    “毫无新意。”林书彦无情的扔出了四个字的评语。

    “比我还挑剔。”唐嘉虹嘟囔着,又换了一件,林书彦还是一脸看不上的表情。

    不能容忍自己的审美竟然被一个男人吐槽,唐嘉虹皱眉:“你又不是时尚行业的,哪这么多意见。”

    “拿那一套给她。”林书彦没有理她,直接让店员取了另外一套浅烟灰色短外套与茧形裙。

    “工作时间我不喜欢穿裙子。”唐嘉虹大声宣布。

    “试试。”林书彦的态度还是那样淡漠。

    想起昨晚他说的话,也许这代表着他已经与自己关系接近了?所以才懒得端出那副商务礼仪微笑脸?

    好吧,他好歹也是付钱的,就给他个面子好了,唐嘉虹进了试衣间。

    照镜子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拿在手里的时候不觉得,怎么穿在身上这么好看,浅烟灰色比铁灰色更衬得她有商务精英的派头,茧形裙完美包裹着她的臀部,一双长腿笔直,又将线条硬朗的外套那份凌厉感冲淡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林书彦非常有眼光,从十几件衣服里,挑出了最适合自己的。

    唐嘉虹有些兴奋的出去给林书彦看:“真的很好看。”

    林书彦扫了一眼,挂着漫不经心的满意:“还可以吧,这周我会叫人过来给你量体裁衣的,就是时间等的会久一些,先将就着穿吧。”

    唐嘉虹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事实上她的收入在面对奢侈品的时候,也可以达到喜欢就买的程度,但是家里的姐姐和妈妈,还有奶奶都指着她一个人养,金融业的收入又受到外界影响比较大,她花钱的时候,还是会多考虑几分,总想着为未来多存着一些,可以抵抗风险,哪有像他这样,看着香奈尔还一脸看淘宝货的态度。

    “你觉得行,就走吧。”林书彦抬手看了一眼表盘上的指针:“八点四十五了,还有十五分钟,你就要迟到了。”

    “哦,好的,”唐嘉虹忙对店员说,“开票吧。”虽然不知道到底多少钱,不过以店里出样的衣服来看,她还是付得起的。再说,不够的话不是还有林书彦么,他不至于看着自己带来的人付不起钱而袖手不理吧。

    没想到,店员笑着说:“不用,这是已经付过钱的。”

    “什么时候付的?”唐嘉虹感到很奇怪。

    林书彦一直姿态优雅的坐在店里的沙发上,开着电脑处理公务,助理也坐在他身边,与他说着什么,并没有人去付钱。

    “八点四十七,从这里开到你们公司,需要十分钟。”林书彦再次提醒。

    “哦哦哦。”唐嘉虹有些慌乱,她从来都是爱岗敬业的典范,虽然老板说她不必坐班,但是她习惯准时到,迟到哪怕一分钟,她都觉得是耻辱。

    匆匆忙忙跳上车之后,唐嘉虹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想起了衣服的价格:“这衣服到底多少钱啊?”

    “小李,多少钱?”林书彦也不知道。

    前面的助理报出了一个惊人的价格,唐嘉虹都惊呆了:“这比外面挂的整整贵了一个零啊,是不是弄错了?”

    “这是香奈尔的高定版,当然跟外面挂的不一样。”林书彦听见这价格,内心毫无波动,“不然耀辉的小女朋友怎么会满意。”

    “耀辉又是谁?”

    “我表弟,四叔的儿子,以后你会见到他的,他有做生意的天份,就是整天吊儿郎当的不干正经事,天天在社交媒体上骂这个怼那个,谁的面子都不给,把几个生意伙伴都给骂了,弄的老爷子还得替他善后,有回,连家里开的酒店都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过了十几个小时,四叔才知道这事,勒令他把那条内容给删了,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给删掉。”

    “他身边的姑娘流水似的换,连名字都还没记住,就换人了,这些衣服,就是他一个月前,给小女朋友定的,不过一周前分手了,所以这些衣服就搁着不要了。”

    “原来是这样。”唐嘉虹点点头,心里默默感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财务自由了,现在与林书彦一比,自己根本就是赤贫啊,比起那个因为美斯特邦威而激动的不知道自己是谁的言情剧女主,也好不了多少。

    “现在能马上拿到的只有这一家,中午就可以拿到其他家的,你先忍一忍。”

    听他话说的奇怪,唐嘉虹问道:“忍什么?”

    “这衣服是给别人订的,你心里,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香奈尔的高定啊!这么好看的款式!

    “钞票也不是为某个人而印刷的,但是有谁会不喜欢吗?”唐嘉虹笑笑,又轻轻吐出一句:“何致远的初婚对象,也不是唐嘉霓,可是唐嘉霓也并没有嫌弃他。”

    林书彦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盯着屏幕上滚动的各国股市数据,好像没有听见唐嘉虹刚才说的话。

    没听见也好,这种破事,不是身在其中的人,谁都不想听的。

    很快,公司就到了,唐嘉虹下车,只听见身后传来林书彦的声音:“快下班就打个电话,接你回去。”

    人还在电梯里,就收到好友秦妮发来的消息:“老板要找你,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秦妮是老板的助理,就坐在老板身边,平日里有个风吹草动,她都会告诉唐嘉虹,让她及时的趋利避凶,有什么好消息,也是第一时间告诉她。

    今天看着这条消息,她心中咯噔一下,忙回道:“不知道啊,怎么了?”

    秦妮的消息很快就发来:“老板还没坐下,就接到一个电话,好像是某个重要客户的,提到了你的名字,老板好像还替你辩解了几句,然后,脸色就变了,说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还没等唐嘉虹想明白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路大神,就听见电梯里传出的冷冰冰机械声:“三十二楼,the thrty-to floor”,迈出电梯,就听见前台那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放心,祝渊的业务水平也是我公司一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