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语气中隐隐透出霸气的占有欲与林书彦一直表现出的温文尔雅完全是天壤之别,这让唐嘉虹不由一怔。

    林书彦自己也发觉了自己的失态,他用手扶着额头,片刻便放下,又恢复了原来那个温和可亲的样子:“我和你的前夫长的完全不一样,你打算怎么向奶奶解释这个问题?”

    “她没有见过我的前夫,而且去年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奶奶已经有了阿尔茨海默症的前兆,也就是老年痴呆。她只记得我结过婚,和谁结的,只怕她也不记得了,你不必有太大的压力。”

    提到自己最亲的亲人,唐嘉虹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落寞与伤感。

    “除了你我之外,还会有谁去?”

    “家里其他人,应该也会去的……吧……”话一出口,唐嘉虹自己这才猛醒,对啊,其他人也去,万一有谁在奶奶面前说三道四……

    想到这里,她不由有些自暴自弃:“算了,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林书彦嘴角微微上扬:“放心,你现在的生活,只会让他们羡慕妒忌。”

    “哦?”

    林书彦补充道:“不过想要达到这个效果,也需要你去配合,首先,你得牢记自己是林太太这个身份,并且认同这个身份。”

    唐嘉虹自然明白林书彦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的手指灵活的转动着那张黑卡,点点头:“放心,我懂。”

    林书彦站起身,走向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如同俯视着掌握在他手中的商业帝国,然后,慢慢弯下腰,突然出现的俊脸让唐嘉虹感到一阵莫名的压力,她坐直身子,深吸一口气回看着他:“怎么?”

    两人现在已经是被国家机构登记在案的夫妻,但实际上两人之间的关系比萍水相逢的路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只不过是偶尔发生过一次露水情缘的419对象而已,突然就要强行把彼此的身份改成最亲密的称呼,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林太太。”

    林书彦慢慢低下头,长而有力的手指抬起唐嘉虹的下巴,更加向她靠近。

    坐在椅子上的唐嘉虹在林书彦的气息无比暧昧接近的时候,不由自主想要往后退,却被他手上的力度阻止,就这样一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唐嘉虹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想来你应该明白,以你我现在这样的相处状态,明眼人一看就穿帮了,就算不能马上显得形神契合,至少也不要把‘老公’两个字叫的好像在招呼商场保安一样。”

    林书彦实在与她离的太近了,一股由内而外散外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唐嘉虹看着他那样平静而英俊的脸,他的语气很是公事公办,就像坐在谈判桌上的样子,冷静、从容,逻辑缜密没有一句废话。

    唐嘉虹搁在小腹上的双手慢慢扣紧成拳,全身也随之绷紧。

    对啊,这只不过是一个契约婚姻而已,就好像应该遵守劳动合同那样履行着自己应该完完成的义务,更何况,自己也的确有求于他,需要他配合完成见亲戚的大事。

    唐嘉虹微微闭上眼睛,似是在做心理建设,等到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已泛起了笑意,唇角上扬,带着笑意与温存:“老公。”

    “嗯,老婆。”林书彦对这两个字似乎终于满意,应了一声。

    回到卧室,林书彦站在床前,对唐嘉虹说:“房间里就一张床,如果你不愿意与我睡在一起,那里还有一张沙发。”

    “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还有什么好讲究的,你好歹也是这里的主人,怎么好意思让人睡沙发。”唐嘉虹对着他一笑,倾身便躺下,合上眼睛。

    林书彦看着她平静的睡脸,忽然觉得想笑,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认为要去睡沙发的人是他?好歹这整个房子都是自己的,就算他绅士风度,也不用睡沙发吧?

    沙发……有点过软,下次还是应该要换一张稍微硬一点的才好。

    腰有些酸痛。

    林书彦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在这静谧的夜里,可以清晰的听见床上的人平稳的呼吸声,心中又是苦笑,她倒是睡得香甜了,自己却因为睡觉实在太轻,稍有动静就会醒。

    平日里这大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今天平白多出一个人来,实在是让他本能的难以睡着,另一个人的气息,使他如芒在背,根本就睡不踏实。

    床边的时钟指向凌晨四点,他轻轻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是睡不了了。他站起身,推门向书房走去。

    就在卧室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躺在床上的唐嘉虹也睁开了双眼,眼神清明,哪里有一丝刚刚从梦中醒来的痕迹。

    直到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她才好像松了口气似的,闭上眼睛,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很快,沉入梦乡。

    第二天,唐嘉虹被手机上的工作日闹钟惊醒,眼睛一睁,看着陌生的天花板,足足愣了三十秒,才终于想起来,自己已经再婚了,现在正在她与自己丈夫的床上。

    嗯……丈夫,这个配置在哪?

    叠放整齐的被子放在床边,沙发上也沓无痕迹。

    唐嘉虹从床上下来,在包里摸索出叫个不停的闹铃,按掉,梳洗一番之后,才从卧室里出去,刚一出来,便看见一个女佣站在一旁对她微笑行礼:“太太,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带您去。”

    刚走过去,就看见林书彦坐在靠窗的桌边,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乌黑的头发上笼着一片金色,原本十分有料的身材,在银灰色的修身西装的包裹下,显得修长笔直,越发的风度翩翩,儒生风采,真正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上佳身材,配上那斯文的面容,再加上他那柔和的眼神,让唐嘉虹心里都不由猛地一跳。

    “嗨,早安。”唐嘉虹微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刚摆了一个姿势要坐下,就听见林书彦点点头:“坐吧。”

    唐嘉虹莫名的就有一种“来人啊,赐座”的感觉。

    算了,林书彦还真的是庞大商业帝国的皇帝,有这种气势也是正常的……唐嘉虹笑笑,在仆从环绕的情况下,她把“谢主隆恩”四个字给咽了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油然升起了一种想要挑战他威严的感觉,也许自己真的不是个享福皇后命,若是两人双双穿越回古代,自己指不定就是个领兵造反的将军,然后把这位傲娇的皇帝掳回宫里做男宠。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林书彦,他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取过手边的骨瓷咖啡杯,将剩下的黑色液体一饮而尽。

    他的另一只手在翻着一叠文件,似乎很重要,不然也不会在早餐的时候都要分神去看它。

    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整个餐厅里的仆佣虽多,也是咳嗽之声不闻,来送新鲜水果的仆人走路都没声音的。

    唐嘉虹忽然想起看过的,贾家祭祖的时候也是这般场面吧,她有些怀念在公司的茶水间里和同事一边吃早饭一边吐槽老板的生活了,哪怕是出差的时候,跟客户的对接人一起说说八卦,也比现在要好很多。

    正胡思乱想着,她手中的银勺不小心敲在了瓷碗边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其实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样的房间里,感觉特别响亮,林书彦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她一眼。

    “sorry!”唐嘉虹脱口而出的道歉,让林书彦有些意外:“sorryforwhat”

    “我打破了东西。”

    “什么东西?”林书彦的目光落在那只白色的瓷碗上,完整无缺。

    唐嘉虹笑笑:“打破了餐厅里的宁静。”

    林书彦一愣,紧接着也笑起来了,如同阳光融化了冰雪,方才那种带着冷漠的疏离感荡然无存,只是那一笑却实在短暂,转瞬即逝,嘴角刚刚扬起的弧度又平缓的垂下,那双眼睛又被文件上的字勾去了所有的注意力。

    直到现在唐嘉虹才知道,原来林书彦之前对自己的所有笑容,都是商务礼仪教科书级别的应酬,只有刚刚那一笑,才是发自内心的。

    “你应该多笑笑。”唐嘉虹忍不住开口。

    林书彦看着她:“我还笑的少吗?”

    好像也是,他笑的并不少,而且也不会让人觉得皮笑肉不笑,事实上,他的标准商务礼仪笑令人如沐春风,充满着真诚,让所有第一次与他接触的人都觉得这位商业巨子平易近人,没有架子。

    如果不与他方才的那一笑相比的话……

    见唐嘉虹没有再说话,林书彦又低下头继续看他的资料,唐嘉虹看着他的侧脸,他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认真的思索着什么。

    这样好的出身,这样好的家世,自己一力创立的信安科技也在几乎没有借助家族力量的前提下上市了,可是为什么他却并没有发自内心的喜悦,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他要统治地球才会高兴吗?

    唐嘉虹在心中暗暗叹息,她觉得林书彦很可怜,人的幸福感从来都不是以绝对的财富值或是权力值为衡量,小孩子只要一个玩具一块糖就可以兴奋一整天,像他这样的人,不知道什么样的事物才能让他真正的开心起来。

    跟老板只是请了一天的假,唐嘉虹今天还想要去公司,她拿了手袋正看见有不少人往大厅走,仔细一看,被一众人包围下站着的人正是林书彦颀长挺立的身形,在一干仆佣的衬托之下,唐嘉虹不由想到了一个成语:鹤立鸡群。

    出自巴黎枫丹白露私人裁缝之手的高级定制西装,让他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与旁人区分开,他的步伐不大不小,不急不徐,优雅的背影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虽被众人围绕着,他的气质还是那样的清冷,与周围的人有一种看不见的屏障,上位者的威严,自然而然的从他的周身透出。

    别墅厚重的大门早已有人为他打开,他站在台阶上,汽车引擎的轰鸣声由远而近,然后停在他的面前,车门慢慢打开,林书彦弯腰,进入车内,看那意思,就马上要走,并没有想要等她的样子。

    唐嘉虹赶紧加快脚步,从楼梯上一路奔向大门口:“等等,等一下。”在踏下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穿着高跟鞋的脚一个趔趄,顿时重心不稳,为了避免摔倒,她赶紧向前又迈出几步,还没稳住,在仆佣们的惊呼声中,她连冲了四五步,还是没站稳,眼看着就要栽倒在地。

    她闭上眼睛,等着与坚硬地面接触带来的剧痛,忽然肩膀被一双手稳稳托住,睁开眼睛,一双穿着黑色皮鞋的脚在自己眼前,被银灰色的西装裤包裹着的小腿线条显得结实有力……

    “小心点。”林书彦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扶着她站稳了身形,便将手松开了,唐嘉虹只觉得好丢脸,昨晚一次,今天又是一次,自己这是怎么了,跟电视剧里的傻白甜女主角一样,只会靠摔倒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我不是故意的。”她赶紧澄清。

    “知道。”林书彦言简意赅,转回目光,坐上车之后,忽然门又被拉开了,是唐嘉虹,她看着林书彦:“能不能带我一趟,我今天有事要去公司处理一下。”

    “你跟赵叔说,他会安排的。”

    “可是我公司和你公司离的不远啊,一趟捎带着不就行了,要是麻烦的话,随便路过什么地铁站的时候,你把我放下就好。”

    林书彦摇摇头:“要是林书彦的太太去挤地铁,只怕是要上八卦新闻的头条,算了,上来吧。”

    说完,他也没有要向里挪动一下的意思,唐嘉虹想着他不会是没注意到吧,刚想出声提示,就看见有佣人打开了另一边的车门:“太太,请。”

    哼,这人真是的,明明他挪一下的事,非得让自己绕着这辆车跑半圈。

    林书彦的车很大,后座坐四个人都很宽松的样子,座位前面的小屏幕上正播放着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