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唐嘉虹只想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实在是太尴尬了,自己的手刚才按在什么地方,还有自己的腿在那个地方,真是太丢脸了。

    低着她,唐嘉虹将自己按在林书彦胸口的手挪到地上,想要起来。却在慌乱之中,不知怎的,头发好像被人揪住,一吃疼,她整个人又趴了下去,她的胸口与林书彦的胸口紧紧贴在了一起,而她的大腿则是直接压在了林书彦两腿之间最敏感的位置,又重重地蹭了一下。

    “你……”温文尔雅的林书彦都没绷住,连声音都变了。

    唐嘉虹跌坐下来的力量并不算重,根本就不会伤到他,但是,本来那个见鬼的地方就已经被她蹭来蹭去,抬起了头,他强行靠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把那点反应给压在心中,隐而不发,结果,现在被她这么压,他的坚硬正好抵在她柔软的禁区前方,在暧昧的氛围之下,他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唐嘉虹低头看见自己的头发正勾在他居家服的钮扣上,她抬手想要解救自己的头发,但是头发扭曲的缠在上面,怎么也扯不动,越是着急,就越是扯不开,特别是她现在已经感觉到,有一根硬硬的东西正抵在自己的大腿根部,隔着两层布,都能感觉到它散发出的热量。

    越着急就越扯不开,唐嘉虹一咬牙,捏住发梢,想要用力将它从钮扣上扯下来,却被林书彦按住了她粗暴的手:“这么好的头发要是被扯断了,多可惜。”

    说话间,他的双手飞快的将她已经被扯成一个乱线团的那绺头发理顺,顺利从钮扣上解脱。

    唐嘉虹松了一口气,大腿又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林书彦苦笑道:“你……这是在故意勾引我吗?”

    他本来只是有些生理反应,被唐嘉虹这么蹭法,蹭得热血上涌,只觉得那个部位越来越不受控制,有一种想要把她狠狠按倒,直接办了的冲动。

    “你快起来。”林书彦的脸色越来越红,唐嘉虹再傻也不会认为他这是发烧了,赶紧站起来,随后林书彦站在她面前,宽松的居家服的裤子也无法掩饰下面突起的那一大块。

    唐嘉虹轻咳了一声:“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想法,我也可以配合的。”

    “说好了是假装的,就是假装的,我林书彦从来都言而有信。”林书彦咬着牙。

    门口传来赵叔的声音:“小林总,夫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林书彦应了一声,看着自己的样子,扭头冲进浴室,不多时,便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没意外的话,应该是用冲冷水的方法让自己的某些地方温驯下来。

    啧啧,还真是个君子,唐嘉虹觉得他挺有意思,那天晚上明明与完全陌生的自己发生关系的也是他,现在一副柳下惠作派的还是他,这个男人到底有几副面孔?

    晚饭的菜式并不复杂,但是用的餐具不可谓不精美,餐桌旁虽然不像慈禧太后那样宫女围绕,也是有两个女佣站在一旁,帮助盛汤和更换骨碟。

    晚饭用毕,唐嘉虹以为可以回卧室,没想到林书彦却将她带到书房。

    “坐。”林书彦坐在书桌后那个明显是他常坐的位置,又示意唐嘉虹坐在书桌前的那把椅子上,这让她觉得有些紧张感。

    “呵呵,有一种被叫到老板办公室的感觉。”唐嘉虹自我解嘲。

    林书彦的声音还是那样温和,但是眉目之间却多了几分严肃:“有些事,想要跟你说清楚。”

    “林家是一个大家族,在海外的有一些,回国发展的也不少,只不过我的父亲眼光更好一些,经济政策刚一放松就回国,所以对国内的政策和人脉都很熟,因此爷爷才会把国内的全部生意都交给了他,现在他退休出去玩了,就由我全权负责。”

    哇,这故事听起来,好像是跟《红楼梦》似的,有钱大家族的崛起。唐嘉虹认真的听着,眼睛一眨也不眨。

    林书彦继续说:“现在生意越做越大,有一些叔伯兄弟也打算回国发展,但是因为有很多原因,所以家族的力量不能均衡的兼顾到每一个人,于是就有一些人想要搞小动作,在生意上也有,在男女关系上也有,每一个主动靠过来的女人,我都很担心,担心她们是家里那些难缠的亲戚们派来的探子。”

    听到这里,唐嘉虹挑眉笑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是呢?”

    “因为我认识你。”

    一句话,石破天惊,唐嘉虹的眼睛睁得滚圆:“你为什么认识我?”

    “信安科技的A股发行上市,你不是保荐人吗?”林书彦对她如此惊讶表示不解,“信安娱乐是瑞诚集团的子公司,你身为保荐人已经不记得了吗?”

    见林书彦似乎在质疑自己的专业水准,唐嘉虹赶紧接话:“怎么能不记得呢,那个公司的老总一大堆要求,自家的各种资料也不完美,就会对我指手划脚。”

    怎么能忘记这家公司呢,就是这个破公司害得她在蜜月中就急匆匆的赶回公司,主动请战,希望可以拿下这单业务,就因为它是瑞诚集团的子公司,如果彼此合作愉快,那么一定会有下一次的合作。

    也正是因为这个公司老总的各种麻烦的要求,还有公司本身的问题,害她一出差就是好几个月,比这个公司的员工在公司的时间都长,给了何致远足够的机会……

    想到这里,唐嘉虹心中一阵泛酸,她赶紧低下头掩饰,生怕自己那红了的眼圈被林书彦看见,她再怎么强势,也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新婚燕尔,便如此惨淡结局收场,老公没了,妈妈和姐姐也都没了。

    “那些要求,其实是我提的,”林书彦继续说,“集团里的其他公司,都是长辈交到我手里来的,我只要做一个守业者就可以了。信安科技才是我真正一手带起来的公司,初创的时候,家族里根本没人看好这个企业,就算是快要上市了,他们也坚信这样一个基础薄弱的小公司是过不了IPo的。”

    “对不起,提出了很多要求,让你无法顾及家庭的人是我。”林书彦从书桌一侧的抽屉里取出纸巾,递给唐嘉虹,唐嘉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让它掉下来。

    “那天晚上,我看见你喝醉了酒,向我身上倒,我以为你也是……嗯,然后有混混想要把你拖走,我的人把他们赶走,你却一直抱着我不肯松手,还……一直亲我,咳,我也是个男人,就……把你带去了酒店。”

    磕磕巴巴说到这里,林书彦有些尴尬的扭过头,唐嘉虹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以为自己像其他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女人一样,故意使计往他身上贴,所以早上才会有掏钱的那一幕。他想要用钱把自己这个捞金女给打发了。

    唐嘉虹嘴角微微一勾:“然后是什么神仙给了你开示,让你忽然大彻大悟,发现我不是这种人了?”

    “是因为你早上想要付给我钱的举动。”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唐嘉虹笑笑,“没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误会解开就好,我不会介意的。”还有一句话她憋在心里没说出口:“你把我当捞女,我也把你当成鸭了,不算亏。”

    “我是林家的长房长孙,家里的长辈都急着催我结婚生子,否则集团的一些产业,就要被分给其他的子侄,一个家族的繁荣,到底还是要靠代代相传的。我对此无所谓,家大业大是非也大,是我妈不肯放手,所以一直催我赶紧结婚生子。我父亲过世的早,是她把我抚养大的,我不想违逆了她的意思。”

    唐嘉虹不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就不能找一个,难道全世界就没有一个与你门当户对的了?”她想说的还有:“别以为女人个个都是图你的家产的势利眼。”

    书房中的空气沉默良久,林书彦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缓缓说道:“不,其实,我还有一种病。”

    什么?还有病?别是什么在风花雪月的事中染上的吧?唐嘉虹的眼神明明白白表示出她内心的想法。

    林书彦赶紧解释:“我无法与陌生人做太多的接触。除了家里的亲戚之外,我与陌生人刚接触时,可以以礼相待,当关系一旦变得更进一步的时候,我的性格就会有些变化,变得连我自己都无法忍受的讨厌。为了不彻底变成孤家寡人,我一直克制着自己,不与人多做接触,以免连点头之交都没有了。”

    唐嘉虹问道:“怎么会有这种病?你有去看过心理医生吗?”

    林书彦坐在那里,腰背挺直,从外表看来,他非常的健康。

    他的双眸之中毫无波澜,对于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这么多年来,他已经找过世界各地许多心理医生,只是不能让外界知道而已,如果让有心的人大肆歪曲传播,还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医生,我已经看过很多了,连神婆都找过,”林书彦有些疲倦的用手指揉了揉眉心,指尖微微弯曲着,神情淡漠:“这件事必须对外保密,我告诉你,是因为我们将一起生活,如果因为相处时间久了,我对你……有什么态度上的变化,也请你多多谅解。当然,在你我之间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应该不会太高,我知道你的工作也很忙,经常出差,我们就尽量保持一个合伙人的关系吧。”

    原来是这样,唐嘉虹点点头,问道:“那么,你找我结婚的目的,就是为了骗过伯母?”

    “对。”

    “可是伯母想的是结婚生子,现在婚是结了,子上哪儿找?”

    “这个不急,我已经着手在美国找个代孕母亲,代孕在美国是合法的。”林书彦的思路十分清晰,在他做任何事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后面几步应该怎么走,这让唐嘉虹也有些佩服。

    “在我们的婚姻还算数的时候,如果你有任何经济的需要,我都会承担。”说着,林书彦取出一张信用卡,放在桌上,唐嘉虹认识这张黑色的金属小卡片,这是美国运通公司的百夫长黑金卡,是世界公认的卡片之王,没有额度上限,只有受到邀请的人才可以办理,卡片本身都是昂贵的钛合金,他们的客户有各国政要、亿万富豪以及社会名流。

    唐嘉虹拈起卡片,感受了一下它的重量,又放回桌上:“我不需要,我的收入足够支持花销。”

    “这张卡片,代表的不只是消费额度,”林书彦又将它推了过来,“你经常出差,这张卡的VIP服务团队可以解决你的大多数问题,包括你想要为你的客户安排任何的惊喜,服务团队都可以帮助你完成。”

    林书彦定定的看着唐嘉虹的眼睛:“我不会是一个好丈夫,也很难成为一个好朋友,我尽力让你稍微得到一些体贴的帮助。”

    道理也是有的,唐嘉虹略一思忖,想起在工作中的确是有些自己搞不定的事情需要别人帮忙,于是她不再坚持,拿起那张卡:“那我就收下了,看到账单的时候别哭。”

    “尽管花,随便花。”林书彦微笑。

    唐嘉虹看着林书彦:“林总,我还有件事要麻烦你帮个忙。”

    “林太太,你叫我什么?”

    “……林总?”

    “林太太,你不觉得这个称呼很奇怪吗?”

    唐嘉虹从善如流:“老公,你好,有件事一定得麻烦你帮个忙。”

    林书彦被她开头那奇怪的四个字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摇摇头:“什么事?”

    “我奶奶还有十天过八十大寿,需要我带老公回家给她看看,我不想让老人家为我担心,所以没有告诉她我已经离婚……”

    唐嘉虹还想继续说,被林书彦打断,再次提醒:“你的结婚证才拿到手没超过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