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书彦直接说:“昨天晚上我们既然也做了一些成年人可以做的事情,结婚也是对你负责。”

    好久没有听见这么好笑的笑话了,唐嘉虹嘴角微微勾起:“我没听错吧,大清已经亡了很久啦。”

    “对不起,是我没有说清楚,”林书彦脸上柔和的微笑收了起来,露出淡淡的忧愁,“刚才医生说,我母亲伤得很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我结婚成家,为了这事,已经说了许多年,我不想再给她留下什么遗憾。我其实对结婚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想安慰安慰她。”

    “你就没有其他女人可以帮忙了?”唐嘉虹揶揄道。

    林书彦苦笑着摇头:“如果找其他女人,只怕会被迫弄假成真,我不会让这种风险事件发生。”

    “你就不怕我缠上你?”唐嘉虹问道,难道自己在他眼里也是个不想结婚的?

    “嗯,如果你想缠我,早上就不会那样了。”林书彦没有明说,但唐嘉虹心里明白,他指的是早上两个人各自翻皮夹子准备付夜渡费的尴尬往事。

    他又补充道:“只是办个婚礼,不领证,在法律上你还是单身。我可以找一些群众演员来扮演你的家属,不用担心会对你的声誉有任何影响。”

    “……想得真周到……”唐嘉虹由衷感叹。

    事实证明,想得还不够周到。

    在林书彦拉着唐嘉虹站在林老夫人的病床前,宣布他们的婚礼之后,林老夫人竟然开口说想要看看现在民政局发的结婚证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两个人傻傻的并肩站在一起。

    当得知由于最近是好日子,所以民政局排队太多,没有时间领证的时候,林老夫人为唐嘉虹打抱不平:“你这算什么,我们又不是乡下地方,办桌酒席就算结婚,我什么时候有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儿子。没有结婚证,这个婚礼也别办了。”

    被林老夫人冲天怒火赶出来的两个人互看一眼,唐嘉虹犹豫着问道:“要么……做个假证?”

    “办假结婚证……违法的吧?”林书彦看着唐嘉虹,目光里却充满着希冀的神色。

    两人久久没有说话,最后唐嘉虹一咬牙:“这点小事,去领个真的不就完了。等风头过去了,再去换个离婚证。”

    林书彦对她的用词有些无语,结婚这样喜庆的事情,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是“等风头过去”,见他的神色有些怪,唐嘉虹自嘲道:“哦,对了,林总是第一次结婚吧,这么快就领离婚证的确不太吉利。我是无所谓了,如果你想好了,我可以配合。”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怕伤害到你。”林书彦看着她。

    唐嘉虹笑笑:“没事,我已经有一本离婚证了,再多一本也没什么。”

    她如此坦荡,林书彦也不再多废话:“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说好,在婚姻存续期间,我们需要住在一起,并共用卧室,以免被我妈发现,至于你的个人交际自由,我不会干涉,你可以自由与其他任何关系的朋友来往,可以有自己的私生活,只要别被我妈发现。”

    “放心,我唐嘉虹做事一向都有分寸,既然连证都领了,那就是国家承认的正经夫妻,我不会在这段时间内与任何男人交往,省得口口相传,迟早传到伯母耳朵里去,反正很快就可以离婚了,我心里只有工作,对男人也没有这么渴望。”

    “那么,成交。”林书彦下意识的说出了一句常出现在谈判桌上的话。

    “成交。”身为商业精英的唐嘉虹也完全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愉快的回应。

    两人从民政局办完手续,唐嘉虹说:“我要先回原来住的地方一趟,收拾东西。”

    “我送你去。”

    “好。”

    车停在门口,唐嘉虹下车,关门,车窗降下,露出林书彦关切的脸,问道:“真不用我陪你进去?”

    “我只是去拿东西,不是去打架,要这么多人做什么,没事的。”

    敲了半天门,门才有人打开,开门的是一脸紧张的何致远,房间里还坐着曾经的婆婆,自己的妈妈,还有顶着与自己一模一样脸的姐姐,每个人都怀着敌意看着站在门口的唐嘉虹,就好像她是一个恶魔,随时会把柔弱的唐嘉霓给碎尸万段。

    在刚刚发现何致远与唐嘉霓奸情的时候,她还真有这个想法,但是现在冷静下来,自己有钱又在事业上升期,为个渣男把自己给搭进去,多不划算。

    可是他们却不这么想。

    唐嘉虹连衣服都懒得拿,她只是把自己的学历学位证书,还有这些年拼尽青春考到的各种资格证书装进包里,别的东西,就让他们处理吧,这些衣服与何致远的衣服在同一个衣柜里放着,抖开都有一股渣男味儿,不要了。

    “虹虹,你别走,走的人应该是我,是我对不起你,你放心,我生下孩子之后,马上就离开。”唐嘉霓再次出声恳求唐嘉虹留下,她那颤抖的声音,听着都令人心痛,就好像她才是受害者。

    唐嘉虹冷冷的看着她,话中带刺:“小时候你就这样,不管做错什么事,只要哭一哭,事情就能解决,我可没你这么好命,好命的女人,还是让何致远这样最喜欢怜香惜玉的男人来疼吧。”

    妈妈瞪着她:“你就是从小就这死样子,看着就讨厌,你要是跟你姐姐性格一样好,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哦。”唐嘉虹连应付都懒得应付了。

    从来没有被这般顶撞过的唐母大怒:“你别一脸都是别人欠了你的样子,你要反思反思你自己!我告诉你,你这臭脾气,这辈子都不会有好男人会要你!”

    “不好意思,我等的有点着急,就自己上来了,门没有关好。”林书彦温和的声音从房门口传来。

    看着这样一个英俊不凡的陌生男人站在门口,何致远有一种雄性生物的本能,感觉到领地被侵犯了,他将唐嘉霓护在身后,看着林书彦,唐母喝斥道:“你是谁?!”

    “抱歉,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唐嘉虹小姐的新婚丈夫。”林书彦拿出新鲜出炉的红色结婚证在众人面前扬一扬,“我叫……”

    一石激起千层浪,何致远不敢相信,刚刚离婚的妻子,竟然这么快就再婚!

    男人之间也有比较之心,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的身材与长相确实不错,联想到妻子,不,应该叫前妻,现在的小姨子,她的收入颇丰,莫非他是唐嘉虹包养的小白脸,或是从什么地方请来的临时男友。

    以前听说网上有那种出租自己,给人做一段时间假男朋友女朋友应付家里人的。对,唐嘉虹这个工作狂,哪有空包养什么小白脸,肯定是租的!

    想到这里,何致远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你要多少钱一天?”

    “什么?”林书彦没反应过来。

    “她请你出现在这里,说这些话,还做了一本假证,要付你多少钱?”

    林书彦这才明白,何致远是把自己当成专门假扮别人男朋友的临时演员了。

    他笑笑:“按现在的股票市值来算的话,我的一小时大概值两千万。”

    “津巴布韦币吗?哈哈哈。”何致远忍不住笑出声,吹牛可以,吹这么大就没意思了。

    笑声未停,却听见何老太太用疑惑的声音问道:“我看你有些眼熟,你叫什么名字?”

    “林书彦。”

    带着笑意的三个字在房间里却如同响起了炸雷,林书彦,瑞诚集团现任的董事长,真正的富五代,林家在清末便远赴美国淘金,在海外积聚了近百年的财富,国内形势好转之后,又回到国内继续发展,在刚刚公布的富豪榜上,林书彦以两千四百多亿的身价名列榜首,甩开第二名近三十亿的差距。

    网上时常有人向林书彦表白:“老公老公我爱你。”但是这位钻石王老五却从来没有与任何男人或女人传出过绯闻,他上新闻的原因不是因为又收购了某个公司,就是又垄断了什么行业,或者是又办了什么慈善基金会。

    不是不知道林书彦的年纪,但是当新闻头条上时常出现的人物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那样的冲击,不是一般人可以应对自如的。

    唐嘉虹挽着林书彦的胳膊:“不是说不用你上来嘛,这里又小又破的,把你的鞋给弄脏了怎么办。”

    林书彦吻了吻她的头发:“怕你在这呆太久,被这里糟糕的空气熏坏了。”

    “嗯,是的呢,房间里一股恶臭,快走吧,我的鼻子好难受。”唐嘉虹故意撒娇。

    直到两个人挽在一处离开,房间里的众人还都呆立在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夕阳将西边的天空染成一片嫣红的时候,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缓缓停在市郊一处高档别墅门前。

    这里是半山别墅,毫不夸张的说,整个山头就是一个别墅,房子是整个大平层,所有功能性的房间如厨房仓库等等,都是另在别处,根本不像很多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是两层或三层楼的小楼,唐嘉虹已经算见识广博,但是对于市郊的这片半山别墅,也是只闻其名,不知道里面具体是什么样的,从第一道安保门进来,还要在四季不断的鲜花包围的路上再开车开上十分钟,才是主厅,普通人根本无法窥视这些超级富豪们的居所。

    门口早已有人等着,车停下之后,便为林书彦与唐嘉虹拉开车门,台阶前站着四个人,为首一人对着走下车的唐嘉虹十分恭敬的欠身致意:“太太您好。”

    “好隆重,我不会是误闯了什么奥斯卡颁奖典礼吧。”唐嘉虹笑道。

    另外站着的两人分别替林书彦和唐嘉虹脱下外套,还有一人接过唐嘉虹的手袋。

    林书彦将方才对唐嘉虹行礼的人介绍给唐嘉虹:“他是替我打理家里事情的赵叔,看着我长大的,做事特别认真仔细。”

    “赵叔你好。”唐嘉虹回以客气的笑容。

    她环顾四顾,只见时令鲜花在风中摇曳着,吐露芬芳,房子四周绿树成茵,不远处还有一汪湖水,再往前,就是幽幽森林,看起来就好像欧洲中世纪童话中的居所一般。

    “以后你就与我住在这里。”林书彦看着她。

    唐嘉虹眨了眨眼睛,刚才从市区开过来,一路没堵车还用了一个小时,要是按平时上下班的交通状况,岂不是单程就要两三个小时。

    “你,在市区没房子?”唐嘉虹觉得像这样的大富人家,应该有很多房产才对。

    “没有,市区的都是老公寓楼,如果我需要在市区居住,都是住在公司。”

    “公司里……可以睡?”唐嘉虹想象了一下他缩在老板桌下面睡觉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林书彦点点头:“我们集团旗下的酒店还不错。”

    唐嘉虹这才想起来,林书彦的公司是瑞诚集团啊,位于cBD中心的顶级写字楼,附带有一个超五星级的酒店,他怎么可能像自己一样,加班到半夜的时候随便在地板上铺个床垫就睡了。

    林书彦又说:“我妈一般不会过来,但是要过来也不会打招呼,希望不会吓到你。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对赵叔说。这里的房间和花园你都可以随便走动,不过尽量不要一个人往林子深处走。”

    “没关系,我反正也不会在这里住的时间太久。”唐嘉虹回答道。

    林书彦以为她说的是离婚,没有太在意,唐嘉虹又继续说:“我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基本上你三四个月也见不着我,对了,我住在这里,上班会很不方便,如果我去住你们集团的酒店,可以享受协议价吗?”

    公事公办的口气,就像她是在与酒店的商务经理说话。

    林书彦笑笑:“你可以享受老板娘价,我给你一张卡,到前台直接办理入住,不要钱。”

    “那多不好意思,如果能开发票的话,我可以走账报销的。”唐嘉虹完全没有把自己当成林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