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正殿一路向后走去,从后院的佛堂里走出一个约摸六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唐嘉虹本没有注意,结果“啪”的一声,就就这么摔在了地上,看样子,应该是腿脚不便,跨门槛的时候没注意,被绊倒了,就这么笔直的摔在了青砖地上。

    老妇人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一阵阵的“哎哟”,看她的表情,十分痛苦。

    唐嘉虹本能的上前问她怎么样了,也没有轻易将她扶起来,万一摔着了骨头,不懂行的人随便将人移动,那是要出大事的。

    她一面打了急救电话,一面陪在老妇人身边,很快,匆匆的脚步声就从前面传来了,唐嘉虹还觉得奇怪,怎么会来得这样快。

    抬头才发现来的人是一群穿着黑西装的男子,看那身形和气质,都不像是寻常年轻人。

    此时,尼姑也从庵堂里出来,见此情景,大惊失色:“林老夫人,您怎么了?”

    那个被称为林老夫人的老妇人痛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不断地"shen yin"着。

    “我已经打了120,一会儿医生就来了。”唐嘉虹说。

    果然,医生很快就来了,唐嘉虹也被黑西装带走,说要了解一下老夫人受伤的经过。

    老夫人进了急诊没多久,检查结果就出来了,肌肉有挫伤,腿骨骨裂。

    黑西装们如临大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嘉虹觉得黑西装们看她的眼神,就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一样。

    这位老太太的背景一定十分强大。

    坐在豪华房间里的唐嘉虹这么想着,这里是一家私人医院,各种高级的装修与优美堪比花园的环境自不必说,护士医生的态度简直是把病人当做主人一样供着,林老夫人从被抬下来的那一刻,就好像太后一样被前呼后拥。

    现在经过一番处理,林老太太已经睡着了,可是那些黑西装却仍然不让唐嘉虹离开,说要等林先生来。

    “他来不来,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帮忙打了一个电话,又不是我把老太太给推倒的!”唐嘉虹不由得怒从心头起。

    可是不管她是什么态度,黑西装们就好像机器人一样,不回应、不理睬、笔管条顺的站在门口,就是不让她离开。

    房间很豪华,屋里有吃有喝还有娱乐设施,还有单独的卫生间。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自由。

    又坐了一会儿,唐嘉虹的怒火越来越旺,凭什么扣着我!

    她站起身,再一次的经历了闯关失败,她不得不退回房间,愤怒的将门甩了个震天响,冷静下来之后,她环视房间,发现一扇可以推开的窗户。

    虽然这里是二楼,但是她已经看好了,旁边有一条排水管,可以顺着爬下去。

    说干就干,唐嘉虹将高跟鞋脱下,扔了出去,赤着脚攀在排水管上,双手紧紧抱着排水管,慢慢往下滑。

    滑到了一半,她听见了一丝细微的“砰”,那是固定排水管用的螺钉崩出的声音,排水管设计的初衷是用来排掉屋顶上的积水,根本没有计划承受一个人的重量。

    唐嘉虹还没反应过来,弯折的排水管便带着她,以风驰电掣的速度下落,笔直砸向水泥地面。

    第八章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她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是保持着紧紧抱着排水管的姿势,闭上眼睛,等着身体与坚硬水泥地发生亲密的接触。

    咦,地面怎么这么软?

    “好了,你的手可以松开了。”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这声音,很熟悉啊,唐嘉虹睁眼一看,自己被一个男人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中,自己的手中还抱着那截断裂的排水管。

    仔细看那个男人的脸,深刻的五官,眼角微微上挑……这不是那个与自己"yi ye qing"的男人吗!

    这一惊非同小可,唐嘉虹本能的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却看见自己爬出来的那个窗户,有黑西装探头张望,她对那个男人说:“有人非法拘禁我!”

    “哦?”那男人玩味的挑眉,“谁这么大胆?”

    唐嘉虹向上指着那个黑西装:“就是他,还有他的同伙!”

    那个黑西装也正好低头看着她,恭恭敬敬的喊了声:“林总!”

    哎?林总?唐嘉虹惊讶的看着男人英俊的脸,然后,才想起来,自己还被这个男人打横抱着,她的小脸一红:“咳,那个,谢谢,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

    早有黑西装迎面过来,将事情的经过向男人汇报了一遍,男人点点头,看了唐嘉虹一眼:“我相信这位小姐不是推倒我母亲的人,不过,可否请小姐与我一同上去看看她?”

    唐嘉虹明白,他是想让老太太亲口说出,到底是不是她做的,她相信以老太太的人品,重点是以她家的条件,肯定不至于讹她。

    两人一起到了病床前,林老太太见到唐嘉虹,眼睛都亮了,情绪异常的激动起来,嘴里却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妈,你是怎么摔的?”

    “唔唔哇哇……”

    “有人推你吗?”

    “呃呃啊啊……”

    艰难的交流了一句,这种单方面的沟通实在是进行不下去了,男人叫来医生:“怎么回事?”

    “老夫人的颅腔内有一处微血管破裂,淤血压迫脑神经,对语言功能有些影响。”医生十分紧张的看着男人。

    “是摔倒造成的吗?”

    “摔倒不是直接原因,但老夫人年纪大了,血管壁比较脆,可能是受惊导致的。”

    转了一圈,还是落在摔倒上。

    老夫人的眼睛转了一圈,看着桌上的纸笔,咿咿呀呀的叫了半天,护士会意,将纸笔拿过来,老夫人“唰唰”写了三个大字:不是她。

    又“唰唰”写了四个大字:何时结婚?

    看着男人欲言又止的眼神,老夫人又写了四个大字:死不瞑目!

    站在一旁看戏的唐嘉虹忽然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搂住了肩膀,男人对老夫人说:“我本来想今天就把她带回家给您看看,没想到这么巧你们就遇到了。她是我女朋友,她叫……”

    男人神色微微一滞,根本就不知道她叫什么。

    “我叫唐嘉虹,伯母您好。”唐嘉虹十分乖巧的微笑。

    老夫人狐疑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又落在男人的脸上。男人亲昵的贴着唐嘉虹的脸,在她耳边轻轻说:“帮忙配合一下。”

    接着,便在她的脸颊落下一吻。

    见唐嘉虹还保持着甜甜的笑容,老夫人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神情,招手示意唐嘉虹过去,握着她的手,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便从自己的手腕上脱下一只玉镯,套在唐嘉虹的腕上。

    做完这一切,老夫人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微微喘息着躺回去。

    守在一旁的医生上前进行检查,告知并无大碍,只是需要休息。

    离开房间,唐嘉虹马上想要把玉镯脱下,还给男人,可是怎么摘都摘不下来,唐嘉虹看了男人一眼,他正似笑非笑看着她。

    唐嘉虹更着急了,越着急越脱不下来,正在纠结之际,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高跟鞋的主人是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子,她一脸焦急的看着男人:“书彦,听说伯母出事了,现在怎么样?”

    “医生说没事。”林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听起来客气而疏离。

    此时,女人也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唐嘉虹,目光死死地盯着她手腕上的玉镯,她脸上露出了不信的表情:“这……这是……”

    “我妈给的。”

    女人不可置信的摇头,接着又充满希冀的说:“伯母一定是把她当成我了,对不对?!”

    “指名给的唐嘉虹,不是柳瑶。”林书彦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点的遗憾,一点点的同情,还有那深埋在底下,快要压不住的得意。

    “不可能!我要去问伯母,一定是这个女人胡说八道,迷惑了伯母!”女人说着就要冲进病房,被两个黑西装坚定的挡在门外。

    林书彦冷冷的说:“好了,她刚刚受伤,你在这边大喊大叫,像什么样子!”

    “您二位慢聊,我先走了。”唐嘉虹再傻也看出这两人之间有不少悄悄话要说,平白就被戴上了“胡说八道”的帽子,再待下去,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好听的来。

    休息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唐嘉虹懒洋洋的倚在宽大的沙发内,接连不断发生的事情让她有些疲劳,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沙发上,她刚想闭上眼睛好好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浮生半日闲,就听见搁在一旁的手袋里传来“嗡嗡”的震动声,难道是公司找?

    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明晃晃的跳出“奶奶”两个字,她不由的一惊,父母年轻时一直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姐姐被送去外婆家,而她则是由奶奶一手带大,对于唐嘉虹来说,妈妈反倒还不如奶奶亲。

    后来奶奶有些老年痴呆症的先兆,十分健忘,一出门就再也找不着回家的路,好在还没把这个孙女给忘了。

    这令唐嘉虹十分担心,她拼命的工作,也是因为给奶奶请了三四个护工,还有保姆,以便照应奶奶的起居生活。她的工资左手进袋,右手就给护工保姆发工资,明明老板给的收入已经远超业界同类水平,但是她还是不敢有一点松懈。

    “虹虹啊,我是奶奶啊,你最近工作忙不忙呀?”

    听起来很普通的一句问候,落在身心俱疲的唐嘉虹耳中,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一热,只喊了一声“奶奶”,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

    奶奶接下去的一句话,差点把她的眼泪给吓退回去,奶奶说:“这次和致远一起回来好不好?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孙女婿呢,哎,看着你长大成家,我就放心了……”

    电话那头,奶奶还在絮絮叨叨,唐嘉虹心中大震,还有十天就是奶奶的八十大寿,之前说好要回去为奶奶过生日的,刚刚结束的那段婚姻波澜,让她竟然把这件事忘了个干干净净,竟然要连家门钥匙搁在哪里都不记得的奶奶打电话过来提醒。

    奶奶一直住在小镇上,从来没有见过何致远。而婚后,就连唐嘉虹自己都没见过几次何致远,更别说把他带去给奶奶看看了。

    如果让奶奶知道自己已经离婚了,不知道老人家能不能受得了这个刺激……记得上一次体检的结果很不好,奶奶有高血压,情绪不能受一丝一毫的刺激,否则,也许老人家的心脏因为血管受到巨大的压力而出现破裂,如果那样的话,只怕会救之不及。

    “那就这么说定啦。”奶奶自己说了半天,唐嘉虹一路只能跟着哼哼哈哈的应着,最后那一句说完,电话就挂了,商业精英唐嘉虹,在愣了两秒之后,脑中开始高速运转,想着怎么样才能把这件事给圆过去。

    在她想出了五个方案,进行了一番自我论证,又一一推翻之后,“咚咚咚”休息室的门被轻柔有礼的敲了三下,惊散了唐嘉虹的思绪。

    “请进。”

    进来的是林书彦,他的模样还是那般彬彬有礼,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那位小姐已经离开了吗?”唐嘉虹并不是想打探林书彦的私事,她只是想在离开的路上不要被一个因爱生恨的女人迁怒而已。

    林书彦点点头:“她已经走了,我想,我们需要好好的谈一下。”

    唐嘉虹狐疑的抬起头看着他,虽然他们之间有"yi ye qing",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露水姻缘就应该消失在早晨升起的阳光之中,难道他还要自己对他负责?

    看着他斯文儒雅的脸庞,又想到昨天晚上在床上疯狂的激情,唐嘉虹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真实一面。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林书彦单刀直入,连一点点的修饰都没有,问的这么简单粗暴,就好像教堂里主持婚礼的神父,而且还是个赶时间的神父。

    “什么?”唐嘉虹下意识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