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书彦摇摇头:“被人看见我的太太入住还要开发票报销,那不就露馅了?”

    嗯,很有道理。

    林书彦与她一同进了房子,房间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只精美的果盘,林书彦随手拿起银叉挑起一块蜜瓜,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十分漂亮,与国际级钢琴大师的手指相比也毫不逊色。

    “一会儿赵叔会带你熟悉一下环境,”他说,“别迷路。”

    吃了几块水果,赵叔很快就出现在她面前,带着她四处参观。

    仅仅是主楼就已经有多的惊人的房间,有几个房间里还没有东西,只有几面镜子,赵叔说那是留作女主人的衣帽间,唐嘉虹想起中,那个时尚杂志社里的样子,不由轻笑,要是真的一个房间全是衣服,一个房间全是包,一个房间全是鞋子,她可能会因为选择恐惧症,而出不了门。

    虽然何老太太家已经算得上是有钱,住着别墅小楼,但是与这个半山花园别墅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打量着房间里豪华的装饰,随口问了一句:“这里这么偏,叫车都不方便吧。”

    一转头,正好迎上赵叔有些诧异的脸:“太太,这里有一个车队,不管您要去哪里,司机都可以送您去的。”

    呃,露怯了,想想也是啊,住在这么远的地方,只怕连专车都叫不来。

    “走了这么久,您也累了吧,晚餐很快准备好,您可以先休息一下。”赵叔已经将唐嘉虹领回至主卧室门前,一面说着,一面向唐嘉虹一躬身,便离开了。

    唐嘉虹推开了巨大的胡桃木色卧室门。

    迎面就看见林书彦**着身体,从浴室里走出来,周身上下还带着蒸腾的热气,小麦色的皮肤微微有些发红,这让他原本就颀长的倒三角身材更加令人喷血,胸与胳膊上的肌肉线条隐隐,看起来不那么夸张,但可以让人感觉到在这样的身体中蕴含着怎样的爆发力,唐嘉虹在半醉半醒之间,已经领教过他的力量了,不由脸上一红。

    接着才反应过来,他居然没有穿衣服。

    围在林书彦下面的那截白色浴巾,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可靠,似乎随时都有要掉下去的可能。

    唐嘉虹与林书彦面面相觑,愣了三秒,她飞速的说:“对不起。”

    便逃也似的从卧室里跑了出去,顺便没忘记带上门。

    唐嘉虹背对着门口站着,大口的喘息着,感到心脏扑通扑通一阵剧烈的狂跳,好像跑了八百米似的。

    刚刚看见的那一副美男出浴图,又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这个男人身材真好,明明也是工作忙的不得了的大忙人,怎么身材还能保持的那样好,像他这样经常要应酬,动不动就是几亿大单子的人,到底哪里来的时间健身啊,像自己这样的高级打工仔,下班后都经常累的只想躺平,一步都不想多走。

    等等,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跑啊,明明已经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了,自己却搞得好像误闯男浴室的小丫头。

    她不由有些后悔,这个时代,不仅是美女经济,还有美男经济啊,有好看的干嘛不多看两眼,真亏!、

    卧室门再次被打开,林书彦已经穿好了一身淡蓝色的居家休闲服,看起来更像是邻家的大哥哥,一点锐利锋芒都没有。

    他看见站在门口的唐嘉虹:“一会儿才会开饭,你要不要先洗个澡,也会舒服一些。”

    “好的。”刚答应完,唐嘉虹才想起一件事,从原来住的地方走得太潇洒,什么衣服都没带,包括换洗的衣物,而且出来之后,也完全忘记要买新的了。

    见她向浴室走了几步就愣在原地,林书彦问道:“怎么了?”

    “啊,我没有换洗的衣物,也没有睡衣……”唐嘉虹感到十分尴尬。

    “已经全部给你准备好了,进去吧。”

    什么时候准备的?唐嘉虹有些狐疑的,也许是让她暂时穿他的睡衣吧?其实这也没什么,唐嘉虹并不是有洁癖到完全不能接受的人。

    直到走进浴室,她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浴室与这里的房子足够相衬,大的几乎让人以为这里是个小型的公共浴室,分为里外两层,外间有整理台,台子上有剃须刀与剃须膏等男士用品,还有整整一层,都是成套的女士护肤品,水乳霜精华一应俱全,而且,不仅仅是一套,而是三套,三套不同的品牌。

    唐嘉虹拿起其中一瓶cosmeDecort的珍萃精颜绮迹面霜,没记错的话,这小小一瓶45克的面霜,价值一万元,她摇摇头,放下,又拿起了cPB的金致乳霜,最后目光落在了LaPrairie莱珀妮的蓝鱼子精华琼贵眼霜上,她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三个牌子都是女人们公认的贵妇级品牌,但是以唐嘉虹的年龄来说,用它们还太早了。

    算了,男人能懂什么护肤品,在他的认知里,贵就等于好吧?

    至少说明他对自己的态度是认真的,会买三套,也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喜欢哪一种,所以才挑了三种护肤界顶尖的牌子。

    架子上端端正正放着几套干净的居家服,从颜色和款式来看,绝对不是为林书彦准备的,唐嘉虹拿起一套抖开,比划了一下,与自己的尺码一样,想必也是为了她而专门准备的。

    想到林书彦一个见自己没几次的男人都如此上心,而何致远……这个自己认认真真爱过的男人,却如此的令人伤心,唐嘉虹不由在心底悠悠一叹。

    洗完澡,唐嘉虹走出浴室,发现林书彦已经不在房间了。

    像他这样的大集团公司的老板,空闲时间非常金贵,说不定现在又去处理几十个亿的单子了。

    唐嘉虹打量着这间宽大的卧室,房间里的东西不多,最夺人眼球的是整整一面墙,顶天立地的大书柜,旁边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原木色人字矮梯,便于让人拿到摆放在最高一层的书。

    很多有钱人喜欢充文化人,书房里、办公室里也往往喜欢摆上这么一个大书柜,里面摆放着的都是装帧精美的精装本,却鬼知道到底有没有读过。

    唐嘉虹靠近书柜,发现里面的书五花八门,不仅仅是中文书,还有英文、法文、日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等书籍,不同国家文字的着作没有刻意分开,就好像它们的主人可以随手抽出一本,便可以毫无阅读下去。

    书的内容也是多种多样,除了金融学着作、还有逻辑相关,甚至还有开国领袖的思想着作,这让唐嘉虹感到有些惊讶,在这些书旁边,还有自然科学、医学相关,唐嘉虹随手抽出一本,翻开,书页明显有被人翻动过,不是一买来就被束之高阁做为装点主人学识的装饰品,在书页空白的地方,还有用钢笔写下的评语。

    比如在那里,就有这么一句:“忍耐,直到最好的时机到来。冲动,则万事毁于一旦。”

    在某本古典的人物绣像上,还有一个扛着机关枪的人物,仔细页上的人物换了身衣服,联想起之前网络上很红的“杜甫很忙”一系列图,唐嘉虹忍不住笑出声,没想到林书彦也是个童心未泯的人啊。

    高处的书则是一些神秘文化、古代悬疑相关,还包括一本唐嘉虹读中学时看过的一本,那本很有意思,说的是神秘氏族的继承者因被人追杀而展开的一系列故事,当时她没有看完,后来因为要中考,于是也没有心思再去找下册,今日一见,分外亲切。

    唐嘉虹原本有些恐高,但是看着那本书的下册,少年时曾经的回忆催促着她赶紧把人字梯搬了过来,义无反顾的爬上去去。

    林书彦一推开卧室门,就看见唐嘉虹身体有些颤抖的站在梯子上,她踮着脚,努力想要去够书柜上的书,只见她长发披肩,发梢还湿漉漉的滴水,显然刚刚沐浴完皆,身上原本宽松的居家服,被她现在的姿势拉扯,变得完全贴在身上,曲线毕现,双腿显得纤细而修长,臀部也更加的突出。

    她赤脚踩在中间的横档上,紧张的脚趾头也蜷缩起来,一只手扶着梯子的扶手,她的呼吸变得很重,过了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的试着想要再往上走一格。

    随着她向上的动作,颤抖的两条腿把原本很结实的梯子都给震得在地毯上摇晃不止,站在上面的唐嘉虹神色沉重,一脸要英勇就义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去拿书,而是被推上了断头台的路易十六皇后玛丽安东奈特。

    “你要拿什么,我帮你。”林书彦实在看不下去了,好心的问了一句。

    唐嘉虹原本就恐高,努力克制着才没有把梯子给抖散了,她颤抖的脚掌,根本就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好不容易挪到了梯子顶端,眼看着就要够着那本书了,结果下面林书彦突然出声,把她吓的膝盖一软,手里的书“啪”的一声落在地上,身体稳不住,整个人就要向前栽倒。

    林书彦下意识的向前几步伸手接住从梯子摔下来的唐嘉虹,身体的冲击力令他不由后退几步,在两人即将倒地的时候,林书彦腰部用力,转了个身,将唐嘉虹牢牢抱在怀中,用自己的后背做了她的人肉垫,缓冲了落地的重力。

    唐嘉虹趴在林书彦的身上,一双樱唇微微张着,脸色因受惊而有些难看,双手抵在他的胸口,在掌心传来温热的触感,还有那有力的心跳微微震动着,还有那一点异样的突起,唐嘉虹这才发现在这场意外中,林书彦的居家服的两颗钮扣不知怎么被扯开了,她正按在他"chi luo"的肌肤上。

    由于受惊过度,唐嘉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还是僵在那里,直到被她勾倒的梯子终于稳不住平衡,梯子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看着林书彦脸上吃痛的表情,唐嘉虹心中不由生出浓浓的愧疚,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有没有磕到头,痛吗?头晕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摔下来的时候,林书彦可以从离她那么远的卧室门口跑过来接住自己。

    唐嘉虹紧张的手都在冒汗,完全没有察觉到此时两人姿势无比的暧昧,她刚才支起了身子,却是坐在林书彦的小腹上,探看他的伤口时,又是身体向前倒下去,腰身如猫一般的弓起,一条腿还正巧落在他两腿之间那个最敏感的位置,只差一点点就要碰到,林书彦已经可以感受到从她的肌肤上传来的热度。

    宽松的居家服在她摔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凌乱,此时她又身子前倾,林书彦的眼睛不可避免的看见从那大大的领口里透出的无限风光。

    林书彦的脸色不太好看,刚才落地时虽是用了柔道时学的技巧,没有摔个结实,但是头部还是被撞了一下,耳中有些嗡嗡的声音,而这个唐嘉虹又坐在自己的腰上,就好像一只正在踩奶的小猫,一只手按在他的胸口,一只手摸着他的脑袋。

    虽然有心做个君子,但是眼睛只要睁着,就无论如何也避不开那对在领口呼之欲出的小白兔,浑圆的形状在自己面前轻轻晃着,她的腿又在他的两腿之间摩擦着,臀更是时不时的蹭来蹭去,有一股热气从林书彦的小腹下方升起,全身的血脉都急速的奔涌着。

    “哎?你身上怎么这么烫?”唐嘉虹很困惑,没听说过摔到头会引起发烧啊?

    还没等她想明白,就听见林书彦低喝道:“可以起来了吧?”

    察觉到自己某些部位已经有了反应,林书彦也觉得十分尴尬,忍不住催促唐嘉虹快起来。

    直到这一刻,唐嘉虹才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暧昧,她下意识的低下头,又糟糕的发现领口竟然是那么大,刚才自己那个姿势……想到这里,她不由也红了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