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林森老老实实躺下,凤歌也不再多说什么,有人送来一大壶泡好的茶,告知车队马上出发。

    车辚辚,马萧萧,这辆车不知是否加了什么装置,走起来也没什么感觉,只见窗外的胡杨树已经开始向后退去,方知车队已出发。凤歌望着窗外向后退出去的胡杨树出神,本来到西夏只是想买根发条,不过三五天就能回转,却没想到,竟然这一去就留了这么长时间,还闹出这么多事来。

    此时车已离开王都很远,一路上又见尘土与飞沙,凤歌这才将帘子放下,将那只七宝玲珑盒拿在手里盘玩着,金璜在一旁看见笑道:“早起不是已经梳妆过了吗,殿下还要用?”

    “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呢?”凤歌本来微垂的眼睛,缓缓抬起,看着金璜。

    金璜从桌上抓了两颗杏干,丢进嘴里嚼着:“因为我见多识广啊,这种宫里的东西,做工精巧对不对?看起来就很贵对不对?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宫外的皇商供给,他们卖了皇家之后,会再做一批类似,但品质略低一些的卖给王公贵族们,别说西夏了,就算大恒也有这种盒子,号称西夏皇室同款,限时抢购。我就在那会儿买过一个,这些玩意儿,都是异曲同工,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举一反三还不容易的很”

    言下之意,倒是凤歌大惊小怪,金璜平时里对她也是这般没大没小的顶撞,但是凤歌却莫名觉得,她说话的气息有些虚,这种感觉很熟悉,记得父皇在小厨房偷吃被起居注郎官发现的时候,大谈什么治国如烹小鲜的道理时,说话也是这样着急又心虚。

    凤歌继承了来自父皇的稳重,凡事讲究的是证据,无论是上朝怼文官,或是发兵镇边塞,都是有了十足的把握以后,才会全力出手,力求一击必胜。

    此时,她很希望自己能有母后的胆识,管他是真还是假,先诈一诈再说,说不定就诈出个惊喜来了,反正诈不出来也没什么损失。

    努力酝酿了半天,到底还是没有母后的魄力,敢直指金璜就是盗取符太后宫中芙蓉丹之一,捉贼捉赃,万一她有同伙把东西转移走了,来个死不认账,那岂不是很尴尬。

    东想西想,还是将话给咽下了。

    就在此时,躺在一边的关林森出声:“翠心说,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金璜正伸手去抓第五把瓜子,那只手在空中顿了一顿,她转头笑道:“翠心是谁啊?”

    “翠心说,那位救她的姐姐功夫很好,看起来很凶,不让她跟别人说是谁,但是她心中永远感激着那位姐姐,因此,把大殿下误认成是你,拉着大殿下千恩万谢。”

    “啊,是吗?”素来灵巧机变的金璜再也挤不出更多的字来,给自己倒了杯茶,端在手里慢慢品着。

    她心中默默的揣测着,凤歌到底知道了多少?关林森又知道了多少?

    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的目的,只怕没那么容易了局。

    此时车队已进入一片荫凉,金璜将帘子挑起,发现车队已行进在茫茫大山之中,这片山林在大恒与大夏之间,属于未开发的地带,大夏的商人从来都是要同时做北燕与大恒两国生意,而这里只与大恒边境接壤,因此就算是商旅,也不会经常往来于这条道上。

    人迹罕至,丛林深处隐隐传来虎啸狼嚎,听起来十分可怖。

    要是在这里杀人,应该没什么人会现的吧?

    ***

    关林森说完那句话后,金璜就持续性抑郁,一脸茫然双目无神,凤歌也没管她,直到她将罪恶的双手伸向瓜子堆,却摸了个空,凤歌才从抽屉里又打开一包核桃:“接着剥。”

    “不剥了。”金璜神情颓然,“你不就是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吗,至于让这个男人恶狠狠的盯着我看那么久吗?”

    凤歌十分无辜:“你剥第二堆瓜子的时候,他就已经睡着了。”

    “哦……”金璜这才注意到,自己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剥出了一堆瓜子仁、一堆松子仁,如果不是凤歌叫醒她,可能还要再继续剥出一堆核桃仁来。

    凤歌端端正正的坐着,看着对面的低头拨弄瓜子壳与松子壳的金璜:“一路上你帮了我不少,为什么却又要冒我之名进西夏皇宫偷东西?”

    “不能说。”金璜声音低沉。

    愿意不编故事而坦言告之不能说,是一个不错的开端,凤歌又追问道:“你接近我,就是为想要去偷芙蓉丹吗?”

    “这倒也不是……”金璜叹了口气,“说来话长。”

    凤歌为她倒上一杯茶:“没事,路上闲来无聊,正好慢慢说。”

    “就从,你到底是谁说起。这总可以说了吧?”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金璜嘿嘿一笑,结果抬眼望着对面的凤歌,根本就不打算搭理她的胡言乱语,自觉没趣,只得老实回答:“殿下知道本朝开国时,曾有镇边公主吗?”

    镇边公主,本朝开国时最大的八卦,太//祖在与嘉仪皇后相识在战火不错,但是,在这之后,太//祖与嘉仪皇后聚少离多,各自在战场上奔波,一别数年不相见。在攻打某一座城的时候,一路势如破竹的太//祖却在这里卡了好些日子。

    太//祖施攻城计,守军施防守计,你有云梯上墙,我有勾子拉扯。你有擂木撞墙,我有泼油烧你。

    两相僵持不下,如果不是因为这座城着实地位险要,早就绕着走了,何至于为了争一小小城池,浪费这么久的时间。

    又僵持了几日,城中粮尽,守城的官兵本来对前朝也没有太多的留恋,便把守将迷晕了,绑了送给太//祖,此时众将士才知道,原来据城死守的人竟然是个挺漂亮的姑娘。

    再然后,就是很俗套的剧情了,姑娘本就是前朝皇家的公主,看不惯宫里那些人的行径才要求前朝皇帝在这里赐她一套宅邸,开战之后,不满归不满,自家的孩子也只有自家才能打得,因此这位前朝公主便领着全城加在一起不超过一千的壮丁,死守了六个多月,直到被手下副将抬来卖掉。

    太//祖不想为难这个忠义又聪明的姑娘,对她的各种挑衅也不在意,当时的乱世,也不止太//祖一路叛逆,于是,在乱七八糟的共患难之中,两人相爱了。

    两人相伴直到大恒初立,这位姑娘差一点点就要被册封为皇后,就在前一天,早就被众人以为死在乱军之中的嘉仪皇后竟然出现了,前朝公主这才知道,原来太//祖早有发妻,她毫不留恋,潇洒离去。是嘉仪皇后拦住了她,说她对大恒劳苦功高,应有封赏。

    公主根本就不想要,最后硬将与西夏相连的天狼山封赐给了她,有守卫边境的意思,并赐其国姓“凤”,提起她,皆称其为“西公主”,其后人也一脉相承,虽然从未见过西公主那支后裔,但镇边公主的故事,却在民间广为流传。

    这段风流债,硬是被史官扯成了先帝宽厚仁德,广施恩典,阻了他六个月的前朝公主,也不为难,还多加恩赏。

    “那个皇帝是不是觉得自己特仁义,是不是感动天感动地?然而,就是感动不了这位姑娘,她快要怄死了。”金璜意味深长的笑道:“她可是一将能敌百万兵的悍将,莫名的做了小三,还非得领这两口子的赏。”

    所以,这位西公主,暗中与太宗的皇叔暗通款曲,把整个朝廷给闹了个天翻地覆,如果不是柔淑皇后搅局,今日皇城里还不知道坐的是谁。

    “真是可惜,然后,西公主就因为叛乱,被‘咔嚓’了。”金璜比划了一个杀头的姿势。那次的内乱,的确抓了许多人,也杀了许多人,多少皇族子弟,多少官员被牵扯其中,听说刑场的地面都被血浸透,整块地都透着冲天的血腥气,之后又据说那里闹厉鬼,就连任职多年的老侩子手都不敢半夜往那里去。

    凤歌听她东拉西扯说了这么多西公主的事情,眼角微微一跳:“你是西公主的后人?”

    “殿下真聪明。”金璜手里抓着三个核桃,向天上轮流抛着,眼睛却瞟着凤歌,“如何?殿下想斩草除根吗?”

    现在轮到凤歌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入定了,西公主的事,父皇喝醉之后曾对她说起过,是以一种复杂的感情去说的,强撩了人家前朝公主,山盟海誓一大堆,还娶不了她,人家想走,还不能给人家自由,非得硬塞一个什么天狼山什么西公主,他也觉得自家曾祖干这事着实丢脸,只是对凤歌说,那位西公主真可怜,如果能见到她的后人,一定不会为难。

    没想到,父皇没遇上,让她给遇上了。

    “我若是想杀你,与西公主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因为你冒我的名,偷西夏皇宫里的东西。”凤歌定定的看着她。

    金璜眨眨眼睛,感觉很失落,本来想东拉西扯,让凤歌心中生乱,然后不知该如何处理。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拨开迷雾看本质。

    “大殿下不愧是大殿下,一语中的。”金璜十分认真的拍马屁。

    “你偷芙蓉丹做什么?”凤歌问道。

    金璜故作无辜:“谁说我偷芙蓉丹啦,谁看见……”话音未落,身子便僵住了,从她背后落下一颗小小的核桃。应该正在沉睡的关林森皱着眉:“那颗芙蓉丹应该就在她身上,殿下不必与她这种人动口舌,搜出来就是了。”

    说着,就要抬起手,凤歌忙说:“她一个姑娘家,怎么能让你在身上摸来摸去的。”

    关林森眼里根本就没把金璜当成一般意义上的姑娘家,就是一个人犯而已,被凤歌这么一说,才觉得如此做的确不太妥当。

    “大殿下想得周全。”

    凤歌当然不会告诉他,她根本不是因为金璜要被他搜而不高兴,而是因为他要去摸别的女人而不高兴。

    可是将她全身搜了个遍,除了一些随身饰物之外,真的什么也没有搜到。

    被点住穴道的金璜,全身除了一双眼睛,一动也不能动,她那对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凤歌看,凤歌只觉得头发都要被这灼热的眼神点着了。

    饶是她再多聪慧,再多机智,也没了招,顶着金璜强烈谴责的眼神,凤歌觉得有点顶不住,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关林森:“她身上我都搜遍了,真的没有。”

    也许是已经被她交给同伙了?

    凤歌正想着,看见关林森拿起了一块玉璜,上面刻着一个字“金”,他笑笑:“玉璜上刻着金,就变成金璜了,金璜包藏祸心,又该叫什么?”

    完全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就听见玉璜轻响,关林森的手指在玉璜的某处轻轻顶了一下,有一处竟然动了,推出来的不是别的,正是符太后寝宫中失窃的芙蓉丹。

    凤歌接过淡粉色的芙蓉丹,这么一颗,若是落在懂药理的人手中,只怕会让整个大恒的天下鸡犬不宁,想到这里,凤歌盯着金璜:“谁让你去偷的?”

    自知理亏的金璜眼中只剩下了无助可怜又委屈,刚才那气势汹汹的谴责早已飞得无影无踪。

    寻常人拿了这芙蓉丹根本没有什么用,谁想把自个儿变成没知没觉的傀儡,想弄明白这种药的配方,也不是一药师可以做到的,能从制好的药丸分析出配方,就算是太医院里的人,只怕也是凤毛麟角。

    能招揽厉害的药师为已所用,又真的需要这种控制人的药物……凤歌心念微转:

    “有人要造反了?”

    莫非是律王叔?

    可是先前,金璜明明还截下了一队往大恒送阿芙蓉的队伍,凤歌一直认为,与那支队伍里应外合的人,就是律王叔。

    眼前这个油盐不进的金璜,到底是听命于谁?

    凤歌觉得心烦意乱,又恨自己无能,只不过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她就看不透,将来要是在朝堂之上,看着那些心计百出的官员们,那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