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八十九章
    是一整个套盒,打开来,左扭右扭,从各种看似不可能的地方扯出来一个装着眉膏的小格子,或是拖出装着香雪粉的小格子,一套妆面下来,凤歌只觉得眼花缭乱。

    最后又合并成一个朴素的方盒子,看不出有什么奇特之处。

    洗漱之后,宫女引凤歌去用早膳,她想起重伤的金璜,始终放心不下,决定先去探望一下伤员再去。

    金璜住的屋子是值夜宫女临时下榻的房间,此时已空无一人,窗户大开着,凤歌看见金璜正坐在梳妆台前,伸手探向桌上放着的梳妆盒,接着,极其熟练的打开,她并不确定每个格子里放着的是什么,但是很明显她知道应该怎么让这些格子弹出来。

    正当金璜拿着香雪粉往脸上胡乱的拍时,凤歌推门而入:“你的伤好些了?”

    “睡了一觉,好多了。”

    “高真北呢?”

    “什么高真北?”金璜看着镜中的自己,拿起胭脂往脸上糊。

    凤歌挑眉:“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我昨天一回房就睡下了,什么都不知道,好像还做了个梦,梦见什么也不记得。”金璜的神情不似做伪,一脸的困惑,“你昨天看见高真北了?在这房里?”

    她这么坦荡,凤歌反倒不知该如何回答,一个男人,半夜进了一个未婚姑娘的房间,还搂在一起……凤歌不好意思说出口,找了个借口岔开:“晚上天黑,只远远的看着一个人影,兴许是值夜的宫女回来,看错了。”

    “哦。”金璜并未细究此事。

    凤歌站在梳妆台旁,拿起梳妆盒,与自己方才用的不太一样,虽然已经完整的看过一遍怎么打开盒子,但是遇到这个略有不同的,也不能马上找到机关在哪里。

    “你以前见过这种盒子?”凤歌问道。

    金璜还在对着镜子扫胭脂,随意回道:“久在江湖飘,见过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也多,类似的东西,都是一个路数。”

    听起来很有道理,凤歌虽是心中存疑,但她一时也没有证据可以反驳,对金璜的过去,她一无所知,只知道她贪财的同时,也能做好事情,仅此而已。

    “梳妆好的话,我们就一同去用早膳?”凤歌诚意邀请。

    金璜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你先去吧。”

    “怎么?”

    “不小心手重了。”金璜转过头,两大坨鲜艳夺目的大红横在脸颊上。

    凤歌不由莞尔:“宫里的妆品比外面的要轻薄许多,只须用一点点就够了,来,我帮你。”

    待金璜将脸洗净,坐在凳上,凤歌手中托着妆盒,细细给她描画,一边画还一边说:“平日见你总是一副笑脸,怎么眉间已经有了浅纹?”

    “啊,这个,天生的吧,不要在意。”金璜笑道。

    “这个也能天生?”凤歌的表情写着:我读书多,你不要骗我。

    金璜眨着眼睛:“嗯,就像你是双眼皮,我是单眼皮一样,纹路嘛,都是天生的。”

    凤歌笑道:“为什么你说话总让人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因为我说的都是对的。”金璜一笑,“像我这样能活下来,又活得正好有点久的人,总是能发现一些真理的。”

    “哎呀……”正给金璜涂着口脂的凤歌手一抖,在她的脸上画出长长的一道红痕。

    又得重画。

    “你家人呢?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家,才能养出你这样的性子。”凤歌问道。

    “死绝了。”

    凤歌手一顿:“抱歉,我……”

    “没什么,我从来也没见过他们,师父把我养大,然后就让我出来赚钱,报他的养育之恩。像我这样身手了得,武功天下无双,又美貌不可方物的女子,就做了月钱五两的高贵侍女,其他人,可能在码头扛大包,也可能在青楼卖身,还有给镖局做趟子手的。”

    从金璜的神色里,的确看不出她对丧亲之痛有什么感觉,凤歌才放下了心中的内疚之情。

    为了防止刚才画歪了嘴的悲剧重演,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金璜老老实实的闭着嘴,神色木然的等着凤歌给她化,一切完成之后,凤歌稍站远了些,检视着化妆的效果,却发现金璜不说话也不笑的时候,脸上仿佛带着一股煞气,看得她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

    “怎么了?”金璜问道。

    “没事,挺好看的,走吧。”凤歌笑道,将心中的一团疑问压在心底,故作轻松,金璜的目光有意无意扫过她的脸,嘴角微微扬着,不知在想什么。

    待这两个各怀心思的女孩子用完早膳,就听见外面有人悄悄议论,说北燕派特使来了,一位宫女恨恨道:“他们还有脸派人来?”

    “可不呢,听说这次袭击王都的行动,是安西瓜尔擅自做主,北燕王廷是不知道的,所以,希望我们大夏把使节团的人送交回北燕,让他们自己管教。”

    “呸,想得美,交还给他们,他们回去一放,这算什么。”

    “是呀,特使还提出说为了表示两国友好,还要把北燕的公主嫁过来呢。”

    “就是陛下一直在心中拒绝的那个草原神女吗?打我们不算,还要个公主过来吃我们大夏的粮食!”

    聊天的声音被一个不男不女的公鸭嗓喝断:“让你们干个活,叽叽喳喳个没完,国家大事岂是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能明白的,闭嘴做事!”

    之后,再没声音。

    凤歌知道安西瓜尔的身份的确在北燕算高的,不可能就这么放他放在西夏,任由他自生自灭,不过,在袭击第二天,就来了特使,是不是也快了点?

    凤歌心中暗笑:“这可不是欲盖弥彰了?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袭击的事情,安排好了人在边境等着准备捞人,哪来得这么快。”

    有人向凤歌行礼道:“殿下,是否现在动身?”

    凤歌看着金璜:“你的伤……”

    “没事没事。”金璜笑笑,“还是早日回国吧。”

    大夏皇宫通向正门只有一条大道,凤歌自然是要从正门离开。

    就在门口,凤歌看见了北燕特使,北燕特使也看见了她。

    北燕特使身旁的侍从躬身:“大亲王殿下,请上马。”

    “大亲王……”凤歌喃喃自语,眼角一道蓝影闪动,一身标准淑女装束的金璜蹿出去,平地跃起,对着北燕特使就是一耳光:“混蛋!”

    她的手腕被北燕特使握住:“咱俩,彼此彼此。”

    金璜提膝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一下,又被他挡下:“你到底为什么这么生气?你也从来没说过你是恒国公主的侍女。”

    “金璜,回来吧,正殿之前打打闹闹成何提统,殿前失仪要扣钱。”凤歌平静的说,她淡淡道,“见过北燕大亲王高玄武殿下。”

    听到“扣钱”二字,金璜二话没说,马上转回凤歌身边,白眼翻到天上去了。

    “哼,连名字都是假的!”金璜忿恨难当。

    高玄武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眼,看起来讨厌又刺眼:“不是假的,北方是真武大帝执掌,玄武代表着北方,玄武就是真北,真北就是玄武。”

    “呸,要不是殿下拦住,我就取你狗命!”金璜气的要命,凤歌转头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别说了。

    高玄武不以为意的笑笑,张开双臂:“等金姑娘恢复自由之身,本王随时欢迎金姑娘来取狗命。汪~~”还抛来一个调戏的眼神,接着发出一阵狂笑。

    “你!!!我从未见过这等厚颜无耻之人!!!”金璜现在就想砍死他。

    凤歌只说了一句话,就挡住了金璜已经准备抬起的腿:“你敢过去一步,扣光你这个月的月钱。”

    “我!看起来像这种只看金钱,毫无节操的人吗!”金璜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

    “不像。”凤歌看着她,“你就是。”

    金璜立马泄了气:“你答对了……”

    西夏的鸿胪寺卿一出殿门,就看见恒国大公主与燕国大亲王分立两边,大公主眼神森冷无比,大亲王却是一脸调笑的模样,莫不是这位大亲王调戏了大公主?哎呀妈呀,这可是国际纠纷。

    鸿胪寺卿顿时理解了为什么城里几家大酒楼,店里都拉着一个横幅“要打先结账!要打出去打!”

    您二位要是着急干架,不说离了王都吧,至少先离了皇宫行不行?

    真是要命。

    想当初主动要求分到鸿胪寺,就是指着这份差杂事儿多,却只要有脸子,也不会搞出太大的事来。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今天。

    虽然一千一万个不情愿,职责所在的鸿胪寺卿却不得不赔着笑脸走向那充满霹雳雷电的修罗场中央:“两位殿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高玄武扬眉一笑,看着战战兢兢的鸿胪寺卿:“不要担心,我与大公主早已相识,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那就好,那就好。”鸿胪寺卿转头看着凤歌,凤歌还是一脸平静,倒是她身后那个侍女满脸气急败坏的模样,公主与侍女的气度就是不一样啊,鸿胪寺卿由衷的想着。不远处传来车轮在地面压过的声音,遥遥望去是一辆翠盖璎珞宝车,正是前来接凤歌的。

    高玄武就就这么好整以暇的看着凤歌莲步轻移,登车而去,没资格坐车的某位侍女,跟在车旁走着,眼睛死盯着尊贵的北燕大亲王阁下,待马车渐行渐远,她才气乎乎的转过头,默默伸手,比划了一个手势。

    一旁的侍卫看着马车转了个弯,便消失不见,转头再看自家的主子,被人竖了个手指头,而且还不是拇指,不仅十分淡定,根本就是期待的不行,没听说过大亲王有这种特殊爱好啊。

    高玄武翻身上马:“你急什么,她想对我做这事,她有这作案工具吗?瞎操心,走。”

    到城门口,回恒国的车队正在等着她们,是李云清一早备下的,从第一铁匠铺里买来的各色兵器都已捆扎好,装了好几大箱,铁傀儡身边跟着一个赵家的小学徒,说是赵家的规矩,他要跟着铁傀儡一个月,期间出现任何问题,都由他负责修理。

    “不把它装上吗?”凤歌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铁傀儡问道。

    小学徒说铁傀儡自己就会走,不需要占车上的位置。

    长途跋涉的大车外观不比翠盖璎珞宝车,看起来灰灰暗暗,中规中矩,进去之后才发现别有洞天,车上十分宽敞,车厢里铺着厚厚的丝垫,可靠可躺可坐,窗边立着一架矮几,矮几下有三个抽屉,第一个里面放着一套茶具,每只杯子下都嵌着一块小小的黑色石头,将杯子放在矮几上,便被轻轻吸住,看来这便是传说中的磁石了。

    第二个抽屉里装满了各色蜜饯与干果,西夏不仅出铁矿与匠人,还有许多在大恒根本见不着的水果,这里的气候与水土特别适合这些东西的生长,日照时间长,早晚温差大,地里水还不足,结出的各种果子,都甜得不行,西夏使节曾做为国礼带来过一些,可惜宫里人口实在太多,就算凤歌是大公主之尊,也只能分到一小把,还没品出味儿来就没了。

    第三个抽屉里装着的却是一只盒子,西夏皇宫里见过的七宝玲珑盒,打开之后,里面装着一些宫中女子梳妆使用的胭脂香粉。

    凤歌不由叹道:“不愧是宁王,想得着实周全。”

    “好宽敞的马车。”金璜挺高兴,刚想上去,听见凤歌唤道:“关林森。”

    好像变戏法似的,关林森就这么从方才还空无一人的马车旁走出来:“殿下有何吩咐。”

    “上车。”

    关林森不解,抬头看着她。

    凤歌平静的说:“你受伤了,骑在马上风吹日晒的,对伤口不好。”

    “可是殿下在车里……”

    “无妨,上去。”凤歌硬梆梆的扔下四个字,便自顾自先上车了,关林森无法,只得从命。

    上车之后,就听见凤歌说:“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