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八十六章
    现在自己与他唯一的相似之处,就是北燕人的目的似乎也是想要活捉自己,等等,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

    出城救人是自己提出的,也不存在任何被人设计的可能。

    一定是出去之后,有人把消息泄露给了北燕人。

    现在想不到是谁泄露的,不过这事似乎也不是很着急。

    比较着急的是眼前这把冲着自己砍下来的大刀,说好了生擒,可是他们这动静实在不像能留下什么活口。

    迎着凤歌瞪大的双眼,年轻的北燕人有些羞愧:“那个,今天出来的有点急,没带绳子,只好把你的手手脚脚随便砍一砍,到时候手脚都动不了,就当是绑了。”

    “真是太随便了!”凤歌发出强烈的外交抗议,“好歹我也是个大公主,你把我砍得零零碎碎的,就换不了钱了。”

    “唉?这样吗?”北燕人脑子一抽,手里的刀落得也不是那么快了,凤歌猛然伏下身子,一枝利箭从城楼上直射入那个北燕人的心窝。

    那人顿时从马上摔了下去,后面紧跟而来的北燕人也被接连而至的箭雨与暗器接连放倒四人,他们抬起头,只见城楼之上,灯火明亮之处立着一个身着单衣,手挽长弓的男子,他身边还站着一个被厚厚的裘皮裹得连脸都看不见的小矮子,暗器就是从这人手里射出来的。

    在凤歌面前的北燕人并不多,他们是留在王都之外的北燕队伍中的一部分,参与了今晚的劫掠。

    见西夏人已有了防备,他们转头就跑,连摔在地上的同伴也不管了。

    城门洞开,已经被吓得站都站不起来的女人被人扶进去,还有几个士兵出来将死了的北燕人埋掉,把受伤的北燕人抬回去。

    方才那个站在城楼之上挽弓射箭的不是别人,正是李云清,他看着凤歌:“你不该谢谢我?”

    凤歌皱眉:“我救了你的子民,应该是你谢我,怎么会是我谢你?”

    李云清笑笑:“大恒国的公主,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却为了夏国人亲身涉险,如果不是想从大夏得到某些好处,我只能相信,公主殿下看上我国的陛下了。”

    凤歌觉得自己需要好好重新认识一下眼前的男人了,本以为他就是一个想要做点什么,却又被太后压得一点办法也没有的王爷,没想到他将自己的心思分析得如此透彻,一语中的。

    承认自己是想从大夏得到好处不行,说看上了李云阳更不合适。凤歌脑中飞速的想着应该怎么说这事。

    角落里那个被裘皮裹得看不见脸的人说话了:“见稚子落井,心有不忍,是为仁。我大恒国的人,个个都仁义礼智信俱全,大公主殿下更是百姓表率,万人仰望,当然更是仁义中的仁义了。”

    熟悉的声音,凤歌惊喜:“金璜,你没事?”

    “嗯,我哪能有事,这个月的月钱还没领呢。”金璜连身子也没起,就这么懒洋洋的在阴影里缩成一团。

    凤歌问起那个孩子,李云清说已经送医治疗,问起是谁的孩子,凤歌一笑:“那是我女儿。”

    李云清一愣,想要再问,就听见有人通报:“王妃到。”

    “王妃今晚受惊不小,王爷还是好好安慰安慰她吧。”凤歌转头对金璜说:“走了。”

    李云清看了她俩一眼,意义不明的笑了笑,便去陪他的王妃了。

    金璜还没有起身的意思,凤歌走向她:“宇文寒涛呢?高真北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有回答。

    “要睡回去睡,在这里会着风寒的。”凤歌在她面前站定,却闻到了一股血腥气,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刚想大声叫人,却被金璜止住:“嘘,别叫,王城里的局势比你我想象的要复杂,别惹是非,明天赶紧回恒国要紧。”

    她勉强想要站起身,身子摇晃了一下,凤歌本能地伸手要去扶,金璜摆摆手:“千万别扶,当初文王给姜子牙拉了八百步车,姜子牙保了周朝气数八百年。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要是扶了我,我讹上你,说是你伤了我,那你怎么办?”

    “你又不是这种人!”

    金璜的脸被城楼上摇晃的灯笼照得惨白,她挤出一个笑容:“知人知面不知心,为什么你会这么相信我?”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凤歌脱口而出。

    金璜不由一愣,张了张嘴,千言万语在心头,却是说不出来,最后只蹦出来一句话:“难怪有了关林森,皇后娘娘还要找我帮着你……”

    没说出口的话是:“只怕你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凤歌决定结束这个话题:“其他人呢?”

    “我不知道,客栈顶上发出第一声爆炸的时候,我就从房间里跳出去了。然后在屋顶上蹲着看北燕人杀进城,然后不小心多管了一些闲事,伤上加伤,就变成这个德性。”

    她说的多管闲事,自然就是帮着西夏人抵御北燕人的攻击,凤歌心里想着,果然不应该对人有刻板印象,总觉得金璜就是个收钱才干活,干活也不走心的人,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与自己毫不相干的西夏子民而冒这样大的险。

    “把善良藏在心底,你还真是可爱。”凤歌低声自语。

    转头却见金璜手里晃着几枝造型精美的簪环:“不得不说,西夏人的手艺真是好,这金套环,真是巧夺天工啊……”

    “这是哪里来的?”

    “我救了她们,这是她们给我的报酬,看见这支钗没有,那可是一个大姐压箱底的嫁妆,听说那是她爹亲手打的,半个多月才完工。”金璜嘿嘿一笑。

    凤歌默默低头向前走,心里暗自哼哼:“把我的感动还给我。”

    “殿下,等等我呀,今晚你睡哪儿?”

    “皇宫。”

    “那我呢?”

    “随便你。”

    “哼,这么绝情,我去哪儿都不会去皇宫跟你呆在一起!”

    ***

    巡城司的严震天亲自审问那个受伤的北燕士兵,本来那个士兵就是个新入伍的,不经吓,随便一问,便如竹筒倒豆子,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审问结果被马上送回皇宫。

    这拨北燕人不是什么伏兵,而是抢得东西太多,不想带回营被同僚分成,于是偷偷躲在王都附近,奋力把吃的喝的先装进肚子,再将其他金银细软分干净。

    正喝得晕乎乎,忽然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们,将会有一个年纪很小的,梳着双环发髻的姑娘路过,她是恒国的公主,如果能抓住她,就能向恒国勒索一大笔钱财。

    等他们反应过来,东张西望想要问清楚,却只见周围旷野一片黑洞洞,哪里有什么人。

    北燕人一向相信鬼神之说,只当是天神下凡传他们发家致富的方法,骑着马往城门去,果然看见一队人回城,在最后的正是那个神秘的声音所描述的姑娘。

    “所以,他们就追着你来了。”悄悄潜入御书房,听完审问结果又溜回来的金璜忙着把夜行衣往下脱,不小心扯到伤口,痛的脸上一阵扭曲。

    凤歌见状同情的看着她:“我过去听不就好了,他们又不会瞒着我,你这伤还没好就上蹿下跳的。”

    凤歌才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那个神秘的声音一定是知道她身份,又知道她出城的人,在整个西夏王都里,能满足这些条件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叫李云阳,一个叫李云清。

    “李云阳身体病弱,照北燕人的说法,只有李云清符合条件。”金璜一面说,一面呲牙咧嘴拿着药瓶往伤口上倒。

    “道理我都懂,但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刚才不是说去哪儿都不去皇宫跟我呆在一起?”

    金璜义正辞严:“现在是你跟我呆在一起,不是我跟你呆在一起。”

    一直被教育“以正治天下”的凤歌,从来没听过这么臭不要脸的解释,三观受到了震动。

    凤歌决定暂时放弃与她的对话,在耍无赖方面,她自认不如。

    “你先睡吧,我去看看关林森。”凤歌起身离开房间。

    重伤的关林森仍在沉睡之中,这段时间他连续受伤,凤歌十分担心会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等回去之后,一定要找御医给他好好的检查一番。

    如果他像金璜那样会偷奸耍滑,他一定会没事,但是自己的性命只怕已经不保。

    还是忠于职守的关林森更好。

    凤歌站在他的床边,看着他那张闭上眼睛之后,显得柔和许多的脸,比睁着眼睛的时候,反而更像一个生机勃勃的少年。

    像他这样的老实近乎于木讷的人,一定说不出金璜那样的耍无赖的话吧。

    如果能偶尔听见一次,也算是达成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了呢。

    凤歌看着他的睡脸,想着他用僵硬的声音说:“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所以,这是你和我在一起。”

    她的嘴角不由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

    凤歌心中无鬼,坦坦荡荡,在符太后眼里看来却是另一重意思,她冷冷道:“不错,连你都知道捉贼捉赃,又怎么会把东西放在自己身上,你今晚为何出城,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宁王妃说那些士兵将她们抓回营后,并未侮辱,只是关在营帐内不得离开。”

    “定是你与独孤怀信里外合谋,你偷了东西,他劫了人,你出城救人的时候,正好把东西给他,现在独孤怀信定然已逃向北燕,你身上当然什么都不会搜到。”

    符太后说的有理有据,最重要的是,此处是西夏皇宫,她就算说太阳是绿色方形,每天从西边冉冉升起,也不会有人敢说半个不字,凤歌自知此时已无法自证清白,不能再在这件事上纠缠太久,重点还是独孤怀信。

    “独孤怀信在反叛之前,已查出那几个北燕使节死于朱果,而整个夏国,也只有太后寝宫中有,当初设定的三日期限未过,为什么要派出大风堂将药庐里的人都抓起来?莫非,太后有什么难言之隐?”

    平日里,她绝不会对一国摄政太后这样说话,但是现在她已经别无选择,一心想要亲政的李云阳还在这里,从他的态度中可以看出,他特别想要摆脱太后执政的影子,为自己立威,但是又找不到一个适合的机会。

    凤歌没有看李云阳,心里却在大声喊:“现在机会给你递过来了,要是抓不住,就别想亲政了,老老实实躺当一辈子的傀儡吧。”

    果然李云阳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使命召唤,他开口道:“母后所见的公主,必然是假。实不相瞒,那一夜,朕夜宿清凉殿之内,也闯入了一个与她长相十分相似的女子,也说想要去拜见母后,朕正要赶去上朝,让她稍等,不料回来之后,就没了人影,只怕就是此人将母后宫中的东西给盗了去。”

    皇帝寝宫中曾经冒出过女人这件事,符太后闻所未闻,不由大怒:“半夜三更有女人跑进皇帝寝宫,竟然无人知晓,来人,将清凉殿当值侍卫与守夜宫女全部拿下!”

    太后的命令比起小皇帝的命令,似乎更有效果。

    站在门外的禁卫军应了一声,脚步整齐的向清凉殿而去,李云阳大惊:“母后……”

    刚想为他们求情,符太后便恶狠狠的瞪来:“还有你!半夜被女人摸到床边,为什么不叫人?”

    李云阳的后半句话噎回了肚子,他总不能告诉太后,因为“公主”说母后偷了大恒国的东西,要把它再反偷回来,所以才出手帮忙,他更不能告诉太后,当初父皇临死之前,曾经悄悄告诉他一件事,那就是符太后的那个恒国丈夫并未死,而且在恒国也很有一些势力,如果在自己亲政之前,母后决定改立王兄李云清为太子,那么,势单力薄的李云阳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此,他想着符太后的那个七宝盒里装着的一定是与前夫的信物,让人偷走了正好,让她彻底绝了与恒国势力勾连,把自己给弄下去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