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八十五章
    北燕人这次闯入西夏王都,经过的每一处民宅和商铺都没有放过,鸡鸭鱼肉、粮食美酒,能带的全部都带走。

    在几处铁匠铺里,他们发现在工坊的角落里都发现了成桶装的“酒精”,他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看着颜色澄澈,又有酒的气息,虽然没什么香气,但北燕人的烧刀子,也是这般味道。

    他们认为这是西夏的铁匠们一边干活一边喝的,也没多想,便将那些“酒精”一并带回去了。

    除了一些睡觉大过天的人,已经回营补眠。其余人等都按着自己的酒量来了几大碗,数倍浓度于烧刀子的酒精下肚,别说是想寻欢作乐了,就算是天上嫦娥下凡跳脱//衣舞,他们也不想再多看一眼,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喧闹的北燕军营终于归于平静,只有两三个酒量极大的人还晃晃悠悠的说着醉话,其余人等,不是在营帐里睡着了,就是直接在火堆旁的地上瘫成一堆,只有一人神智清醒,坐在火堆旁,不知道在想什么。

    十个打几百个打不过,打他一个,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戈壁上的夜风刮起来了,一阵紧似一阵,地面上飞砂走石,石子拍击在酩酊大醉的北燕人身上,他们也毫无察觉,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就是现在!

    凤歌命一人带着火石火镰悄悄潜入北燕人的军营,其余人手持强弩将营帐围住,约定只要看见火起,就击鼓大喊。那人将几处粮草并营帐点燃,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须臾之间,整个营帐便烧成一片。

    有些北燕人没喝太多,被惊天动地的声音吵醒,在营帐之中惊坐而起,只听见前后鼓声、喊杀声震天响,他们个个惊慌失措,乱成一团,被埋伏着的西夏士兵用强弩射杀而亡。

    方才在西夏王都之内横行的北燕士兵,皆用他们的性命偿还了王都里枉死的灵魂。

    那个坐在火边的男子,犹在顽抗,他手中拿着北燕人的竖盾,将自己周身全部护住,弩箭完全伤不到他。

    终于,弩箭全部射完,那个男子冷笑一声,丢下竖盾,手中夹着四颗丸状物,向那些士兵砸过来,士兵们闪过,没有砸中,但是那四颗落在地上的丸子,却突然生出碧青色的烟雾,向四周弥散开,离得近的士兵纷纷软倒在地:“有……毒……”

    待那烟雾散尽之后,十名大夏士兵也尽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出来吧。”那人对着凤歌藏身的方向喊道。

    凤歌一步步走出来,火光照在她的脸上,那人的声音有些惊讶:“怎么是你?”

    熟悉的声音,凤歌抬头看着他,大鼻头、小眼睛、眉毛前半截浓后半截淡,圆圆的脸盘,憨态可掬,不是独孤怀信又是谁?

    “是你把北燕人引到城里去的?”凤歌看着他,虽然是疑问句,但彼此心知肚明,不是他还能是谁。

    “不利用北燕人的力量,我又怎么能将药庐上下几百口人救出来?”独孤怀信冷冷的看着凤歌,“独孤家的人世代尽忠职守,为皇族效命,可是那李氏皇朝又对我们做了些什么!如果不是有人拼死将我救出,只怕我早已魂归地府了。”

    “宇文寒涛把你救出去,可不是想着你要反过来害夏国百姓的。”凤歌看着他,这个被仇恨蒙住了双眼的男子,现在从他的脸上只能看出刻骨的仇恨,再没有曾经的温和可亲。

    “你说,是皇族想要害你们药庐?”凤歌不解,李云阳自然是没有这个本事的,就刚才他表现出的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来救人的样子,实在不像有会动歪心思坑人的能耐。

    “不错!”独孤怀信咬牙切齿,“符氏那个老妖婆,早就想要扩大阿芙蓉的种植面积,将那种东西大量的收割提纯,然后再卖给北燕与恒国,让这两个国家的人慢慢受到药物的控制,从此失去战力,然后就是大夏的机会,可是那片地上不仅仅种植有阿芙蓉,还有许多珍稀的药材,老妖婆不止一次命人偷偷潜入,想要将那些珍贵药草烧去,逼我们种阿芙蓉,所以药庐那里才会有那么多的守卫。”

    他深吸一口气,又继续说道:“他们已经往恒国偷运过许多次,都十分顺利,老妖婆越来越着急,不惜用这种手段,想要将我们逼走。”

    “在大风堂派人来之前,我已经查出来了,那几个北燕人吃的东西里有一种毒果,这种毒果,是从波斯的亚兹德运来,是当初山中老人遣使而来,做为礼物进献,唯有太后宫中有一株,做为观赏之物,除此之外,整个大夏再找不出来第二棵!”

    独孤怀信说到这里,脸色变得狰狞:“她不仁,我不义,北燕人愿意借兵给我,让我平了那老妖婆苦心维持的李氏皇朝,可惜,她今天晚上竟然不在,否则,无论如何,我也要打进皇宫,生擒了那老妖婆,活活扒了她的皮!”

    夜风劲吹,他的声音与风声混在一起,如鬼魅一般凄厉。

    药庐里的成年男女在今天下午,已经在大风堂被处决,独孤怀信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他们的尸体被一把火烧成了灰,洒在先皇赐予他们的燕雀湖中。

    独孤怀信的瞳孔中火焰在摇曳,使他眼睛更加的明亮,但是在这明亮之下,隐藏着深沉的昏暗,火焰旁映射扭曲的无意识的舞动着,就像是落入水中快要窒息的,狰狞而可怖。

    他看上去并非那么的暴躁,甚至在强迫着自己保持应有的风度,但是影子狂乱的似乎已经脱离了它本应该存在的动作,就像是隐射出他疯狂的内心。

    独孤怀信一怔,回过神来,瞥了一眼凤歌,若有所思的抬头望着天空,天上依旧乌云滚滚,不知何时这场雨才能落下来。

    宣泄出愤怒之后的独孤怀信,神智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

    他看着面前的凤歌:“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可理喻,是个疯子?”

    凤歌摇摇头,却也对他的行为无法从正面评价:“李氏皇族对不起你,可是城里的百姓又有何辜?”

    “你随我来。”独孤怀信带着凤歌,往一处营帐走去,他掀开帐门,借着烛光,凤歌看见七八个小孩子,呜呜咽咽地抱在一起,小脸上满是泪痕,看见独孤怀信进来,他们赤着脚向他奔来:

    “二叔,外面怎么了?”

    “二伯,我害怕。”

    最里面床铺上缩着的小姑娘,却一动不动,独孤怀信走到她身边,凤歌分明看见那个小姑娘两腮通红,微微喘息着,她伸手探向小姑娘的额头,烫得惊人。

    “她是我堂弟的女儿,看见父亲在自己面前被酷刑折磨而死,被吓的失惊了。”独孤怀信看着她,自嘲一笑:“百年来,被药庐救过的人不计其数,没想到,至大厦将倾之时,连自家人简单的高烧都没有药来治。真是可笑。”

    独孤怀信微微偏过头,左手在脸上迅速的擦了一下,声音又恢复如常:“如果是我一个人,我绝无可能把他们从大风堂的牢房里救出来,为了他们,我只能选择与北燕人合作,符老妖婆想的是从北燕人身上赚钱,可是北燕人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银子不断往夏国流,一劳永逸的方法,当然就是让夏国成为北燕的一处辖地。夏国如此不仁,我便让它归了北燕又如何?”

    正说到这里,那个小女孩难受的哼了一声,独孤怀信杀气腾腾的眼神又变得温柔,轻声哄着小女孩,不多时,她又陷入昏睡,在梦中小小的脸仍皱在一块。

    “她病的很重,必须马上治疗。”凤歌虽然不是太懂医术,但也知道发烧烧久了,是会死人的。

    独孤怀信看着她,又看着其他的小孩子:“你是想让我回去,自投罗网?我死了不要紧,可是他们该怎么办?”

    小孩子们似乎听出了不祥的意味,紧紧倚在他身边:“二叔,不要丢下我们。”“二伯,不要走。”

    凤歌心一横:“我送她回去,我去找李云阳,让他不要为难这个小姑娘。”

    独孤怀信冷笑:“朝政从来由符太后把持,哪有那个毛头小子什么事?而且,不为难就可以了吗,她还这么小,根本没有自己活下来的能力,到时候,你要把她带在身边吗?”

    此时,帐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我可以收养她。”

    凤歌闻声回头,一位气质温婉的女子站在门口,她的容色并非倾国倾城明艳,却有一种令人感到舒服的亲和感,她的衣着并不华丽奢侈,但就算不懂行的人也能看出那样的剪裁与布料,绝非一般人家可以享用。

    她是被掳来女人的其中之一。

    她是李云清明媒正娶的王妃。

    凤歌见到她,微微欠身行礼:“王妃无恙?”

    宁王妃还礼:“多谢挂心。”

    她看着独孤怀信手中抱着的小女孩:“她病得很重。”

    “病死也不要你管。”独孤怀信咬牙切齿,他与李云清决裂的开端,就是这个女人,他恨不能将她掐死。

    小姑娘都快死了,人家王妃也没说要他跪下磕头才肯救什么的,要不要摆这么大的架子,不过独孤怀信也是个性子别扭的家伙,硬劝一定没用。

    凤歌开口打破僵局:“既然你不想承她的情,那我负责收养她。”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自己都在江湖里飘着,还能收养她?”独孤怀信根本不相信凤歌有这能耐。

    凤歌双目一凛,傲然气势全开:“孤王乃大恒国大公主,收养一个小姑娘,又有何难?”

    独孤怀信不由一愣,他虽然看出凤歌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但是从来没想过,她的身份竟然如此之高。

    小姑娘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痛苦难耐的低声哼哼,凤歌着急道:“你也是个懂医的,她现在已经这样了,再不治,就算救回一条命,将来也会是个傻子。”

    独孤怀信咬咬牙,将小姑娘交到凤歌手上:“替我好好照顾小梅。”

    凤歌看着他:“你真的不想为独孤家洗刷冤屈?”

    “有什么好洗的?人已经死了,就算平反昭雪,他们,也不会再回来。”独孤怀信的声音如同戈壁上呼啸而过的夜风,刺入骨头的冰寒。

    凤歌想再说点什么,想了想,还是将话咽了回去,做为一个外人,此时说什么都不对,原谅之类的话,也只有当事人自己说出来才有意义,失亲之痛是他一个人扛,别人说什么都只不过是针没扎在自己身上的牙疼话。

    “那我先回去了。”凤歌觉得手中的小姑娘越来越烫,实在让人心惊胆颤。

    北燕营中有不少好马,前来参与营救的西夏士兵与那些被掳的女子都骑在马上,向王都飞驰而去。

    凤歌也跨上马,一夹马腹,骏马飞驰,在马背上,她转头看了一眼,大声叫道:“你真不回去吗?”

    只见独孤怀信连头也没有回,只是背着身子,挥了挥手,毫不留恋的向着与王都相反的方向大步离去。

    罢了,人各有志,凤歌一抖缰绳,催马前行。

    守城士兵见他们回来,忙打开城门,迎他们入城。

    忽然,凤歌感觉到脚下的大地传来一阵颤动,背后传来疯狂的唿哨声,有人狂笑:“前面马上的那个人就是恒国的大公主,抓住她,重重有赏!”

    凤歌倒吸一口凉气,催马急赶向前,她的马术仅限于在内宫里打马球玩,哪能与世世代代在马背上讨生活的北燕人比,很快,背后的马蹄声便已近在咫尺,她甚至可以听到了离得最近的那匹马的响鼻声。

    “嘿嘿,快跑快跑,马上抓住你了。”背后传来北燕人的狞笑。

    守城士兵见大批北燕人来袭,吓得将城门再度关闭,城外除了凤歌之外,还有五六名女子,她们拍打着城门,绝望的尖叫着。

    凤歌腕中的天水碧已经射空,她的手中又抱着一个生病的孩子,实在是难以支撑,她忽然想起了外国有一位姓赵的男士,手里也是抱着孩子,在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一点事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