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八十二章
    关林森扭头去看凤歌,她正从地上捡起被撕裂的衣服盖在那妇人身上,关林森两指按在那妇人脖颈侧的皮肤上,触手一边冰冷,手指之下,没有一点颤动。

    “她已经死了。”凤歌抬头看着关林森,出乎意料的平静。

    “殿下……你,害怕吗?”

    凤歌平静摇摇头:“害怕,有什么用。”她望着客栈外。

    被冲天火光照得通明的客栈门外,静静的站着五十多个北燕士兵,他们身着重甲,手持兵器,其中还有数人端着劲弩,弦已拉满,只需轻轻扣动机簧,便能将凤歌与关林森二人射成刺猥。

    北燕人忽然让出一条道,一个身着白色重甲的北燕人从后面缓缓走出。

    关林森按下方才激战时被伤到的几处疼痛,不动声色的挡在凤歌面前,虽然他知道,这样的弩箭,绝对可以将他射成一个对穿,再刺进凤歌的胸膛。

    凤歌站在他的身后,看着面前站着的北燕军团,脸上波澜不惊,似乎完全没有将生死放在心上。攻城战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只有远处还不时传来一阵惨叫,不知是谁又死于非命,天上那一轮明月仿佛也不愿见人间惨剧,拢起满天乌云,将天幕再次遮了个严实。火光冲天,将天空也染成了血一般的颜色。

    白甲人看着躺在地上已成了一堆死肉的北燕士兵,又抬头看着关林森,眼睛里射出迫人的寒光:“他们,是你杀的?”

    关林森没有回答,右手握着的长剑被鲜血浸染,还有一滴一滴的红色顺着剑刃落在地上,刃上在方才的车轮战之下,已有了明显的裂痕,剑身被血色沁染,形成一条条诡异的花纹。

    那名白甲人看着关林森,眼中满是不屑:“他们都是我大燕军中猛将,看你瘦得如同山中猴儿,到底是用了什么下作的手段才害了他们性命?”

    关林森冷冷一笑:“就凭他们,有什么资格让我动脑子去想手段。”

    白甲人手一挥,重甲军士慢慢上前,关林森将手中长剑一摆,准备迎战,他微微侧过头:“地方太小,不如上楼观看?”

    话里的意思,竟然是把这场生死攸关之战视为一场娱乐表演,丝毫不放在心上,白甲人眼神阴鸷的望着他,这个恒国的少年,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凤歌应了一声,提起裙摆,转身上楼,白甲人看着关林森:“小心你的相好的跑了。”

    楼上的脚步声进了房间又复出,凤歌抱琴而出,她悠然坐在楼梯上,置琴于膝,玉手轻拂,丝弦铮然而响,宫商角徵羽,泠泠七弦竟隐隐含有风雷之音,正气浩然直冲胸臆,正是古琴名曲。

    关林森嘴角微微上扬,逼视白甲人的双眸,白甲人被他眼神里的讥笑刺激,喝令道:“活捉他,赏银一百两!”

    数十重甲军士齐步上前,高大的身形如铜墙铁壁,手中铁枪比关林森手中长剑还要再长出一大截,他们不需要做任何的动作,只需要一步步走过来,便是坚不可摧的碾压对方士兵的利器。

    令他们万没想到的是,关林森不仅没有像寻常人那样向后躲,反倒是快步迎上,踩在大堂木桌上,借力跃起,手中长剑向下挥去,正正砍中其中一人头盔与铁甲相交的缝隙之中,鲜血四溅,就这样丢了性命。

    其余铁甲兵见同伴身亡,嚎叫着挥动长枪,向关林森刺来,关林森瞬间又平地弹起,足尖踏住一杆铁枪,借着长枪尖上的上扬之力,整个人也腾空跃起,不料此时,竟有一面满是利刃的铜网向他兜头罩下,若是被这铜网罩个正着,就算不为那利刃所伤,也会被束了手脚。

    关林森伸出长剑,铜网顺势绕于长剑之上,他手一抖,便将这张要命的网缠于剑上,只是此时,那剑发出不堪重负的一声,陡然碎成片片晶亮,落了一地。

    重甲士兵见状狂喜,一拥而上,有心立功得那一百两的赏银。

    关林森就地一滚,落在先前杀死的北燕人身边,取了北燕人身旁重剑,展开身形再战,重剑的重量与宽度皆多出他惯用的长剑一倍有余,用起来十分不顺手。

    挥动几下,已牵动胳膊上先前的伤口,凤歌坐在高处看得分明,他的袖子上又缓缓晕开了一抹深深的水渍。手中的转音改调,已换成了。

    关林森悄悄从袖中暗袋取出一粒药丸,嚼碎咽下,双手握紧重剑,迎接下一轮的攻击。

    正在此时,白甲人手中拿出澄黄色机关管,遥遥瞄着关林森,扣动机簧,关林森全神贯注对付面前的重甲士兵,一时未察觉到白甲人的动静,待发现时,只来得及将身子向后急仰,一招“金刚铁板桥”,那颗带着火焰的霹雳弹擦过他的头发,打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结实的砖墙也被炸出了半圆形的痕迹。

    关林森手握重剑,大喝一声,手腕轻动挽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剑花,重甲兵们举枪相迎,关林森手中的重剑被他使得轻灵非常,剑光森然,重甲兵明明接住了那一剑,手中还能感觉到被巨大压力砸下的震动酥麻,可是下一刻,重剑竟然就砸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重剑之上带着无限的力量,关林森将全身真气蕴于掌中,被重剑劈中的人感觉到剧痛从胸口的骨骼经脉传向全身,连串脆响,被重剑劈中的人,甲衣完好,未见破损,人却已颓然倒地。关林森一剑一个,快如闪电,身手敏捷,包围着他的其余士兵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莫名倒下不起,不由骇然大惊。但北燕民风从来彪悍非常,越是危险,越是能激发他们的热血,当下不退反进,众人齐上,将关林森包围了水泄不透,虽是靠近关林森之人皆难逃伤亡的下场,犹自悍不畏死,前赴后继。

    天空中的阴云又隐隐现出电光,雷声隆隆,躺在关林森脚边的人越来越多了,远处有一个北燕人匆匆赶来,右手捂在胸前,向白甲人行礼:“雅克查将军,小王子询问您是否已经找到大王子的下落?”

    雅克查摆摆手:“先前探子查到大王子就住在这间客栈里,再给我一些时间,等我抓住这恒国小猴子,逼问出大王子的下落。”

    传令兵疑惑的看着他的侧脸,雅克查只是阴笑不语。

    连续不断的激战,关林森周身已被鲜血浸透,北燕人的血,他自己的血,混在一处,难以分辨。关林森连续使用真气,早已损耗过度,汗透重衣,而且这重剑着实过重,用起来实不称手,挥动之间已有片刻的凝滞,再纠缠下去,只怕当真要死在这里。

    关林森并不怕死,但是,他却不能死,耳畔琴声未绝,提醒着他,他手中握着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性命。

    又是一轮进攻,重甲兵同时出手,从上中下三路将他的退路牢牢封死,与时同时,雅克查手中的机关筒已填装完毕,这一次机簧响动之后,有三颗霹雳弹呼啸而出,直向关林森胸腹要害奔去。

    若是避开霹雳弹,就避不开铁枪,尖锐的锋刃从腿上划过,冰冷的麻森之后剧痛。关林森咬紧牙关,再次纵身跃起,重剑挥动,砍倒数十铁甲兵。

    关林森也付出代价,右肩与左腿皆被霹雳弹炸个正着,腿上被铁枪划过的伤口,血迹淋漓。常人到此时,只怕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关林森却依旧站定如松,抬首顾盼,无限意态风流。

    看清关林森如血人一般站在那里,雅克查不由大惊,他深知霹雳弹的威力,真正是中者死,擦者伤,不仅是皮肉之痛,更会伤及内腑,在阴暗之中,看不清关林森脸色如何,只见他身形一晃,站立不稳,眼看,便要跌坐在地。

    剩下的重甲兵们见状,喜不自胜,扑上前去,关林森的身影被他们挡得严丝合封,一点都看不见。

    雅克查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笑容还未展开,便听见轰然一声,那些压在关林森头上的重甲兵,如同被炸开似的,飞起半人多高,又重重砸在地上,翻滚哀呼。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雅克查大吃一惊,定睛一看,只见关林森站定如松,意态悠然,缓缓抬起右手,指着雅克查,食指勾了一勾,眼神中充满着轻蔑。

    雅克查拔出佩刀,大喝一声,迎将上去。

    方才分明已经精疲力尽的关林森,此时像换了个人似的,全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手中一柄重剑被他使得轻灵精巧,锋芒毕露,招招不离雅克查要害,到此时,雅克查不由得怀疑,关林森到底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他打了这么久,又受了这样重的伤,早应该已经支持不住了,为什么他还站在这里,为什么他手上的重剑一点都没有慢下来?

    如果不是因为雅克查行军多年,已无数次面对武勇过人的对手,只怕他此时也会败在关林森的重剑之下。

    关林森表现出来的超出常人的力量与能耐已经让雅克查心中生出了畏惧。

    雅克查挥刀与关林森交错而过,分明感觉到刀锋深深砍中他的侧腰,那种刀刃嵌入人体时的手感,他此生体验过无数次,绝对不会弄错。

    本以为关林森会就此倒下,失去战斗力,没想到,他竟然还站着,不仅站着,关林森手中的重剑,也已劈在了雅克查的左臂之上,那条胳膊带着鲜血飞上空中,又重重落在地上。

    “一刀还一剑,公平合理,你为什么要瞪着我?”关林森平静的看着他。

    “你不是人,你是怪物,你是怪物……”雅克查倒退数步,站在他面前关林森,脸上满是血污,犹自笑着,如果地狱有勾魂使者,那一定是长成他这样的。

    耳边的琴声肃杀,更将此地的血腥气氛提升了不少,这个女人,一定是妖女,这琴声,是妖术!这个男人被琴声控制了,所以他才会不知道痛,不知道后退,不知道害怕……

    雅克查一步步退出客栈,右手将身上衣物扯烂,撕成布条,紧紧包扎着断臂,接着从随身袋中取出一物,放在嘴中,尽力吹响,尖利的唿哨声响彻了王都的夜空,那是北燕人的召唤哨,只要吹响,周围的北燕人都会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集结而来。..

    只要进攻王都的北燕军队有三成被召唤来此,便是关林森有三头六臂,也难敌数千重甲兵的长枪。

    等了许久,久到雅克查以为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北燕军队开除的时候,终于,从遥远的长街那头,传来了整齐的跑步声,那是久经训练,才能跑出的整齐划一的步伐。

    雅克查大喜,他转头望向脚步声传来的地方,黑暗中,有数不清的人影向他这里跑来,雅克查望着关林森,他咧开嘴,得意地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死定了。”

    忽然,雅克查脸色大变,无数尖厉的破空之声呼啸着,直奔着他的方向而来。

    箭雨组成的乌云,遮蔽了天空,所有箭枝指向的目标只有一个人——雅克查。

    直到被射成了刺猬,雅克查都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是按着他的意愿进行的,只不过,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来的人不是北燕人,而是西夏人。

    关林森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凤歌手中一曲未完,便将古琴搁在一旁,急急拾阶而下,想为关林森处理伤口,不料此时地上还有一个未死透的北燕人,爬起来,举起长枪便向凤歌刺来。

    若是被这一枪刺中了,凤歌必死无疑。

    可是关林森却动也不动,还是那样静静的站着。

    赶来的西夏人群中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只当凤歌死定了。

    凤歌柳眉倒立,右手抬起的同时,一支淬有剧毒的天水碧便从袖中射出,正中那北燕人的眉心,北燕人顿时止住脚步,手中长枪落地,整个人也向后倒去,地面上的灰尘被震动,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