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七十六章
    凤歌重重地叹了口气,听见身旁的李云阳发出同样的声音:“唉,好巧,我也是。既然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公主殿下可否有兴致与朕秉烛夜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凤歌便答应了。

    站在御书房的门口,凤歌便看见铺满一桌,盖满一地的奏报,就好像刚才这里有狂风乱过一般。

    “这”凤歌看着李云阳,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呃”李云阳完全忘记刚才是自己命宫女全部滚开,让他清静一会儿,然后自己又因为心绪暴躁难平,跑出去,导致根本没有人收拾房间。

    在李云阳瞪了一眼近侍之后,不知从哪时涌出来许多人,太监宫女的手脚十分麻利,迅速将御书房收拾的干干净净,接着又消失地无影无踪。

    御书房内只留下了四个伺候的宫女,为李云阳与凤歌奉茶之后,又像木头人似的,定定站在那里,连呼吸的声音都细不可闻。

    “多谢公主救出大夏子民,朕以茶代酒,敬殿下一杯。”李云阳端着茶杯,向凤歌举起。

    凤歌笑笑:“都是邻国友邦,孤又在贵国叨扰这么久,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若是殿下需要我大夏帮忙的地方,朕定当倾力相助。”李云阳的话语中充满着诚恳。

    等得就是这句话,凤歌脸上波澜不惊:“那就先谢过陛下了。”

    虽然她现在特别想马上拿出几百页的条约让李云阳给她签下,从特价武器供应,到商税减免,再到只准从大恒国进口食物和茶叶,总之有利于大恒国经济、军事等等的所有条约,都让这位皇帝陛下签个遍。

    记得父皇说过,没有签过的字,就是厕所里的纸,做不得数。当然那个时候的凤歌还不知道,什么叫“撕毁条约”,以及也没有学到“秦晋之好”这个成语后面的故事就是“退避三舍”。

    虽然她不知道这些,但她知道不能急于求成,越着急,越会适得其反,关系,是要慢慢维护的,像西夏这样拥有大量矿产资源和厉害工匠的国家,求的是长远发展,怎么能只看着眼前小利。

    凤歌在心中对自己说了许多道理,讲了许多先贤的故事,才将想要李云阳直接把西夏变成大恒国仓库的愿望给压了下去,期间,她的脸上始终只有一个表情:微笑。

    见凤歌淡淡的笑着,李云阳知道她是不相信自己,不过,他与凤歌落的点不一样,凤歌是根本不相信国与国之间会有守望相助的友谊,连父皇为了躲谏官的日常唠叨都能把她给推出去当挡箭牌,还能指望人与人之间能有什么信任,有什么爱!

    李云阳一脸认真与坚定:“朕即将亲政,今日相助之恩,朕必涌泉相报!”

    哦

    与这个不是很值得期待的事情相比,凤歌更想知道独孤怀信的事到底是不是他做的手脚。她故作不经意的提起:“如果不是独孤怀信领路,将王都里的防守弱点告诉北燕人,今日他们来得也不会这样快。”

    “不错!药庐世代承皇恩,独孤怀信竟然敢背叛朕!”提起这事,李云阳双眉纠结在一起,若是独孤怀信在他面前,只怕要被他当场手撕成一片一片。

    凤歌点头:“但是,独孤说过,死去的北燕使者体内,发现了只有太后寝宫才有的毒果”

    她话音未落,只听门口有人大喝一声:“放肆!”

    此时,太监那尖厉的声音才响起:“太后娘娘驾到!”

    李云阳忙起身相迎:“母后,怎么彻夜赶回来了?”

    又斥责一旁的太监:“太后来了,你们怎么也不禀报!”

    身着华丽宫装的符太后,气势迫人,她一步步走进御书房,扫了一眼李云阳,又紧盯着凤歌:“璇玑才女?”

    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连凤歌自己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应声。

    “听说今晚璇玑才女仅带着十个人出城,便将我大夏被掳子民救回?果然身手不凡。”

    虽然这是夸奖的话,但是凤歌总觉得符太后脸上的表情可以被划入皮笑肉不笑的标准范例,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凤歌决定假装谦虚一下,看看这位太后娘娘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遂笑道:“并不是身手不凡,只是运筹得当罢了。”

    “到底是运筹得当,还有与独孤怀信本来就有所勾连,因此他才会这么给你面子,你是想用这点小恩小惠,换取什么?是想得到免费的兵器,还是国中财富?”

    凤歌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一定是有人在她面前挑拨栽赃,还没等她想到应对之策,只见符太后声色俱厉,右手轻扬:“拿下!”

    身后两个禁卫军上前,伸手便向凤歌的肩头抓去,待李云阳反应过来,忙大喊一声:“住手。”他急急起身,走到符太后面前:“母后,她是我请来的客人,为何要抓她?”

    “客人?在主人家偷东西,就算不得是客人了吧?”符太后冷冷道。

    偷东西?李云阳疑惑的看着凤歌:“母后丢了什么东西?”

    “你的这位客人,潜入我的寝宫,偷了七宝箱中的东西,意图谋夺恒国皇储之位。”

    李云阳忙道:“一定是什么地方弄错了,这位璇玑才女,正是大恒国的大公主,当今储君,凤歌殿下。”

    “她?公主?”符太后上下打量着凤歌,“看你气质出众,谈吐不凡”

    李云阳刚松了一口气,忽然听见符太后冷笑一声:“与公主长得也有几分相似,难怪敢冒充公主。”

    “什么?”李云阳瞪大了双眼,“母后何时见过公主?”

    “前天的早上,公主入宫拜谒,与哀家说了好一会儿话,她提醒哀家,这位璇玑才女心怀不轨,哀家有好生之德,见她并未做出什么实质上有损大夏的事情,才迟迟没有对她动手,你王兄早就要将她送走,她却找出各种理由,拖延不走,终于等到独孤怀信引北燕兵破城,她再带人去救,白得一个大大的人情,皇儿,她有没有要你答应什么?”

    “没有,母后,你一定是误会她了。”李云阳依旧在为凤歌辩解。

    凤歌心中却长舒一口气,好险,幸好她连一个要求都没有说过。

    “哼,想必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打得好算盘。”符太后逼视着凤歌的双眼。

    凤歌一双清亮的眸子,定定地望着符太后:“太后娘娘,捉贼捉赃,既然说我偷了东西,我愿意让太后搜查。”

    凤歌心中无鬼,坦坦荡荡,在符太后眼里看来却是另一重意思,她冷冷道:“不错,连你都知道捉贼捉赃,又怎么会把东西放在自己身上,你今晚为何出城,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宁王妃说那些士兵将她们抓回营后,并未侮辱,只是关在营帐内不得离开。”

    “定是你与独孤怀信里外合谋,你偷了东西,他劫了人,你出城救人的时候,正好把东西给他,现在独孤怀信定然已逃向北燕,你身上当然什么都不会搜到。”

    符太后说的有理有据,最重要的是,此处是西夏皇宫,她就算说太阳是绿色方形,每天从西边冉冉升起,也不会有人敢说半个不字,凤歌自知此时已无法自证清白,不能再在这件事上纠缠太久,重点还是独孤怀信。

    “独孤怀信在反叛之前,已查出那几个北燕使节死于朱果,而整个夏国,也只有太后寝宫中有,当初设定的三日期限未过,为什么要派出大风堂将药庐里的人都抓起来?莫非,太后有什么难言之隐?”

    平日里,她绝不会对一国摄政太后这样说话,但是现在她已经别无选择,一心想要亲政的李云阳还在这里,从他的态度中可以看出,他特别想要摆脱太后执政的影子,为自己立威,但是又找不到一个适合的机会。

    凤歌没有看李云阳,心里却在大声喊:“现在机会给你递过来了,要是抓不住,就别想亲政了,老老实实躺当一辈子的傀儡吧。”

    果然李云阳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使命召唤,他开口道:“母后所见的公主,必然是假。实不相瞒,那一夜,朕夜宿清凉殿之内,也闯入了一个与她长相十分相似的女子,也说想要去拜见母后,朕正要赶去上朝,让她稍等,不料回来之后,就没了人影,只怕就是此人将母后宫中的东西给盗了去。”

    皇帝寝宫中曾经冒出过女人这件事,符太后闻所未闻,不由大怒:“半夜三更有女人跑进皇帝寝宫,竟然无人知晓,来人,将清凉殿当值侍卫与守夜宫女全部拿下!”

    站在门外的禁卫军应了一声,脚步整齐的向清凉殿而去,李云阳大惊:“母后”

    刚想为他们求情,符太后便恶狠狠的瞪来:“还有你!半夜被女人摸到床边,为什么不叫人?”

    李云阳的后半句话噎回了肚子,他总不能告诉太后,因为“公主”说母后偷了大恒国的东西,要把它再反偷回来,所以才出手帮忙,他更不能告诉太后,当初父皇临死之前,曾经悄悄告诉他一件事,那就是符太后的那个恒国丈夫并未死,而且在恒国也很有一些势力,如果在自己亲政之前,母后决定改立王兄李云清为太子,那么,势单力薄的李云阳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此,他想着符太后的那个七宝盒里装着的一定是与前夫的信物,让人偷走了正好,让她彻底绝了与恒国势力勾连,把自己给弄下去的心思。

    今晚他不是无法拦住凤歌出城,而是他需要救人以安民心,自己没这本事,又不想再让李云清立功,也不想动用只听母后的大风堂,因此凤歌这个外国人愿意出手,要的人又不多,当然是乐见其成。

    现在凤歌被符太后指为窃贼,这可是大大的不妙,他还想借着凤歌的身份,向国人力证与恒国才是友好邦交,以及自己已经得到了恒国未来储君的友谊。

    虽然李云阳实在是没有自信说一个能够让符太后相信的谎言,不过现在已是火烧眉毛,他决定努力一下:“因为公主曾对我说,对王兄有好感,希望可以与大夏联姻,让王兄去恒国做皇夫大亲王,是朕舍不得王兄,于是当时没有答应。于是,在那天夜里,一个长得很像公主的人站在朕的床边,说就要回去了,希望能在离开之前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朕想着女儿家娇羞,于是,也没有声张。”

    “娇羞半夜三更摸到男人床边的算是哪门子娇羞!”符太后对自己儿子的智商产生了怀疑。

    “朕身边的妃子都是这样娇羞的。”李云阳言之凿凿。

    符太后很想把他的脑子打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无奈地挥挥手:“罢了,继续说。”

    “然后朕说,联姻这样大的事情,应该禀明母后,再告诉王兄,所以,她就说,要来拜见母后。然后就上朝了,再回去人就不见了。”李云阳一气把后续说完,凤歌听得直皱眉头,她猜到李云阳没说实话,那个假扮她的人千辛万苦潜入皇帝寝宫,难道就是为了谈亲事?总不能是月老性转下凡来逼婚了吧?

    她能想到,符太后当然也想到了,她一拍桌子,指着李云阳:“撒谎!”

    “云清已娶有正妃这件事人尽皆知,怎么可能潜入清凉殿就为了联姻。就算未曾娶王妃,待她回到国中,一封国书过来,自然有哀家做主。你当时没有叫人,现在还替她编了这样一个故事,可见,她与你所谋相同。”

    李云阳的心脏猛然跳了一下,母后怎么看出来的。

    “说,她到底想要做什么?”符太后步步紧逼,李云阳的说谎技能暂时进入冷却状态,一丁点灵感都没有,张口结舌,脸涨得通红。

    凤歌还来不及同情他,就已经听见李云清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竟然除了凌波之外,还有女子这么痴恋于我?”他笑着跨进门槛,向符太后与李云阳行礼:“拜见母后,拜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