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七十四章
    原来是风灵草,李云清的神色一下轻松:“哈哈哈,那风灵草,早已送进王宫,医治陛下之疾。”

    “呵呵呵,王爷,别急,听我说完。”安西瓜尔看着李云清的神情,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可是剩下的,王爷却给了独孤怀信,风灵草是药也是毒,独孤怀信将它做成奇毒,抹在针上。那种毒无色亦无味,如果不是知道此毒必与风灵草有关,只怕全天下谁都查不出来。”

    “想必这件事的证据,你已经在药庐里放好了?”李云清冷笑。

    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想说的了,事到如今,已经是硬往头上栽赃了,连这种理由也能编得出来,耳室里平静如常,想来也是因为安西瓜尔的话实在是难以令人信服,就算是李云阳,也不会相信。

    安西瓜尔扬起头:“王爷派去毁灭证据的人来迟一步,真是可惜。”

    说着,他从手中拿出一只瓷瓶,在李云清面前晃晃,笑道:“药师为王爷立功不少,而且那一身用药用毒的本事,独步天下,若是就这么死了,也是可惜,药师全族如今身陷大风堂之中,薛其锐只听帝令,其余人的话一向不听,但是王爷今天却能从大风堂将那璇玑才女带出来,可见,就连薛堂主也有意与王爷结交。只不过主犯独孤怀信,若是放走,实在难以交差,王爷,你若是能登基九五,想要救他,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贵使啊,我想问问,你在进入使节团之前,是做什么的?”李云清一本正经问道。

    安西瓜尔自豪的一扬头:“我是大燕国世袭一等镇国公!”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阁下是跑江湖说书的。”李云清淡淡一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真是可惜了,阁下若是吃开口饭,只怕得的打赏比每年的俸禄还要多。”

    被李云清这番消遣,安西瓜尔已有些绷不住,北燕人向来性格直来直去,最不擅长的就是这种转着弯子骂人的把戏,西夏人其实也很不擅长,只是恰好李云清从小就生在大恒国,那是一个重文轻武的地方,那是一个大侠能凭着素口骂人,活生生把一个江洋大盗给骂死的神奇国度!

    要说北燕皇帝会派安西瓜尔领导使团,也是因为他真的已经是北燕贵族之中最能忍的了,若是其他王公大臣来,这会儿只怕已从腰间抽出两把斩骨刀,与李云清对砍起来。

    安西瓜尔的脸色变了几变,到底还是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只是阴恻恻地笑道:“王爷不承认也没有用,等大风堂的审讯结果一出来,只怕到时候,王爷也自身难保。”

    “大夏国无论换成是谁主政,都会本着和平共处的原则,与周边邻国相处,我们大夏子民只想安静过日子,并不想惹是非,贵使又为什么非要想把本王抬上皇位?”李云清不解的问道。

    “呵呵,恒国那些狗杂种,现在正在边境秣马厉兵,前几年一直都是在混日子的士兵,如果不是他们有心要挑起战事,好好的,练什么兵,习什么武!我大燕为了自保,必须与贵国联盟,恒国没有自己的武器产出,只要贵国答应不卖兵器给他们,他们就完了!”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联姻的事,李云清不动声色:“大燕国,是想把恒国给灭了?”

    “灭了自然是最好的,不用担心没人买大夏的兵器,我们还有东宁,还有东洋和南洋,还有波斯、大秦,听说走过一片比这里的沙漠更大的沙海之后,那里还有一片丰饶的土地,我皇保证,这些所有的武器都在大夏购买!保你们的生意源源不绝。”

    李云清的眼皮低垂,从案上端起早已冷透的茶,慢慢的喝了一口:“为什么,不干脆把大夏也给吞并了?还能省点钱。”

    安西瓜尔嘿嘿一笑:“放心,我皇说了,可以把自己最心爱的妹妹,草原上的神女嫁给你为妻,到时候,我们就是姻亲,就是一家人啦。”

    忽然间,李云清就明白了,为什么安西瓜尔一定想要把自己抬上皇帝的宝座,其实北燕人想要把这位草原上的神女嫁来西夏的事情,早已与符太后说了,符太后这边刚与李云阳提起,李云阳马上就露出一脸不屑之色:“北燕人都是臭哄哄的,从来也不洗澡,那个什么草原神女,还不知道从出生之后洗过几回澡,我可不要臭哄哄的人做皇后。”

    可是,联姻大事,符太后是将宫里其他人摒退之后才说的,当时房间里除了自家两兄弟和符太后之外,就再没有别人。

    没想到,北燕的探子已经渗透进了大夏皇宫,听机密还没有被人发现,想必,不止一人。可想而知,那位草原神女嫁过来,不管是嫁给谁,整个大夏就真的是北燕的一家人了,一点秘密都不会有。

    “若是王爷愿意,我皇必然推波助澜、乐见其成。”安西瓜尔又催促道。

    北燕大军就在边境,现在打着的旗号是对战恒国,但是如果自己现在就与安西瓜尔翻脸,只怕北燕马上就会挥师转西,直接攻入大夏王都来,而大夏的兵力与北燕相抗衡,无异是以卵击石。

    当然,如果大恒愿意两相夹击,那还是有赢面的,可是以大恒现在朝堂之上的风气,只怕他们只会袖手旁观,看着北燕大军踏碎大夏国门。

    不如现在虚与委蛇,把他骗走以后,再与凤歌商量,她虽然年幼,但毕竟是储君,总比自已秘密派出使臣的效果更好一些。

    拿定主意,李云清笑道:“这么大的事,哪能说定就定的,女儿家说亲,还要先相了人,再看生辰八字,跳大神求卜吉凶,最后才是纳礼问名呢。给我一点时间,我要考虑考虑。”

    听李云清的话气已是有所松动,安西瓜尔满意的点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王爷不仅生得俊,而且还杰出的很呐。”

    被不伦不类的夸奖一番,一点都不会高兴好吗!

    李云清脸上依旧还是挂着温和的笑容:“多谢夸奖,贵使要不要留下吃饭?”

    “呵呵呵,不了,我还要进宫,告诉贵上,那几个人是自己在外面误食了野果而死,让大风堂把药庐的人放出来,再迟了,只怕人出来也废了。”安西瓜尔大笑着离开。

    李云清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等安西瓜尔离得远了,他才说:“好了,你们出来吧。”

    耳室里传出一阵叫骂,是李云阳:“你敢如此对我,我要砍你的头!”

    然后是凤歌温柔的声音:“他是我的人,不给你砍。”

    李云清忙进去看,只见李云阳站在关林森的面前,瞪着眼睛,眼圈红通通的,好像刚哭过,那样子一点都不凶,倒是有一种很委屈很委屈的可怜模样。

    “这是怎么了?我在外面一头汗,你们在里面好好的怎么也能闹起来。”

    凤歌对关林森说:“解了他的穴道吧。”

    关林森抬手在李云阳的肩头拍了一下,李云阳顿时又叫又跳,转着圈圈咆哮:“你们,你们一个个都合伙起来欺负我,我要告诉母后,我,我要把你们都砍了!”

    方才他没直接冲出耳室来找自己算账,原来不是他不想,而是被关林森给点住了软麻穴与哑穴,李云清感激的看了一眼关林森,却不敢道谢,不然自己这位弟弟还不知道要疯成什么样。

    “难道陛下真的相信,我与北燕有勾结,要害死你吗?”李云清看着激动的李云阳就问了这么一句。

    “本来是不信的,可是他说的那样真切,我,我当时就想问问你,你到底有没有背叛过我。”李云阳有些不好意思,方才他的大叫大闹,有一部分原因也是想要掩饰自己的羞愧。

    李云清叹了口气:“陛下,明年母后就要还政了,到时候,整个大夏的江山都在你一人的肩上,如果还是如此这般,怎么才好。”

    “有什么怎么才好,你可以听北燕人的话,把我废了啊,把我杀了都行。”李云阳还在气鼓鼓的。

    凤歌皱着眉,完全不明白他到底在生什么气,明明刚才说了会相信李云清的,怎么这么快又变了。

    “呛啷”一声响,李云清抬手从墙上取下悬着的一柄宝剑,拔剑出鞘,倒转剑柄,递在李云阳的面前:“陛下若不信,现在就把我杀了。”

    “哼!”李云阳转头不看他,嘴里嘟囔着:“你为什么要对那个北燕人那么客气,不就是想要放了药庐的人嘛,我也能放啊,大风堂听我的话,又不是听他的话。”

    凤歌觉得自己一个外人站在这里听人家两兄弟傲娇闹别扭实在不合适,她笑道:“两位慢叙兄弟情,我先出去了。”

    “啊,对不起,公主请留步。”李云清连忙开口留下凤歌。

    三人在厅里坐下,李云阳为了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只会耍脾气的小孩子,抢先说道:“公主,方才你也听见了,北燕总想着把臭哄哄的那个什么神女送过来联姻,可见,联姻真的是个好东西,你看我大王兄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他刚才骂那个北燕人的时候,是不是嘴皮子特别利落,跟你们大恒人也很像,我王兄小时候就是在大恒长大的,对了,他身上还有一半大恒的血统,如果你将我王兄纳入后宫,一点都不会觉得不习惯!”

    还以为他已经把这事给忘了,怎么又提起了,凤歌又开始揉起了太阳穴,她微笑着说:“只怕你大王兄不愿意呢。”

    “有什么不愿意的,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聪明又可爱!”

    凤歌的嘴角微微一扯:“可是我大恒国的皇帝,都是三宫六院的呀,我父皇除了有母后之外,还有四妃、九嫔、三十六世妇、七十二御妻、九十八宝林,一百零八采女……有很多人一辈子见不到我父皇的。”

    这一点,完全出乎李云阳的意料之外:“可……可是,我母后只有先帝一人呀,女人,怎么能有那么多男人?这不合理。”

    “如果王爷入我后宫,那就是符太后那样的身份啦,他只能有我一个,但是我可以有三千佳……面首!”

    “这样啊……那大王兄的牺牲就太大了……”李云阳看着李云清,后者默默的看着他,眼神复杂。

    “那,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妹妹?”

    “目前还没有,也没有正在怀着的妃子,如果刚刚怀上的话,王爷到三十五岁的时候,我妹妹就可以嫁人了,要是运气不好的话,还得再等几年,我共有十五个弟弟,一个妹妹也没有,这事可能比较悬。”

    李云阳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然后,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令李云清好想弑君的主意:“你的弟弟们有没有喜欢男风的?”

    ***

    那场异常尴尬的联姻讨论之后,李云清催李云阳赶紧回宫处理释放关押在大风堂里的药庐众人为由,把李云阳赶紧给撵回宫里去,这才总算歇下一口气。

    “快走吧,趁小祖宗还没回来之前。”

    “你的小祖宗又回来了!”李云阳的脸出现在门口。

    李云清的神经陡然又绷紧,看着李云阳站在凤歌面前:“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你说要取太后的七宝箱,那进太后宫便是,为什么要到我的清凉殿来?”

    “我昨晚一直留在这里,与王爷说话,从来没有进过皇宫。”凤歌回答道。

    “当真没有?”

    “没有。”

    李云阳紧皱着眉头:“可是,昨天有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偷偷潜入我的寝宫,我还以为是你,便没有叫人拿住她。”

    “跟我很像的人?”凤歌问道,“然后呢?”

    “趁着我上早朝的时候,她就跑了。想来翠心的事也是她做的,此女可恶,也不知到底是谁,竟在我大夏宫中生出如此多的事端。”

    类似于这种毫无头绪的事情,凤歌一向的作法就是搁置一边,不去想它,也不去为它苦恼,反正,也是白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