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七十一章
    “有这么好吃吗?”金璜嘴上这么说,心里已经伸出了手。

    高真北点点头:“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东方大陆四个国家里,只有这家的牛肉丸最好吃!不仅肉质弹性十足,而且味道也调得极好,牛的腥膻气被盖住,鲜香味却被完全吊了出来,上一次吃还是五年前,那个时候这家店刚开张,就天天排队,五年过去了,队伍排得越发长了。”

    “真……真的啊?”金璜盯着那只褐黄色的油纸包,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当然是真的!尝一个你就知道了!”

    “那,我就吃一个!”金璜的馋虫几乎要从喉咙里伸出手来了。

    高真北对着小二大声道:“小二,过来,给我把酒袋装满,再拿两副碗筷来。”

    圆溜溜的牛肉丸从油纸包里滚落,金璜刚想拿起筷子,高真北伸手摸了摸碗边:“冷了,得拿去热一下。”

    金璜本以为他又会叫小二,没想到,他拿着碗,与小二说了几句话,便径直往后厨走去,从来没见过还有客人可以直接闯进后厨的,难道他要自己动手?

    十分好奇的金璜也循着他的踪迹向后厨走去,小二知道她与高真北是一起的,也没拦她,还十分热情的给她指了厨房的路。

    “你来的正好,刚才忘记问你吃不吃芜荽。”高真北正低着头切着一种绿色的菜叶。

    金璜从来没听说过“芜荽”,一脸茫然,高真北拿起一片叶子递给她:“整个大恒只有丰县有这种菜,对了,恒国人喜欢叫它香菜。”

    金璜接过,这种植物的气味独特而浓烈,凡是独特的东西,都注定不会被大众所接受,只不过金璜是个例外,她笑道:“没事,没有我接受不了的味道。”

    “那就好。”高真北继续低头切菜,“我还担心你有忌口的东西。”

    “不过,我也吃不出东西的好坏,吃所有的东西基本上都一样,只有菜烧糊了,调料没放,或是放得过多,才能吃出来。所以,不用在意我,按你的习惯来就好。”金璜笑着倚在门边。

    锅里的油已经微微的在翻滚,高真北将早已剥好的几瓣蒜丢下去,“哧啦”一声,蒜瓣的香气被滚油最大限度的散在了空中,高真北挥着铲子在锅里翻动几下,又将切好的蘑菇片、玉笋片一样一样放下去,翻炒着。

    “吃不出东西的味道来?那失去了多少乐趣?天生的吗?”高真北又将带回来的牛肉丸倒进锅里,加了一些高汤,与其他材料一起炖煮。

    金璜抱着臂,轻笑道:“也没有什么不好,没有喜欢的东西,就不会有弱点,听说皇宫大内侍膳的规矩,再好吃的菜,也不能超过第三口,如果有喜欢的菜,却看着不能吃,那该多郁闷。”

    “可是至少吃的时候还是高兴的。”

    金璜声音幽幽:“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忧,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高真北拿着铲子的手顿了一下,转头看着她:“这……牛肉丸,你还能吃吗?”

    “啊?为什么不能?”

    “我以为姑娘你已经出家了,这红尘看得破破的。”

    “破破的,哈哈哈,你这恒国话是谁教的,红尘啊,那是烂烂的。”金璜一扫方才眉间的忧郁,脸上绽放出笑容,“哪能看得破,这么多有趣的事情,而且,万一哪天我恢复味觉了呢?”

    她又继续说:“对了,我叫金璜,你呢?”

    “高真北。”

    金璜又笑起来:“这么值得强调一下吗?不仅是北,而且真的北哦。”

    高真北也笑起来:“丸子好了,来试试我的私房专厨菜能不能治好你的无味觉症。”

    他抓了一把香菜,往锅里撒,一面伸出手,有意无意用对特别熟悉的人才会的方式对金璜说:“盘子。”

    天不怕地不怕,连在凤歌面前都敢拿皇后名讳开玩笑的金璜,乐颠颠的跑到碗柜里拿出了一只大盘子,捧给了高真北。

    高真北转头,发现她那么小心的将一只空空的大盘子用两只手紧紧握着,双臂伸直递在他面前,他嘴角微扬:“我在大恒听人说过一个词,但不解其意,如今看见你的样子,忽然领悟了。”

    金璜不解的看着他:“什么词?”

    高玄武一笑:“举案齐眉?”

    “呸呸,胡说八道,什么举案齐眉!”金璜觉得脸上忽然发烧,强自辩驳道:“首先,这是盘子,其次,也就到胸口!”

    “举盘齐胸?”高真北做恍然大悟状,在金璜恼羞成怒之前,他已经将菜都盛进了盘子里,大步急速向大堂逃蹿。

    原本只是那么几个肉丸子,现在给高真北加工了一些,白白的蘑菇片、浅黄色的玉笋片、碧绿的芜荽,还有褐色的牛肉丸,浸在浅金色的高汤里。

    “看着就很好吃。”金璜将筷子伸向一枚牛肉丸,却不是夹,而是狠狠往里一扎,将肉丸串在筷子上,愉快的咬了一口。

    高真北有些讶异:“你真不像大恒的女孩子。”

    “好好的干嘛骂我?”嘴上说是这么说,金璜又咬了一口。

    “没骂你,我就喜欢这样的真性情,我们北燕人都是这么吃东西的,平时里吃得最多的是烤肉,北燕无论男女,随身都会带着刀,吃烤肉的时候,都是自己用刀把刀给割下来,在盐碗上擦一下就吃。”

    “哦?还有这种吃法?挺有意思。”

    金璜脸上笑着,心里奔腾着不屑与嘲笑脸,要你喜欢呸,你是谁啊!北燕人又穷又土,天上下点雪,或是干旱,就逼了,除了会挥着刀子南下抢劫,还会干什么?野蛮人!

    “等有机会,我带你去吃一回。”高真北也扎起了一个丸子。

    在他说话的时候,金璜已经吃完了,她放下筷子,高真北无奈笑笑:“看来,这道菜做得很失败。”

    “做得很不错,是我的问题。”金璜此时有些后悔,刚才怎么也应该装上那么一装,虽然吃不出味道来,但是假装很好吃这件事还是可以做到的,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完全没有想起来要装一装,也许是在心底深处也把高真北当成朋友,完全没想到在他面前掩饰什么吧。

    高真北问道:“你认识独孤怀信吗?”

    “那是谁?”

    “燕雀湖药庐的主人,就算是西夏的皇帝,也要让他三分,也许他可以治好你的病。吃好东西却品不出味道实在是太可惜了。”高真北一边吃着,一边真心的为金璜感到遗憾。

    “嘘,客官,你可千万别提燕雀湖药庐了。”原本懒洋洋站在一旁的伙计一脸紧张的走过来,“独孤怀信他给北燕使节团做菜的时候,往里下毒,毒死了好几个人呢!”

    金璜早知道此事,不过为了圆上之前所说“今天刚到”的谎,不得不装出一脸的震惊:“什么?药庐主人还给负责下厨?不仅下厨,还下毒?”

    “嗨,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好好的药庐主人不当,跑到红芳阁去打杂,听说之前就这么做过一回,莫不是做上瘾来了。这次闹得可大了,两位可千万不要在小店里谈及此事,万一被人听见,只怕小店也要遭殃。”小二摇头走开。

    金璜扬扬眉,低声道:“看来,我这味觉失调症是治不好了。”

    “无妨,没他,还有我呢。”高真北示意金璜将手伸出来,金璜怀疑的看着他:“你还会诊脉看病呢?”手并没有伸出来。

    高真北笑笑:“你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借着诊脉而故意摸你手腕的混蛋吧?”

    答对了,金璜此时真的是这么想的,被高真北一语道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讪讪伸出手:“好吧,就信你一次。”

    高真北的手指在金璜的手腕上搭了一阵,原本轻松的神色变得凝重:“你这是几处穴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造成的,有人用金针刺在你的体内,过了很久才拔出来。你应该不止吃东西没有味道,连痛觉都比别人弱许多。”

    “呵呵……”金璜将手腕收回,“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受的伤,自记事起就这样了,也没什么关系,并不影响正常的生活。”

    受不了高真北望着她的同情眼神,金璜将桌上那坛香蜜流云酒又一次打开:“这么远带回来,还是得喝一点。”说着,仰头大口大口的喝,不,那已经不能叫喝了,叫灌。

    待高真北将酒坛从她手中夺下来的时候,金璜的神色已经有些迷离,脸颊红扑扑,连眼圈都是红的。一头一脸的都是方才倒得急了,从坛中肆意流出的酒。

    “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高真北再傻,此时也看出金璜情绪不对,金璜笑着伸手想要把酒坛再拿回去:“因为不喝完浪费啊,多可惜,三两银子一坛呢。”

    高真北拧眉:“刚才你不是已经把这坛酒送给我了吗?我也可以喝吧?”

    “喝……喝……”金璜已经是醉眼朦胧,人半趴在桌子上,随意挥了挥手。

    高真北抱着坛子,一气便将坛中所有的余酒喝了个干净,他将坛子放下,却发现坐在桌子对面的金璜趴下了,双眼闭着,呼吸均匀,睡着了?

    早知睡得这么快,就不喝这么多甜甜腻腻的女人酒了。

    高真北站起身,站在她一旁,叫了两声:“金姑娘,金姑娘。”

    金璜动也不动。

    高真北又推了推她。

    还是不动。

    高真北抓抓头,实在没办法,也不能把她就这么晾在这里,想了想将她打横抱起,走到房间,将她放下,替她脱了鞋袜和外衣,又将被子抖开,盖在她身上,还贴心的放下了床帐,正要走,又拿起桌上的茶壶摇摇,发现里面没水了,又拿着茶壶到楼下找小二灌了满满一壶茶,做完了这一切以后,才真正离开。

    出门前还用了个巧法,让门闩自动落下,从里锁上,免得有人闯入。

    高真北刚刚离开,先前还一副醉的瘫软如泥状的金璜忽然睁开眼睛,双眸一片清明,哪里有半分醉意,她从床上坐起来,掀开帘子起身,此时,已是华灯初上,天空中厚厚一层乌云,星星月亮皆不见。她从柜子中取出一只包袱,打开取出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和蒙面巾。

    收拾好了便推窗而出,身姿轻盈,以“燕子三抄水”之势几番起落,已落在远处一座房屋的顶上,将身形隐在屋脊之后,从上往下望去,灯火通明,无数侍卫来回走动巡逻。

    此处,正是大夏最最要紧之处皇宫。

    大夏皇宫的面积约摸只有大恒皇宫一半的大小,但是由于大夏工匠的能耐着实了得,每一处房屋都高大敞亮,堂阔宇深,外表看起来不甚华丽,但是只有当身临其中,才会发现处处皆是匠心独具。

    夜深了,万籁俱静,皇宫之外已是一片漆黑,就连宫中的灯火也一处一处熄灭,只有廊上屋外依旧亮着灯笼,虽然还是很亮,不过已经给了有心潜入者可趁之机。

    金璜看准机会,越过宫墙,落在墙角与树木的阴影之间,如一片树叶落在草地上,无声无息。她悄悄的贴着墙,看着一队队的侍卫与太监、宫女走过去。

    人数与规模比起大恒皇宫的水平来说差太多了,对于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来说,这点人又算得了什么。

    她静待时机,眼瞅着两队交错的功夫,便从外墙跑出两丈开外的内墙根底下,而这一切,那些侍卫仍是无知无觉,只是队尾的那人感觉到身后有一阵清风吹过,回头,正好宫女那队的最后一人,也正巧困惑的回过头。

    四目相对之下,宫女娇羞的低下头,侍卫脸上露出憨实的一笑……

    金璜蹲在墙根,脸上露出了单身狗的不屑:“呸。”

    大夏皇宫讲究的也是地位最高者居于中央,毫不费力就找到了皇帝李云阳所居之处,近期连日暑热难消,他都在清凉殿留宿。

    刚靠近清凉殿,金璜便觉得身上凉嗖嗖的,莫名的感觉到了冬日的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