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六十八章
    “小的也不知道呀,老板娘出门从来也不与我们打招呼的。”

    “哼哼,我看,她就是畏罪潜逃,来人,把今天在这的人,全都抓起来,回去好好的审一审,一个都不能放过!”

    又是整齐的应声:“是!”

    脚步声从大门口传来,分散去了不同的房间,木制地板传来咚咚的纷乱脚步声,接着是伙计们、厨娘们被粗暴对待发出的“哎哟”“我的娘喂”……

    听着士兵踩在楼梯上的声音,黄雕紧张的看着门,又转头看着凤歌与关林森,推开窗:“这里连着后面的民宅,大殿下从这里走吧。他们来势汹汹,想必不是什么好意。”

    凤歌微微皱着眉:“说好了限期三日,今天怎么会突然又包围了这里,其中必有缘故,北燕人之死与这阿芙蓉花,说不定有什么关系,我要留下来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大殿下乃万金之躯,这些人都是虎狼之辈,只怕粗手粗脚伤了大殿下。”黄雕心下着急,虽然他自认武功不差,但是,在纷乱之中是否能保凤歌周全,他也不敢打包票,只希望凤歌能赶紧离开。

    “咣!”门被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一脚踹开,此时已是走不得了。

    为首那人看见屋里的凤歌等人,抬起右手,指着他们:“把这三个都拿下!”

    凤歌抬起手:“慢着!”

    稍显稚嫩的女声中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压,令在场身着铠甲的若干男儿不由得止了脚步。

    “什么人,敢叫慢着!”为首之人脸上有些挂不住,眼前这个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站在那里的模样,却有指点江山、睥睨天下的气势。

    莫不是在装模作样?

    他一步步走近凤歌,强自镇静:“你是什么人?”

    靠近之后,才发现凤歌的手中握着的羊脂玉佩上,刻着一个字“宁”,在大夏用这样的玉,又刻着这样的字,唯有一家——当今圣上手足,宁亲王李云清!

    待他认知到这一点之后,原本那一点强撑的勇气也都烟消云散了。

    “你……你是王爷的……”他的声音在发抖。

    凤歌傲然一笑:“我是王爷的什么人,还轮不到你来管,你又是谁?”

    “下官王城都尉夏侯勇。”

    西夏的王城都尉专司王都中的大案,看来此事已是惊动了西夏皇族,看来此事不能善了,现下想要拖时间,只怕要看运气,凤歌眼皮微垂,语气森冷:“你是不是想把我也抓回去。”

    “下官不敢!下官也是奉命行事,若姑娘与此事无关,还请姑娘离开这是非之地。”

    真是一个认真工作的人,被吓了一跳,还不忘初心,坚持要抓人。

    凤歌问道:“谁派你来的?昨日严巡司已说好,限期三日,如今才刚刚过了一晚,为何就反悔了?”

    “北燕使者要求尽速破案,我是奉了太后懿旨,接手此事。”

    果然如此,自己的刀上回出现在符太后宫中的事情,至今她都不知道是谁的手脚。

    看来这大夏王都之中也是风云叠起,眼前这位夏侯勇,也不过是符太后手下的一枚棋子罢了,想必是领了严令而来,再怎么吓唬他,也不会有更大的作用,毕竟宁亲王也要听符太后的话。

    “太后娘娘是何旨意?”凤歌直截了当地问道,夏侯勇回道:“将红芳阁中人尽数带至王城都尉府审问,务必天黑之前,可以给北燕使节一个交待。还请姑娘不要为难下官。”

    前一天事发之时,虽是着急,但也只是下了三日之期,哪里有这么着急,只怕这段时日之内,不知哪里有了变数。

    大恒皇宫中秘密收藏着这些年来,收集来的各国信息,其中包括各国官制,因此凤歌才能知道西夏有王城都尉职务,也知道他们的权力在王城之中非常大,除皇宫之内的事情,上至王爷、百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官,下至黎民百姓、外国使节,无论什么事,只要他们认为需要接手,就可以接手。

    皇权特许,除涉及三品以上大臣及皇亲国戚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事是他们不能管,管不了的。

    如果不是因为凤歌拿出的是宁亲王玉佩,她那一声“慢着”,根本不会有人理睬,徒增笑柄而已。

    以凤歌对这种权力机构的认知,那便是,如果被上头催得急了,那就会为了让这件事情早日结束,而不惜进行严刑逼供、屈打成招,甚至是捏造口供,到时候,就算林青鸾等人武功再如何的了得,在大夏境内也是难以容身。

    相信以西夏皇族的身份,不应该与一个小小的酒楼过不去,除非,她们是寒山铁骑旧部的事情暴露了?

    那么多年前的事,就算是大恒境内都未必有人看着她们知其来历,何况是大夏。

    短短数息之内,凤歌思绪又是转了几转,想不出来,此时她多么希望刑部、大理寺各位大人灵魂附体,再不行的话,林翔宇的灵魂也行啊,他能在丰县当这个县令这么久,应该比起自己这个只会纸上谈笔的人强上许多。

    凤歌久久不语,夏侯勇着急了:“太后懿旨,不得不从,还请姑娘略略让一步,士兵粗鲁,怕误伤姑娘玉体。”

    现在的形势已经说的很明白,红芳阁里的人,是一定得进王城都尉府的,否则这事没完没了。

    凤歌定定的看着夏侯勇:“王爷认为,此事颇有蹊跷,还请夏侯大人不要为难红芳阁诸人,待我查到真凭实据之后,只怕王爷也要找他们,问上一问。”

    夏侯勇见凤歌肯松口,心里早已是大出一口气,自然是忙不迭的应声,反正真正进了王城都尉府之后,应该如何处置这些人,自然会有人给他指示,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保证,也都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对于这些虚与委蛇的官腔,若是凤歌的父皇,当今圣上,必然是能听出来的,但是对于凤歌来说,在深宫之中的那些宫女太监侍卫们,凡是应了声的事,没有一个敢不老老实实按时做好的,金殿之上虽有虚应的事情发生,但她也只能看见那些大臣们应了声,至于后续到底做了没有,做的怎么样,她就一点也不知道了。

    所以,她真心实意的相信夏侯勇是真的不会为难红芳阁的人,于是,凤歌没有再阻拦,而是让夏侯勇将黄雕带走了。

    临走时,黄雕回头看了她一眼,对她做了个口型,凤歌看出这是“药庐”二字,意思是让她去药庐找独孤怀信吗?

    还没有亲政,别说我了,如果母后说要废了他,换一个人做皇帝,陛下马上就不是陛下了。大风堂,只忠于皇权的实际拥有者,而不忠于任何一个人本身。这也是他们能从前朝一直留存下来,而没有被太祖干掉的原因吧。”

    很快,官兵便离开红芳阁,现在楼里空空荡荡,只剩下凤歌与关林森两人,外面的路人看着王城都尉府的人将店中一众人等悉数押走,只敢在一旁低声议论,哪里敢靠近这里半步,生怕惹祸上身,在这样熙熙攘攘的闹市口的位置,凤歌竟然感到了一种空寂的感觉。

    必须抓紧时间把事情解决,现在一切线索全无,就算是找上李云清,只怕他也不能强迫夏侯勇放人,到时候符太后一声令下,就算是堂堂宁王,也得老实听训。

    “你说,我们应该是先去巡城司找林姐姐和梁姐姐好呢,还是先去药庐找独孤怀信?”凤歌第一次想要找一个人商量商量,以缓解心中的不安。

    “药庐。”关林森又言简意赅的解释一番:“如果独孤怀信已经查到北燕人的死因,那就可以直接带着他进宫面见符太后,由符太后下旨放人,而巡城司只不过是王城都尉府的下一级部门,想要都尉府放人,那是不可能的。”

    “说的有道理。”凤歌同意,与关林森一同下楼,还没出门,就听见外面喧闹的人声。

    外面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的路人与小贩没想到屋里还有人,他们大声谈论着刚才的事:

    “你们听说没,有几个北燕人是吃了红芳阁的菜,才死的,夏侯大人就是来查此事。”

    “哎哟,不会吧,这里的菜可贵着呢,不能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谁知道呢,我可听说,在南边的有钱人,特别喜欢吃一种叫河豚的鱼,那种鱼,外表就是一身软刺,一被捞起来,受到惊吓,就会鼓成一个球,可毒可毒啦,那血啊、肝啊,都是有毒的,一吃马上就玩完!只有肉没毒,你说为了吃一口肉得冒多大的风险,就是架不住人家喜欢吃,莫不是这些北燕人,吃了什么稀罕带毒的东西了吧?”

    “哎,这还真难说,听说有一种蘑菇一碰到人手就会变绿发青,炒熟透了吃,又香又鲜,如果没熟,嘿,就能看见花花绿绿的小人一个一个的从墙上走下来跳舞,北燕人莫不是吃了这种见手青死的?”

    “你们说的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可见过,吃完了鱼虾马上吃酸桔,这么连着大吃了几日,就死了,听说验尸的一查,那是砒霜中毒!你说邪门不邪门!”

    外面的人一通胡乱猜测,也没个结果,倒是给了凤歌一个启发,也许,北燕人吃的几样东西都是无毒的,只是混在一起才有毒?

    她与关林森急急赶往药庐,被带到独孤怀信面前时,独孤怀信正在仔细的看着手中色泽不同的细针。

    凤歌开门见山,把红芳阁里发生的事告诉独孤怀信,独孤怀信说已经发现,那几个死去的北燕人胃中的确有毒理反应,他们吃的东西都很平常。

    “有没有可能,是一些平日常见的东西,但是混合起来,便是毒?”凤歌想起刚才听见别人说的话。

    独孤怀信摇摇头:“我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只是,他们吃的东西就算是混在一起,也不会有毒死人的可能。”

    “会不会是调料有问题?”凤歌从随身荷包中取出那枚黑色枯萎的阿芙蓉果,独孤怀信一惊:“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是我的一位随从在半路上截到的。原本这东西,会从大夏运往大恒。在大恒,只有太医院才有这种东西,不知在大夏,种植范围是怎样的?”凤歌问道。

    凝视着手中的阿芙蓉果,独孤怀信的脸色十分严肃:“大夏也不允许民间随意种植阿芙蓉,只有燕雀湖后山才有。”

    “那,兴许是在别处私种的?”

    独孤怀信摇头:“大夏别处的气候十分干燥而且气温变化极大,阿芙蓉无法生长,只有在燕雀湖后山那块地方,才能长出来,在别处,就算是用心想去种,也只能种出一把枯草。如果有人想要创造人工环境去种植阿芙蓉,那绝逃不过各地官府的眼睛,想要模仿适宜的自然环境,绝不可能只种一棵两棵,否则,付出的代价极大,没有人会这么做。”

    凤歌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那这些年来,大夏使用阿芙蓉的量怎么样?”

    “阿芙蓉虽然可以镇咳,暂时缓解疼痛,但是,弊大于利,就算是皇族中人得了百日咳或是疼痛难当,也都是靠自己的意志力顶过去,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用阿芙蓉。”

    凤歌想了想,又问道:“那这些年,你们这的阿芙蓉就这么种着,从来没有用过?”

    “用是用过,上一回的北燕使节团来的时候,他们中有一个人说被野兽咬穿了腿,肉已经烂了大半,实在痛得不行,才用了一些。”

    又是北燕人,凤歌皱起眉。

    这几件事凑在一起,让她不由得想到,也许这整件事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如果这件事不查个水落石出,红芳阁上下都不会有好下场,药庐也会因为这药是独孤怀信下的,而声名扫地,最可怕的是,大恒有一个内鬼,里通外国,却不知道是谁。

    “站住,不准进去!”外面传来护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