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六十五章
    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之后,老迈的守备无语问苍天:“到底是谁干的!这是跟北燕人有仇,还是跟老夫有仇啊!”

    再怎么不高兴,事也得做。

    守备命人点了十几只大蜡烛,眯着昏花的老眼,仔细阅看调查得来的资料:那四个北燕人,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进宫领了宴,然后就回了驿馆,然后又去了红芳阁,这红芳阁的菜是由礼部替他们订下的,吃完之后,又回到驿馆,晚上又继续喝酒至三更,睡下后没多久,同屋有人进来,闻见了浓浓的血腥气,这才发现他们已经死了。

    北燕使节团在大夏王都一向专横跋扈,要说他们有什么仇家,那可太多了,他们所过之处,都是仇家。

    只不过,这几日,他们去的多是铁匠铺子,想买赵家的铁傀儡,被大恒国的璇玑才女给抢了先,然后是去了石岩那个自称大夏第一的铁匠铺,似乎也没讨到什么便宜,如果说要打击报复,也应该是他们去报复别人,而不是别人杀他。

    现在所有的目标就只指向了一处:红芳阁。

    他们吃完饭没有给钱,还将红芳阁里的柜面给拍坏了,这是街上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守备将卷宗搁在桌上,命手下去红芳阁拿人。

    不多时,林青鸾便来了,见了守备就大呼冤枉,守备不声不响的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然后,他命所有在场的人都离开,说要单独审问犯人。

    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乖巧懂事的手下不仅离开了,而且还离得远远的,生怕听见什么不该听的。

    守备站起身,死死的盯着林青鸾。

    林青鸾被她瞪得心里发毛:“不知大人有何见教?”

    “大人?呵呵”守备苍老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他背着手,佝偻着腰,一步一步向林青鸾走来,林青鸾发现,他的右腿有些跛。

    “你是”从那段已经被记忆尘封的往事中,林青鸾回忆起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却又不十分清晰。

    守备站在她面前,比划了一下身高:“当年,我可比你高好多。现在,唉”

    “严震天!原来是你!”林青鸾忍不住叫出声。

    “林校尉,林大姑娘,死绿鸟臭丫头,当年你就专门给我找麻烦,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又是你给我找麻烦!”严飞卿看着她,浑浊的眼睛中多了一抹神采,那是属于大夏边境卫戍部队的飞扬,随着寒山铁骑的消失,大夏卫戍部队也在北燕人的花言巧语下被先帝下令解散。

    同样是队伍被撤销了建制,林青鸾只能离开大恒,在西夏寻一处容身之所,开了红芳阁。

    严震天则是服从了安排,成为王都巡城司的一名小小校官,又过了五年,原先的守备告老还乡,于是便由他接替了这个职位。

    两人曾在街上相遇,却没有过多的往来交集,当年在战场上,你阴我,我阴你的事情,发生太多了,见面也是尴尬。

    “真没想到,还会再见面。”林青鸾喃喃道。

    “臭丫头,说吧,是不是你做的!”严震天开门见山。

    “不是。”林青鸾的两个字也是干脆利落。

    严震天冷哼一声:“不是你还能是谁?别以为我不知道,黄沙道上著名的黑店老板娘梁晶晶也在你店里,她那会儿在寒山铁骑,也没少给我惹麻烦,如果不是你下的手,那就是她!待我把她拘来问问就知。”

    “也不是她。”林青鸾昂首。

    “是不是她,也不是你说了算。”说着,严震天就要唤人去拘梁晶晶。

    正在此时,门口有人低声道:“大人,门口有一个自称梁晶晶的女子,还有一个叫独孤怀信的男人,声称有重要的事情,要面见大人。”

    林青鸾与严震天对看一眼,严震天喜滋滋:“让他们进来。”

    梁晶晶风风火火,进门就说:“北燕那四个死人与我们无关。”

    “哦?”严震天阴笑一声。

    梁晶晶听着声音耳熟:“哎?你不是严老头吗?”

    “大胆,小丫头满嘴胡说八道,叫我严大人。”严震天眉毛倒竖。

    梁晶晶却笑起来:“严老头,当初要不是我告诉你们北燕人要来烧你们粮仓,你早就饿死啦,还跟我摆什么架子呢?”

    “那些陈年往事,我都不记得了!”严震天咆哮道。

    独孤怀信是强烈要求跟着梁晶晶来的,那药是他下的,他岂能让林青鸾替他背黑锅。

    本以为在巡城司会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剑拔弩张气氛,甚至他都想好了,如果林青鸾被巡城司严刑逼供,他拼尽全力也要将林青鸾带出西夏,亡命天涯。结果,勇救佳人,四海为家的梦想,还没有开始就破灭了。

    这个看起来阴鸷非常的守备,竟然与林青鸾和梁晶晶都相熟,现在听来,还曾经受过梁晶晶的恩惠,悲壮的营救行动,一下子就成了久别重逢的认亲,唯一多余的就是他自己。

    那三个曾经在沙场上相处过不短时间的人愉快的聊着往事,只有独孤怀信默默在一旁站壁角。

    被伶牙俐齿的梁晶晶嘲讽得无还嘴之力的严震天终于注意到在墙边还站了一个人,可以拉过来转移一下话题:“你又是什么人?”

    终于被关注到的独孤怀信没好气的说:“我是燕雀湖之主,今天那几个北燕人来的时候,菜都是我做的,酒也是我倒的,药也是我下的,说吧,想要扣什么罪名。”

    “真的是你下得药?!”严震云的眼睛陡然瞪大,这下可麻烦了。

    药,的确是独孤怀信下的。

    但是,他下的只是隔几日才会发作的令人上吐下泻的药,绝不会致人死命,更不会让人的胃部如同被打烂了似的变成一团血泥。

    “这可如何是好”严震云感到一个头有两个大,原本佝偻的背似乎更弯了几分。..

    独孤怀信道:“给我一些时间,我必能查出事情真相。”

    “要多久?北燕人可只给了我们三天的时间。”严震云看着他。

    “三天?我三柱香的时间都不用!”独孤怀信对自己的职业水准充满了信心。

    有时候啊,话不要说得太满,说得太快,独孤怀信现在很想把刚才那个嚣张的自己给抽一巴掌,让你得瑟,让你傲!

    他的确验出了那四个北燕人吃了别的东西,与自己先前下在他们体内的轻微毒药产生了剧烈的反应,才会造成现在这个结果,可是,他却根本说不上来,到底他们吃了什么不该吃的,才会变成这样。

    没想到,就在那一声暴喝之后,过了一阵子,就看见那几个北燕人大摇大摆从楼里出来,林青鸾还送到门口,一个劲的陪不是。这可不像她的作风啊,而且,就算她能忍,那梁晶晶呢,在黄沙客栈时,她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杀人抛尸的事没少干,敢在她这吃霸王餐还能完整的走出去?

    莫非梁晶晶不在?

    待北燕人走远了之后,凤歌忙跑向红芳阁,看着几个没精打采的伙计正在收拾一桌的杯碗狼藉,梁晶晶倚在柜台后面,正把玩着自己的头发。

    “咦,你怎么来了?”林青鸾见到凤歌很是惊喜,“请坐请坐。”

    说着自己亲自泡了一壶好茶奉上。

    凤歌看着堆满了剩菜剩骨头的一桌,皱着眉:“他们最后也没付钱?”

    “其实,我们没有什么损失。”林青鸾笑着坐下,为凤歌面前的茶杯斟上八分满,“只要拿着账单去礼部,自然可以得到补偿,虽然不及真正卖出去的价钱好,但至少也不至于亏本。”

    西夏对于北燕的忍让,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凤歌暗自叹息,不过还知道给被白吃白喝的商家补贴一些,倒也不算完全的不作为。

    梁晶晶一摇三晃的从柜台后面出来:“刚才要不是青鸾姐不准我出来,他们的皮都能被我剥下来,青鸾姐,你什么时候开始操这么多心了。”梁晶晶身子靠在椅背上,整个人一副慵懒的模样,离了寒山铁骑之后,她在整个黄沙道上还是横着走,说一不二,谁敢对她怎么样。”

    “你呀,就是冲动不考虑后果,剥皮倒是容易,然后呢?夏国我们是不能呆了,恒国也回不去了,你还想去哪里?燕国吗?还是去东宁在船上讨生活?”

    “嗯?在船上讨生活?听起来也不错。”梁晶晶现在就是明摆着跟林青鸾对嘴。

    林青鸾不以为意,笑道:“嗯,也只是听起来不错,几个大浪过来,保准你把五脏六腑都吐得干干净净。”

    梁晶晶做了个鬼脸,不再吭声,林青鸾又说:“别不服气,当日元帅那烈火样的性子,面对敌人叫关的时候,也没有冲动的马上带兵攻出去,直到布署完整,才发起总攻,最终夺回了丰县,如果没有一击必胜、永绝后患的把握,就得忍,引而不发,只会害人害已。方才你要是把那几个北燕人杀了,你倒是解气了,有没有想过,如果北燕人以此为由,杀进来,这些百姓,又该怎么办?”

    道理是没错的,但是忍下这一口气也实在是太憋屈了。

    凤歌正为林青鸾抱不平,从厨房里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独孤怀信,他脸色红扑扑,额上满是汗,他见凤歌打量着自己,笑着说:“那几个北燕人吃的东西,是我下厨烧的。”

    “哦”凤歌看着是他,嘴角扬起,独孤怀信可不是什么善碴,“药庐的主人在此,总不会吃亏的。”

    被凤歌说出自个儿刚才做的事,独孤怀信得意一扬眉:“谨遵红芳阁训条:不吃软,不吃硬,不吃眼前亏。”

    “还有这种训条?我怎么不知道?”林青鸾看着他。

    梁晶晶懒懒的站起身:“我刚想出来的。”

    林青鸾有些担忧的看着独孤怀信:“他们吃了红芳阁的菜,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要找我们麻烦。”

    “不必担心,来白吃白喝的人一共有十个,我只在四个闹得最凶的人杯中下了药,十个人吃了一样的菜,喝了一样的酒,只有四个人拉肚子,难道还能怪得上我们不成?”

    ***

    如果只是四个人拉肚子,自然是不能怪得上他们,但是

    当天晚上,那四个北燕人上吐下泻,到最后吐出的尽是血水,虽有太医亲临诊治,但是他们很快就一命呜呼,剖开尸体一看,胃部几乎被腐蚀成了一团血肉泥,看不出来。

    太医只能看出他们是吃下了腐蚀性极强的毒药,却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毒药。

    安西瓜尔马上调查他们今天都吃了什么。

    除了在皇宫奉华殿吃了一顿之外,便是在红芳阁了。

    其余在奉华殿宴饮的人都没事,在红芳阁同吃的其余六人也没事,安西瓜尔一时也没有头绪,只是深夜召来了大夏官员,要求他们三日之内给一个交待。

    这可上哪儿给交待,大夏王都中所有的事情都由巡城司负责,西夏王都平静了那么些年,巡城司守备这个职位对于西夏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愉快的混吃等死的养老之所,本来到这个月底,守备就可以告老还乡,万万没想到,还差五天,居然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北燕使节团的人死在了金亭驿馆,还一死死了四个。

    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之后,老迈的守备无语问苍天:“到底是谁干的!这是跟北燕人有仇,还是跟老夫有仇啊!”

    再怎么不高兴,事也得做。

    守备命人点了十几只大蜡烛,眯着昏花的老眼,仔细阅看调查得来的资料:那四个北燕人,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进宫领了宴,然后就回了驿馆,然后又去了红芳阁,这红芳阁的菜是由礼部替他们订下的,吃完之后,又回到驿馆,晚上又继续喝酒至三更,睡下后没多久,同屋有人进来,闻见了浓浓的血腥气,这才发现他们已经死了。

    北燕使节团在大夏王都一向专横跋扈,要说他们有什么仇家,那可太多了,他们所过之处,都是仇家。

    只不过,这几日,他们去的多是铁匠铺子,想买赵家的铁傀儡,被大恒国的璇玑才女给抢了先,然后是去了石岩那个自称大夏第一的铁匠铺,似乎也没讨到什么便宜,如果说要打击报复,也应该是他们去报复别人,而不是别人杀他。

    现在所有的目标就只指向了一处:红芳阁。

    他们吃完饭没有给钱,还将红芳阁里的柜面给拍坏了,这是街上所有人有目共睹的。

    守备将卷宗搁在桌上,命手下去红芳阁拿人。

    不多时,林青鸾便来了,见了守备就大呼冤枉,守备不声不响的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然后,他命所有在场的人都离开,说要单独审问犯人。

    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乖巧懂事的手下不仅离开了,而且还离得远远的,生怕听见什么不该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