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六十四章
    “既然最重要的是结果,那公主殿下更应该奖励他,而不是处罚他,林知县的行为虽然没有事先告知殿下,但是殿下却也的确得到了最要的消息,还有我与陛下这样可靠的盟友。”李云清恬不知耻的自吹。

    “如果这也能叫可靠的话,我只好对‘可靠’这个词进行重新定义。”

    凤歌现在再一次深切的感受到父皇的不易,要从一堆装傻充愣、扮猪吃虎的人堆里翻出可用且忠心的人,还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目前,且不论李云清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至少他的态度很明确,希望与大恒联手合作,把北燕人收拾掉。大恒早就跟北燕处于互相看不顺眼状态,就算与西夏联手做出些什么事,也无伤大雅,反正不怕北燕翻脸。

    个人恩怨暂且放下,父皇说君子报仇十年不迟,等回到大恒再收拾林翔宇也来得及。

    凤歌的脸色和缓,李云清也松了口气,凤歌笑道:“仔细一算,贵国使节团上回到我大恒,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王爷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我帮忙捎给杜书彦的?”

    “没有。”李云清随口一说,又发现中了圈套,刚才一直在说林翔宇,从来没提到杜书彦,正常的反应是“杜书彦是谁?”

    啧,大意了,都是因为凤歌忽然说到三年前使节团的事情,让他放松了警惕。

    李云清长叹:“公主殿下,你这样喜欢挖坑,是不对的。”

    “有什么不对,多好,挖下两个坑,埋一个姓林的,埋一个姓杜的,两个正好都是木字旁,在他们身上种树,一定能长得又高又壮。把他们埋进去之前,我会告诉他们,是从你口中得到的消息。”

    这还是一个国家的公主吗,李云清看着倒映在墙上的影子,怎么都觉得这位公主殿下的头上长出了两只角,就好像地狱恶魔一样。

    “咳,咱们能不能先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李云清忽然觉得有一句话十分有道理“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李云清现在觉得说得越多,错得越多,决定不与凤歌再就此问题进行展开,万一又被她套话,不小心说出了别的东西那就不好了。

    收起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凤歌正经的问道:“今天把我的刀放进太后寝宫的人,完全查不到吗?”

    “负责看护来使兵刃的人被人杀了。”李云清声音低沉,“可是与他同班值守的人,却没有看清楚任何的破绽。”

    凤歌想了想:“人皮面具?”

    “有可能。”

    凤歌又问道:“有没有查他这几天都和什么人往来?”

    看守兵器的人不过是一个小喽罗,如果不是早有往来,又怎么会有足够的时间制作一张他的人皮面具?连宫中的一个小小守卫都不放过,北燕人这是要搞大事啊,李云清的脸色很不好看。

    在西夏调查北燕人的事情,当然是由李云清负责,凤歌往石岩的铁匠工坊去了一趟,问制造进度,石岩说明天就可以全部完成。

    明天,只怕关林森还没这么快好,凤歌再次去了关林森的房间探视,这次见着关林森的气色,比上午看见时更好些了,他还是平躺在床上,见凤歌进来,他想要起来,凤歌连忙将他按住:“别动,小心伤口。”

    “我的伤已经无碍,石岩那里的兵器怎么样了?”

    凤歌随口扯了个谎:“还要好几天,你且躺着,好好休息。”

    “大殿下就不要瞒我了。”关林森的声音还是很微弱,“上次我仔细观察过石岩打造兵器的全过程,不出意外,明天上午就可以全部完成,中午就可以出发回大恒了。”

    “观察这么仔细?”凤歌笑道,忽然她说:“看我的胭脂与早上用的有什么不同?”

    关林森愣住了,胭脂,那还能有什么不同?不都是红的吗?

    但是凤歌这么说,一定有她的道理,关林森努力憋出一句:“是涂了偏紫的颜色吗?”

    “观察的不到位啊,我根本就没涂胭脂!所以,你在铁匠工坊看见的,也做不得数,连有没有涂胭脂都看不出来,还想推算出人家的工期?你给我好好躺着,不准胡思乱想,我叫你起来,你再起来,不准乱动,不准乱跑!”凤歌一口气说完,便离开了。

    只留下关林森一个人在房里,躺在床上,默默的想着,看不出有没有涂胭脂与无法推算出工程进度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看着天色还早,凤歌离开宁王府,想再去找林青鸾与梁晶晶,问问她们关于寒山铁骑的事情,这件事在大恒是个禁忌,宫中连父皇都不敢多说。

    当初寒山铁骑的事情,牵连了许多朝臣或被贬或被流放,而可怕的是,自此,大恒从朝臣到百姓,都不愿意送子入伍,慢慢兴起了一股扬文抑武的社会风潮,男人们以簪花华服为荣,有些人一整天花在修饰自己容貌上的时间比女子还多。

    在太学之内,凤歌的同学们嘴上也是各种鄙视着武人,说他们粗鄙无知,有勇无谋,而他们自己在面对北燕的武力威胁、东宁的贸易威胁,还有国中祀星族越来越盛的事情,都只会在嘴上过过瘾,一个个做指点江山状,张口闭口说的空话。

    这种风气如果再这么兴盛下去,只怕下次就算用刀子架在老百姓的脖子上逼他们从军入伍,召来的也都是一些用修眉刀又快又好的妖娆男子们,到时候,大恒就等着亡国吧。

    凤歌一直想要扭转这种见鬼的风气,只是一直也没有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源头问题。

    重文轻武的源头,就是武将所承受的不公平待遇。

    而武将会承受不公平待遇,都是因为寒山铁骑,这一支一直都是常胜不败的大恒利刃,竟然就这么被强行解散了。

    自从在黄沙客栈得知梁晶晶和黄雕都是寒山铁骑的人之后,凤歌便决定从她们这里找到突破口,无论当年的事到底是皇爷爷做错了,还是寒山铁骑真的有罪,都要想办法挽回武将的声誉,至少能提升年轻人对于入伍的兴趣和锻炼身为军人的能力。

    想在红芳阁吃饭,必须提前很久预约,每天接待的客人也不会超过十桌,因此,这里从来也不是人声鼎沸的存在,不过今天却是个例外,离着红芳阁还有好远,就听见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有人大声嚷嚷,有人大声唱歌,声音含糊不清,一听就是喝醉了在发疯。

    再仔细听听,那些人说的是北燕话,这些是北燕使节团的人。

    凤歌刚想要离开,忽然听见一声惊天动地拍桌子的声音,接着有一个北燕人大声嚷嚷:“老子在皇宫吃东西都不给钱,不过吃你几碟肉丝,喝你几坛酸酒,你还敢跟爷要起钱了?”

    敢到红芳阁吃霸王餐?凤歌眉头一挑,存了看好戏的心思,站在一旁,与其他好奇的百姓一同往红芳阁的方向看。

    身边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次会是谁赢。

    凤歌知道红芳阁里是谁在坐镇,毫无疑问当然应该是北燕人被打一顿丢出来,还得上金亭驿馆找安西瓜尔要钱!

    没想到,就在那一声暴喝之后,过了一阵子,就看见那几个北燕人大摇大摆从楼里出来,林青鸾还送到门口,一个劲的陪不是。这可不像她的作风啊,而且,就算她能忍,那梁晶晶呢,在黄沙客栈时,她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杀人抛尸的事没少干,敢在她这吃霸王餐还能完整的走出去?

    莫非梁晶晶不在?

    待北燕人走远了之后,凤歌忙跑向红芳阁,看着几个没精打采的伙计正在收拾一桌的杯碗狼藉,梁晶晶倚在柜台后面,正把玩着自己的头发。

    “咦,你怎么来了?”林青鸾见到凤歌很是惊喜,“请坐请坐。”

    说着自己亲自泡了一壶好茶奉上。

    凤歌看着堆满了剩菜剩骨头的一桌,皱着眉:“他们最后也没付钱?”

    “其实,我们没有什么损失。”林青鸾笑着坐下,为凤歌面前的茶杯斟上八分满,“只要拿着账单去礼部,自然可以得到补偿,虽然不及真正卖出去的价钱好,但至少也不至于亏本。”

    西夏对于北燕的忍让,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凤歌暗自叹息,不过还知道给被白吃白喝的商家补贴一些,倒也不算完全的不作为。

    梁晶晶一摇三晃的从柜台后面出来:“刚才要不是青鸾姐不准我出来,他们的皮都能被我剥下来,青鸾姐,你什么时候开始操这么多心了。”梁晶晶身子靠在椅背上,整个人一副慵懒的模样,离了寒山铁骑之后,她在整个黄沙道上还是横着走,说一不二,谁敢对她怎么样。”

    “你呀,就是冲动不考虑后果,剥皮倒是容易,然后呢?夏国我们是不能呆了,恒国也回不去了,你还想去哪里?燕国吗?还是去东宁在船上讨生活?”

    “嗯?在船上讨生活?听起来也不错。”梁晶晶现在就是明摆着跟林青鸾对嘴。

    林青鸾不以为意,笑道:“嗯,也只是听起来不错,几个大浪过来,保准你把五脏六腑都吐得干干净净。”

    梁晶晶做了个鬼脸,不再吭声,林青鸾又说:“别不服气,当日元帅那烈火样的性子,面对敌人叫关的时候,也没有冲动的马上带兵攻出去,直到布署完整,才发起总攻,最终夺回了丰县,如果没有一击必胜、永绝后患的把握,就得忍,引而不发,只会害人害已。方才你要是把那几个北燕人杀了,你倒是解气了,有没有想过,如果北燕人以此为由,杀进来,这些百姓,又该怎么办?”

    道理是没错的,但是忍下这一口气也实在是太憋屈了。

    凤歌正为林青鸾抱不平,从厨房里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独孤怀信,他脸色红扑扑,额上满是汗,他见凤歌打量着自己,笑着说:“那几个北燕人吃的东西,是我下厨烧的。”

    “哦”凤歌看着是他,嘴角扬起,独孤怀信可不是什么善碴,“药庐的主人在此,总不会吃亏的。”

    被凤歌说出自个儿刚才做的事,独孤怀信得意一扬眉:“谨遵红芳阁训条:不吃软,不吃硬,不吃眼前亏。”

    “还有这种训条?我怎么不知道?”林青鸾看着他。

    梁晶晶懒懒的站起身:“我刚想出来的。”

    林青鸾有些担忧的看着独孤怀信:“他们吃了红芳阁的菜,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要找我们麻烦。”

    “不必担心,来白吃白喝的人一共有十个,我只在四个闹得最凶的人杯中下了药,十个人吃了一样的菜,喝了一样的酒,只有四个人拉肚子,难道还能怪得上我们不成?”

    ***

    如果只是四个人拉肚子,自然是不能怪得上他们,但是

    当天晚上,那四个北燕人上吐下泻,到最后吐出的尽是血水,虽有太医亲临诊治,但是他们很快就一命呜呼,剖开尸体一看,胃部几乎被腐蚀成了一团血肉泥,看不出来。

    太医只能看出他们是吃下了腐蚀性极强的毒药,却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毒药。

    安西瓜尔马上调查他们今天都吃了什么。

    除了在皇宫奉华殿吃了一顿之外,便是在红芳阁了。

    其余在奉华殿宴饮的人都没事,在红芳阁同吃的其余六人也没事,安西瓜尔一时也没有头绪,只是深夜召来了大夏官员,要求他们三日之内给一个交待。

    这可上哪儿给交待,大夏王都中所有的事情都由巡城司负责,西夏王都平静了那么些年,巡城司守备这个职位对于西夏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愉快的混吃等死的养老之所,本来到这个月底,守备就可以告老还乡,万万没想到,还差五天,居然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北燕使节团的人死在了金亭驿馆,还一死死了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