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六十二章
    李云阳背后的冷汗不断冒出,汗透重衣,只觉得双腿沉重如千斤,忽然听见哥哥李云清的声音:“戈姑娘,你怎么了?戈姑娘?”

    只见凤歌单手扶额,一双秀眉紧紧绞在一起,眼睛微闭,双颊上浮现出不正常的红色,李云阳吓了一跳,忙召来御医,经过一番诊治,御医向李云阳回禀:“陛下,这位姑娘并无大碍,只是不胜酒力,醉了。”

    原来……只是醉了?

    李云阳心中大石落下,命人将凤歌送到一旁的偏殿里休息,大恒国唯一的代表离场,这里又没有其他人,那这个吉祥蛋,自然是放进安西瓜尔的盘子。

    虽然最终那唯一的吉祥蛋还是放在北燕使节团这一边,但是,得来的方式却与他们原先想好的不一样,安西瓜尔并不是那么高兴,却也没有其他办法,欢迎宴结束,北燕使节团告辞离去。送走了北燕人,李云阳正要去偏殿探视凤歌,半路却被符太后拦住了,将他拉进了偏殿旁的一处暖阁中,符太后冷笑着看着他:“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

    李云阳小声嗫嚅道:“母后,北燕人连年买入我们的兵器,可是三年前的那笔货款都没有跟我们结清,我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巴着着他们?”

    符太后瞪着他,片刻之后,轻声叹了口气:“我就是把你保护得太好了,才会什么都不知道。”

    “北燕人的大军现在就在边境上,说是要与恒国对峙,但是,只要稍稍偏一些,就是我大夏国的地界,而且在边境上,有我们五座最好的铁矿山,如果就此被北燕人夺去,将来我们大夏要如何自处?”

    “若北夏人当真打过来了,朕当御驾亲征,就算死,朕也绝不将国土让出一分!”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李云阳的脸上,又重又疾,李云阳被打得跌坐在地上,他捂着被抽红的脸,震惊的看着符太后。符太后平日里虽然也是横着走,但从来没有真的对他动过手,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符太后指着他的鼻子:“我当初生你的时候,差点连命都没了,难产三天三夜,你父皇想要保大不保小,是我硬挺着一口气,将你生了下来。后来你生下来就被封为太子,多少人眼红,盯着想取你性命,是我,不眠不休,你的每样吃食,都是我亲手做了送给你吃,你的每件衣服,都是我亲手检查,才会送给你穿。整整c心了十七年,你竟然可以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张口就是亲征,就是死,你的命只是你一个人的吗!你死了,母后怎么办!你死了,大夏怎么办!”

    坐在地上的李云阳,慢慢站起来,看着符太后,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当然记得很小的时候,曾经有人送给他一颗糖,他失手落在地上,被养的小狗狗叼了去,结果那只小奶狗很快便口吐鲜血,暴毙当场。他抱着小狗哭了很久,当时还是符皇后的母亲抱着他,整整安慰了一夜,告诉他,将来一定要这些想要害死他们的人付出代价。

    之后,符皇后果然权势日盛,将毒糖送给他的柳妃被赐白绫,想要将他推下水的燕妃被斩立决,那一个个曾经的敌人,在母后的铁腕之下,消失无踪。

    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的李云阳,对母后即敬且畏,一切行为举止,都依符太后的意思行事,直到他登基后,查阅了这许多年来大夏与北燕的往来帐目,发现北燕欠了大夏好大一笔钱,却始终没有要还的意思,才派了使臣往北燕一趟,明着是正常的国事访问,交流感情,暗着是去催账。

    没想到北燕人热情的招待了使臣吃喝,却只字不提还钱的事,到最后送了几车毛皮与R干让使臣带回大夏,就当欠钱的事好像没有发生一样。

    一次不成,第二次,宁亲王李云清借着送妹妹往北燕联姻的机会,亲自去了一趟,结果北燕人又是热情的献上歌舞,又是热情的端上了酒菜,就是不还钱,李云清着急了,直接问什么时候还钱,北燕人却说不要着急,都是儿女亲家了,难道还能欠你们钱不成?

    如今已经有三年了,在李云阳手中卖出去的第一批兵器,至今连一文钱都没有收回来。那批兵器,用得还是最好的铁矿,用了最好的工匠,不提工钱,光是铁矿的价钱,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这怎能叫他不着急?

    李云阳知道整个东方大陆最厉害的军队就是北燕军,就算是大恒也挡不住如幽灵一般,来无影去无踪的北燕人,但是大恒的优势则是位置的优越性,气候适宜粮食生长和聚集财富,虽然北燕人这么厉害,但是他们所居的草原,气候不稳定,到了冬天,就有暴风雪灾害,存不下粮食,到了夏天又得急急奔回草场,家里的羊啊马啊一下崽,根本就没心思打仗。

    从帐目上看,大恒这些年从大夏也不少兵器,而且都是现银付讫,从不拖欠,连续有三代皇帝了,都是如此,这样有信用的客人,哪个商家不喜欢呢。

    北燕人这么嚣张,不肯按时还钱不说,每年还都要买一批新的兵器走,不卖不行。在李云阳十四岁刚刚登基那一年,北燕人的订单又来了,他找了借口想推脱,结果北燕使节团就来了,那一次的接见,差点把他吓n了裤子,使节团的人个个身材高大,不怒自威,一个眼神就好像能把人给杀死。

    后来他才知道,那次使节团的团长是在北燕有“战神”之称的右云亲王高舒翰,带来的那些人,都是杀人无数的北燕先锋官,嗜血凶狠。

    这些人哪里是使节,根本就是打手。下了新订单,也并不会把以前的旧账给清了,只是会还一小部分,意思意思。年少的李云阳又感受到了被武力压制的恐惧。

    北燕死也不还钱,还不是因为有恃无恐,军力强盛也不怕债主上门,何况大夏所有男人的心思都在研究新的兵器和制作新的兵器上,把男人骨子里那点好战斗狠的心思,都留在铁匠工坊里用来抡大锤了。

    所以,李云阳决定要与恒国联手,这样就可以不再害怕北燕人的势力,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如果他直接派使节送国书到大恒国都示好,那就是明摆着要跟北燕翻脸。

    前几天他听说哥哥的府上来了一个大恒国的女子,气质高贵相貌出众,他便想着让这个女子冒充一回恒国的使节,试探一下北燕人的态度。

    正巧李云清要送风灵草进宫,他便与哥哥商量,将计就计,把凤歌给请到了奉华殿,以试探北燕人的态度。

    北燕人果然要炸了,符皇后冷声问道:“你知不知道,她的那把刀在哪?”

    “刀?她真有一把宝刀?”

    符皇后对这个徒有热血却没什么脑子也没什么本事的儿子快要绝望了:“守卫奉华殿的人里,混入了J细,你都不知道,你还想试探北燕的态度!你这是找死!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奉华殿?因为我的桌上,突然多了一把刀!”

    太后寝宫的桌上,平白就多出了一把刀,虽然那把刀镶满了宝石,但是抽刀出鞘,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气,说明了它就是一把不折不扣的可以用来杀人的利器。

    来人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张纸条被压在刀下,上面草草写着:敢与北燕为敌,此刀就会搁在脖子上。

    符太后不明所以,着人打听之后,才知道李云阳竟然敢把恒国人与北燕人放在一处开宴,而且那个恒国女子身边还坐着宁亲王李云清,这简直就是摆明了要与北燕翻脸的态度啊!

    就算没有人留刀寄柬,若是符太后知道奉华殿里是个什么情况,她也会马上赶来,阻止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儿子把整个大夏往火坑里堆。

    好在这位恒国的姑娘适时的昏倒,让自己这个优柔寡断的儿子少了一点压力。符太后心中对凤歌有十二分的感激。

    看着一脸茫然的小儿子,符太后轻轻叹了一声:“罢了罢了,这样的国家大事,以后你还是边学边做吧,早知应该学恒国储君的临朝听政制度,早早的让你上殿,让你多学习学习,再继位,那便好了。”

    “如果母后想要这个位子,我这就让出就是了!”李云阳被母亲一通责骂,脸上挂不住,**地顶了一句,符太后听了不由一愣,很想再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一耳光,看着他那瘦弱的身子,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待符太后走远了,李云阳才走到一旁的偏殿寝室中。

    此处偏殿平日是他接待外国使节前更衣休息之所,陈设十分简单,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摆设,李云清坐在一旁铺着软垫的泰山椅上,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一本书。

    凤歌卧在床上,窗外的光打在她的脸上,雪白的肌肤显得晶莹而饱满,一道弯弯柳叶眉,在阳光之下显得颜色略浅,黛如远山,方才红得不正常的脸颊现在已经恢复了肌肤原有的粉色,挺直的鼻梁下那张小小的淡红色菱唇自然下垂,更有一种少女的娇憨感。

    她的身上盖了一条薄薄的毛毯,整个人直直的躺着,看起来十分恬静。

    见他进来,李云清起身见礼:“陛下。”

    “这时没有外人,大哥不必如此客气。”李云阳摆摆手,望着躺在床上的一动不动的凤歌,“她怎么样了?”

    “没事,喝了醒酒汤,御医说休息休息就好,看起来她平时很少喝酒,小阳,你真是胡闹啊!”李云清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带凤歌来送风灵草,真的完全只是因为现在除了她手中有霞絮,可以避开风灵草的毒,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帮忙。

    但是没想到,他一心要救的弟弟,竟然把她叫去了奉华殿,甚至都没有告诉自己,奉华殿里有北燕使节团的人坐着。

    李云清知道弟弟登基之后,一直想要摆脱北燕人的控制,希望与恒国结盟,本来他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将凤歌的真实身份告诉弟弟,犹豫到最后,他决定在送完风灵草之后,再将此事告知,没想到,李云阳一见到凤歌,就说要请她吃饭。

    这饭一吃,就吃到了奉华殿。

    如果不是凤歌急速大口的饮下了整整一壶酒,显出酒醉不支的模样,只怕那吉祥蛋的事,就没个了局。

    现在,李云清决定,绝不把凤歌的真实身份告诉李云阳,只是个恒国人就能让他不知道东南西北,要是知道凤歌是恒国的储君,怕他不是现在就要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立马对北燕宣战。

    李云阳一听,连哥哥都要教训自己,忙指着自己的脸:“你想说的话,母后刚才已经替你说过了,不用再重复。”

    “母后的手劲还是一如即往的大啊。”李云清分明看见他脸上隐隐有五个手指头的红印子。

    “大哥也挨过?”李云阳找到了同病相怜的人,忽然有些激动,想要大哥分享一下经验。

    李云清令他失望的摇了摇头:“我当初与母后在恒国的时候,日子过的很苦,家里大小的事情都要c心,我即没有空胡闹,也没有空耍脾气,有做不完的事要忙,母后又怎么会有空打我。”

    “……”李云阳撇撇嘴,“给你一说,我好像一个纨绔子弟。”

    “不是好像,就是。”李云清完全没有要给已经登基做皇帝的弟弟一点面子的意思。

    李云阳脸上有些挂不住:“大哥,好歹我也是个做皇帝的人了,能不能别这么直白?”

    “母后一直觉得隔壁恒国的教育方针挺好用,只是没来得及用上,你就已经登基做了皇帝,幸好还没亲政,应该还来得及,不如就照恒国皇帝教育储君的方法来教育你好了。”

    “什么教育方法?”

    “就是折腾你、嘲笑你、讽刺你、鄙视你、唾弃你,把你所有想做的事都破坏掉,然后你就会动心忍性,增益你所不能。”李云清很高兴的看着李云阳的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黑。

    “咱们大夏国有大夏国的规矩与传统,何必总想着跟这学跟那学,你说是不是?”

    “师夷长技以自强。”

    “大哥真厉害,出口成章啊。”

    “多读读书,你也可以的,这本《君主论》就挺好,很适合你,看完以后,写不少于五千字的心得体会。这不是我说的,母后刚刚来过,这是她让我转达的。”

    李云阳看着那本不厚不薄的一本《君主论》,苦着脸,也不知道大哥说的是真还是假。

    此时,躺在床上凤歌微微张开眼睛,李云清看见,笑道:“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