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五十九章
    一“已经没事了,刀口不要碰风碰水,饮食清淡些,休息几天就行。”独孤怀信长长吐出一口气,看着认真听着的凤歌:“我会给你写一张医嘱的,放心。”

    接着他又说:“真想知道你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气度和修养。”

    凤歌一愣,不知他所指的是什么,独孤怀信解释道:“我一出来,你没有先问他的情况,反倒是向我道辛苦,若是当初李云清这个王八羔子能问一句,也不会有后来这么多的破事了。”

    “辛苦了一晚上,还是早些休息吧。”凤歌柔声劝道。

    不劝还好,这一劝,他还更来劲了,滔滔不绝的说着与李云清的往事,基本是在骂他,一点一滴的小事……

    “对了,最重要的一点忘记告诉你了,三个时辰之内,他不能喝水,不能吃饭,一点点都不行,否则会影响到伤口,可能会落下一辈子的病根。”独孤怀信十分严厉的对凤歌说。

    凤歌被他的态度吓到,怔怔的点了点头,独孤怀信这才放松了语气:“我可见过太多的患者家属,说不让病人吃什么,他们非得给病人吃,不让病人喝什么,他们非得给病人喝。那偷偷摸摸的样子,跟作贼似的,被药庐里的小厮发现,还要辩解说不就是吃一点点吗,有什么关系。笑话,到底我是大夫还是他们是大夫,这么厉害,怎么不自己在家治。结果本来是小病的,硬是给他们弄成了大病,差点死在我的药庐里,还敢骂我是庸医,要不是有李……哼,所以我才不愿意再跟病人打交道,那天,你们在岸上叫我,我听见了,看着一个黄毛丫头,想着不是为了爹就是为了妈,一定特别麻烦,我才没理你的。”

    凤歌表示理解的点点头。

    从吐槽患者家属,一直到吐槽李云清,他说的有些事情,在凤歌听来真的是十分细微的小事,独孤怀信说着说着,那些愤恨的话似乎变了味。

    比如李云清刚刚十五岁那一年的春天,独孤怀信采药回家,就看见宁亲王府的侍卫在药庐站着,进屋就看着李云清兴高采烈的等着他,桌上还放着一大包东西。收下打开一看才知道,那是有从大恒国回来的商人,为了讨好李云清,送来的当年雨前龙井。

    那是李云清第一次看见茶叶,他以为茶叶就应该要捣碎了煮成汤喝,因此特别认真仔细的,把上好的“一叶一芽”给捣成碎末渣渣,把独孤怀信弄了个哭笑不得。

    “为了不让他觉得丢脸,我真把那碗苦得要死的,见鬼汤给喝了,连茶叶渣子都给咽了下去,你说这人可不可笑,什么都不懂,还非得一脸眼巴巴的‘夸我夸我’,让人完全没办法嘲笑他。”

    独孤怀信的声音越来越小,嘴唇只是微微的动着,凤歌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一会儿,独孤怀信就没声音了,凤歌一看,他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睡得还挺香。

    凤歌低低叫了他两声,他也没有回应,只是嘴里又不知道叨叨了什么两句。

    “看来是真睡着了。”树影深处,传来响动,李云清缓步而来。

    方才独孤怀信出来的时候,李云清没来得及出去,又怕他生气,于是便躲在树影里,想等独孤怀信去睡觉了,他再出来,没想到独孤怀信好几个时辰没说话,精神又太紧张,一放松下来,竟成了一个“话唠”,越说越起劲,堂堂大夏宁亲王,也只好在自己的王府里委屈的蹲在树底下呆着,这事说出去都没人会信。

    李云清命人将独孤怀信抬到客房,让他好好休息,凤歌进厢房去探看关林森的伤势。

    虽然这不是凤歌第一次看他受伤,但是,每一次看他受伤,都让凤歌心中非常难受,比自己受伤还要紧张。

    “醉春风”的药性极强,一时半会儿醒不了,凤歌站在床边,默默看着躺在床上的关林森,他的脖子上被干净的白绸密密包裹住,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脸色苍白,嘴唇上也因“霞絮”带来的高烧,而起了裂纹,原本富有生气而润泽的嘴唇,现下苍白的令人心惊。

    可是,独孤怀信那样严肃的说,不准喝水,那就是不可以喝水,凤歌想了想,取来了一碗温水,用绸巾蘸了一些水,为关林森擦了擦嘴唇。

    关林森似乎恢复了清醒,微微睁开眼睛,看见面前坐着的凤歌,也看见了她手里捧着的水碗,喉间发出低哑的嘶嘶声,凤歌虽然听不懂他说了些什么,但是,也可以猜到,他一定是想要喝水,凤歌摇摇头:“独孤大夫说了,三个时辰之内,不能喝水,不能吃饭,否则后患无穷,忍一忍,就过去了。”

    关林森听明白了凤歌说什么,就闭上了双唇,不再说话,他十分吃力的说出来两个字:“你……睡……”

    “我不困。”凤歌说。

    关林森还想说什么,一张嘴,眉头就是一皱,看来是牵动了伤口,凤歌四下张望,看见一旁的桌上还放着独孤怀信用来写需要工具单剩下的笔墨纸砚,便拿来:“你想说什么,写下来就是了。”

    醉春风的药性刚刚过去,关林森的力气还没有恢复,右手软软的,只能勉强将笔握住,落在纸上的字少了一些力量,却依旧一笔一划颇有风骨。

    待他写完一行,停下,凤歌才接过纸看:“殿下不要为臣这般操劳,臣回去会被处罚的。”

    凤歌说:“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没人知道,谁处罚你。我警告你,这一段不准写在暗卫日常工作汇报中,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躺在床上的关林森看着她故意张牙舞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又写道:“什么时候出发?”

    “等你好了……”凤歌转念一想,不对,要是说等他好了出发,他现在就能给跳起来说自己已经好了,她笑着说“咱们不是在石岩那里订了一批货吗?等那些兵器做好了就走。”

    关林森点点头,继续写:“什么时候能好。”

    凤歌不高兴了:“你怎么比我还操心呢,又不是让你付钱,也不是让你押运,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好好安心睡你的觉,睡着了,就不觉得渴了,也不觉得饿了,再等三个时辰就给你吃好吃的。”

    说着,凤歌便吹熄了房中的蜡烛,却发现,此时已是天光大亮,她叫侍女将窗户与门用暗色的布匹遮住,免得影响关林森睡觉。

    待她检查完,确认事事无误之后,才感觉到眼睛酸涩,几乎要睁不开了。

    李云清早已命人在王府里收拾出一间干净厢房来供她休息,只是她想起了客栈里的高真北,昨天晚上自己跟抢人似的带了一大队人马去搬走了关林森,也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人家,现在关林森平安无事了,于情于理,也应该去说一声。

    凤歌只在厢房里净了个面,对着镜子仔细看看,不禁哑然失笑,刚才看见独孤怀信的时候,自己还嫌弃他一脸憔悴的样子,现在看,自己比他的脸色还要不如。

    李云清想得很周到,梳妆台上除了梳箅之物外,还有大大小小的瓷盒与瓷罐,打开一看,各色胭脂香膏都有,与凤歌在宫中用得相比也毫不逊色。还有一个小小的铜盒,里面盛着的是烟灰带蓝色的黛粉,专门用来画眼睛。

    凤歌天生皮肤极好,现下只需要将眼睛略描一描便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奕奕。

    离开宁亲王府时,李云清都撑不住去睡觉了,凤歌将自己暂时离开的事情告诉李云清门口站着的侍女,便向客栈而去。

    但是在高真北的房间门口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出来应声,客栈伙计对她说:“住在这里的客官一大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有说去哪儿吗?”

    “没有。”

    想来这高真北的行踪也着实诡异,他昨天晚上为什么好好的要跑到城外去救了关林森?还自称是北燕使节团的人?那个巡城司的守备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傻子,不至于来一个长着北燕人面孔的,自称使节团,他就信吧?

    凤歌百思不得其解,可是现在高真北不在,她也没有办法。

    接着,她又走向红芳阁,再怎么说,独孤怀信现在的名头还是红芳阁的杂役,昨天算是宁亲王府把人给借走了,那么人在宁亲王府里留宿未归的事,也该通知老板娘一声。

    这样高级的酒楼,只做中午与晚上两餐,这样一大早,是不会开门的。

    也的确不用开,昨天晚上被踹坏的门板现在还躺在地上,好像在控诉着凤歌领人冲进来的暴行。

    一个木匠正半趴着刨木板,看来是要做个新的门。

    凤歌向他问道:“老板娘在吗?”

    木匠还没开口,就听见二楼有人说话:“呀,这么早姑娘就来啦,我家的杂役用得怎么样,还顺手吗?还满意吗?满意给好评哟。”

    凤歌抬头向上望去,果然就是红芳阁的老板娘,扭着腰肢一步一步从台阶上走下来,她这故作妖娆的样子,让凤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老板娘,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梁晶晶的?她走路也是这么……动人。”凤歌忍不住问道。

    一个甜得发腻的温软声音在凤歌身旁响起:“我仿佛听见有人在夸我。”

    凤歌转头,真是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眼前的不是梁晶晶却又是谁。

    自黄沙客栈一别之后,在大夏城里也只见过梁晶晶一次,凤歌笑道:“咦,晶晶,你怎么在这里?你的新店已经开张了吗?”

    “这里是我好姐妹的店,我决定,不开新店了,用我们攒的那笔钱,把这个店再扩大,再修得更豪华。”梁晶晶笑道,指着这里的老板娘说:“这是我的好姐妹林青鸾。”

    “青鸾?”凤歌忽然想起母后曾经结交的青鸾教左使,笑道:“大恒国曾经有一个青鸾教,你可听说过?”

    林青鸾微微一怔,复又笑道:“你知道青鸾教?十年前就解散啦。”

    “那你……”

    “时过境迁,也不怕告诉你,我是青鸾教的教主。”

    凤歌有些意外,林青鸾笑道:“怎么,不像?”

    “不是不像,而是没想到,几十年前就名动一时的青鸾教的教主,竟然这样年轻。”

    林青鸾用手绢捂着嘴大笑道:“哎呀,我就喜欢你这样会说话,嘴甜的小妹妹。来来来,小妹妹坐,你是怎么知道青鸾教的?青鸾教解散的时候,你还不会说话吧。”

    “十年前我已经四岁啦,不仅会说话,还会背诗呢。”凤歌忍不住要表达一下对林青鸾轻视自己的不满。

    “小才女,真厉害。”林青鸾对她说话的时候,就是哄小孩的调调,一双如丝媚眼中,却带着探究:“可是,青鸾教并没有在诗里呀。”

    凤歌见她一副警惕的样子,笑着拿出了飞燕令:“这个令牌,是青鸾教的左使给了我娘,我娘又给我的。”

    “这的确是左使的飞燕令!你见过她吗?”林青鸾有些激动,当年惊变,故人星流云散,各自隐匿姓名,藏于各处,自己由于平日行事太过招摇,不得不比别人跑得更远一些,远离故土多年,她只知道黄雕与梁晶晶在三不管的黄沙道上开了个地下小客栈讨生活,前几天在王都遇到梁晶晶,两人开怀畅谈之下,才知道,原来其他人的下落,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了。

    凤歌点点头:“我见过左使,还在大恒国,丰县。”

    “丰县?”林青鸾眉头微皱:“那是,不是律王府所在地吗?”

    “是的,不过律王很少在王府。”

    “她在做什么?”

    “她开了一家笼烟楼。”

    “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凤歌有些难以启齿,想了想,用一种隐晦的方式说出来:“来往的客人,都叫她柳妈妈。”

    三百六十行,管老板叫“妈妈”的,却只有一个地方,见林青鸾的脸色不佳,凤歌赶紧补充了一句:“生意挺好的,那里的东西都很贵。”

    林青鸾长长叹了一口气:“红芳笼烟泣,黄沙漫舞悲。翠楼解兵戈,良人胡不归?”

    凤歌听了这四句,却不解其意,听起来挺押韵,却并非诗作应有的格律,最多算个顺口溜,前一句红芳笼烟,红芳是这里,笼烟是那笼烟楼,第二句的黄沙,莫非指的是梁晶晶的黄沙客栈?那后面的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指从军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