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五十七章
    一  凤歌仔细想了想:“不行,你是暗卫,职责是保护我,而不是去做跑腿的事。”

    “那里很危险,我能替你去,便是尽到了保护的职责。”

    “不行不行,这种强词夺理的行为,在金殿上跟那些烦人的家伙吵架用用还是可以的,自欺欺人就不好了。”

    凤歌义正辞严,就好像她一直以来都是个从来不知偷奸耍滑的老实人一样。

    谷里的路的确不好走,有些地方缝隙非常之大,凤歌只能用力蹦过去,不过她倒也不后悔进来,蹦来跳去挺有意思,她长这么大,很少有机会这样蹦蹦跳跳,走路走快一点都会有管事的嬷嬷进行一番说教。

    听着腰间的小小金铃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一股小孩子在恶作剧之后还没人处罚的欢天喜地感压不住的从心底冒上来。

    再向前,却是一片断崖绝壁,虽然不高,只有约摸三四丈,崖壁也不是十分光滑,关林森想要攀上去,自然是容易的很。

    但是对于凤歌这个连一丈高的宫墙都翻不过去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逾越的屏障。

    关林森看着她:“要不,在这里等我?我上去摘了就下来?”

    “我要上去!”凤歌十分坚定。

    关林森抬头看着崖顶:“这样高的地方,我若是背着你,万一……”

    正说着,就看着凤歌在自己随身的小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然后拿出了一团绳子:“你先上去,再把绳子放下来,接我上去。当初咱们在荒村的古井里不就是这么上下的?”

    在关林森的心中,凤歌是一个不懂人间俗务的天家之女,没想到她不声不响的竟然准备的这样充分,连绳子都想到了。

    关林森带着绳子攀上悬崖,再将绳子垂下,将凤歌拉上去。

    “嘘……”关林森对凤歌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其实不用他提醒,凤歌已经听见风中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半夜三更会在这里出现的,只怕也是要得风灵草的人。

    两人悄悄的接近,隐于一块大石之后,探头望去,只见前方被火把照得一片亮堂,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三个人,一动也不动,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

    有两个以布巾蒙面的人,十分焦虑的走来走去,眼睛始终望着前方的一片黑暗。

    片刻之后,黑暗中传来急速的脚步声,有人来了。

    那人冲到火把之下时,脚步踉跄,最后那一下没站稳,顿时摔在地上,双膝跪地,双手支着身子,低着头,大口的喘息着,好像这一口气憋了许久。

    “怎么样?”是北燕话,凤歌微皱着眉头,心想怎么哪哪都能遇到北燕人,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家的地盘。

    那个大口喘气的北燕人,看起来好像离了水的鱼,过了好一阵才缓过气来,他对另外两个人说的是:“不行,实在来不及,那见鬼的草自己会跑,要追出很远才能抓住。”

    “可是你在水里闭气的时间远比现在要长很多,为什么这么快就不行了?”

    “在水里一动不动的确与奔跑时候不一样,一下子就头晕气短,实在是撑不住。”

    那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高个儿的说:“看来今儿是不成了,回去禀报呼延和大人,再想别的办法。”

    “这么点小事都没办成,呼延和大人不知道会怎样的生气。”

    “是啊,出来的时候,我正好与也速该大人迎面撞了个正对面,他也是黑着个脸,听说是一个恒国的小丫头把他的事给搅局了。”

    “那咱们就这么回去,正撞在他们气头上,会不会直接把咱们给……”那人比划了一个砍头的姿势。

    两人陷入沉默,深深的惧怕让他们不知如何是好,拖着不回去也不成,回去了没带回东西也不成。

    “唉……”许久之后,两人同时发出一声长叹,扶起双腿依旧虚软无力的另一个人离去。

    待他们走远了,凤歌与关林森才从藏身之处出来。

    凤歌从怀中掏出装着霞絮的铁盒,两人各自将那团红色的轻絮往鼻孔里塞,然后,走向那片未知的黑暗。

    在乱石林立的戈壁上,乍一看,什么都没有,关林森却一眼便看见两块大石之中,夹着一团东西。

    他刚往那个方向走了一步,那团东西竟然无风自动,好像一个圆球,就这么“骨噜噜”的向前滚,而且还越滚越快,关林森加快脚步,脚尖轻点沙地,身子便向前纵出丈余,凤歌是万万追不上的,好在这里天宽地阔,关林森跑出好远,借着明亮的月光,也是可以看见一人一球正在戈壁上进行着赛跑。

    那球不仅会跑,而且还会自己改变方向,又会钻进石缝里,难怪刚才那个北燕人一口气用尽,也没追上它,最后回来喘成那样。

    关林森没有让凤歌等太久,便抓着那个球回来了,递给凤歌:“幸不辱命。”

    “这个怪东西,不知道怎么跑这么快的,难道真是风神附体?”关林森追了它半天,要不是因为鼻子里塞着霞絮,他也无法做到屏着一口气追上去,少不得要落到与那个北燕人一样的下场。

    接过那个球,凤歌觉得触感毛绒绒的,又轻如柳絮。

    “我猜到它为什么会跑了。”凤歌笑道,“它实在是太轻了,只要一点点的气流就能让它动起来,你追它跑,完全是因为你向前跑的时候,带起的风,给了它前进的动力,至于会拐弯什么的,应该是因为地上的乱石太多,让风向产生了变化,所以才会乱蹿。”

    末了她还骄傲的补充一句:“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我才不信呢!”

    话说完,关林森看了她一眼,凤歌强行辩解:“我刚才那是怕黑,怕被树绊着,才不是怕鬼!”

    “我什么也没说。”关林森无辜的说。

    凤歌将原本装着霞絮的铁盒打开,装进了风灵草,一面嘟囔着:“哼,你在心里嘲笑我。”

    “绝对没有!”

    “骗人!”

    “真没有!”

    “你保证?”

    “保证!”

    “立字据!”

    “可是,现在没有纸啊。”

    “我不管,你只要说'立'就可以了。”

    “……”关林森一怔,他转头,正看见凤歌脸上促狭的笑容,他顿时露出无奈的表情,“大殿下……”

    “哎!”凤歌答应的又干脆又利落。

    “没事……”关林森心中千言万语的吐槽在将要出口的时候,被他生生吞回了肚子。

    看着他快要憋死的样子,凤歌忍不住大笑起来,关林森默默的站在一边,口观鼻,鼻观心,好像一个木头人。

    凤歌终于笑够了,心情极为畅快,在宫中从来也不许这样放声大笑,在人前,她无论如何也能憋住一口气,等到无人处再蒙头大笑。

    没想到会有一天,在这无垠的戈壁之上,关林森面前,能如此放肆的笑。

    “我说,你原来也应该不是这种性格吧?”凤歌问道,“你与我是同一类人。”

    “微臣出身寒门,不敢与金枝玉叶相比。”

    “这鬼地方就我们两个人,我们以后一起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再装就没有意思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小是被怎样教养长大的,但是你绝不是那种世家里的书呆子,虽然你说的话不多,但是偶尔说出来的那几句,却透露了你心中真正所想,虽然已经很努力的憋住,不过还是被我听出来了。”

    关林森没有说话,他可以感觉到凤歌与他之间的距离在拉近,她开始不再把自己当成下属,而是在说一些只有朋友之间才会说的话。

    朋友,这两个字听起来很美妙,可是却从来也不属于天家的人。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关林森不会忘记麒麟将军刘觥弈当初与先帝之间也是深情厚谊,自己的曾祖父也被捧为三朝元老,平日里以礼相待,却只不过因为在朝堂上替刘将军说了那么一句话,就落得个被废为庶人的地步,受尽冷眼,如果不是因为户部尚书杜飞扬愿意替他们在朝堂上递上一句话,只怕关家永远也不会再有出头之日。

    眼前的这位储君大公主,现在看起来是一个温和可爱的小姑娘,但是将来即使她不想,为了江山稳固,她也会变成了一个性格多疑猜忌,生怕功高震主的皇帝。

    与其到时候心灰意冷,还不如现在就保持距离,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知道自己的地位摆在什么地方,就永远不会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关林森深深吸了一口气,却不小心将霞絮吸到了气管中,呛咳数声,凤歌忙学着宫女平时拍她的样子,对着关林森的背上用力拍了几巴掌。

    正手忙脚乱,凤歌忽然又听见有人用北燕话说:“幸好回来了,折腾了大半宿没收获,得来全不费功夫。”

    她抬起头,发现原先离开的三个人去而复返,为首那人向她伸出手:“拿来。”

    凤歌佯装听不懂,那人又用生硬的恒国话说了一遍。

    凤歌还是假装听不懂。

    那人终于失去了耐心,直接伸手就抢。

    在一旁咳得惊天动地的关林森挡在凤歌面前,伸手打掉了他伸出的右手。

    “小子,你都快咳死了,就老老实实的死在一边不要挡爷的道!”那人被拍开的右手陡然变拳,向关林森的胸口重重一击。

    关林森一面咳着,一面躲闪开,另外两个人也没闲着,上前,三人呈“品”字型,将关林森包围在中间,以关林森原本的功夫,对付他们几个那是绰绰有余,但是现在他实在是咳的太厉害了,单纯的闪转腾挪都是问题,一不留神,胸口就中了一拳。

    他现在脚下虚浮,中了一拳之后,身子一晃,背后又挨了一掌。

    中了一拳一掌的关林森还强自撑着,右手一抖,藏于袖中的短刀出手,将其中一人划伤,鲜血迸出,那人顿时大怒,从背后抽出长刀,就要向关林森劈下来。

    关林森想要向右挪动一步,结果又爆发出一阵难以忍耐的咳嗽,使他咳得弯下了腰。

    眼看着长刀就要将关林森劈成两半。

    长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仍在疯狂咳嗽的关林森勉强抬起头,正好看见那三个人软软的倒在地上,就像之前躺在地上的那几个人一样。

    凤歌将装着风灵草的铁盒子又盖好,装回随身小包中:“还能走吗?”

    关林森点点头,刚点完头,又是一阵咳嗽,凤歌伸出手,竟是想要扶他。

    他却好像没有看见似的,用嘶哑的声音说:“能走。”

    凤歌敏锐的感到他的情绪与来时明显不同,可是反思自己,并没有得罪他,到底这是为什么?认真的回想一下,似乎在自己大笑之前,他的状态还是正常的,难道……他真的生气了?

    什么嘛,一个大男人,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气,真是的,本来就是很明显的在开玩笑呀,难道还要去哄他不成?本来以为相处了这么久,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他了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凤歌越想越生气,却隐忍不发,她想到父皇在朝堂之上,被那些老臣喷得一脸口水也忍下来了,自己身为他的亲女儿,家学渊源,没有道理忍不了这口气。

    宰相肚里都能撑船!我是储君!我要大度!我要宽容!凤歌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心中把这几个字翻来覆去念了几遍,这才让僵硬的脸缓和下来。

    凤歌什么也没说,大步向前走去,关林森如来时一样,在她身边如影随行的跟着。

    到了断崖那里,关林森伸出手,准备接凤歌的绳子,结果凤歌将绳子套在一棵枯死的胡杨树上,用力拉了拉,没有拉动,便径直自己慢慢的从断崖上下去。

    一俟踩到平地,她干脆利落的收了手中的绳子,也不等关林森,就自己往前走,方才来的时候,她已经记熟了路径,走得倒也十分平稳。

    至于关林森是不是跟在后面,有什么要紧,反正他本事这么大,还怕丢了不成。

    凤歌自顾自的走着,直到看见了城门口,要进城了,她才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没有人。

    哼,一定是又不知道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凤歌回到城中,白天喧闹的街道,现在却是空无一人,连一处亮着的房屋都没有。

    为防止半路再出什么意外,凤歌决定先将风灵草交到宁亲王府,也算是一件事有始有终的做完了。

    守门的侍卫见是她,不敢怠慢,连忙通报,另有侍女将凤歌请至厅中,奉茶。

    李云清匆匆赶来,见到桌上的铁盒,他惊讶道:“竟然真的拿来了?”

    “嗯。”凤歌应了一声。

    “不知是如何得来的?”李云清拿起铁盒,却不打开。

    凤歌这才想起来,没有霞絮,这风灵草却是有毒的。

    “啊……忘记给你留了。”凤歌有些不好意思,原本独孤怀信也就只给了那么一株霞絮,她与关林森两人一分,就用光了。

    “我明天再向独孤要些就是。”

    李云清摇摇头:“霞絮在东方大陆极难种植,就算是独孤,也没有第二株了。”

    被人托付的事没有办好,连素来机巧的凤歌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李云清发现凤歌的鼻子里微微露出一点红,他大惊失色:“怎么还塞着?快拿出来。”

    他又大声命人取来铁盒,将凤歌取出的霞絮放进去,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