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五十五章
    人许多年前,拜火教中有一群人,向往着东方大陆的文化,却不希望是以武力侵略的方式去占领他们,而是可以与东方大陆的人和谐相处,他们的理念与拜火教当时的教主霍桑完全背道而驰,因此遭到了霍桑最严厉的报复。

    他们中地位最高的长老哈依比瓦沙救出受刑的教众,趁着守卫不备,逃出了亚兹德,逃出了波斯,历经千难万险,跨越八百里无人烟的大沙漠,来到当时战乱的大夏,以波斯特别的炼药术,帮助开国太祖完成大业之后,不要任何封赏,只想要一块风景优美之地,做为全族人安身立命之所,燕雀湖紫霞山就是太祖赏赐给他们的地方。

    “我就是哈依比瓦沙的后人,当时我祖爷爷随便挑了一个他感觉好听的姓做为家族传承的姓氏,这叫得也太麻烦了,经常有人叫我孤独怀信,大概也是因此,一语成谶,我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要是我也有个女人在身边,也不会总是对李云清耿耿于怀了吧。”独孤怀信悠悠的叹了口气,看着窗外的天空。

    “红芳阁的老板娘,那会儿是真的把我当白吃白喝的穷小子,哈哈。”独孤怀信的眼神变得悠远,思绪回到从前,那张平凡的脸上露出了憨憨的傻笑。

    看来那五天的杂役生活,并不是那么的凄惨嘛,不仅不惨,而且还喜滋滋的。

    “你喜欢她?”凤歌冷不防的冒出一句。

    独孤怀信被她的声音陡然拉回现实,脸上浮出了可疑的红色:“我哪有资格喜欢她。她那么漂亮……”

    “女人可不像你们男人这么肤浅,就知道看脸,聪明有趣的男人也是招女人爱的,你听说过无伤公子没有?”

    “听过,还见过,那个因为丑而闻名东方大陆四个国家的男人。”

    “可是他的夫人也很漂亮啊,还是名门闺秀。”

    独孤怀信摇摇头:“不一样,无伤公子虽然长得丑,但却是东宁国的国师,在大海战中救下了他夫人的全家,我算什么,说破了天,也不过是药庐的主人,又不是什么权倾大下的大人物。”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救下了他夫人全家不假,后来由于他夫人的父亲感念他救命之恩,于是将女儿许给他为妻,结果他夫人一看他的画像,马上收拾行李逃家而去。”

    竟然还有这段?独孤怀信睁大了他那豆豆般的眼睛,江湖上传闻着无伤公子娇容夫人的恩爱故事,难道是删减版?

    见他听进去了,凤歌压低了声音,用神秘的口吻,其实也就是街头巷尾所有传八卦的人最爱说的话:“这事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无伤公子原本也是觉得自己容颜丑陋,本来就想拒绝,只是没想到娇容夫人竟是打上门,出言不逊,要他退婚。后来无伤公子与她订立约定,三年之内若是无伤公子被封为国师,娇容夫人就给他为奴为婢,若是娇容夫人成为第一大商人,无伤公子就磕头道歉,并且退婚。”

    订约之后,无伤公子为东宁国开辟了新的海上商路,带来巨大财富,东宁国的舰队几次出海都带回了巨大财富,也引来了想要捞一票的海盗。

    当飞云号商船在恶浪海域遇上令整个东宁国闻之丧胆的红巾海盗时,娇容夫人正巧就在上面,红巾海盗将船上的船员杀尽,只留下了像娇容夫人这样长相美貌的女子,想要把她们卖到著名的海上销金窟龙宫岛做奴隶。

    娇容夫人当时已存了必死之心,当晚便想要跳海自尽以保清白。

    就在她想要跳下去的时候,却被一个人死死拉住,她又哭又闹,那人却用温柔的声音劝慰着她,让她相信自己,在漆黑的大海上,那人说了好久好久,娇容夫人终于决定相信他。

    再后来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个在深夜里拉着她的人就是潜伏在船上,偷入龙宫岛的无伤公子,最终两人将龙宫岛岛主拿下,将岛上的一切烧成废墟。

    东宁皇帝知道此事之后,便问无伤公子想要怎样的赏赐,可封其为国师,也可将龙宫岛上收缴来的金银财宝分一部分给他。

    可是他却要了往南洋航路的特许通行权,然后,将特许通行权给了娇容夫人,南洋有着无数的珍贵红木、象牙和香料,只跑了几趟船,娇容夫人以女流之身,成为了东宁国最富有的商人。

    在满载着珍贵货物的商船回港之时,无伤公子站在娇容夫人面前跪下,俯身一拜,道歉退婚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没想到娇容夫人干脆利落的也对着跪下来,与他同时一拜。

    与此同时,有人大声道:“夫妻对拜。”

    港口上千人欢呼着见证了这对璧人的相拥。

    “这才是无伤公子娇容夫人故事的完整版本。”凤歌喝了口茶,看着独孤怀信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只要你想,还是有机会的。”

    独孤怀信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叹了口气:“不成不成,无伤公子得到美人心还是靠得英雄救美,但是这红芳阁的老板娘不可能跑到什么危险的地方,也不会有人到红芳阁来闹事,我根本没有机会。”

    “未必哟,天有不测风云。”

    正说着,凤歌从窗户看见楼下有人往大夏第一铁匠铺走,那人的打扮,是凤歌曾经在赵元那里看见的也速该!

    上回在赵元家,他与凤歌争铁傀儡没有成功,这次摸到石岩这里,想来也不会只是为了喝茶聊天。

    凤歌想起在石岩书房里看见的武器设计手册,不由紧张起来,她站起身,向独孤怀信匆忙说了一句:“抱歉,我有事先走了。”说着,便急步下楼,冲出门,向大夏第一铁匠铺而去。

    独孤怀信将烤羊吃了个干净,抹抹嘴,也要出门,却被店伙计拦着:“还没给钱呢。”

    柜台后的帘子被一只戴着玉镯的纤纤素手挑开,红芳阁的老板娘从里面走出来,看着独孤怀信,转头吩咐伙计说:“罢了,我认识他,他是燕雀湖药庐的主人,让他走吧。”

    “不……我已经没钱了,是个穷光蛋了,这顿饭实在是没钱付账,要不,还是让我留下来做杂役还债吧。”独孤怀信一脸的诚恳。

    机会?有机会要上,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

    大夏第一铁匠铺今天的号已经放完了,门口的黄牛党也好,普通客人也好,都已散去,连着门口卖胡饼、零食的小摊贩们也全无影踪,若不是见过这里早上的盛况,还以为这里马上就要关门大吉了呢。

    凤歌走上台阶,门口的守卫认识她,恭恭敬敬请她进门,往里走了没多久,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也速该的声音,他用西夏话大声说:“你做好东西,也是要卖出来的对不对?我这价格,是现在最高的价,虽然你这设计理念图画得不错,但是想要真正把它变成可以拿在手上杀人见血的东西,也要钱,听说你家因为赵家铁匠铺的冲击,生意已经一落千丈是不是?”

    接着传来的是石岩冷冷的声音:“哼,我家门口天天排长队,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想要进门,还要领号,光是那号,就要一百文钱一个!”

    “哈哈哈,快拉倒吧,”也速该的笑声中充满着不屑与嘲讽,“你糊弄糊弄那些不知道的人倒也罢了,门口那些排队的,倒卖号的,都是你给请来的帮手,显得好似一片繁荣,其实,你家上个月已经入不敷出了吧?你全家吃喝拉撒加上购买铁矿石和燃料的钱,一共花了一千五百八十二两白银。卖出去的东西有八千七百一十两,但是利润却只有一千二百两,赚到的钱,还不够你一家老小吃喝,这个月已经过了一大半,只卖出了十七把刀,三只弩,净利润只有二百两,刚好是上个月的零头。”

    “听说你的小儿子今年秋天该入学堂读书了?大儿子要娶妻?还有与你家关系最密切的几户人家,已经定下来的也有几场婚嫁大事,你能不送礼?”

    也速该如行云流水一般的给石岩报着帐,他每说一句,石岩的脸色就黑了几分,他不知道也速该是怎么知道他家帐目情况的,可悲的是,他说的都是真的,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赵家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研发了一批类似于铁傀儡那样的自动化机械,即使不做为武器,做为耕田挑担的省力气和代步工具,都是非常好的。

    在大恒与北燕没有爆发全面战争的时候,耕田种地、挑担子运东西这种才是最大规模的实际需求,至于武器,也不过就是卖掉一些菜刀、或是杀猪刀而已。若不是因为安定侯家的三位小公子想要打猎,连弩都卖不出去。

    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接连数日不眠不休,只希望能尽快完成一批自动化机械的制造。

    只是,谈何容易,纸上的图想要变成现实中的东西,就需要不断的尝试,而每一次的错误,就代表着一笔钱被扔进了水里。

    研发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失败了五次,盘点了家中财产,石岩心知肚明,最多再进行一次,否则,就只能放弃新品的研制,转而进行木器或是纺织品的制作。

    若是真到了那一天,石岩想过,也许自己会静静的、悄悄的,在祖坟前自尽,他这个不肖子孙,让祖宗丢脸了,唯有一死,到地府里向祖宗谢罪。

    也速该在他最需要钱的时候来了,他开出了一个不低的价格,但是,提出的要求也很苛刻:“做出来的东西必须只能卖给北燕,绝对不允许卖给其他国家的人。图纸也要一并拿走。”

    如果东西只能卖给北燕,那么北燕人之后可以用极低的价格买它们,而石岩还必须出人找矿去替他们做,否则便是违背了商业信用。

    以大夏与北燕的关系,石岩觉得如果自己违背了商业信用,只怕官府都会替北燕人撑腰,到时候,他们全家都无法在大夏立足。

    可是,如果现在不答应,那么,很可能下一次仍然做不出东西,那么研发新品的计划就只能停止。

    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是在割石岩的肉啊。

    “唉,罢了罢了……”石岩闭上眼睛长叹一声,“我答应……”

    “慢着!!我可以给更高的价!”

    石岩与也速该同时转头望去,凤歌微笑着走进院子,只见她身着月白色软妆缎齐腰襦裙,外罩着冰蓝色对襟褙子,长发挽成飞天望月双环,两只闪闪发亮的金簪端端正正绾着发丝,两枝发簪前都镶嵌着如小指甲盖般大小的浑圆明珠,耳中轻晃着玉兔捣药状的玉耳坠,那玉兔的眼睛都是用米粒大的红宝石嵌成。

    再看她那长而白皙的脖子上摇摇挂着三颗紫晶石,裙摆处提溜着一串金铃环佩明珠禁步,随着她的轻轻走动,发出微微的清脆响声。

    全身上下,透着就是一个字:贵!

    那般富贵逼人的气息,连也速该这个想要用钱去砸得石岩低头的人,都不由感到一阵心惊。

    上回在赵家遇见这个小妮子,比不过她身边那个男人的武功,硬生生的让她把铁傀儡给抢了去,这次难道比撒钱,还比不过她不成?!

    也速该心里盘算着凤歌会出多少钱,凤歌笑道:“方才开得那价码我听见了,实在是太低太低啦,莫不是大燕国近年来没在大恒讨着便宜,没抢着好东西,想要充大爷,出手都这么寒酸?”

    “小丫头片子,一边去,你的那点脂粉头油钱,还不够买这里的一把刀。”也速该一脸的鄙夷,“你身上这些挂着的假玩意儿,还是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我大燕三岁的娃儿身上挂的长命锁都比你这一身的零碎值钱。”

    也速该根本也看不出来她身上的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是他走南闯北的经验来看,如果这一身都是真的,只怕能把这工坊里所有的设备都买下来,如果真的是大富人家的女儿,又怎么会只带了个男侍卫,就出来跑呢?

    一定是个江湖上小门小派掌门的女儿,学人出来跑江湖,买了些假货凑数。

    猜到了也速该的想法,凤歌笑道:“若我这一身都是真的,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