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四十九章
    “北燕人在外廷早就有眼线,不少官员也收了他们的好处,在朝堂之上,替大燕说好话,逼催着云阳赶紧签约,说也不必贪心,将恒国产粮的那块地方拿下来,之后就不用担心了。唉,真是天真,到时候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恒国没了,燕国又岂会容得下我们。”

    李云清对局势十分清醒,只是当今大夏国陛下实在过于年轻,除了外戚势力之外,并无实权,而太后却只有一个弟弟是镇国侯,大夏的军权有一半在他手中,还有一半,却是在兵马大元帅花信之手,更要命的是,镇国侯的兵马都在边境,而花信手中的兵马却就在京城,甚至负责保卫宫城的两万禁军名为皇帝直属,实则多由花信军中挑选而出。

    如果花信有心要反,只怕连李云阳也不敢不从。

    没有实力支撑的宝座,还真是摇摇欲坠啊,凤歌不由心有戚戚,想到自己的将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么,你那天晚上打扮成那样进宫,是想做什么?”

    “听说燕国人等不急了,想要用强硬的手段逼云阳马上同意,我得知此事之后,马上进宫通知云阳,那些前来搜捕我的人,都是禁军。”

    难怪这么大阵仗,凤歌点点头。

    “如果我可以帮助你们继续保持中立,你拿什么谢我?”

    “你?”李云清根本不相信她的话,问道:“如果我的消息没错,大恒国储君在这一年的游历期内,不可以主动泄露身份,不得卷入他国纷争,不得轻易回宫,大殿下手中莫非有府兵?”

    “没有。”

    “莫非已是天下归心,一呼百应?”

    “没有。”

    要啥没啥,还来谈条件,这小女娃莫不是看坊间话本看多了?

    李云阳懒得再与她多说,他伸出手:“那块玉佩,留在大殿下手中不是好事,若是被别人发现,只当我与大殿下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到时候,大殿下的安全也得不到保证,不如现在就将这惹事的东西还予我。”..

    说来说云,心心念念的原来还是想把这块玉佩给骗回去,凤歌笑道:“这么好的结盟信物,我怎么能还给你。”

    “什么时候结盟的?”

    “昨天晚上,大夏国的宁亲王殿下亲自到我房间里,希望与我大恒缔结和平条约,并留下了玉佩为证。”

    凤歌说得一本正经,李云清无奈摇头:“大殿下,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富贵闲王,并无任何与大恒国结约的本钱,大殿下又何必非要沾惹这些事。”

    “不就是北燕使者么,拖着他们,我替你想办法。”

    ***

    出了宁王府,凤歌让关林森带她前去梁晶晶与黄雕落脚的地方。

    门前,一个汉子正在忙碌着,看他的背影仍是蜂腰猿臂的青年,听见凤歌的脚步声,他转过身,浓眉大眼,下巴方正,显得坚毅沉稳,眼角与眉间淡淡的纹路,显出了岁月的痕迹。

    “凤姑娘。”他有些意外。

    更意外的是凤歌,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关林森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这是黄雕。”

    这就是那个弯腰驼背,瑟缩在皮袄里,一脸皱纹像菊花盛开的黄雕?

    “都认不出来了,你这是彻底好了?”凤歌见自己的药当真有效,开心得好像是自己得了帮助似的。

    黄雕点点头,还未说话,梁晶晶的声音从门口传出来:“哟,我当是谁,原来是贵客上门,快请进来坐。”

    进门之后,梁晶晶看着凤歌,笑道:“我们这也是立足未稳,五千两银子实在是”

    “不,今天来,是把那三千两也还给你们的。”凤歌示意关林森将那三千两的银票拿出来,“你们初来乍到,讨生活也是不易,那五千两的事,我已经找到了办法,就不从你们这上剥皮了。”

    “哟,凤姑娘说的是哪里的话,要不是你们帮忙,我们还在那风沙肆虐的黄沙道上过日子呢,那地方,又干又燥的,对女人家的皮肤实在不好,整日躲在地下,不见天日的,也是无趣。”梁晶晶笑着说。

    “姑娘今日来,只怕不是单来找我们叙旧的吧?”梁晶晶看着凤歌,这个小姑娘在黄沙客栈时表现出的冷静与心计,绝不是普通的小丫头,从她的衣着气质上,梁晶晶也只猜到她兴许是大恒国的哪位天潢贵胄,万没想到,她竟是当今储君。

    凤歌将自己的龙形项链拿出,梁晶晶身为寒山铁骑的人,自然是识得皇家标记。

    “非危及生命,不得亮出身份。只是如今北燕使者想要联合西夏以图我大恒之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想,这也不算是违背了先祖教训。”凤歌将项链又贴身藏好。

    这也是一场赌,祖父德宗皇帝拆了寒山铁骑,让这些原是怀着一颗保家卫国之心的忠肝义胆之士,变成了如同流寇一般的存在,凤歌不确定,梁晶晶与黄雕会不会出手相助,她唯一可以有些自信的就是,至少梁晶晶和黄雕看在她出手解毒的份上,不会拖后腿告密才是。

    梁晶晶许久没有吭声,她的脑中似乎也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她终于开口:“大殿下,我们对于恒国来说,是叛逆。刘将军当年一片忠心,却蒙受不白之冤,我为何要相助如此昏庸的皇室,这样的大恒皇朝,亡了便亡了。”

    “刘将军?是冤枉的?”凤歌的记忆中,这人不是贪功冒进,害得无数士兵枉死吗?

    梁晶晶冷哼一声:“那是你那个不懂打仗的爷爷做太子监军的时候,什么都不懂,非要冲进葫芦谷,被人包了个正着,若不是刘将军率军去救,早就玩完了!那场仗大败,十万精兵全部拼没了,回朝之后,刘将军却说太子立足未稳,绝不能背上一个阵前瞎指挥,枉送十万人性命的罪名,因此,他将这份罪名完全担下,本以为太子会替他说几句好话,不料,那个混蛋太子却是什么都没说。刘将军全家上下满门抄斩。太子倒是太太平平的继位做了皇帝,登基之后,便将寒山铁骑拆散,再未提及一个字!”

    葫芦谷战事,在大恒皇朝一直是一个禁忌,凤歌也只是听祖父提起过一两句,每每提起,便是痛心疾首,祖父很年轻,刚四十出头就驾崩了,太医说祖父操心国事太重,郁结于胸,想来,也许郁结于胸的不仅是国事,还有这段往事吧。

    凤歌又想起祖父在将死前些年,总是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来来回回的画着一张人像,那是一张戎装的将军相,祖父总是画完上半身,就神色忧郁,下半截线条凌乱,从来也都没有画过一张完整的。

    “先皇,他也是有着不能重提的理由吧”德宗一生小心谨慎,外戚干政、强敌在侧,他都能在不引战的前提下,兜着圈子把事情应付妥帖,凤歌不是不知道有人评价祖父德宗一个“怂”字,但正是因为这一“怂”,才能让刚刚从外忧内乱中挣扎求生的大恒平平稳稳的发展了三十多年。

    打仗?那不是热血上头,喊着口号就完事的,那是真的要靠人命去堆,打的就是国家的经济储备啊。

    凤歌不相信久在军中的梁晶晶不明白这一点,只是她无法接受刘觥弈元帅背负着污名而死,死后这么多年还不得平反。

    “孤王在此立誓,若登大宝,必彻查当日葫芦谷之案,还刘将军一个清白。”凤歌起身,正色起誓。

    梁晶晶见她如此郑重,再加之曾在黄沙客栈**历生死,梁晶晶决定出手相助。

    “想要我们做什么?”

    “北燕使者敢在西夏境如此张狂,想必是有军队在边境列阵,希望各位可以帮忙查清边境上到底有多少北燕军,以及,他们是否真的会因为西夏皇帝不答应缔约,就挥师攻打。”

    梁晶晶菱唇一弯:“要说刺探情报,再没有比我更擅长的了。三日之后,必给你消息。”

    “那就有劳了。”

    凤歌拿着从李云清那里敲来的五千两银票前往赵家,不料,在正厅之中,竟然遇上了几个北燕人。

    他们也是来买那个铁傀儡的。

    赵元正向他们解释,这个铁傀儡已经被一个小姑娘买走了,正巧看见凤歌过来,忙指着她:“就是她买的,已经订了,我们生意人最讲究诚信,不好毁约的。”

    为首的北燕人走到凤歌面前,如同铁塔一样,他不屑的看着凤歌:“一个小丫头,买它做什么?还是好好的玩你的布娃娃去吧!”

    在场的北燕人放声大笑。

    凤歌微笑道:“买这个铁傀儡,回去陪我跳舞呀,你们这些粗鄙的蛮汉,买回去也是糟蹋了,你们会跳舞吗?买它回去想干什么!”

    当然是买回去,重新设置一套动作,让它可以杀人啦。

    可是他们却不能这么说,因为,赵家人卖出时候提的条件就是,不得将其改做它用,否则就是违约,不卖了。

    为首的北燕人哼了一声:“跳舞,谁不会!你这个黄毛小丫头,又会跳些什么,还不是软绵绵的舞,铁傀儡跳的舞,不适合你学。”

    “当然不是给我学舞用的,是给他用的。”凤歌一指身旁的关林森。

    关林森的个头,在大恒已经不算矮了,但是站在这几个北燕人面前,却是生生的矮了一个头,想要看着他,还是要吃力的抬着头。

    那个北燕人又是哈哈大笑:“一个娘炮小子,也想学?是想去去你身上的女气吧?”

    “小心伤着你一身的细皮嫩肉。”

    “还是跟小姑娘一起玩布娃娃去吧。”

    从北燕人的队伍中爆发出更大的嘲笑,凤歌平静的对关林森说:“他们在嘲笑你呢。”

    “当值期间,不可私斗。”

    “放你两个时辰的假,够不够?”

    “一个时辰足矣!”

    凤歌向后退至安全地带,朗声对着北燕人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能打就是有男子气概呀?是不是把你们全打趴了,你们就老实了?”

    北燕人停止了嘲笑,喝道:“大言不惭!就凭你,也敢跟我们动手!”

    “对,就凭我,的确是不能跟你们动手的,跟你们动手的是他。”凤歌平静的坐在一旁,对关林森说:“放假了。”

    这三个字话音未落,关林森已如一道疾风,向北燕人扑去,只见他如一道灰色的幻影,在那几个人之间穿梭,他只轻轻一点,中招的人便应声倒地。

    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场中只有他一个人站着,地上是一片动弹不得的北燕壮汉。

    凤歌托着腮笑道:“离一个时辰还有好远呢。”

    “小子别太得意了!”里屋竟然还有一个北燕人,这个人方才并没有把关林森放在眼里,只当外面的人可以解决,因此没有出手,不料,转瞬之间,那些人就倒在了地上。

    他走出来,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恨恨道:“真没用!”

    又抬起头,瞪着关林森:“你叫什么名字?”

    “问别人名字之前,应该先告诉别人自己的姓名。蛮夷就是蛮夷,不懂礼仪。”凤歌远远的扔过去一句话。

    那人还是瞪着关林森:“呵呵,你们大恒的男人,就是这么由着女人在面前大呼小叫放肆的吗?”

    “我乐意。”关林森平静的看着他,“还是,你没有名字?”

    “老子也速该!大燕国使节团都尉!”

    没想到会在这里与使节团的人遇上,凤歌脸上没显露出来,心里却在盘算,在这里与使节团杠上,自己得弄个什么身份才合适,不然,他们到时候让西夏皇帝李云阳下个全城搜捕令,或是驱逐令,那就很麻烦了。

    还没等她想出来,关林森与也速该已经打起来了,不得不说,这个都尉,比起刚才那些人的确要强一些,招大力沉,关林森也没有想要与他马上分出胜负的意思,仗着身轻,在他身边绕来绕去,让他打不着。气得也速该哇哇大叫:“你们大恒的武功就是像苍蝇一样飞来飞去吗?”

    “苍蝇?那不是围着臭屎飞的吗?阁下莫非自认是臭屎?”关林森说得十分认真。

    凤歌听着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么长时间,关林森终于不像一根沉默寡言的木头,说起噎人的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与此同时,她也想好了自己的身份,若是这队北燕人敢去西夏皇帝那里告状,那就说自己是律王叔派来的商队代表好啦,不是正经的使节,因此不需要持国书,商队么,就是买买买,不与朝堂之上的糟心事相关。

    说是律王派来,也可以让夏与燕有所忌惮,不敢随便出手。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关林森那里,也已经分出了胜负。

    也速该被关林森一脚踹在腿弯,一个趔趄没站稳,重重跪倒在地,正巧面朝着凤歌,凤歌笑道:“怎么突然行这么大的礼,免礼平身吧。”

    把也速该气了个半死,想站起来,却一动也动不了,关林森一根手指轻轻巧巧地搭在他的百会穴上,指尖一点真力灌**位之中,如同百千根钢针刺入他的脑中,也速该疼得大叫:“这是什么妖法!”

    “在大恒国,这是人人都会的儿童戏法而已。”关林森冷冷的说。

    “都跪下了,还要打吗?”凤歌看着也速该。

    也速该胀红着脸,一副气冲牛斗的样子,不说话,只是瞪着凤歌,凤歌微笑:“依我说,还是别打了,眼看着都中午了,散了去吃饭可好?”

    打了这么久,这么多人也拿不下一个少年,也速该也知道自己这群人绑在一起也不是关林森一个人的对手,恨恨道:“走!”

    一行人离开赵家,赵元走过来对凤歌说:“哎哟,姑娘,你这可是得罪了不得了的人啦,他们是大燕派过来的使节团,就连陛下也得让他们三分呢。”

    “嗯,知道,没事的。”凤歌看着眼前的铁傀儡,有些烦恼:“这么大,怎么带走呢。”

    “设置好动作,它会自动跟着姑娘走的。”

    “那,我能设置它给我当保镖吗?万一那几个北燕人在门口等着打我怎么办?”凤歌终于找到了机会,提出将铁傀儡设置成可以动手打架的理由。

    赵元原本非常为难,但是看着刚才那群北燕人气势汹汹的跑出去,这个小姑娘身边虽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侍卫,却终是双拳难敌四手,只怕要吃亏,因此,他终于违背了铁傀儡不得用于攻击的诺言,为凤歌设立了一套保镖系统,只要铁傀儡处于开启状态,它就会无差别的攻击所有企图靠近凤歌周身三尺之内的人。

    “也请这位侍卫小哥小心,它是机器,不认人。”赵元小心提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