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四十五章
    铁砂火铳,是西夏匠人近几年来的新发明,不仅枪贵,连弹药也很贵,装填一次又要许多时间,目前只有各国的豪门贵族买来一些玩玩,没有人想过用它来做正经的杀伤wǔ qì。

    眼前却有五个人手中拿着铁砂火铳,不可不说,这支队伍背后的势力相当的强大。

    “你们要我做的,我已经做了,你们在恒国,我们在黄沙道,井水不犯河水,又何必苦苦相逼。”见了铁砂火铳,梁晶晶大声喊道。

    为首那人翻身上马:“兹事体大,也请娘子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了。”说罢,他的手一挥,五个黑洞洞的枪口,同时喷出无数铁砂。

    梁晶晶似早有准备,在枪响前一瞬间,身子就地一滚,向开枪者的身前滚去。

    沙地上被铁砂溅起点点扬尘,如同被暴雨侵袭一般,只可惜,没有伤到梁晶晶一星半点。

    枪响前的那一滚,让她完美地避开了所有的铁砂,那些持枪者身前两尺的范围之内,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的身子如一阵旋风,席卷至他们身前,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跳起来,左右手长刀挥舞,刀光过处,血花四溅。

    “呵呵,铁砂火铳么?在废物的手中拿着,还不如烧火棍好使呢。”梁晶晶冷笑道,说着,她飞身向马上那人侵袭而去。

    如雪刀光横扫,向马上那人的面门砍去,那人身子后仰,一招“铁马巡桥”横仰在马鞍之上,顺势翻下马背的同时,一枝黑色弩箭飞射而出,射中梁晶晶的胸口。

    梁晶晶向后翻身,仍是被擦过胸口,将半边衣服划破,衣襟布片在风中飞扬。

    那人冷笑:“我这弩上也有剧……”话说到一半,卡住了,他发现梁晶晶正在tuō yī服。

    衣服从被弩箭射破的地方撕开,掉出两个馒头。

    “还是这样舒服些。”声音有些嘶哑,是清朗的少年声音,“梁晶晶”冲着那人一笑,勾了勾手指。那样妩媚的脸,配着却是男子肌肉突显的身体,出手,便是锋芒毕露、强横霸气,长刀过处,卷起了强劲的气流。

    马上那人以长剑相迎,金属激烈撞击的声音震耳欲聋。

    “你到底是什么人?”

    “梁晶晶”只是笑着,没有回答,手腕一翻,刀锋向那人脖颈之间划去,那人变招,一柄长剑护住要害,舞了个风雨不透,杀气与刀兵纵横交错,一刀一剑化为两条银光闪闪的巨龙,亮着爪牙,在滚滚黄沙中翻腾不休。

    两人缠斗,周围的人想帮忙却无从下手,生怕误伤了首领。

    那人一声厉喝:“客栈里的人,一个不留!”

    围站在一旁的人得令,马上向入口处跑去,入口处的精钢板虽然结实,却只是为了防风沙,而不曾防得住雷火霹雳弹,三颗黝黑的霹雳弹带着燃烧的引信,向钢板落下,三声轰然巨响之后,精钢板被炸上了天空,黄沙客栈最坚强的盾牌,被炸开了。

    凤歌端坐在客栈正中,神情平静,毫无惧色,好像冲进来的人与自己毫无关系似的,首当其冲涌进来的人挥着刀,就要向凤歌冲去,却被从天而降的开水淋了个正着,嚎叫着在地上打滚痛呼。

    第二拨人依旧悍勇向前,凤歌一笑,将桌上烛台随手向地上砸去,一道火焰形成的墙壁陡然腾起,避之不及的凶徒被烧了个正着。

    火焰减弱之时,第三拨人想要冲过去,却发现凤歌已经不见了。

    “搜!”他们的人四散开来,一间一间搜着客房,几间客房搜下来,却空无一人。

    在一条幽暗的走廊尽头,凤歌还是站在那里,微笑得看着他们。

    这次,他们不敢贸然上前,拿出手弩,对着凤歌射去,凤歌连躲都没躲,弩箭碰到凤歌,却发出了金属的声音,原来,那只是一面大镜子,凤歌本人,却并不站在那里。

    “抓到你,就把你碎尸万段。”他们咆哮着,向前冲去,冷不防斜刺里,伸出一根铁棍,将跑在前面的几个人绊倒在地。

    接着,又传来几声惨叫,那几个被绊倒在地的人,顿时没了气息。

    “还有要过来吗?”凤歌温柔的声音,此时听起来却令人毛骨悚然。

    还剩下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半晌,还未决定是进是退,只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眼花,重重摔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凤歌从夹道里转出来,笑道:“老板娘,你的迷烟当真好用。”

    站在她身旁的梁晶晶自豪的一扬头:“那当然,五两银子才能配得一钱出来,一分价钱一分货。”

    伙计们将这些人尽数绑起,凤歌有些担心在上面假冒梁晶晶的关林森,想出去,梁晶晶拦住她:“我去看看,万一上面还没打完,你上去岂不危险?”

    梁晶晶一探出头,迎头就是一蓬沙子洒过来,关林森与那人的战斗已至尾声,那人困兽犹斗,长剑向关林森的下盘扫来,关林森以长刀为支撑,借力在空中一个翻腾,又重又狠当胸一脚,将本已站不稳的人踹了个结实,他的身体如离弦的箭一般,狠狠砸在了黄沙之中,腾起一阵沙尘。

    他想要挣扎着再站起来,忍不住嘴一张,一大口鲜血喷出,又无力地躺回地上。

    闪亮锋利的刀刃,停在他脖子的动脉旁,紧紧地贴着:“现在换我问你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那人冷笑一声:“你刚才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为何要回答你。”

    梁晶晶拍干净了头上的沙子,对着入口喊了一声:“小妹子,他们打完了,上来吧。”

    又看着关林森赤/裸着的上半身,撇撇嘴:“顶着我的脸,这么一副伤风败俗的样子,真是毁我清誉呢。”

    原来,就在梁晶晶放倒黄雕之后,想要独自一人去面对这些shā shǒu时,凤歌阻止了她,她让关林森上去想办法把这些人给引下来,她则是在下面指挥着其他人利用这里的地形还有昏暗的光线,将客栈内部改造成了小小的机关室,可以最大限度的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只是没想到关林森这么拼命,凤歌不由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怕。

    “你有没有受伤?”凤歌一出来,就跑向关林森,仔细检查他的身体。

    关林森偏过头看了她一眼,就这么一个空档,刀下那人搁在一侧的手无声无息抬起,两支飞梭,一支向凤歌,一支向关林森。

    遭遇激变,梁晶晶与关林森都应变不及,何况身无武功的凤歌。

    一支黑色弩箭,正正射中凤歌的心脏,她软软的倒了下去。

    关林森心神俱裂,手中利刃力道减弱些许,地上躺着那人突然提气,瞬间他的腰背肌肉绷紧,小腿支起用力,整个人从平地弹了起来,扑向关林森,关林森长刀还未抬起,便被他一把接住,向准备上前相助的梁晶晶掷去,刀锋穿过她的小腿,梁晶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接着他卡住关林森的脖子,将他摔在地上。

    头部着地,关林森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耳朵里只有嗡嗡的耳鸣声,听不见任何声音,那人的膝盖紧紧地压在关林森的胸前,一手狠命地掐着他的脖子,关林森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失去空气的肺部不堪重负,他努力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金星直冒。

    就在他几乎昏厥之时,忽然感到脖子上的压力顿失,然后,那个人的身体重重地倒在一边。

    肺中再次涌入晨间沙漠中清凉的空气,关林森精疲力竭地深吸一口气,吸到一半,只觉肺部疼痛难当,化作了一阵猛烈剧咳。

    他十分吃力地想要坐起来,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拍着他的背部:“要不要紧?”

    是凤歌的声音?

    关林森惊讶地转过头,灵动的眼睛中满是担忧,真的是她!

    “刚才……”只说了两个字,关林森这才发现大概是刚才被掐狠了,声音嘶哑的连他自己听着都觉得吃力。

    凤歌胸前的衣襟上,还留着方才被那一记暗箭射中的小洞,她刚才确确实实是中箭了,但是,为什么她却安然无恙的在这里?

    朝阳初升,阳光在衣襟的洞口处,跳跃着金色的光芒,关林森长长吐了一口气,原来是皇家至宝金丝软甲,寻常刀剑伤不了她一分一毫,再看着地上那个已没了气息的人,关林森一脚将他踢翻过身来,胸前一枝青色的利刺,天水碧,淬有剧毒,极尖细,专破护身罡气,就算是金钟罩铁布衫,遇上了也一样没救……

    “对不起,我没告诉过你。”凤歌十分内疚,如果不是因为看见她倒下去,关林森也不会关心则乱,才让这人得了机会反击。

    关林森笑着摇摇头:“现在你不是已经告诉过我了?”

    凤歌扶着关林森回到客栈厅中的时候,正看见高真北替梁晶晶拔刀,那样长的一把刀,从梁晶晶白生生的小腿贯入,又探出好长,鲜血不住的顺着刀刃往下流,看着实在惊心。

    “准备好了?”高真北看着梁晶晶,右手伸向刀柄。

    “少废话,老娘怕过什么?”梁晶晶催促着。

    高真北以极快的速度将刀抽出,鲜血四溅,他将早已准备好的金创药撒上去,血流太快,很快便将药粉冲散了,高真北连点她几处穴道,血流的速度只是减缓,却没有停止。

    “用这个。”凤歌将自己带出来的药膏递给高真北,这种半透明的药膏粘性极强,血液也无法将它冲开,很快便止住了血。

    高真北松了一口气。

    “能不能帮我看看他有没有事?”凤歌将关林森也扶过来坐着,高真北看了看他的脖子:“没什么大碍,这几天说话会受影响,别的没什么。”

    这会儿黄雕已经被松开,看着梁晶晶的样子,他原本一肚子的气,也都消失无踪了,衰老的脸上写满了忧愁,梁晶晶笑道:“干嘛啦,我还没死呢,你这是什么表情?”

    “哼,我可不是同情你,我是在同情我的客栈,这么一闹,这店是开不下去了,里面那么多尸体,只怕要变鬼屋了。”

    “鬼屋?”梁晶晶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似的,笑得不能自已,伤口传来的疼痛才让她收起了张扬的笑声,脸上却依旧是笑意未绝,声音轻柔,好像在追忆着过往:“青缨碧灵枪下,死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会儿你跟我说鬼屋?”

    早有伙计端来一盆温热的水,让素来爱干净的梁晶晶净面擦伤口,梁晶晶笑道:“你倒是机灵。”

    “嘿嘿,不敢居功,这是老板刚才让我烧的水。”

    一向能说会道的梁晶晶忽然不吭气了,她低着头,慢慢的用软布擦着伤口附近的血污。

    看着三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凤歌出声引开话题:“这伙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杀这个巴蜀国的商人?”

    梁晶晶没吱声,黄雕接话道:“会用,也用得起铁砂火铳,又来得这样快的,除律王之外,不做第二人想。”

    “这个商人的行李中,有巫蛊世家的东西,只怕是帮律王害了什么人,又被灭口的。”

    听着“巫蛊世家”这四个字,一向觉得自己已经是博览群书,见多识广的凤歌,感受到了知识的空白:“这个巫蛊世家是做什么的?”

    “就是用下蛊或是下降头的方法,害人,或是让别人听自己的话,或是让人死于非命,在巴蜀国,这个家族已经传承好几代了,连巴蜀国的人都厌恶他们,他们家族中也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去做这种事,只剩了几个坚持传统,想来这个商人就是其中之一。”

    凤歌想起了林翔宇收来的那三个rén pí娃娃,忙问道:“那,作法是不是都在人形的东西上面施咒?”

    “对,写上或是刻上想要害的人的生辰八字和名字。”黄雕冷哼一声,“不过施咒的要求也挺高,不仅要这些,还要被施咒人的头发、指甲或是鲜血,好在要求繁多,否则,哪里还有月黑堂那些shā shǒu什么事,找他们就行了。”

    原来是这样,那三个rén pí娃娃里,却是没有这些东西,凤歌想不通这种并没有效力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林翔宇的手中,然后,还有人想要把它偷走。

    巫蛊诅咒、shā rén灭口、第二重的shā rén灭口、昂贵的wǔ qì……样样件件都直指着律王。

    “把那几个人押过来!”梁晶晶腿上痛的要命,她得找点事来做做,转移一xià zhù意力。

    伙计们将那几个被迷烟放倒的人拖出来,沙漠中水很珍贵,于是他们对扇耳光的方式唤醒了这几个囚犯。

    梁晶晶扫视他们一眼:“谁派你们来的?”

    “要杀就杀,少废话,我们不会说的!”

    梁晶晶嫣然一笑:“哎呀呀,硬汉?我最喜欢硬汉了。”

    看着她温柔的声音,那几个人不由打了个冷颤,梁晶晶看出他们心中所想,笑得更开心了:“现在,有没有人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