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四十一章
    凤歌刚要出去看看,却听见门口传来关林森的声音:“外面不安全,还请姑娘留在房间里,千万不要出来,请房门锁好,以免宵小之辈有机可趁。”

    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现在外面忙忙乱一片,自己出去也没有什么用处,徒惹麻烦而已。

    出事的地点是第二号大通铺,那一间房里睡着二十个人,虽说是大通铺,其实那价格也是不菲,在这里的大通铺睡上一晚,比得上在大恒国的京师里最好的客栈里最好的上房了。

    因此睡在通铺里的客人,也并非什么下九流的乞丐赶大车之辈,在各自的国家里,也都是有些钱财。只求和气发家致富,绝对不会想着杀人放火惹是非的。

    “你们几个,都出来。”

    店老板脸色阴沉的叫那间大通铺里剩下的十九个人都出来,坐在大厅里。

    其实他就算不这么说,那十九个人也不会想要留在刚刚死过人,还流了一床血的房间里呆着了,宁可在大厅里坐一夜,坐到天亮赶紧走人。

    死者是睡在第五个床铺的人,从登记的信息上来看,他是一个游商,据他自己说,是来自巴蜀国。

    今晚只有他一个人是来自巴蜀国的。

    另外十九个人中,有十个是北燕的商队,有三个是大恒国的商人,还有六个是高高兴兴准备回家的西夏人。

    “你们,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店老板问道,语气里,竟有几分公堂审案的意味。

    在这鬼地方,三不管,也就只有自治自辖了。

    与那个倒霉鬼同屋的人,并不质疑店老板用审问的语气问他们是否有什么不妥,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起了头:“没有。”

    “赶了一天的路,都怪累的,我早就睡下了。”

    “屋里连个灯都没有,哪能看见什么。”

    “我倒是没睡着,但是也只听见了打呼放屁的声音,别的什么也没听见。”

    “屋子里这么多人,进进出出的,谁知道到底是住客进门了,还是杀手进门了。”

    众住客七嘴八舌,没有一个人可以提供有用的线索。

    “查出什么没有?”掌柜的是问正在验尸的伙计。

    这伙计看起来缩肩驼背,眼皮子搭着,就好像几辈子没睡可不是似的。

    但是他手上的功夫可一点都不差,手中一把磨的细细的小尖刀,将那个死者的外衣划开,仔细检视着伤口:“伤口是圆形的,是用的很尖细的东西,笔直插入心脏,一击致命,倒是死得快,没什么痛苦。”

    “去,数数,是不是拿了我的筷子!”掌柜的眉毛倒立,脸上的阴云更加浓密了。

    伙计应了一声,跑去了厨房,没一会儿,又跑回来:“回掌柜的话,今天一共少了四支筷子。”

    “这么多!”掌柜的眼睛都瞪圆了。

    关林森轻咳了一声,指着宇文寒涛:“有三支是他给弄断的。”

    掌柜的双眼冷冷的扫了宇文寒涛一眼:“很好,一支筷子十两银,一共三十两,计在房费里。”

    那么,还有一支,就是凶手拿走的了。

    “叫所有人起来,挨个搜!搜不出筷子来,谁都不许走。”掌柜的轻描淡写的挥挥手,示意伙计们开始行动。

    “哎,怎么能这样呢?”有人不满了。

    这里走商的人,带着的货多是不能轻易示于人间的红货暗镖,随便暴露在人前,很容易就有被贼人盯上的危险。

    “谁不愿意被搜,谁就马上离开这里!”掌柜的声音冰冷,在这里,他就是土皇帝,他说的话,没有人可以违反。

    当然有人是不服的。

    “你收了我们的钱,就好好的做好你的事就行了,不要多管闲事……”那人的话音未落,眼前一花,一个伙计的身形如鬼魅一般,欺近他的身前,一出手,便是要害,那伙计捏住他肩头大穴,令他全身软麻动弹不得。

    “先搜搜这个人,如果他不是凶手,就把他和他的东西,一起扔出去。”掌柜的面无表情。

    早有伙计将那人的行李包裹从房间里拿出来,那人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脱光了全身的衣服,细细的搜查,所有的行李也都被打开。

    “没有东西。”

    “他身上没有什么力气,无法用一支筷子插进死人心口。”

    掌柜的点点头:“嗯,扔出去吧。”

    “是。”

    那人大声求饶:“掌柜的,求您开恩啊,这外面刮着黑风暴呢,刚才是我错了,是我多嘴,我再给您加钱,行不行?求求您,饶我这条贱命吧。”

    伙计停下动作,抬头看着掌柜的,等他示下。

    掌柜的手里慢条斯理的晃着一碗茶:“怎么,他是你们的老板,还是我是你们的老板,你们到底听谁的话?”

    那几个伙计显然也是十分怕他,忙赔笑着:“当然您是老板,小的们不是想,这人既然说要加钱,万一您老想要多赚些钱呢?”

    “钱?这种大胆妄为之徒的钱,还是给他自个儿留着在黄泉路上贿赂小鬼用吧。”掌柜的不耐烦挥挥手。

    那伙计点头哈腰:“是是。”

    一边就将那正在哀嚎着的人给拖走了。

    “慢着。”凤歌走出来,向掌柜的笑道,“开门做生意,只求多赚钱少生是非,老板何必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呢?”

    掌柜的双眼低垂,看着手中茶汤,语气不阴不阳:“你也想来教训我?”

    周围的客人看着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竟然不知死活的也想去惹这个可怕的老板,心中不忍她被老板扔出去,忙劝道:“小姑娘,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你千万别惹他啊。”

    “是啊,这黄雕,这是一言不合就能杀人的,哪家的官府都管不着他,他就是这片戈壁的皇帝。”

    凤歌谢过这些关心她的人,笑着对掌柜的说:“便是皇帝,也不可草菅人命呀。”

    “我又不是皇帝,你们在我的地盘上呆着,就得听我的,我看你是一个姑娘家,不与你计较,你要是不识好歹,便与他一起出去。”

    见掌柜的如此坚决,凤歌神情犹豫,本不欲与掌柜的发生争执,但那人见这么多人中,只有凤歌一人替他说话,便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对着凤歌连连磕头:“若姑娘能救我一命,我愿将家产一半献给姑娘。”

    旁边的人先笑起来了,一个睡大通铺的人,家产再多也有限,谁会为了这点财产,在黄沙道上与这出名剽悍的黄雕发生争执。

    凤歌也不是没见过人为了活命而磕头求饶,这人的行止并不能打动她,但是不知何时到她身边的高真北却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一定要留下他的性命。”

    “唉?”凤歌不解,但是那人已经被两个伙计扯着胳膊往外拖了,来不及多问,她忙大声说:“今天这人,你留也要留,不留也要留!”

    “嗯?”黄雕如鹰一般的锐利目光盯着凤歌,似乎要看透这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姑娘是哪来的勇气,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看衣着与出手阔绰的程度,也许是大恒国什么世家的女儿,“小姑娘,想来你家里人必是爱你如珍似宝,凡有要求必然依从,不过,这里可不是你家里,我也不是你家的下人,不过看你住在上房,给你几分面子,要是你再不识相,休怪我不客气!”

    “我倒想看看,阁下想如何对我不客气呢?”凤歌微笑。

    黄雕在道上也是见惯了有些女子仗着自己生得模样好,便行事乖张:“看来今天黄爷若是不给你一些教训,你难消停!!”

    他挥了挥手,站在阴暗处的另外两个伙计上前,躬身行礼:“老板。”

    “来,送这个小丫头出去,吹吹风,凉快凉快。”

    那俩伙计答应一声,便上前去想要抓凤歌的肩膀。

    凤歌的脚连动都没有向后动一步,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两个扑过来的伙计,在伙计的手将要抓住她的瞬间,她的嘴角微微向上一扬。

    旁边的人都替她担心:“哎哟,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一定是被家里人惯坏了,哪知道外面的险恶。”

    “这孩子这么小,家里人怎么也不找个懂事的带带她。”

    “哎哟!!”

    “扑通!!”

    “哐啷啷!!”

    那两个伙计,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伸向凤歌的手被紧紧捏住,接着,整个人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了起来,凭空飞出好远,“扑通”一声落在地上,去势未减,身子在地上向前翻滚,最后“哐啷啷”,撞倒了搁在墙边的博物架,架子上的东西尽数摔在地上,一地狼籍。

    能在这间旅店里做事的小二,也不是干等着老板吩咐才会做事的惫懒之徒。

    两个伙计被打翻之后,早有七八个伙计抢步上前,一拥而上。

    关林森赤手空拳,指东打西,每一拳每一脚都没有浪费,很快,那些伙计,也尽被打翻在地,在地上捂着伤处,痛呼翻滚。

    黄雕的脸色未变,冷冷地看着他:“你与这丫头是亲?是友?”

    “非亲非故。”

    “你为什么要替她趟这浑水?”

    “她请我吃饭。”

    黄雕一愣,这才想起,刚才凤歌将自己吃了几口的黄焖鸡端去给他吃。

    “有没有兴趣跟我干,只要你跟着我,包吃包住,每个月还有五十两银子。”

    围观的人群里又发出一声惊呼,这价码,简直赶得上知县三个月的俸禄了。

    关林森冷冷的吐出一个字:“不。”

    “为什么,如果你嫌价钱低,我还可以再加。”黄雕不信这事上还有不爱财的人。

    “因为你长得不好看。”关林森平平静静的一句话,说出了亘古以来的宇宙真理。

    黄雕的确长得不怎么样,尖嘴猴腮,常年在沙漠里生活,在风吹日晒之下,皮肤老化的厉害,四十多岁的人,一张脸如同六十多岁般的沟壑纵横,下颔上几根稀疏发黄的胡须或弯或曲的贴在下巴上,眼睛也整日眯缝着,好像总在算计着什么似的。

    围观的住店客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幕,想笑,又怕笑出声来得罪了黄雕,一个个强行憋着,脸涨得通红,有几个实在憋不住的,快步回房,将头捂在被子里大笑出声。

    面对人才,黄雕忍了忍,还想挣取一下:“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能买得到的女人,都不是我喜欢的。”关林森坚定的摇头。

    收买不成,黄雕恼羞成怒:“敬酒不吃吃罚酒!”

    “谁要吃罚酒呀?待奴家为这位客官斟来。”甜腻如蜜糖般的声音,随着清脆的银铃声,一路从后厨出来。

    传说中,黄沙旅馆里最可怕的不是老板黄雕,而是老板娘梁晶晶。

    梁晶晶现在就站在那里,微微一笑,全身上下透着成熟女性那种致命的诱惑,傲人的身材,艳若桃李的脸庞,一头乌油油的盘发被两根簪子紧紧固定在脑后,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好像会说话似的,随便这么一瞄,就让被扫过的人觉得她那目光里含羞带怯,有无尽春意。

    最要命的是,她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根本不能称之为衣服,不过是一件单薄的抹胸,一痕雪脯在那层薄布下蠢蠢欲动,呼之欲出,一道深深纵线,吸引着所有在场男人的目光。

    她似乎也不觉得那些男人这般模样是对她的无礼,扭动着水蛇般的纤细腰肢,显得傲人"shuang feng"更加突出。

    那股成熟的风韵,绝不是凤歌这般未长成的小女孩可比的。

    更奇的是,老板黄雕,并不觉得梁晶晶有什么不妥,他只是坐在柜台后面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模样。

    “这位小哥,方才,是你打了我的伙计?”梁晶晶温柔的问道。

    “嗯。”

    梁晶晶摇头:“啧啧,小孩子家家的,怎么下手这么狠呢,长大了如何得了,还是让大姐姐来教教你,为人处世的道理吧。”

    话音未落,梁晶晶手中忽然多出一条皮鞭,纤手一扬,向着关林森的身上抽去,若是关林森迟疑个一星半点,必会被抽个正着。

    鞭子快,关林森更快,鞭梢落空,抽在地上发出一声炸裂般的巨响,坚实的青砖竟被抽碎了一块。

    关林森看了一眼那块碎了的砖:“这可不是我弄坏的。”

    “呵呵,那还不是为了你,你可不能不认账呀。”梁晶晶妖媚的声音与她出手的狠辣实在是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一击不得手,梁晶晶很快便出第二招,只见大厅之中,鞭影纷飞,如毒蛇一般不离关林森左右,厅内空间不大,手无寸铁的关林森很快便被鞭影包围,最终退入死角,他一脚勾过搁在一旁的长条板凳,鞭子抽在板凳上,看似坚厚的木板凳竟被抽得木屑纷飞。

    不过,它也停住了满天的鞭影,鞭梢因着惯性,卷住了板凳。

    关林森握住长鞭一端,用力扯动,想令梁晶晶撤手,不想,她整个人顺势滚入关林森怀中,那块抹胸似乎又向下滑了一些,几乎掩不住胸前那两点嫣红。

    “小哥的功夫,好厉害呀。”梁晶晶抬起莹润如白玉般的手,想要摸上关林森的脸,只伸出一半,便再不能进一步,关林森出手如风,点住她的穴道,令她全身酥麻动弹不得。

    梁晶晶吐气如兰,媚眼如丝:“小哥,你点住了奴家,是想要做什么呀?”

    “黄老板,我是付钱来住店的,不是付钱来陪睡的。管好你的人。”关林森面无表情,将梁晶晶凭空抛向黄雕,黄雕身形如鬼魅一般,伸手接住梁晶晶的同时,又解开了她的穴道。

    他似乎有些兴灾乐祸:“终于遇上不认账的了。”

    “哼,毛头小子,不识得老娘的好处,偏喜欢黄毛丫头。”梁晶晶恨恨道,这许多年来,无论是哪国人,只要是异性,无不在她裙下服服帖帖,偏生遇上了这个小子,令她颜面大损,“老娘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罢了,别再打坏我的东西,你回去歇着吧。”

    梁晶晶转头又看了一眼关林森,声音又恢复了那种腻人的甜:“小哥,要是你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来找我,等着你哟。”

    目送着她离开,在场的男人们几乎同时发出一声失落的叹息。

    “十多年前便在江湖上成名的魅姬,就算是送给你们,只怕你们也无福消受,有什么可叹息的。”说话的是高真北,他抱着双臂,靠在墙上,悠闲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在场有些人知道魅姬之名,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是专吸男子元阳的魅姬?天哪!本以为她已经死了,没想到,竟然藏身在这里。”

    “你知道的不少。”黄雕的眼睛,阴恻恻的盯着高真北。

    “知道的多一点,麻烦少一点。黄老板,以你的身手,现在大概能胜过这小哥一招半式,但是,只怕也要付出一些代价。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闹出这么大动静,既然这个小姑娘喜欢,何不卖个人情给她?开门做生意,何必这么讲原则。”

    在方才的打斗中,黄雕看似心不在焉,其实一直在观察着关林森的实力,他得出的结果与高真北一样,既然有人给了他这么一个台阶,他也乐得跟着下去。

    “便是卖你们一个人情也无妨,不过,就这么放过他,我黄雕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凤歌知道他的口风已松,只不过是要找个理由给自己下台而已,她朗声道:“既然黄老板这么给面子,那我就为黄老板找出凶手,给你省点事。”

    “原本就是要找出凶手,一日查不出来,一日不准走。你这也算不得什么好处。”

    “我不仅能查出凶手,还能为老板恢复青春。”

    果然,黄雕的脸色变了:“你怎么知道……”

    宅男深夜福利,你懂的!!!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