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三十九章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人插嘴,关林森冷冷的回应道:“这位姑娘也是好意,这里的菜价的确很贵,不是我可以负担得起的,我与这位姑娘之间的事,请兄台不要多管闲事。”

    “呵呵,这位小兄弟真是有意思,在下是为你讲话,你倒反而不领情,莫不是看着姑娘年轻貌美,动了心?”那人的语气实在是招人讨厌,他还没完,又接着说:“自古色字头上一把刀,小兄弟,刚才这位姑娘身边坐着的那个北燕汉子你可看见了?我可奉劝你,不要打这个姑娘的主意了,免得尸体被丢在沙漠里,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越说越难听,凤歌皱着眉头,想要站起来,看看这个口无遮拦的混蛋到底长什么样,却看见关林森递过来的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节外生枝。

    那个人看见凤歌与关林森都不理她了,他也颇觉没趣的靠在墙角,手里拎着个小酒瓶晃来晃去,嘴里还悠闲的哼着不知道哪里的小曲。

    此时,头顶的钢板又“咔咔咔”的响起,长长的楼梯道里,回荡着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自然是出门迎客的店小二,另一个,想必就是今晚住在这里的客人了吧。

    跟在店小二身后来的是一个年轻人,衣着华贵,却只身一人,连个伴当都没有,他一手拎着包袱,一手提着剑,在掌柜的那里问有没有上房了,掌柜的看了一眼凤歌:“喏,最后一间上房给这位姑娘了。”

    “大通铺还有几个空位,要不要?”

    年轻rén miàn露难色,显然,他也知道大通铺不是什么好住的地方,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那,有没有人稍微少一点的房间,至少,床是一人一张的。”

    “有一个四人间,里面现在只有两个男人住着,要不要?”

    四人间虽然不如上房独门独户的舒服,但是,总比一张长长的床铺上同时滚着二十几个男人要强多了。

    那个年轻人又问掌柜的:“我那两个同屋是什么人啊?好相处吗?”

    掌柜的抬起下巴,下巴尖指着阴影里的那个人,又转过头,用下巴尖指着关林森:“喏,就这两个,你自己看好不好相处?”

    没想到,关林森今天竟然和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子住一间,两人别半夜打起来了,凤歌看着他:“你一定要冷静。”

    关林森将嘴里的馒头咽下去,表情却是没什么变化:“就算是金璜,也不会随便出手,我难道还不如她?”

    凤歌笑着说:“那当然是比她强的,你比她识大体多了。”

    心中却想着,这话要是给金璜听见,只怕她要当场炸了,罪过罪过。

    掌柜的问伙计:“这是今天最后一拨客人了?”

    伙计点点头:“外面太阳已经下去好久了,风里的土腥味越来越重,只怕今晚的黑风暴会比平日的更大一些,不能再出去了。”

    掌柜的给年轻人办完入住手续,结结实实又收了一大把铜板,这才将进房间用的木牌给了年轻人。

    年轻人很快便出来了,看来他也没收拾,只是简单的把东西扔在了房间里,脸上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凤歌从他的脸上看出了“鄙视”“唾弃”“看不上”“算了忍忍吧”等不同的情绪。

    不由觉得好笑,想必自己刚才也是这样的反应吧。

    “老板,还有没有没有吃的了?”年轻人问道。

    “水单在墙上,自己看,要吃什么随便点。”

    年轻人兴致勃勃的刚看了一眼,便倒抽一口凉气,这反应,跟凤歌也是一模一样,关林森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

    “实在是太贵了,为什么一个馒头也要卖四十文。”年轻人叫道,“在丰县,十个馒头也才五文钱而已啊。”

    掌柜的一脸“爱吃不吃,不吃滚开”的表情,连理都没理他,一旁正在收拾桌上碗筷的伙计笑道:“客官此言差矣,如果不是这里可比不得丰县,这里所有的粮食都得从丰县运过来,最近边境上局势又吃紧,就算是这些吃的,也是我们老板花了大价钱给买回来的,若是寻常酒店,只怕给钱都不到呢。”

    从丰县到这里,凤歌所乘也算是宝马良驹,还跑了一天,要是再运上这么多瓜菜米面,在这种鬼都不生蛋的地方,确实是有价无市,比起昆仑山中出的黄金还要贵重几分。

    毕竟黄金是不能吃的。

    那个年轻人肉痛地嗫着牙花:“嘶……能卖半份吗?”

    “不卖。”

    垄断生意就是这么的霸道,看着那个年轻人心痛的模样,凤歌笑道:“不如坐过来一起吃呀?我们这边还有一些菜,怎么怎么动,要是就此扔掉,也是怪可惜的。”

    坐在墙角那人又阴阳怪气的调笑道:“你这两碗菜卖了一户又要卖一户?比掌柜的还要会做生意啊。我说,掌柜的,你不如收她做了老板娘吧,我看,有她在,你这店的规模,起码还能再大一倍。”

    “放肆!”凤歌大怒,一拍桌子便站了起来,掌柜的十分冷静的吩咐:“两位,且等等。”

    凤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就看见方才那个伙计,脚下生风般的,迅速将桌上所有的杯碗筷碟全部收了起来,动作极其麻利的将凳子一条一条的倒翻在桌上扣着,还将桌子推到一边,贴墙靠。

    现在店中间的场地空出了一大块。

    掌柜的说:“你们请自便,借场地打架免费,我也不管你们谁死谁活,但是,如果弄坏了我的东西,还请照价赔偿。”

    说着,便抛出了一卷长长的卷轴,价格清单上有蜡烛台的价格、桌子椅子的价格、还有磕坏了墙怎么算、踩碎了地砖怎么算,每一个价格都是天文数字。

    “今晚有黑风暴,你们要打,就在这里打吧,千万别出去,出去,就飞升上天,下辈子再见咯。”掌柜的将铺在柜上的账本一卷,举着烛台,便自顾自的走了。

    少了一只烛台,大厅里的光线又暗下来许多,看着刚才的报价单,谁都没心思打架了,但是又不好就这么收手,于是,就这么僵持着。

    那个年轻人一会儿看看凤歌,一会儿又看看那个人,他觉得为了维护晚上房间里的安定与团结,自己有义务劝说这两位大哥放弃彼此间的仇恨,虽然根本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仇恨是哪里来的。

    “两位,两位,听我一句,这店里的东西实在太贵了,为了打一架,付这么多钱,实在不值当啊。”凤歌不由笑了,这才注意看着那年轻人的脸,不如关林森的冷峻,也不如林翔宇的温润如玉,更不似高真北的高大威武,倒像是个跑惯了江湖的油子。到处都能吃得开,但是谁也不会拿他当个角的那种。

    凤歌笑道:“嗯,不打,没必要与疯狗计较。”

    接着她又问那年轻人:“你是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我是东宁国的人,听说西夏国这里出极好的钢铁,带回去,价格能翻上几百倍,所以,我就来了。”

    东宁国是整片大陆最东面的国家,国民普遍做的是海上贸易,是大陆上这几个国家中最有钱的一个,也是对大恒国来说,外交压力最不大的一个。

    求财的商人,他们的规矩简单好懂,无本万利为上,一本万利为中。而东宁国的商人更有出息一点,他们讲究买卖双方都能获利:“如果卖东西的人没有利润,那他以后也不会再卖这些东西了,那岂不是杀了会下金蛋的母鸡?”

    “从东宁过来,你是走的大恒吗?”凤歌好奇的问道。

    “不,是走的北燕,然后转下来的。”

    凤歌困惑不解:“可是,那会兜很大一个圈啊。”

    年轻人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办法,东宁与西夏之间,虽然说只隔了一个大恒,但是,从东宁往大恒国都走的中间,隔了一个祀星族啊。祀星族有着自己的通行法令,想要从大恒走,就等于要办两张通行令,实在是太麻烦了,所以,就只好从北燕走咯。”

    凤歌其实对祀星族的了解,也仅是一个名字而已,因此,她并不能说出什么有意义的话来,只是默默的点了头,以示听到了。

    正说着,年轻人的肚子发出了“咕噜”一声,关林森抬眼看了他一眼,将自己面前的馒头往他面前推了推,凤歌则是将黄焖鸡推了过去:“快尝尝,可好吃了。”

    年轻人的嘴除了吃吃喝喝之外,也没有忘记它的另一项功能,凤歌知道了他的名字叫素明泽,今年十八岁,也知道他是背着父母偷跑出来的,目的是从西夏弄回钢铁,赚好多好多钱,让看不起他的父母可以另眼相看。

    素明泽正吃得高兴,那个坐在阴影里的人,站起来了,向他们走来。

    素明泽一身的华贵的服饰,腰间配着一柄白色宝剑,剑柄上吊着一枚碧色玉佩,玉佩缀着淡淡的金huáng sè丝线,剑鞘上都镶着些许米粒状的小珍珠,在烛光下,光芒十分耀眼,几乎就在脸上写着:“来呀,来呀,抢我呀,不抢我算你怂!”

    这个人,莫不是冲着素明泽来的?

    凤歌抬头看着他,见那个人穿着一袭淡蓝色的长衫,头上戴了一顶极大的斗笠,遮住了大半个脸,面容被完全遮住,看不见脸,这人倒是有意思,是多怕见人呢?又是藏在阴影里,又是戴个大斗笠。

    又见他衣着十分单薄,落下的衣袖中藏着一截枯瘦的手腕,腕骨突出,淡淡的青筋缠绕着,看起来好像轻轻一拧,就会断了似的。

    腰间并没有兵器,只是手上戴着一层皮制手套,不知为什么在室内也不脱去,凤歌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关林森见了,眉头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

    那是鹿皮手套,使用毒物的人,为了防止抓取淬毒暗器时伤到自己,也会戴着这样的东西。

    想来,这人不是好相与的。

    关林森正想劝凤歌回房休息,那人却忽然开口,一如即往的带着冰冷的嘲讽:“难得难得,几位都凑齐了,不如把房间里的那位也叫出来,一并比划了,也省事。”

    “你是强盗吗?”凤歌很认真的问道。

    素明泽忍不住笑起来:“他若真是强盗,又怎么会回答你。”

    “嗯,倒也是。”凤歌点点头,“你一直跟我们过不去,是为什么?”

    “好了,明人不说暗话,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是没有用的,乖乖束手就擒,我将你们往官府一送,领了赏金,大家省事。”

    “赏金?”凤歌不解,“有人悬赏我?”

    那人阴阴一笑:“有,你比他们三个都贵,血手妖后,悬赏花红一万钱,死活不论。”

    “唉,才一万钱,十两银子而已啊。”凤歌对于自己的价格不是很满意。

    “哼,终于承认了!”

    “等等,什么承认了?承认什么了?”

    那人冷笑一声,不再说话,一伸手,袖中弹出一柄极其柔软的缅刀,直向凤歌脖子上砍下去。

    关林森自那人走进来之后,便一直注意着他的行动,他一扬手,手中一双筷子便脱手而出。

    那人手中缅刀转向,将射向自己手腕的那双筷子给劈成了两截,风声尖锐,力道着实不小。

    原本那人的刀已经转向,断然伤不到凤歌,但是,他劈开的筷子却有其中一半改变了路径,直向凤歌的眼睛飞过去。

    凤歌惊呼一声,本能的向后躲闪,关林森始料未及,百忙之中,已是来不及替凤歌挡下筷子,眼看着凤歌便要血溅当场,素明泽英勇的挺身而出,挡在凤歌面前,筷子碰到他的胸口,又无声无息的落了下去。

    横生变故,那人也愣住了,“难道……你们不是……不对……”

    “你们不是黄沙飞鹰?”

    “好土的名字……”凤歌心中暗想,她私藏的话本里的反派都不起这些名字了,人家都叫什么玄天帮、邪月宗。

    对于这个人一言不合,根本没搞清楚别人的身份,就动手的行为,凤歌也是十分不满,她刚想训那个人几句,方才还十分张狂的这个人,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对不起,我弄错了。”

    那个人就算是嘴里说着道歉的话,脸上的表情也好像是天大的恩赐似的,估计平时横着走习惯了,从来没道过歉。

    凤歌皱着眉:“你出手怎么这般狠辣!”

    那人的神情变得很不耐烦:“我都已经道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你们现在有什么损失吗?”

    凤歌从来没想过,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看着那个:“那是因为你技不如人,要是普通人,早就死在你手上了,哪里还能听得到你这一声道歉。”

    “小姑娘,你不要如此咄咄逼人,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凤歌起身,回房,很快便出来,手里抱着虎子。

    “你跟他聊聊。”凤歌对虎子指着那个人。

    “汪汪。”虎子十分英勇的对着那个蓝衣人叫了两声。

    凤歌从盘子里夹了一块黄焖鸡,放在虎子面前:“干的好,先吃两口,吃饱了继续加油,你们同族的事情,就只能交给你解决啦。”

    “汪!汪汪汪!”虎子三两口将鸡肉吃完,愉快的对着凤歌摇着尾巴,凤歌指着那人:“虎子,加油。”

    “汪汪汪汪汪!!!”

    这边虎子叫得十分卖力,那边素明泽快要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姑娘你真是厉害,亏你怎么想到的,哈哈哈。”

    看着那人变了颜色的脸,凤歌淡淡一笑:“没什么,只不过忽然想起,我带了一位他的同族过来,既然他听不懂人类的语言,那只好让他的同族来好好跟他沟通沟通了。”

    “厉害厉害!”素明泽对着凤歌竖起大拇指。

    一道寒光如白练闪过,那人竟用手中的刀砍向虎子,素明泽一惊,说时迟那时快,那道寒光,竟然就这么停住了,不是那人自己想要停住的,薄薄刀刃被两根手指夹住,他努力想要向外抽,却是一动不动,如同被铁钳钳住一般。

    那不是铁钳,是关林森的两根手指。

    “你差点伤人性命,不思悔改,还想要再添杀孽。”关林森看着他,眼神冰冷。

    就连他这个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只管主家性命,别人死活不用管的人,都实在看不下去了。

    “世间怎么会有你这种人,想来以前也伤了不少无辜人的性命,我看你说不定也在官府的悬赏名单上,不如待我拿下你,再绑去官府领赏。”

    那人自然不服:“好啊,方才我也是措手不及才输给你了,有本事,我们面对面打一场!我若输了,就跪地谢罪。你若输了,叫我三声爷爷。如何?”

    “哼,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