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三十一章
    回到县衙,正看见林翔宇刚刚升堂审案,两人跪伏在地,各自陈述。

    堂下跪的是一个小贩刘二与一个盲人琴师赵三,两人同宿于大车店的通铺,一夜过去,小贩发现自己藏在包袱里的五百文铜钱不见了,大通铺的门是闩好的,近日大车店生意不好,通铺只有小贩与琴师二人,不是琴师,却又有谁?

    琴师自然是坚不承认,两人在大车店里打了起来,被店老板一脚踹出去:“要打外面打。”

    还顺手一指:“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左拐找知府。”

    知府是找不着了,找知县还是可以的。

    于是丰县几百年没升过的堂又一次升了起来,林翔宇一身崭新官袍,乌纱罩头,端坐在堂上,看起来,还真像这么一回事,凤歌在堂下看着,平时看惯了他哭哭唧唧的怂样,现在忽然一见他气宇轩昂的模样,还挺不适应。

    只见林翔宇一拍惊堂木:“刘二,我问你,你做何营生?”

    “小的是货郎,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些针头线脑,胭脂花粉,并一些小玩意儿。”

    林翔宇又继续问:“你说那五百文钱是你的,可有证据。”

    “大人呐,那钱上又没刻着我的名字,那串线的绳子,都被这瞎子换了。”刘二气急败坏,“这是小的跑了好几个月,风里来雨里去才挣下的一点家当,里面还有小人全部的本钱,要是这钱丢了,我也只好去死了。”

    林翔宇转脸看着赵三:“赵三,你这钱又是从何而来?”

    “大人明鉴,小人自幼双目失明,就靠整日在街头拉琴卖艺为生,他说他辛苦,小人比他还要辛苦千倍万倍,每日能得多少营生,全靠善心人随喜,人家若只给一文两文,小人就要饿一天的肚子,有时候遇上好人,给个十文二十文,小人才能勉强吃饱肚子。”

    站在一旁听审的百姓指指点点,其中不少人支持的是盲琴师赵三,都说这人实在可怜,还有妇人对旁人说刘二曾经卖她的针是钝的,线是断的,一看就知人品不好,良心败坏,定是他看见赵三有钱,所以故意想坑他。

    林翔宇又将惊堂木一拍,止住了百姓们私下议论,他朗声问道:

    “刘二,你的钱上,可有记号?”

    “哎哟,大人啊,我每日进进出出几十上百文的,哪有可能在上面做什么记号?”

    “赵三,你的钱上可有记号?”

    “回禀大人,小人的铜钱来之不易,因此,小人都是将铜钱,字对字、背对背串起来的。”

    衙役将那串五百文铜钱交上去,林翔宇扫了一眼,果然与赵三所述一致。

    “不错,这串钱的确字对字,背对背。”

    听审百姓一阵喧闹,人群中更能听见先前那妇人大声说:“如何?我就说这刘二人品低下,坑我这妇道人家就算了,现在连个盲人都不放过,还有没有良心呐!”

    刘二只跪在地上,大叫冤枉。

    凤歌心中一动,想要出声提示林翔宇,却又忍住了,且先看他如何审案,想要进工部,那可不是只会研究机关暗道就能行的,每年都要有新的研究成果,必须头脑清醒、逻辑分明,否则被工部那些怪胎奇才压得死死,也就是片刻之间的事。

    林翔宇看着瞎子,感慨道:“哎,赵三,你卖艺为生,得这许多钱,着实不易,想必手上的老茧不少吧?”

    赵三听见县太爷对着自己嘘寒问暖,感动非常,忙不迭的说:“是啊,小人自学会拉琴之后,日日不得歇,手停则嘴停。”

    “本官想看看拉琴的手,是怎样的?”林翔宇关切地说。

    赵三将双手伸出,摊开。

    林翔宇只看了一眼,嘴角带笑,对赵三说:“你转过身,让其他人也看看,你为了生计,是多么的辛苦。”

    堂下百姓一片哗然,凤歌也看得清清楚楚,他手指尖有许多青黑色的痕迹,那是铜钱特有的颜色,这是长时间,高频次的触摸铜钱,才会染上的痕迹。

    从旁人的反应,赵三这才发现事情不好,他并不知道自己手上已经沾上了铜迹。

    林翔宇朗声道:“赵三!你偷了钱之后,彻夜将这五百文铜钱全部重穿一遍,故意字背相对,留下痕迹,就是等着本官将这串钱判给你!你招是不招?!”

    赵三吓得腿一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将自己是如何在睡通铺的时候,听见小贩包袱里铜钱相撞的声音,判断出这是一笔不小的钱财,半夜偷偷将小贩搁在包袱里的铜钱取出来,一枚枚的对穿好……等等事实,如竹筒倒豆子般全部说出。

    林翔宇判决赵三偷窃罪,杖责四十,押十五天。

    那个先前说刘二是奸商的妇人,此时却大声说:“大人,这赵三虽偷了东西,却实在可怜,瞎着眼睛,也无一技之长,全靠着在路边酒楼卖艺为生,天气不好遇不上人,就只能饿肚子,他偷钱也是不得已啊,如果他能吃饱穿暖,又何至于偷钱呢?大人啊,国法虽是用来惩恶,便也是要用来教化人心的,如果吃不饱穿不暖,那么打了一个赵三,将来也会有千千万万的冯三,李三,大人呐,您应该网开一面,放了他。”

    “哦,放了他?”林翔宇看着那妇人,点点头:“你是何人?”

    妇人端端正正跪在堂下:“妾身乃城中青柏书院教习尹清。”

    原来也是个读过书的女子,看起来很难缠的样子,果然林翔宇露出了烦恼的眼神,先前判案都不算什么,最难搞的就是这些读书读了个半吊子,觉得自己可以指点江山的人。

    一个不小心,就得被他们各种编排,说不定就像外国的潘美还有陈世美那样,因为得罪了文人,被写进小说,万世臭骂不得翻身。

    林翔宇一向以工科生自居,尽量避免与文科生发生冲突,但是,真要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也是不怕的。

    他看着尹清,笑道:“那么,依先生说,偷了东西,只要可怜,就可以不罚?”

    尹清依旧大声道:“大人应当教化人心,而不是靠处罚来使民众惧怕。”

    林翔宇朗声笑道:“先生差矣,教化人心,那是圣人的事,处罚违法,才是大人的事。来人,把赵三拖下去,打四十大板!”

    那一板子结结实实打下去,赵三惨叫不断。

    打完了,林翔宇直视着尹清:“先生乃承孔孟之训,圣人门下,想来,必得圣人教诲,不如就由先生把这赵三带回去,好好教诲一番?”

    书院的收入都靠学生,哪里还能再养一个闲人,尹清也只得闭嘴不接话。

    站在一旁的凤歌笑道:“原来尹先生也是个言语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偷的不是尹先生的钱,尹先生倒是乐得大大方方教化人心,一说要花到自己的钱了,尹先生怎么就变成哑巴了呢?”

    尹清羞愤而去。

    刘二领了钱,也千恩万谢的走了。

    回到后堂,凤歌看见林翔宇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凉水,她上前:“看不出来啊,你原来也有这么威风八面的时候。”

    “什么啊,那个尹清一出头,我都快吓死了。”林翔宇声音都在打颤,果然不是形容词意义上的吓死,“你可不知道,以前那青柏书院啊,可是闹过事的,闹了好大,最后是律王府出了府兵才压制住,虽然那不是我的任上。不过,后面那位知县也是因为这才心灰意冷不想干的!”

    他又喝了一大口水:“我刚才听见青柏书院四个字的时候,差点就想直接把赵三放了得了。”

    该罚的罚了,该走的走了,出来站班的衙役们也各自下班回家。

    林翔宇想叫齐书安把刚才的案卷拿过来归档,连喊了几声也没有人,有一个还没走的衙役听见了,回道:“齐主簿一散就出去了。”

    “去哪儿了?”

    “我一个小小衙役,他哪里会跟我说呢?知县大人,我也回去了,明儿见。”

    前庭后院又恢复了宁静,林翔宇想站起身,却痛得一下子没站起来,看来那一下子,果然砸得很重,凤歌忙问道:“干什么去?”

    “案卷一定搁在堂上了,我去拿回来。”林翔宇揉着腰,呲牙咧嘴。

    看着他艰难万分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额头上已全是冷汗,凤歌实在是看不下去,说道:“你别动了,我去取。”

    案宗果然就在大堂一旁的书案上搁着,这也太随便了,要是被什么人拿走那可怎么好……好像,其实拿走就拿走吧,也没什么特别要紧的。

    这么想着,凤歌又回到书房,刚跨进门去,便听见一阵“扑啦啦啦”振翅的声音,还有几声“咕咕咕”鸽子的叫声,一只鸽子的身影默默站在紧闭的窗外。

    林翔宇似乎是想要起来替它开窗的,怎奈他现在就是残障人士,能把屁股从椅子上抬起来,已经痛得他汗流浃背,更别提要走六步到窗边,抬手开窗呢?

    对于现在的林翔宇来说,六步,那可是跨越千山万水,可谓咫尺天涯。

    见凤歌从门外进来,林翔宇的脸色微微一变,笑道:“不知哪来的野鸽子在这里咕咕叫个没完,真烦。”

    “野鸽子?我看不像,鸽子都是以群而居,野鸽子也不会落单,如果这鸽子不是你的,只怕是什么人家养的鸽子,兴许还有重要的信件。”凤歌说着,大步向窗口走去,推开窗,一只身上有黑色墨点的白羽信鸽就这么站在那里,看起来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窗户一开,它就扑楞着飞到林翔宇的头上,丢下一泡屎,又跳到桌子上,趴下了。

    “大殿下,你看,就不该把窗子打开,进来就搞破坏,哎哟,我的地图,你快给我让开!”林翔宇紧张的看着在鸽子身下压着的半成品地图,又叹了口气:“既然大殿下有好生之德,把它给放进来,我看它似乎又累又饿,定是飞了很远,厨房里还有些米,劳烦大殿下去给它抓些。”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凤歌心下疑惑,不过没说出来,转身离开书房。

    等凤歌前脚刚走,林翔宇连忙抓起信鸽,从它的脚上的细竹筒里取出一卷薄如蝉翼的竹芯纸,还没来得及打开,就听见凤歌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林翔宇,你是里通外国呢,还是结党营私呢,还是私铸兵器?”

    大恒律令,这三条,件件都是以谋反论之的死罪。

    “大殿下恕罪。”林翔宇当场便抖衣下跪,却因腰伤实在过重,失了重心,直接趴在了地上。

    感受到被人欺瞒,凤歌心里有些恼怒,也没有扶他,也没有叫他起来,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趴在地上。

    凤歌将竹芯纸从他手中抽出,展开,上面写着:“边境恐有战,速备粮、征兵,修缮城防。律王府中有奸细,慎之。速劝大殿下离开。”没有署名,凤歌却认得这笔秀气的字体,每一转折处圆润秀丽,一撇一捺却又如刀刃般的锋利。

    “呵呵,还真是字如其人啊。”凤歌的脑海中不由又浮现出那个温润儒雅,眉宇间却隐隐藏着迫人英气的老同学杜书彦。

    一直以来,这位老同学都以不关心政事,体弱多病而闻名京城贵公子圈。

    他最著名的事迹便是金榜题名中状元,却在金殿谢恩赐官那一天重病不起,一连病了两个多月,同榜所有人都已被安排好了官职,上任许久了,他却沉疴不起,别人家的孩子把实权位置全占了,他的病才好。

    以杜书彦之才,还有他那贵妃姐姐,户部尚书父亲那样雄厚的家世背景,人人都觉得,六部之中还不是任他挑,做不得尚书,当不得侍郎,做个中书舍人,或是右承,那根本就是毫无压力。

    一步迟,步步迟,人多肥缺少,谁不是挖空了心思往好地方钻,两个月过去,现在什么空缺都已经有人占满了,就算是当今圣上,也不至于为杜书彦生造出来一个官职,只得将他随意放到翰林院任编修。

    说是编修,翰林院里谁不知道他的身份,都说他只不过是一时没有合适的职位,才会在此韬光养晦,万一那吏部右丞就调走了呢,万一圣上想要再加一个起居注郎官呢?

    于是,就由着他这么愉快的在翰林院里混吃等死,天天流连吃喝玩乐,出入青楼楚馆,所有人都觉得他就是一个浪荡公子哥。

    如果不是今天看见这张字条,连凤歌也被他蒙在鼓里了呢。

    本来还以为以自己和他的关系,就算没到无话不谈,至少也不会有一种被骗得很惨的感觉。

    凤歌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宅男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