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烈却没有这些随从轻松,他是奉命而来监视两人,如果发现他们与府内密谋之事有关,就地杀之,事后再做成山贼土匪劫杀。

    金璜大声与林翔宇争执着,希望凤歌可以听见,并且能领会精神,千万不要出来,护住一个林翔宇已经很不容易了,再加上一个凤歌,一个半残的关林森。

    这工作压力实在太大,别说一个月五两银子,就算是五十两一次,金璜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顶得住。

    前方似乎有人。

    一男一女。

    那个端庄的女人,她的头正枕着一个面目冷俊的男人腿上。

    金璜只觉得自己头很痛,她闭上眼睛,低声念叨:“幻觉、幻觉,都是幻觉。”

    希望眼睛睁开之后,眼前的幻觉就会消失,然而,幻觉不但没消失,还说话了。

    没办法,只好配合着往下演了,金璜也猜到,大概关林森的伤已经撑不住,才不得不出来。

    她心里咬着牙:“回去必须给我涨工资!”

    金璜睁开眼睛,与凤歌眼神相交,彼此心里已经拿稳了剧本。

    “你们怎么来了!”凤歌的声音透露着惊恐还有一丝期待。

    雷烈拍马上前,心中疑惑,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想开口询问,就看见金璜从马车上跳下,叉着腰指着凤歌,对林翔宇说:“你心心念念想着她,她可一点都不想你呢。”

    林翔宇一脸的目瞪口呆:“你,你们……”

    凤歌看见他,忙从关林森怀里移开:“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她说她们之间什么都没有。”林翔宇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那我们回去吧。”

    随从们的表情,就好像看见林翔宇的头上戴着一顶帽子,闪着浓绿炫彩的光芒。

    关林森慢慢站起来,雷烈马上发现他的腿有异状,似乎有一条腿使不上力,他故作关切的问道:“这位小兄弟的腿不太方便?有伤在身?”

    凤歌害羞的低着头:“哎呀,我昨天压了你一晚上,腿麻了吧,我帮你揉揉?”

    关林森摆摆手:“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好。”

    林翔宇和凤歌两人还把他扶上车。

    随从们又在窃窃私语:“这也行。”

    “莫不是要四飞?”

    “看不出来,真不愧是知县,真大方。”

    凤歌上车之后,看着林翔宇,温柔一笑:“你真是个好人,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翔宇整个人好像飘着似的,坐回马车驾驶位,美滋滋的开始驾车,而金璜的白眼快要飞上天去了。

    娇滴滴的声音,白莲花一般的微笑,随从们顿时明白林翔宇为什么全身酥成这样了,面对这样的美人儿,还有什么不满?

    当然是原谅她啦!

    雷烈看着金璜的模样,笑道:“姑娘不是说要来踏青,如何还没见着青,就要回程了?”

    “踏青、踏青,你瞎啊,这个季节哪来的青!我是让这个书呆子来看看他的头上长了多少青草,都接天草原无穷碧了,怎么对那个女人还死心塌地的!!你们男人,都是好色之徒!”金璜气哼哼的,甩手跳上马车。

    原来这个小妞根本不是来踏青,就是来捉奸的,只是没想到,林翔宇这么快就原谅这一对儿了,还亲自把他们给带回来,也难怪她一脸的气急败坏。

    刚才凤歌与关林森出现的地方离韩王墓距离挺远,也有怪石飞瀑,还有一处小小山洞,的确是个偷情好去处。雷烈心里轻松许多,毕竟王爷还要留着林翔宇这个脓包做挡箭牌。

    马车回程,金璜全程臭着脸,一副标准吃醋小女人的模样,现在雷烈等人也只是不紧不慢跟在马车后面,没有必要招惹的时候,就把烦恼留给林翔宇吧。

    进城之后,先路过县衙,之后才是到律王府,凤歌想要扶关林森,他摇摇头:“他们在外面看着,腿麻这个理由现在不能用了。”

    于是,关林森精神抖擞的跳下马车,雷烈下马笑道:“小兄弟艳福不浅,保重。”

    “哪有哪有,我和大小姐是清白的。”关林森一脸诚恳。

    雷烈一拱手:“那不打扰了,告辞。”

    他转身,悬于腰间的长剑“不经意”的抽上关林森的伤腿,那一下抽得又准又狠,若是不小心磕碰到,绝对不会这么重。

    这是雷烈进行的最后一次测试。

    “哎哟,对不住。”雷烈示意,左右两个随从过来替关林森揉腿,哪是揉腿,那力道,几乎能把皮给揉破。

    雷烈仔细观察着关林森的表情,发现他除了嘻嘻哈哈做怕痒状之外,并无异状,又告了个罪,便离开了。

    关林森走进后院的瞬间,伤腿一软,整个人便跪下了。

    将凤歌吓了一大跳,金璜与林翔宇合力将他架进房中,躺下,都不用仔细看,伤口崩裂流出的血已经顺着腿流下来,林翔宇随手一抹,已是一片血红。

    “没事,伤口刚才被那两个王八蛋弄裂了,再抹一回药就好。”关林森反倒过来安慰别人,他看着凤歌两腮紧绷,叹道:“对不起,我失职了,把我换了吧。”

    “不,我就要你!”凤歌声音坚定。

    关林森刚想说话,就看见金璜捂着林翔宇的嘴巴,悄悄的拖出去,见他在看自己,金璜用口型说:“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在清醒的状态下,关林森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凤歌替她上药,说的是尊卑有别,昏迷时不知倒也罢了,若是现在还劳动大殿下,那就是罪该万死。

    虽然关林森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凤歌怎么都觉得他是不好意思再让凤歌看见自己的身体,想想也是,再怎么强悍,也不过是十六岁的少年,还不够坦然,不然那些二十出头的郡王世子们,一个个眠花宿柳的,心里哪里还有*******后曾经问过她对这些世家子弟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当时她对这些小哥哥实在是熟悉的不行,他们的那些事迹甚至都是他们自己当做好事,主动宣扬出去的,怎么会喜欢。

    现在凤歌觉得,还是眼前这个会害羞的关林森更可爱一些。

    可惜,父皇母后一定不会同意,就算自己登基大宝,到时候大臣也不会同意,想想就很烦恼,算了,哪天看着有哪家姑娘不错,就送他一场美满姻缘好了。

    将药瓶留下,关林森一副“你不出去我就不脱裤子不涂药”的贞烈模样,凤歌真怕他会流血而死,只得出去。

    凤歌踏出房门,举目四望,无意间发现这几天,天气转暖,原本还是一片暗棕色的柳条,竟然已经生出了寸许长的嫩芽,那娇嫩的一抹绿,给这个小小的后院带来了些许春天的气息。

    连带着凤歌的心情都飞扬了起来。

    院子里又是安安静静,林翔宇在书房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民事纠纷,金璜在与虎子玩扔球抓球的游戏。

    “我给你丢出一个球,你给我捡回一个棍。你这只笨狗。”金璜一面唾弃着虎子,一面走向小木球飞过去的地方。

    “咦?”

    凤歌只听见她叫了一声,然后就不见了。

    虎子无辜的蹲在草丛里,冲着地面叫两声,地下传来回音。

    凤歌担心金璜出了什么事,刚向前走了几步,就看见金璜忽然从地底跃了出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这还是县衙吗,怎么搞的跟山寨似的,到处都是地道。”

    在书房里忙着的林翔宇听见动静也跑出来:“哎?怎么还有一个地道?”他的反应与凤歌一样,对于这条地道,他表示毫不知情。

    “这块地方,原来是个放杂物的小间,后来没什么东西要放,我的卧室又漏雨,就拆了杂物间,得了砖头修卧室,这条地道应该是杂物间下面的。”

    金璜无比同情的看着他,标准意义上的“拆了东墙补西墙”,知县大人怎么穷到这个份上了。

    “每年拨给县衙的经费呢?”凤歌看着林翔宇,她可不想让父皇担着苛待官员的罪名,户部每年拨给各级地方的钱也不少。

    林翔宇跳起来:“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可一文钱都没有贪污,根本就见不着钱,今年拨了两次款,我只看见一个数,就被律王府的人拿走了,说我们这是西南境,要加固城防,钱都被拿去修城墙了。”

    “那么多钱,都够给城墙包上一层铜皮了。”凤歌想起她看见的那些城墙,虽然不至于要倾塌,但也绝不像是近两年修缉过的模样,被风吹来的草籽在城墙缝里瘠薄的土壤里扎了根,长得还挺精神。

    “我下去看看。”对机关暗道充满热情的林翔宇忽然发现自家又多了一个暗道的样子,就好像户部杜尚书发现国库又多了一处进项的可能。

    点了根火把就要往下跳,根本也不管下面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林翔宇跳下去了。

    金璜也跳下去了。

    凤歌想了想,还是留在院子里,万一关林森有什么需要,也好照应他一二。

    没想到,没等到关林森的需要,先看见一个小厮急匆匆的跑进来:“林知县呢?律王爷的二总管雷烈又来了。”

    “那请转告二总管,林知县出去了。”凤歌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没关系,本来也不是找他的,我就是来找姑娘你的。”人未到声先到,雷烈的嗓音从前院直穿到后院,他竟然就这么自顾自的走进来了。

    当他走进来的时候,看见凤歌手里正拿着生肉逗虎子玩,那样的美人脸,那样的一手血腥,实在是太不相衬了。

    听见脚步声,凤歌一抬头,微微笑道:“原来是雷二总管,失敬失敬,不知雷二总管找小女子有何贵干?”

    “没什么,只不过王爷家的二公子听说姑娘知书识理,近日二公子做了几篇新文章,府中老儒实在不堪讨教,不知姑娘是否可以为我家二公子参详参详。”

    看着雷烈身后跟着的那许多人,凤歌心知今日不管她乐不乐意,都得去参详参详。

    “也好,我一人在屋里闷也闷死了。”凤歌留了张字条,说明自己随二总管往王府去了,便离开县衙。

    一顶小轿将她从角门送入,并没有惊动门口的那些等待送礼的人。

    轿帘掀开,雷烈躬身道:“请姑娘下轿。”

    这处花园比起县衙实在不是一个等级,不仅大,且花草繁茂,这样的早春时节,县衙里只有枯叶残荷,这里却是红梅、粉梅开得一树热闹,地上黄澄澄的一片迎春花,池塘中锦鲤游动,旁边还有衣着华贵的女眷向里投食,引得群鱼翻腾。

    穿过月门,转过一道弯,这里忽然变得十分安静,小院里只有数杆翠竹,在风中摇动。

    雷烈恭恭敬敬站在门口:“二公子,姑娘请来了。”

    门应声而开,开门的是一个颜色俏丽的丫头,坐在宽大书桌后的,是一位身形单薄的公子,看起来比关林森大不了多少,只是皮肤毫无血色,惨白的很,脸上没有少年应有的阳光与英武之气。

    凤歌听说过,这位二公子凤安年是早产儿,为了生他,律王妃还落下病根,最后早早辞世,王府上下宠得不行,父皇曾想封他一个什么,却被律王拒绝,说他身体受不了辛苦。

    现在看来,他还真是受不得一点辛苦。

    进门之后,雷烈低声催促凤歌给凤安年见礼,凤歌身为储君,岂能给王爷的公子见礼,她只装傻充愣,看着凤安年,笑道:“二公子,天气这么好,闷在屋里多没意思,不如出去玩?”

    凤安年轻轻摇摇头:“我的腿不中用,出不去。”他看了一眼丫环,丫环会意,推动椅背,只听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原来那椅子装了两个轮子,凤安年就坐在这样的椅子上,被推到门口。

    他望着门口阳光明媚,轻轻叹了一口气。

    凤歌这才注意到,这个少年的双腿纤细的不似常人,与院中的竹子倒有几分相似,想来,是撑不起身体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