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国的宫廷暗卫,一直是传奇般的存在,这个制度建立于开国之初,太祖几次出生入死,最终还能准时赶回去吃晚饭,除了因为当时那位大厨做的菜的确好吃之外,也是因为有如影随行的忠心暗卫。

    有暗卫带在身边,除了增加武力值之外,还附带惊吓值,太祖在最最危难的时候,暗卫忽然现身,往往还没出手,对方先被吓的一愣神,以为见到鬼了,那会儿下手取人头,就容易许多。

    当时太祖的暗卫是他儿时最好的朋友,因此,他也相信,储君应该与暗卫之间在年少时就建立起深厚的感情,那种感情,不是一纸契约可以轻易破坏或替代的。

    因此,储君的暗卫,会在储君年满十四岁,需要出宫游历的时候挑选。

    听说要开始挑暗卫了,凤歌强烈要求让自己亲自去挑,理由是自己用的人,当然要自己看得顺眼才好。

    虽然储君与暗卫百分之九十九的时候不会见面。

    虽然储君与暗卫见面,基本上都是命悬一线的生死关头,正常人不会关心暗卫是不是长的顺眼。

    虽然暗卫的出手之后不是死了,就是继续隐回暗处,长什么样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但是,凤歌想要的,没人能阻止,何况,祖宗家法也没有规定储君不能自己挑选自己的暗卫,所以,圣上同意了。

    在通宵赶完太傅与皇后要求的作业之后,凤歌精神抖擞的来到演武场,什么四更起不了床?不存在的!

    清晨的阳光照在演武场上,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凤歌袖中笼着银暖炉,坐在父皇身边,看着演武场当中笔直站立的那二十个人。

    “这些人是从全国海选出来,最后晋级的。”父皇说。

    之前凤歌的心中只有学习,根本没有力气去关心这些事,因此海选晋级之说,也是新鲜,她眨眨眼睛:“不对啊,不是说应该是从大内高手里选出来的吗?”

    “呵呵,记反啦,成为暗卫之后,他们就被编入大内高手,按级别领薪水,每年年底还要考绩,做的好可以加薪升职转岗,做的不好就降薪或革职。”

    随着三通鼓响,暗卫选拔就开始了,轻功、暗器、刀剑比拼,这些都属于常规项目,还有水下闭气,林间纵跃、隐藏于房中,这些也是身为暗卫需要掌握的技能。

    演武场上忙成一片,凤歌悄声问父皇:“他们的家世背景可靠吗?”

    “不可靠。”

    这么重要的工作,就算不是从世家子弟中挑选,也至少应该是选出这些人之后,再进行背景调查,确保不是什么敌国来的奸细,或是心怀不轨的变态。

    凤歌觉得暗卫的招募工作实在是太不走心了:“万一里面有坏人怎么办?当暗卫就是为了杀我呢?”

    “如果是奸细,你就策反他,如果是来杀你的,你就感化他!”父皇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说“天气冷?那你多穿点,多喝热水啊。”

    凤歌揉着太阳穴,不知说什么好,她也不想反驳,毕竟太宗皇帝一生被各种刺杀了一百多次,也真的感化过一个女杀手,还差点纳她为妃。父皇一直很喜欢拿太宗皇帝做榜样,要求自己照着学。

    “唉,人生如此艰难,我的命好苦哇。”凤歌默默的看着演武场。

    场上现在只有三个人站着,他们实力不分高下,谁也没有先动手,已经僵持很久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服来战,胜利代表着一切规则,这是武人说话方式。

    可是现在不仅不止第二,连第三都有……凤歌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不知道他们还要站多久,她想偷偷溜走,却被父皇的眼神制止。

    如果被谏官发现储君在看戏,哦不,是在挑选暗卫,看一半就跑了,跑了的理由还不是什么南蛮入侵,北境告急,而是直奔御膳房,父皇将会收到很多很多吐槽大公主行为不端的谏书。

    此时此刻,凤歌无比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主动跑来呢,不来不就没事了吗,父皇看着她的表情很慈祥,他的声音也很温柔:“现在让你坐这么久,的确很不舒服,不过以后就会好了。”

    咦?

    “以后?”凤歌抬起小脸看着他,“以后就不用坐这么久了吗?”

    父皇微笑着摇头:“不,以后你就会习惯了。朕的记录是从五更早朝开始一直坐到申时。”

    那一次是边境告急外加黄河泛滥,两件大事同时需要马上处理,主战派要打,主和派要谈,工部尚书说要钱修河堤,户部尚书说要钱发粮赈灾。

    真正是内忧外患。

    好在那会儿凤歌刚三岁,还不需要陪站,听说最后一向温和儒雅的父亲罕见的乾纲独断了一回,亲自拍板,确定了所有解决方案,这才能回宫吃上一口热的。当然,吃完了,还要继续看奏本,还要召见很多大臣,到了三更也不得歇,四更还得继续上朝。

    凤歌望着父皇的目光里,充满了同情:“父皇好可怜。”

    父皇回望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期许:“你将来一定可以超过父皇的!”

    等等……这是亲爹吗,为什么要诅咒自己的女儿啊……

    演武场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他们的影子原本向西拉长,现在影子已经在脚下,并且微微开始偏东了

    “还记得父皇当初是怎么才吃到饭的吗?”父皇看着她。

    凤歌从软椅上站起身,大步走向前:“你们谁先到孤王面前这级台阶上,谁就是孤王的暗卫。”

    此话一出口,那三个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身影,如三道黑色闪电向她飞奔而来,三人之间互相使绊子、扯后腿。

    一个身形较小的落在最后,他抬手,就抛出一根两头拴着石头的绳子,向跑在第一的人双腿缠去,那人感觉到从后面飞来的危机,赶紧向侧面闪避,石头砸在地上,暗算落空。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第二名已经赶了过去,最后一名在他身后,抓住他的衣服,整个人跳在他背上。

    紧接着以他的肩膀为跳板,向前猛的一蹿,眼看就能稳拿第一。

    然而……就差那么一点点,很多事情是一点点都不能差的。

    就在那个踩在别人肩膀上飞过来的身影将落未落的时候,已经有一只手拍在了凤歌面前的台阶上。

    原先那位被绳镖阻住的人,眼看着要输,合身向前一扑,手掌拍在石阶上,微微激起一片尘埃。

    凤歌也愣住了,不知如何评判。父皇不知何时起身,站在她身边,低声说:“现在你知道制定一个规则有多难了吧。”

    “现在怎么办?”凤歌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现在那两人都看着她,等着她做出最后的判定,两张脸上都戴着白色的面具,将五官遮了个严严实实,据说这是太祖为了避免以貌取人而制定的规则。

    虽然由于皇家的规矩,两张大白脸不能盯着她看,但是,还是挺有压力的。

    “你想要谁?”父皇问道。

    “我想要吃饭……”反正这三个人本来就差不多,挑谁都一样,事情赶紧结束了,好去吃饭,听说今天会做水晶红枣糕。

    父皇点点头:“那就要找到一个能自圆其说的理由,随便挑一个吧。”

    凤歌又开始在揉太阳穴,父皇你也太随便了。

    她压住内心的紧张,做出了真正意义上的人生中第一次选择。

    “你们三位都很优秀。”凤歌又向前几步,站在他们面前,脸上带着优雅的笑容,“虽然今日暗卫只能有一人,但是,相信以各位的身手,将来一定可以成为国之栋梁,你们叫什么名字?”

    以手掌拍地的开口:“关林森。”

    踩着别人肩膀跳过来的那位开口,却是个女孩子清脆的声音:“金璜。”

    被踩着的声音有些低沉:“李墨一。”

    凤歌点点头:“关林森是第一个到的,我选他做为我的暗卫。”

    金璜不服:“只有一只手到了怎么能算。”

    宫里的同龄人,从来都不会反驳她的,这个姑娘不服气的样子,让凤歌觉得挺新鲜,她笑道:“手也是身体的一部分呀,虽然头是六阳之首,但是,平白要砍去一只手,也没有人会愿意的,对不对?”

    总觉得这个理论哪里有问题,但是金璜一时也想不到有什么话可以说,只是闷闷的低下头。

    凤歌很庆幸她还只是个小姑娘,不像朝堂上那些老奸巨猾的老头子们,一句话想打发他们?门都没有。

    她感受到背后父皇投来的羡慕眼神。

    然后,她听到了一句话:“金璜,不要在意一时得失,等再过几年,你也可以像如今站在朝堂之上的臣工一样了。”

    旁人听这话觉得是陛下在安慰失利的小姑娘,听在凤歌耳中则是:“嘿,现在她怼不赢你,过几年就未必咯。”

    凤歌心中再次发出感慨:“唉,这是亲爹吗?我真的不是从宫外捡来的吗?”

    确定暗卫人选之后,关林森随吏部领职,其他人各回各家,而凤歌,终于可以回宫吃饭了。

    在皇宫里生活最大的好处就是再怎么迟,也不会缺一口吃的,一块水晶红枣糕下肚,终于让肚子得到了满足,凤歌想起今天的事,忍不住问父皇:“暗卫难道不是应该像士兵一样越多越好吗?我觉得那三个都挺不错的,为什么只能留一个。”

    父皇摇摇头:“不一样的。”

    “行军打仗,主心骨是指挥的人,所谓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士兵都是指哪打哪的,当然人越多越好。暗卫则是所有事情都需要他们自己判断,做出决定,做一件事的时候,有一个人出主意就行啦,两个人,那是要出事的。”

    “可是一个人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要守着我,连个轮班休息的时候都没有,也太可怜了吧。”凤歌说,“而且,他还是个男的!我要沐浴更衣的时候,他要是一直看着,是大不敬,要是不看,万一有刺客怎么办。”

    父皇看着她,笑着说:“你只能有一个暗卫。”

    “对。”

    “但你可以有很多朋友啊。”

    “啊?”

    凤歌忽然明白了:“父皇是说,我应该把天下人都变成我的朋友,这样,就不会有人想要行刺我了对不对?这样暗卫只需要帮我避开自然灾害,这样,他的工作量也会大大减轻,我懂了,谢谢父皇。”

    说着,她就开心的跑了出去,准备向母后说今天选暗卫发生的有趣事件。

    皇帝愣了一下,伸手向着她远去的背影:“你……你弄错了……”

    开国以来,暗卫的编制只有一个,因此后来也没有人在将这个编制扩大,免得被谏官说坏了祖宗规矩,劳民伤财,浪费国帑……

    但是,多请几个人保护自己的钱,可以走别的渠道报销啊,比如大内招待费。所以他刚才提起了朋友什么的……这是暗示的太不明显了吗?

    可是起居注郎官就在身边站着,他也不敢说的过于直白,免得又被谏官知道,又要收到一大堆进谏的奏折。

    唉,女儿啊,你自求多福吧,皇帝摇摇头,默默的又夹了一筷子香酥鸭,一旁的内侍马上叫道:“撤菜。”

    一个宫人上前将香酥鸭端走了,皇帝这才想起来,上一任太常寺丞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见鬼的规矩,每个菜不能吃超过三口,免得别人知道皇帝喜好,往这菜里下毒。

    皇帝长叹一声,放下筷子,默默在心中念叨:“朕的命好苦啊……”

    凤歌在中宫谈笑半日,说起今天的事情,就像个普通的小孩子一样,眼巴巴地等着母后夸奖她聪明能干,没想到皇后却只是淡淡的说:“现在你知道做为上位者,定下一条规矩是多么的不容易了吧?”

    咦,这话说的跟父皇一模一样,也对,母后统领六宫,整个后宫事务虽不比朝野大事来得惊心动魄,但是每做出一个决定,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知道哪条没定好就得罪了某某重臣的女儿某妃。

    皇后又说:“诡辩之术,用一次救急可以,终归不是正道,你有见过‘空城计’用个十次八次吗?你将来是帝王,治理天下,永远都是要走正道。”

    “是是是,”凤歌笑着吐吐舌头,皇后嗔怪道:“怪模怪样的,还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呢,要是给谏官看见,又得说你行止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