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259章 为票房而战
    看着祝福认真的脸,乔瑜眨眨眼睛:

    “不,因为最近做天类的专题审批容易过,正好航空航天局有在做青少年科普教育,对于这方面的纪录片会给予较大程度的政策支持,相关的厂商也很多,赞助比较容易得到。”

    也是,想想乔瑜是一个坚定的“活在当下”主义者,对未来的安排也仅限于自己的理论寿命值之内,她总是说想那么长远做什么,恐龙能灭绝,还有什么天长地久。她最看不上的就是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祝福对她这样的洒脱很是向往,但是自己却是做不到,总是为了未知的明天而发愁,乔瑜总说她:“你爸妈这么随性,怎么你操心的跟屈原似的。”

    这不就是因为祝福的爸妈太随性了,所以祝福才早早的成熟起来,他们两口子在祝福上了初中之后就时常愉快的出去旅行,然后干脆把她放进寄宿制高中,两个人环游世界去了,基本上一年也就过年的时候回来个一趟,今年还因为自己要去秦伟家而错过了,等这事完结之后,他们又跑了,听说这会儿在加拿大的班夫国家公园自驾。

    他们发了好多照片,爸爸还写以“百岁老人看世界”为一系列的标签在各大旅行论坛上写游记攻略,现在也是个红了。

    祝福对自己爹这个离百岁还有一半年龄的人居然做标题党这事十分不耻,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好多人是因为这个浮夸的名字而点进来看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当她真正开始着手做市场岗位相关工作之后,这点程度的浮夸标题党算什么!

    她早就是震惊部、绝密档案组、秒删派、不转不是xx人的金冠了。

    又说起昨天晚宴上的众生相,乔瑜与祝福分析了一下昨天的那些主要人物,除了洪月珊和陈卫东这两对前世怨侣,还有姜辰皓和许绍亭这两个人。

    “在那对怨侣中间,萧钧天选择了陈卫东,他现在的互联视频站算得上是整个行业的龙头企业,虽然其他的小站也有一些,但是规模上完全不能与陈卫东那庞大的联合平台相比。洪月珊就差太多了,看起来是个高大上的奢侈品行业,但是在全国五大珠宝企业中,洪氏珠宝去年的利润率也只能排在第四,与她合作,实在是收益不如与陈卫东。”

    “昨天洪月珊拉着你们说了半天?”

    乔瑜笑笑:“没什么,她只是想拿个好位置而已。当年如果她能听一听陈卫东的话,在上进行推广,早就名气在外,拿一个好位置只要钱给到位就行了,何至于还要专门来找我说这事。”

    祝福想起昨天听见洪月珊对别人说起自己离婚之后是如何的奋发图强,如何的辛苦持家,这种卖惨的故事,如果是在家庭伦理专号上发一发,那还是可以得到较多人共鸣的。

    如果她现在已经是湾某码头或是某干妈那样的商业成功者,那她说什么都是对的,没有人会去反驳。

    伤痛的勋章是挂在成功者的胸前,在庆功会上来来回回的说,没有人会厌烦。

    而当它成为了失败者乞怜的小破碗,则会令人生出对祥林嫂的感情。

    只能说,洪月珊真的就是一个思想传统的人,她还在用这种方法想要搏取公众的同情。

    “她跟陈卫东闹离婚的原因是什么?”这档八卦发生的时候,祝福还是一个心中只有男朋友和自己小天地的无知少女,活生生的错过,对此一无所知。

    “也没什么,就是陈卫东想要大量从银行贷款,从洪氏珠宝再扩张出互联+的营销平台,不仅是珠宝,还要与其他的奢侈品行业联合,组成一个巨大的商业联合体。但是这样做风险太大,洪月珊没有同意,两个人吵了很久,再浓的深情厚谊在吵架中也会慢慢的磨灭,所以,就这么分了,哦,我也听说,在他们吵架的时候,陈卫东有个女下属,对他照顾的很周到,很贴心。”

    “哟哦,那现在陈卫东和女下属结婚了吗?”

    “结了,那个女下属做全职太太,还开了个花店。”

    还真是标准的结局,祝福对此并没有太多的评判,都市男女的那些鸡零狗碎糟心事,只有当事人才能说清楚。

    “对了,今天是《一世风华》和《楼东赋》同时上线,我还得抓紧盯着美工,一会儿等数据爆表,得按时出庆祝海报。”祝福喜滋滋的接通了海报设计的电话。

    “美工……嗯,你敢当着她的面说吗?”乔瑜抱起笔记本,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不敢,设计师大大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祝福这个没节操的人毫无羞耻之心。

    “反正输定了,有什么好看的,《楼东赋》在连载的时候,人气就比你的小说高。”乔瑜先给祝福泼冷水,免得她有太高的期待。

    祝福却说:“嗯,不过,《楼东赋》的原作后来被判定抄袭,现在上说这些的也不少。”

    “那又怎么样,自从四维抄袭被告照样赚得能买s市最贵的豪宅,而原告习习却被粉丝骂想红想疯了之后,你看《绿帽子王传》《计生皇后传》,还不是占据各大荧幕,重复重复再重复的播,拍得好,粉丝买账。你不能指望着人人都知道圈那点破事,说到底圈也不过是一个小众的圈子罢了。”

    想想也对,祝福有些灰心,不想看了,但是到了时间,还是忍不住打开,不停的刷新,看着点击率一点点的上升。

    “看,这片子还是有人看的嘛。”祝福开心的叫乔瑜。

    乔瑜却指着《楼东赋》的收视率,刚刚上线两小时不到,《楼东赋》的收视率已经比《一世风华》多出了一位数。

    “嗯……这个是李墨一拍的第一部嘛,云枫也不是第一女主角,正常正常。”嘴上说着不在意的话,祝福的声音却是低下去了,这样的收视率,还不如一只狼和一群羊在草原上奔跑,也不及两只熊和一个戴皮帽的光头玩嘿嘿,再这么下去的话,只怕下回要与播出平台合作,那就是千难万难,谁也不是傻的。

    祝福还在想着怎么拉一拉《一世风华》的收视率,就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说云枫之前拍的一部电影《银月船上的长发少女》上映了,本来票房不行,后来经过了一系列的宣传工作,越来越多的“自来水”主动为这部片子发做图做v的宣传。

    云枫的电影火了,嗯……祝福决定把云枫在《一世风华》里的部分拿出来,打造双生双旦的宣传口径。

    那一天的祝福,还不知道,这件事将来会大到足以成为华夏影史上的一段里程碑,不是因为影片的内容,而是因为八卦。

    与《银月船上的长发少女》同时上映的还有《烈火中的青春》和《珍珠清冷慰楼东》,那个《珍珠清冷慰楼东》就是《楼东赋》的电影版。

    号称大制作、大特效,也请了当红一线的小生顾钰昭去演男主角,还有一直以清冷仙女人设而闻名的陶安安演梅妃,本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如果不是因为顾钰昭的粉丝去姜辰皓微博里骂他马不知脸长,人丑为什么还要出来丢脸;如果不是因为电视剧版的梅妃武妍的粉丝大肆宣扬“武妍之后无梅妃”……

    总之,就是贵圈真乱,一团混战。

    不仅如此,还搅和上了原著抄袭的那档子事,以及有人上照片,说《楼东》偷了《银月船上的长发少女》和《烈火中的青春》票房,观众买的是这两部电影的票,出的票却是《珍珠清冷慰楼东》,然后影城用笔把片名划掉,写上观众真正要看的电影名称。

    偷票房这种事,是连祝福都知道的手段。

    只是没想到的事,这次顾钰昭的粉丝更加疯狂,他们号召着要“锁场”,生怕因为根本就没有人去看片,影院将《珍珠清冷慰楼东》减档。

    所谓锁场,就是有人提前买好票,一场里哪怕只有一两个人买票,影院也不得不放这部片子,千人大巨幕,电费加上人员费用,那是妥妥的亏。

    “呀哦,乔瑜,你之前有没有听说过这种操作?”祝福瞪大了眼睛看着上各路人马爆出来的料,简直是叹为观止,电影有什么好看的,看剧粉、影粉、演员粉互相之间打来打去就很刺激了。

    乔瑜说:“你先别好像个吃瓜路人一样的高兴,别忘了,水蓝影城是嘉品集团旗下的!”

    “哎哦啊!”祝福还真是把这事给忘的一干二净,现在她的名头是嘉品集团的市场活动总监,如果水蓝影城那里有什么问题的话,她少不得也要去做救火队员。

    她打开手机上装的购票软件挨个刷过来,没错,水蓝影城也被粉丝大量锁场,偌大的巨幕厅里,只有一两个已售出的记录。

    而且是黄金时段!

    同期的《烈火中的青春》几乎场场满座,《银月船上的长发少女》也至少有70的上座率。

    不行,这事一定要处理,祝福皱着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