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229章 劲敌拦路
    这日,在落月崖巡逻的那位老兵姓李,他已经很老了,年纪很大,平日里,也就是在自家门口晒晒太阳,喝喝酒,与村里的顽童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

    他他自己当年是寒山铁骑的副将,随着刘将军出生入死,走遍全国的大好河山,无论是北燕骑兵或是西夏攻城神器,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

    不过村子里的人都没有把他的话当真,就这个怂了巴唧的老头,蔫蔫的,整天好像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模样,还刘将军?给刘将军端茶倒水只怕都不够格吧。

    每次有人拿这个事的时候,老李头都会很生气,不过大家一笑,也就散了。

    本次召集兵马,要的是十五岁以上到六十岁以下的成年男子,这老李头的年纪,没有人知道多大了,但是,看着他那模样,怎么着,也得有七十了吧,站都站不稳,因此这次,征召兵马的通令发到各个村里的时候,无论是里长或是征召兵马的官员,没有人想起他。

    就在村里的人又在为即将出征打仗的年轻人送行的时候,他来了,手中握着一把长枪,微微佝偻的腰背也挺得笔直,老李挡在出征的队伍前面:“为什么不叫我,你们嫌我老了是不是?”

    “李爷爷,我们这是去打仗呢,不是闹着玩的。”对李老头话的,是站在队伍前的朱家的二儿子,他从就听李老头着那些战场上的故事,非常有兴趣,所以,在其他家的人都在想着办法逃兵役的时候,他倒是高高兴兴的主动扑上去报名,想着“为国杀敌,回家让父母脸上也有光。”

    李老头“呸”了一声:“谁跟你闹着玩呢,告诉你,我当年……”

    领队的人一听,就知道他这是又要开自己的光荣事迹,正常情况下,没个半时完不了,赶紧:“老爷子,等我们回来,您再给我们听好不好?我们现在赶着出城,要是迟了,会被罚的。”

    “嘿!兔崽子!告诉你,你李爷爷我当初纵横沙场的时候,你爹都还没有出生呢!”

    “是是是,等我们回来,慢慢跟我们,如何?”

    李老头将长枪往地上重重一跺:“我和你们一起去!”

    “这……”

    “我要和你们一起打仗!”

    见李老头这么坚决,领队的犯难:“可是您这身子骨,不行啊,打仗要的都是精兵强将,您这去了,人家还以为咱们村是把吃空饷的人交出去对付差事呢。”

    “放屁!我知道你们去哪儿,落月崖,是不是!那地方,我年轻的时候,走过多少次,那里现在的守将,我也认识,萧燕然!他要是敢跟我个不字,我打不死他的!”

    “李老爷子,别闹了,您认识萧大帅?那我还认识当今圣上呢,在京城远远见过一面,可是,圣上他认识我吗?打仗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您至于抢着往前冲吗?”

    “我就是要去!”李老头大怒,“放心,等我到了落月崖,我自然会去跟萧燕然,看他敢不敢不给我一口粮吃!”

    领队的见他如此坚决,也不好什么,只得由着他,拄着长枪,跟在队伍后面,就这么一路向落月崖走去。

    走在半路,大地如被敲击的鼓面,发出巨响,有马队从远而近,敌袭!

    这一队人都是刚从村子里新征召上来的士兵,哪里见过真正的敌袭,顿时便慌了阵脚,人群四散逃开,结果反被对方有可趁之机。

    李老头不愧是经年的老兵,不乱喊也不乱跑,站在当场,手中一柄长枪挥的是虎虎生风,那张脸上的神情,就好像恢复了青春年少时的模样。

    挑死了几个敌人之后,那些人忽然大叫起来,下一刻,一个身高八尺,膀大腰圆的壮汉,将李老头整个拎了起来,狠狠地掼在地上。

    这一下摔得李老头这身老骨头好像散了架似的,动弹不得。

    那个人的眼中,充满了杀意,李老头冷冷一笑:“你这种子,当年爷爷我一手捏死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在这种强弱极度悬殊的境地里,李老头全身战意陡生,凶狠地瞪着他。

    那人仿佛被李老头的战意刺激到了,愤怒地高高抬起脚,便要向李老头踩下去,若是这要踩实,李老头的肋骨只怕都要碎成一截一截。

    就在这时候,忽然他停住了动作。

    李老头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那个如铁塔一般的巨大身子,默默地立在那里,然后……向自己重重的压下来。

    被压一下子,他这把老骨头也是受不了的。

    就在他几乎就要与那个壮汉亲密接触的时候,那个壮汉忽然停住了,向一旁倒过去,重重地摔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

    “你们……”李老头惊讶的看见,壮汉身后出现了两个年轻的男子,一个模样如春风般的和煦,而另一个则似玉琢冰雕冰冷,这两个人,还真是反差相当大啊。

    “老人家,你没事吧?”李墨一将李老头扶起来。

    “没事没事。”李老头动了动腿,忍不住“哎哟”一声,想要再走,伤腿刚一落在地方,就疼的要死,根本走不了,方才那一下,还真是被摔着了,“哎,人不服老不行啊。”

    李老头叹息。

    “老人家,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去好了。”李墨一笑道。

    “我要去落月崖。”

    李墨一与关林森互看了一眼,李墨一问道:“可是,那里快要打仗了啊,您去那里做什么?”

    “你以为我是去玩的啊!我就是去打仗的,保家卫国,不是你们年轻的事!”李老头不服气的哼哼着。

    原来是个人老心不老的爷爷,李墨一笑道:“可是,您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打仗了啊。”

    “谁的,我可以坐着拉开大弓!”李老头完全不服输。

    “我可告诉你,我当年是寒山铁骑的人!你不要看走了眼!”李老头非常骄傲的一挺胸。

    李墨一听见“寒山铁骑”还没什么感觉,一旁的关林森倒是饶有兴味的问道:“您是寒山铁骑的人?”

    “不错!”

    “哦,失敬失敬,您老贵姓?”

    “免贵我姓李,十八子李。”

    “好巧,我也姓李。”

    “哎,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吧。”

    “呵呵,不定是一家,那,萧燕然,您可认识?”

    李老头见关林森能出“萧燕然”三个字,激动的眼睛都在放光:“你也知道萧大帅的名字?”

    “知道……知道……怎么不知道……”关林森想起当年在边城的时候与萧燕往事,嘴角有些抽抽。

    “那个落月崖,现在的守将,不会就是萧燕然吧……”

    李老头十分精神的:“嘿,你对了,就是萧燕然,萧将军。”

    “我……我不想去了。”关林森抓抓脑袋。

    “年轻人,你这样就不对了!看你也是大恒国的子民,你怎么能因为害怕就退缩不前!”李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关林森。

    祝福笑道:“你们之前是有什么恩怨呐,莫不是你欠他的钱没还,还是你抢了他老婆。”

    “唉,如果只是这么简单,那就好了。”

    当年在边城大营里,由于年幼的承澜女皇总是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关林森不得不替她收拾残局,因此,也与萧燕然发生过不少冲突,碍于他皇家暗卫的身份,萧燕然总是憋着一口气,依稀记得当年萧燕然与他分别时,对他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下次千万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放心,你永远都不会再看见我了,哈哈哈哈哈。”自己得意的笑声,飘扬在千年的古战场之上,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时空逆转,回来看见这一幕的一天。

    真是要了亲的命了……

    反正这事与李墨一没有关系,他很淡定的:“既然您这么想去落月崖,那我就把您送过去好了。”

    向前走了几步,李墨一停下了脚步。

    只见路的尽头,一个人穿着雪亮的重甲,缓缓地走了出来。

    手中提着的钢刀,更是沾满了鲜血,祝福看着心里不由一惊。

    李墨一将李老头放下,让关林森扶着,他望向路尽头的男人:“你……是高玄武的什么人?”

    那人淡淡地接道:“我是他的二弟,父王因为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苦恼了那么多年,现在,他终于解脱了。”

    解脱的意思……李墨一冷笑道:“早就听你们这些北燕人没有伦理纲常,手刃至亲,你不怕将来在地府无颜与你父王见面吗?”

    “大恒王朝还不是弟弟杀了姐姐,我有什么好心虚的。”高真北冷笑着。

    高真北问道:“你是谁,报上你的名字,宝刀不斩无名之辈。”

    “切,这句话都要抄。”祝福鄙视的看着那人,那人自然是看不见她的,由着她对着自己又是吐舌头又是做鬼脸。

    “区区无名卒,不足挂齿。”李墨一笑了一下,用他那温柔的,听起来十分讲理的斯文腔调问道:“北燕娶了我朝的公主,联姻那么多年,这些年一直邦交友好,纳贡朝岁,往来通商,彼此也是相安无事,我大恒自问从来没有亏待过北燕,敢问一句,为什么你们竟要与大恒的反叛贼子勾结一处?”

    高真北忽然笑起来:“无名卒兄,你这么便是可笑了,我堂堂北燕,根本不稀罕与你们那无能的王子勾结,还有,什么公主!那不过是个挂名的假公主而已,贵国从来都没有诚意,只不过是在骗我们老实的草原上人罢了。”

    “老实的草原人……”李墨一摇摇头,仿佛觉得这句话无比的可笑。

    祝福默默的看着李墨一,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是会因为自己生气而手足无措的可怜,现在面对着这样霸气强横的高真北,李墨一通身竟生出了一种如暴风雨中自岿不动的磐石之势。

    高真北与李墨一对视了片刻,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

    接着,他:“前面,就是落月崖了。你们是要去那里吗?”

    “怎么,你也要去?”李墨一微笑道,落月崖,那里现在是大恒军队的主力聚集之处,就算高真北神力过人,也断断不能在那里讨得好去。

    “嗯,到那里去,今天还能赶上吃饭。”高真北那副轻蔑的表情,就好像拿下落月崖易如反掌。

    李墨一点点头:“既然同路,不如一起?”

    “呵呵,你跟我们一起走,也不错。”高真北的话音刚落,他的身后已出现了几十个北燕骑兵。李墨一低低的了句:“你们站到一边去。”

    李老头手中长枪一摆,梗着脖子:“你们这些蛮夷,也敢在我大恒国境放肆,你们还不快速速投降!”

    那些骑兵听着,哈哈大笑,都道这老头莫不是疯了,其中一人搭弓,手一松,三枝飞箭直取李墨一、关林森,还有李老头的胸口。

    李老头手中长枪舞成一团,如同一个银光闪闪的盾牌,将射来的箭枝磕飞了出去,高真北的眉毛陡然立了起来,显然他完全没有想到,北燕的强弓利箭,竟然会被一个老头子给挡了下来,关林森不失时机的补刀:“你们连大恒国的老人家都打不赢,还想侵占大恒国土?还是快回你们的草原放马牧羊吧。”

    高真北脸上顿时挂不住,他从马鞍上摘下一把通体黝黑的长弓——铁胎弓。

    那不是寻常人可以拉得动的,而他却轻轻松松,张弓搭箭,那箭头,也与寻常箭头不一样,三面棱形,那是破甲剑!

    弓弦响动,撕裂空气的破空之声响起,李老头再次舞起长枪,身子却一轻,关林森将他扛在肩头,避开那一箭。

    “哎,你……”李老头刚想责怪关林森,却听见方才自己站着的地方,传来一声木头裂开的声音。

    那棵他方才倚着的两人合抱粗的老树上插着一枝黑色的羽箭,不,准确的,现在已经看不见羽箭了,树枝上,只留下了一丛黑色的箭羽,整枝箭,完全没在了树杆之中。

    这是怎样骇人的力量,李老头不由得觉着背后一层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