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228章 参战
    房间里很静,静得好像没有人一样,祝福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似的。

    李墨一站在房间的中央,往前走十步,可以到祝福的身边,转身向后走十步,可以从房间门离开,向侧面走十步,可以从窗户跳出去。

    直面问题的路只有一条,而退缩的方案却有两个。

    虽然祝福现在不声不响,但是李墨一知道她一定很生气,从她微微发红的脸颊上就能看出来。

    “这不是我的主意。”李墨一讪讪地说,他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比较好。

    祝福猛地坐起来:“哼,不是你的主意,你明明没事,为什么不在我身边守着我醒过来,让乔瑜有可趁之机?!”

    李墨一哑口无言,其实他们只是刚刚回来没多久。

    将祝福放在榻上之后,乔瑜说要帮她把身上擦干净,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因此将李墨一从房间里赶了出去,然后乔瑜也没有说房间到底能不能进,他也就老老实实地留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过去。

    正愁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祝福忽然将李墨一紧紧抱住:“你没事,你没事太好了。”

    “你不知道,刚才我看见乔瑜那样子,以为你已经……我整个人都傻了……”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祝福的眼眶里涌出,从前,李墨一在她身边就像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他是那样的强大而无所不能。

    祝福从来没有想过李墨一会有任何的不测,会有任何的危险,也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李墨一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而这一次,她才真真实实感受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李墨一,这个从平行世界突然来到自己身边的人,已经成为了她灵魂的一部分。

    “我这不是好好的在你身边吗?别再哭了,你的眼泪太咸。”

    祝福不解地抬头望着他。

    “腌得我的心都痛了……”李墨一轻轻一吻,落在她的唇上,祝福被他逗得破涕为笑,“你这个吃货。”

    “我有些饿了,你呢?”李墨一抚着她的头发。

    想到这里,祝福生气地说:“当然饿啦,关林森也真是的,他不是武功也很高嘛,怎么被我轻轻撞了一下,就把饭菜都打碎了!害得我现在都没吃东西。”

    门口偷听二人组之一兴高采烈的碰了碰另一个人:“看,人家说了,你真没用。”

    另一个一脸无辜:“这是谁害的?”

    门忽然开了,两个偷听的人极有默契的抬头,望着走廊天花板:“你看,那边有块霉斑,一定是防水没做好。”

    “就是就是,防水用的桐油也没多贵,怎么能在这种地方省钱呢。”

    “哎,奸商!”

    “嗯,小气!”

    李墨一看着关林森和乔瑜,笑着说:“那还得劳烦关兄再帮我们点菜了。”

    为了防止再被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关林森叫店小二将饭菜送进房间。

    “客官,我们这儿没这规矩,都是客人自行下来吃饭的,免得弄得房间里满是油渍烟气。”小二并不想多干活。

    关林森从怀里掏出一锭足两纹银,在他面前晃了晃,拍在桌上:“送不送?”

    “送!天字一号房对吧!饭菜好了马上给您送来!这么多酒菜,您一个人吃?不如小的帮您去对面的笼烟楼叫上几个姑娘陪着您?”

    “不用了,看见她们我就吃不下饭了。”关林森面无表情转身上楼。

    站在楼上的乔瑜听见了他与店小二的对话,笑道:“怎么,你这是与笼烟楼的姑娘打过交道,不然怎么知道,见了她们就吃不下饭?”

    “虽然没打过交道,不过,吃饭的时候,有不相干的人在身边吵闹实在是烦人,自然是吃不下饭的。”

    “不相干的人,也要看那是长什么样的吧?秀色可餐,岂不舒心?”

    看着乔瑜一脸的促狭,关林森扭过头:“只怕会闹心。”

    回到房间,祝福正在听李墨一说在皇陵发生的事情。

    原来在出发之前,李墨一就问过关林森,那块玛瑙具体放在了这么地方,不然,皇陵这么大,若是他随手一丢,可上哪儿去找。

    祝福揉着太阳穴,说得也是,又不是没人问,为什么要自己慢慢找,自己怎么会觉得李墨一是这种没头没脑的笨蛋呢?

    到达皇陵之后,李墨一很快就在那石碑之下,挖出了那块玛瑙,刚想离开,便看见祝福骑着木牛流马从远处跑过来,他想要叫住祝福,可是祝福却似乎一点都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很快,李墨一眼前竟然出现了大批的守卫,那些原本应该与他之间互相看不见的守卫,就这么一个一个,真真实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们手持刀剑,大喊着:“有贼人!”向李墨一涌过来。

    这些守陵士兵单兵作战能力当然是不能与李墨一相提并论,但是胜在人数实在庞大,李墨一是人不是神,还做不到一招秒百人,虽然心底焦急冒火,却也只能一个一个打翻他们,从人山人海中挤出去。

    等他赶到的时候,最后一锹土刚刚盖住了祝福,他像疯了似的,跪在地上疯狂的挖着土,将祝福挖出来的时候,她双目紧闭,气息微弱,在李墨一坚持不懈地为她做人工呼吸之后,祝福的胸口才恢复了起伏。

    “然后,我就抱着你,一路跑回来了。”李墨一做了总结性发言。

    祝福好奇地问道:“你是说,你拿到玛瑙以后,守陵士兵就能看见你了?”

    “嗯。”

    “掌柜的和店小二也看见你了?”

    “我回来的时候,他们还没起来,我直接从楼下翻窗进来的。”

    “那你就再去试试呗,要是能被人看见,咱们在这里呆着的时候,还得小心些。”

    李墨一依从她的主意,手里握着那颗玛瑙,走出房间时,正遇见手里端着满满一托盘菜肴的店小二奇怪的看着他:“咦?你刚才是从天字一号房出来的?”

    “嗯。”

    小二的表情十分复杂,不过尽职守信的他,还是将饭菜端进房,丢下一句:“两位慢用,不打扰了。”

    然后迅速的跑下楼,用自以为很轻,其实那嗓门大的整个楼都能听见:“老板老板,昨天那个关公子给他的狗开的房间里,多出来一个男人。”

    “……嘘,小孩子不懂事,不要乱说话,不要打听客人的**,没少咱们的钱就行,去,干活去。”掌柜的连头也没抬,看都不看天字一号房一眼。

    现在的计划是,吃完饭就回去。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这顿饭还没吃完,就听见外面乱哄哄,说东宁国趁北燕与大恒两败俱伤之际,起兵向西进犯,已经打到落月崖了。

    现在朝廷正在紧急调动人手,准备应战。

    乔瑜看见,关林森的脸色唰的变了。

    “你想帮忙?”乔瑜问道。

    关林森默默低头扒着碗里的饭,直到碗里的饭被吃得一粒不剩,他才放下碗,对三人,更好像对自己说:“走吧,我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没必要冒这个险。”

    “你呢?”乔瑜又看着李墨一。

    李墨一不置可否:“我无所谓。”

    与这个国家联系的最紧密的两个男人,在面上都故作云淡风清,无所谓的模样,毕竟战争不是儿戏,打起来就要死人,便是能以一座城市之力而阻挡蒙古铁骑十八年的盖世奇侠,最终也没在襄阳城破后的战火之中。

    对于李墨一来说,大恒国所代表着的是与大祭司瑶光的回忆,但是,祝福现在就在自己身边,至于是不是身在大恒,已经不重要了。

    可是,对于关林森来说,大恒国,代表着的是承澜女皇毕生的心血,为了大恒国,她唤出了地狱亡灵军团,自己虽以身代之,却也对她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损伤,使得她的寿命永远停留在了风华正茂的二十六岁,早早逝去。

    关林森的脸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如冰雕玉琢一般,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念之私,而将其他人留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你很想留下来对不对?”祝福忽然说。

    关林森一双眼睛左瞟右瞟,就是不看她,不小心看见乔瑜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又匆匆将头转开。

    “不,我现在只想早点回去,吹着空调,吃着西瓜,好久没打排位赛了,不知道又进来了多少小学生。”关林森说这些的时候,语速特别快,抬着脑袋望着天花板上的一点,就好像学生时代那些背不出书来的学渣。

    “哦,这样啊,那我们就回去吧。”乔瑜笑笑。

    祝福搓着手:“可是我想留下来啊,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古代战争呢,写了不少,从来没有亲身参加过,嗯,反正他们也看不见我,伤害不到我,我,我就留下来看几天,反正,我可以随时跑回现代,萧钧天也不着急要我回去上班。”

    “嗯,这么说也是有道理,不如我陪你一起留下来,我还能带你去一些好玩的地方逛逛,最后去皇宫抓一把金银珠宝再走。”

    祝福与李墨一跟唱双簧似的,已经欢欣鼓舞的研究皇宫里到底还有什么宝贝,拿到现代能卖多少钱之类的了。

    一直稳住端着的关林森再也忍不住了:“好歹我也是拿了好几年禁军统领工资的人,你们就在我面前这么大肆讨论怎么偷皇宫里的东西拿出来卖,真的好吗?”

    “你现在的劳动关系在s市第三人民医院,你说你是禁军统领?有劳动合同,还是有上下班的打卡记录?”祝福戏谑的挑眉看着他。

    乔瑜漫不经心的说:“好啦,别逗他了,我也挺想留下来看看的,不如就多留几日好了。”

    “太棒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把皇宫搬空!”祝福激动的握拳。

    “可是,打仗不仅仅是前线战争的伤亡,很可能连京师里的食物供应都要受影响。”关林森虽然很高兴她们都肯留下来,但是,该提醒的,也还是要提醒一下才是。

    “有你这个本地人在,还怕饿着我们吗?哈哈哈。”祝福一脸准备去山村郊游的兴奋。

    本地土著看着另一个本地土著:“你……”

    李墨一淡然一笑:“你是京城户口,我是外地人,没怎么进过城,见得世面少,连粮店大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见笑见笑。”

    “所以,我们吃喝玩乐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啦,关导游。”祝福笑着倒靠在李墨一肩膀上。

    “你们想去哪儿玩?”

    “落月崖!”

    祝福一点也不含糊,直指前线。

    “那里可不是闹着玩的!”关林森本想着是将他们留在皇城之中,自己到前线去把东宁人给赶回去,没想到祝福这个热爱凑热闹的人,也正有此意。

    “你们多背着些粮食还有水,我们就当是去郊游一趟不就好了,能看见穿着盔甲拿着武器的士兵哎,这年头,除了横店的人,还有谁能遇上这么不危险又刺激的事。”祝福眼睛亮闪闪的样子,就好像要去动物园去看大老虎的小朋友。

    “不行不行,太危险了!”关林森连声反对,他转头望向李墨一:“你也说句话啊。”

    李墨一眨眨眼睛:“好的。”

    他扭头看着祝福:“你要去哪儿,我陪着你去。刀山火海,再所不辞!”

    “……”关林森气绝。

    “你怎么能这么惯着她!”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乔瑜“嘿”了一声,便再没有发出声音,关林森觉得她的目光似乎从自己的身上掠过,转头去看她的时候,她却只是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出神。

    最终,一行四人,还是走在了通向落月崖的小路上。

    出城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不过,好在有人认出了关林森,知道他是先帝的禁军统领。

    “关统领,此去前方路途艰险,你可千万要小心,东宁国的叛军已经快到落月崖了,早去早回,实在是太乱了。”

    关林森笑着谢过了他的好意,心中却想:“焉不知我们就是要去赶这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