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227章 搞事
    不知道为什么,虎子很害怕李墨一的样子,外观看起来好像一条威武的大黑狗,看见李墨一的时候,却总是缩在乔瑜的身后,祝福忍不住问道:“以前,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吗?”

    “恩怨……”李墨一斜眼看了一眼虎子,冷笑一声。

    虎子立马把自己缩得更小,跟在乔瑜身后亦步亦趋,假装自己并不存在。

    “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丰县保卫战最严峻的时候,虎子偷吃了几回李墨一好不容易从北燕偷回来的食物,被李墨一稍微的训了一下而已。”关林森笑着解释。

    祝福却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昨天晚上最后是发生了什么,你竟然会为他说话?”

    “也没什么,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关林森看了一眼虎子,“当时我也很赞同李兄的做法,那些食物里,有我的一份,还有陛下的。”

    “难怪……”祝福点头道。

    她看着虎子:“偷吃是不对的。”

    虎子用乌溜溜、湿润的眼睛看着她。

    “那是战争年代。”

    虎子一脸的无辜。

    “没有把你杀掉吃肉,就是很对得起你了,你还偷吃。”祝福的表情变得阴森。

    “呜……汪……”这个女人更可怕,比前面那个男人还要可怕……

    受到惊吓的虎子想要跳到乔瑜身上,却被一旁的关林森给拍了下来:“你现在不是小狗了,这么跳上去,谁受得了。”

    被嫌弃的虎子发出“呜呜”的声音,垂头丧气的跟在队伍后面。

    “前面是个小山村。”关林森说,“以前是……”

    现在已经是一片平地了,叛军当时攻入王都的时候,将这里的房屋尽数烧毁,只有一些被焚烧后的废墟还留在原处。

    又向前走,便是王都了。

    王都中,不知现在是谁家天下。

    担心是没必要的,星空之下,王城大门敞开着,一个守城的人都没有,城中也没有往日繁华的声音。

    一行人就这么进入了曾经这片大陆上最热闹的都市。

    王都之内,比起丰县的确要好很多,这里的人好像一夕之间消失的,东西都还在,只是没有了人。

    桌上连灰尘都很少。

    “人都去哪儿了?”祝福好奇问道。

    她看见桌上放着的玫瑰花饼,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还很新鲜,就好像刚刚做好了,放在这里的一样。

    虽然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不过,祝福还是不敢吃,万一里面有什么奇怪的防腐措施,说不定吃了它会变成木乃伊。

    于是,她又将那块玫瑰花饼放了下来。

    然后,她的双眼陡然瞪大:“这饼!!!少了一块!!!”

    乔瑜笑道:“你是不是刚才自己偷吃过了,又忘记了?”

    “没有啦,明明刚才这盘子里是五块,我拿起来了一块,盘子里应该还有四块,可是现在,只剩下三块了。”

    “你眼花了吧?”乔瑜走过来,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玫瑰花饼,现在加上祝福放回去的,的确是四块。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四块变成了三块。

    然后变成了两块……

    乔瑜与祝福两人互看一眼,说不出话来。

    “我觉得有一种可能……”祝福清了清嗓子,“我们是从另一个空间过来的人,所以,看不见这个空间里的人,只能看见没有生命的东西。”

    “那这只狗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这只狗,跟他关系比较好?”祝福指着站在门外的关林森。

    两人这才出去。

    关林森看着两人:“你们刚才进去,那家人竟然没有把你们给赶出来?”

    “什么?那家里,有人?”祝福这下更惊讶了。

    “对啊,那么多人呢,在吃饼。”关林森睁大着眼睛,“你们看不见吗?”

    “这……还真的看不见。”祝福回答道。

    祝福终于理解,为什么刚才在城门口,明明没有人,可以正大光明进的,关林森却非要从城头上越过去,本以为这是一种奇特的仪式,没想到,却原来是因为他可以看得见守城的人。

    “恭喜你,达成成就:沟通阴阳两界。嗯,也不是阴阳两界……总之,就是沟通两界啦,太棒了,别人看不见我们,我们去抢钱庄吧。”祝福激动的表达了一下自己多年来的心愿。

    “我们还是先找一个地方住下,明天出发去王陵找玛瑙比较好。”

    关林森进入一个完全无人的客栈,祝福看着关林森对着空气比划着说了半天。

    只听他说:“对,我一个人,要四间房,我睡一间,我的狗要睡一间,我的换洗衣服要睡一间,我的干粮也要睡一间。”

    “掌柜的会不会认为他是神经病?”祝福低声问乔瑜。

    乔瑜笑笑:“你选择当换洗衣服,还是选择当干粮?”

    两个姑娘就这么愉快的把当狗的选择抛给了李墨一。

    李墨一摸了摸鼻子:“我想选择当我。”

    “要是掌柜的能看见你,那就可以当‘我’了。”

    在酒楼,关林森一人叫了一大桌菜,还要四副碗筷,所有的客人见了这阵势,纷纷吓跑。

    “那个人,怎么摆这么多碗筷?”

    “我听说,南洋养小鬼的,都是在吃饭的时候,也要给小鬼多放一副碗筷的。”

    “那人怎么放了这么多。”

    “养得多吧?”

    “这人养这么多鬼是想干什么啊?”

    “嘘,他看过来了,别惹事,快跑。”

    就连掌柜的和伙计看着关林森都瑟瑟发抖,原本还想在酒楼打听一下现在是谁家天下的梦想破灭了。

    “有什么好问的,进皇宫一看不就知道了,反正守卫又看不见我们。”祝福倒是挺开心。

    皇宫灯火辉煌,关林森远远的看着门口的守卫,已经一个人都不认识了。

    “我们进去就好,你回客栈吧。”李墨一说。

    李墨一不是第一次来皇宫,熟门熟路的带着祝福和乔瑜两个人在皇宫里走来走去,一一介绍:“这是上朝的地方,这是储君住的丹凤殿,这是御膳房,这是值班的太监宫女住的地方……”

    “导游导游,我们能不能去御膳房偷吃东西啊?”祝福举手。

    “万一吃了东西,你就显形了怎么办?”

    嗯……倒也是,太冒险了,祝福只得放弃了这个伟大而光荣的想法。

    可惜看不见这里的人都穿着什么样的衣服,祝福对于古代有着无比美好的幻想,虽然这里是异世界,不过,从李墨一的态度上来看,应该也不会差太多吧。

    在御书房内,李墨一看见了女皇王陵的建设图纸,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明天就要封门了。”

    “哎?什么叫封门?”祝福问道,“是完全埋起来吗?”

    “对,所有工匠撤出,然后,完全把墓地掩在封土堆之下,到时候再进去,就很麻烦了。”

    李墨一转身就向外走:“在这个世界里的关林森应该已经把玛瑙放进去了,快,我们必须今晚就赶过去,拿到玛瑙。”

    “你们留在客栈里,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李墨一全力施展轻功,身形如飞燕一般向着王陵方向而去。

    回到客栈,两人将李墨一的情况告诉关林森,关林森站起来:“他怎么一个人去了,我只是把玛瑙埋在碑下,没有放进墓里啊,糟糕。”

    他一路狂奔下楼,却被掌柜的拦住:“国丧期间宵禁,违令者斩,客官千万不要出去。”

    关林森回到房间,想从窗口飞身跃出去,却终究因为在亡灵祭坛受伤,元气未复,差点一头栽到楼下。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祝福对乔瑜说,“你照顾他。”

    乔瑜点点头:“嗯,你小心一点。”

    从城里到女皇陵,大概有三十多里路。

    “算下来也就十五公里,还没有马拉松的一半长,这点距离算什么!”祝福对自己说。

    不过她完全忘记了一件事,她是个连跑八百米都勉强及格的人,工作之后更是疏于锻炼,别说马拉松了,跑个出租车起步价都要了她的命。

    她从狂奔,变成了快走,然后变成了慢走,最后变成了叉着腰喘气:“怎么还没到啊,累死我了。”

    “咦,那是什么东西?”在路上,她看见一队奇怪的东西,在往前走,看那方向,正是女皇陵。那些东西身上,还放着砖石、泥浆等物。

    “这不会是传说中的木牛流马吧!”祝福三步两步赶上它们,并跳上了其中一只,那只机械兽一点反应也没有,继续默默向前走。

    “看不出来,这地方还这么先进。”祝福心情大好,这些机械兽的速度看起来不够快,不过目测也有时速十公里了,在它的背上先歇一会儿,等快到了,再加速冲过去,看他们运的东西,应该就是用来封陵用的材料,它们还没到,李墨一不会有事。

    黑暗的前方,忽然出现了一片灯火通明,看来就是这了。

    祝福跳下来,马上飞快的冲进去,却没有发现李墨一的身影,想来,他应该是在墓室里东摸西找吧,得赶紧告诉他。

    她向前跑了几步,“嘭!”忽然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

    “那是什么声音?”祝福还没有反应过来。

    当绕到另一边的时候,她整个人的血液就像是凝固了一样。

    墓道口的断龙石,刚刚落下,被巨石激起的尘土还在空中肆意飞舞。

    祝福像疯了一样扑过去,徒劳的想要将断龙石再次抬起来,哪里抬得动。

    “李墨一,李墨一!!!”祝福拍打着石门,石门里悄然无声,外面传来声音,虽然看不见,但是祝福听得出来,那个声音,是搅拌泥土的声音,那些工匠们,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埋在土层之下。

    包括李墨一!

    祝福要向外跑,忽然被倾倒下来的泥土挡了回去,工匠们已经在封闭墓道!

    如果再不出去,祝福便要被活活埋葬在泥土之中。

    泥土倒的很快,空间越来越小,祝福努力向上爬动。

    这些新倒下来的泥土实在太松,每向上一步,都会向后滑退少许,前进速度十分缓慢,祝福咬着牙努力向前,已经看见洞口了,可是,泥土也已经将墓道掩得只剩下非常狭窄的空间,厚重的封土压着祝福的胸口,使她每一口呼吸,都十分困难,她眼前金星直冒,由于缺氧,已经全身发软,根本已经无力再向上爬动了。

    在她想要张口呼吸时,最后一捧封土向她的口鼻压了下来。

    祝福的眼前,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床上?

    她的眼睛四处张望,屋里没人。

    身上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谁换的?

    谁把她带来的?

    是关林森和乔瑜发现了她吗?

    门开了,进来的是乔瑜:“你醒了?”

    祝福急不可耐跳起来,冲到乔瑜面前问道:“李墨一呢?”

    乔瑜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

    “李墨一在哪里?”

    乔瑜深吸了一口气:“你……一定要冷静。”

    “我很冷静!!!你快告诉我,李墨一在哪里!!!”

    关林森端着饭菜,脚步轻快的进来:“你醒来,来吃饭吧。”

    “我不吃,李墨一呢!”

    “他……”关林森还没有说完,祝福便大步冲了出去,路过他身边的时候,撞了一下他手中端着的盘子,装着饭菜的碗全部落在地上,被砸了个粉碎。

    祝福却浑然不觉似的,她冲出门,想要再奔回女皇陵,无论如何,挖也要把李墨一给挖出来。

    刚路过第三个房间,门开了,祝福被两只手拉进房去,一个温柔的声音对她说:“刚醒就这么大运动量,对身体不好。”

    熟悉的声音,祝福惊愕的抬起头,正对上李墨一那双温柔的眼睛:“你要去哪儿,这么着急?”

    “我勒个去!”祝福大怒,拉着李墨一又跑回自己的房间,关林森和乔瑜还在里面。

    祝福指着李墨一:“他这不是好好的吗?”

    “嗯,对啊。”

    “那你为什么要叫我冷静?”

    “怕你知道李墨一没事,欣喜若狂,喜极而泣啊。”乔瑜一本正经的说。

    跟她没法说理,祝福转头问李墨一:“你怎么不在墓室里面?”

    “玛瑙在外面的碑下面埋着,我进墓室做什么?”李墨一茫然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它在碑下面埋着?!”

    “关林森告诉我的,咦,他说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场吗?”

    “……”

    这个世界不会好了!

    祝福生气的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关林森拍拍李墨一的肩膀:“加油。”

    “你们俩搞的事,为什么要我加油。”

    “因为她是你媳妇儿呀。”乔瑜笑着,拉着关林森跑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