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218章 信仰
    那一瞬间,祝福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腰被人抱住,整个人像腾云驾雾一般,又有些像曾经玩过的高空跳伞,锐利的空气在耳边呼呼,然后,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啪啪啪。”数颗子弹落空,争先恐后的射入门口放着的垃圾筒里,好好的垃圾筒瞬间变成了蚂蜂窝。

    祝福被紧紧地拥抱着,鼻尖萦绕着的是熟悉的气息,头顶上传来李墨一温柔的声音:“别怕,没事了。”

    “有事!”祝福眼泪汪汪的抬起头来看着李墨一。

    李墨一被她看的有些心慌:“怎么了?伤到哪里了吗?”

    祝福揉着鼻子,声音哽咽着说:“刚才撞到鼻子了啦,你的胸怎么这么硬啊!!!”

    方才李墨一心里着急,只顾着将祝福拉出危险地带,完全没注意到把她揽在怀里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微微弯下腰,吹了吹她的鼻子:“不疼不疼,痛痛,飞走啦。”

    “这是什么鬼……”祝福破涕为笑,李墨一见她笑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曾经听别人这么说过,一时好玩,记住了。”

    “外面不知道怎么样了。”祝福好了鼻子忘了痛,听外面没动静,觉得有些奇怪,想伸头出去看,又怕飞来一梭子子弹,她看了看自己手掌上的伤痕,犹豫着是要把这伤疤给破开,还是新添一道。

    不管是哪种选择,感觉都很痛的样子。

    看出她的心思,李墨一的双手将她那只受伤的手包起来:“这点小事,不需要再伤害自己。我来处理就好。”

    “我想看看。”祝福满怀着期待。

    “等我出去以后,你过一会儿再看。”

    知道根本压不住祝福的好奇心,李墨一也只能在最大限度保证她安全的前提下,满足她的愿望了。

    外面挺安静,两边人谁也没有说话。

    那人手里拿着枪,面部表情十分狰狞,枪口顶着其中一位战士的额头。

    子弹对着祝福射出之后,这个小战士想要扑上去将他的枪给缴了,不料却被旁边那几个方才看似已经臣服的人偷袭,打趴在地上。

    他们之间用本地方言在交流着,李墨一听不懂,也不需要听懂。

    右手抬起,一点寒光疾射而出,深深的扎入那只持着枪的手腕,那人吃痛,惨呼一声,手中长枪落地。

    失去了最强有力的武器,小战士反应极快,腰部用力,猛然从地上弹起,将那人扑倒在地,擒敌锁喉拳将那人双手反剪在身后,踩着他的关节,令他动弹不得。

    一身黑衣的李墨一,冷冷的扫视着那群人,嘴角露出没有温度的上扬弧度。

    “有一位很有出息的kgb说过一句很了不起的话:我们将到处追击恐怖份子,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他们见上帝,在机场抓住就在机场枪毙,在厕所抓住就把他淹死在马桶里,最终问题都将得以解决。”

    “我相信你们喜欢宝石镶嵌的床,长生不老的少年,还有最醇的美酒,也喜欢美丽新鲜的,七十二个如蚌壳里珍珠一样贞节的白色葡萄干。喜欢到,宁愿为了这个伟大的梦想天堂而去死,永远不会真正皈依在细面大神的光辉之下。”

    “所以……去死吧,异端!”

    李墨一说到做到,出手如电,身形如风,身后却听见一个男人喊道:“别杀他们。”

    四个字喊得不可谓不及时,声音不可谓不响亮,李墨一却好像什么都没听见,只在转瞬之间,那几个帮着持枪人偷袭小战士的人,已经横七竖八倒在地上。

    倒是那个持枪人,因为先被小战士扑倒在地,所以没有被李墨一打着。

    李墨一蹲在小战士身边,看着那个人:“让我动手,还是你留着玩?”

    “我们应依法处置这些人。”小战士十分有觉悟。

    在大恒国,李墨一做的就是偷偷摸摸,杀人放火的勾当,雇主也多是达官贵人,也没觉得这么操作有什么问题。

    “他说的挺有道理。”祝福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李墨一出去三秒之后,听听外面没动静,寂寞无聊空虚冷,偷偷伸头看了一眼,发现李墨一大发雄威,打翻一群人,便大大方方跑出去了,正巧听见他与小战士的对话。

    李墨一笑笑:“直接在这里处置了,还能给国家省颗子弹。”

    小战士用力摇头,却也说不出更多的道理,只是重复着:“应该依法处置。”

    “那么,为什么要依法处置呢?”李墨一见他一脸的憨厚,忽然想逗逗他。

    “不然……不然法律不就白设了吗?”

    从来没听过这么有道理的解释,李墨一一时竟也没有想出有什么更好的话去回应,看着一向自信爆棚的李墨一眨了眨眼睛,祝福不由笑起来:“小兄弟,你这么说也可以,不过啊,我觉得是这样的。”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

    小战士激动的叫起来:“这个我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说的话,我们班长总说让我们好好学学人家。”

    “咳……”李墨一清了清嗓子,小战士这才发现自己打断了祝福的话头:“不好意思,请继续。”

    “报仇什么的,只不过是一命换一命,挺无趣的,特别是像这种手上血案累累的,忽然他就死了,一命换好多好多命,简直是血赚不赔。所以,杀了他的同时,一定要起到更大的震慑作用,起码能让这边的渣渣们消停一会儿。”

    小战士神采飞扬的脸,忽然沉了下来,光彩从他的眼中消失:“没有用的。”

    “什么?”

    “我的班长,在上一次反恐的时候,牺牲了,那些人……全部被公审,打了靶,但是……”小战士抹了一把鼻涕,说不下去了。

    在身边的人遭遇了这样的不幸,他还能坚持依法办事,的确难能可贵。

    祝福拍拍他的肩膀:“这些人相信着他们愿意相信的事情,我们也相信我们愿意相信的事情。凡是需要用鲜血与恐怖去逼迫别人的,都不会有好下场,自古以来,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