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卡车的人哗啦啦过来,然后,他们就这么哗啦啦的躺了一地。

    李墨一与关林森早早就各自拉着祝福和乔瑜跑的无影无踪,乔瑜还好,每天保持着晨跑的习惯,祝福这个四体不勤,仗着天生不长肉,几百年不运动的人,此时跑得气喘吁吁,李墨一停下脚步,将祝福抱起来,跑起来的速度一点都不慢。

    “喂喂,放我下来,我不要面子的呀!”祝福一面嘟囔着发牢骚,一面双手将李墨一的脖子搂得更紧,整个人都贴在李墨一的身上。

    “啧啧。”乔瑜瞥了一眼,“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跑在她身边的关林森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不如……”

    “不用了,照顾好你手里的馕。”乔瑜踩着高跟鞋,一路绝尘而去。

    刚才祝福用李墨一交给她的馕敲人脑袋了,包装袋应声而破,馕在完成了它光荣的历史使命以后,稀里哗啦掉了一地,沾满了土,虽然很可惜,不过这四个人,离饿死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所以他们并不打算将它们捡起来吃掉。

    本想直接扔掉算了,但是在这个小镇上根本没有垃圾箱,祝福也不想让那位卖馕的老爷爷发现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就这么被人扔了这么多,于是小心翼翼收在自己的背包里,现在正与自己一起被李墨一抱在怀里。

    镇上不止一处被袭击,长途汽车站那里也来了一辆卡车,发动了袭击,幸好现在不是上午发车频率最高的时候,车站里的人不多。

    接到报警后,有关部门以最快的速度调动人手,黑压压的特警荷枪实弹包围了出事地点,所有受伤人员被及时送往医院救治。

    “我得去看看。”关林森说,“这边的医院看起来跟六库那里的档次差不多,只怕收不了这么多人,我去帮忙。”

    “嗯。”乔瑜点点头,关林森向医院的方向跑去。

    这个小镇的医院实在太小,药物纱布倒还好,只是人手实在不够,一共只有四个医生,今天偏巧还有两个不在,去省城培训学习去了。

    见有个能干活的人来帮忙,那两个留守的医生十分欢迎。

    祝福他们不会包扎,去了也是添乱,便回到招待所。

    到了门口,却发现大门紧闭,敲了几下,铁门上的小窗被打开,有人往外看,发现是他们三个,这才将门打开:“哎哟,外面出事了,闹得可大了,你们没遇上?”

    “遇上了,不要紧,局面已经被控制了。”祝福反过来安慰他。

    招待所的前台是当地人,他摇摇头:“嗯,没完没完。”

    祝福要再问,他却不说了,只说:“你们一会儿哪里不要去,明天早上再走。”

    “嗯,我们也不会再出去了。”祝福笑着谢过了他的善意提醒。

    话音刚落,此时,一声轰然巨响从不远处传来,祝福将装满了馕的背包甩下来:“是医院的方向!!!”

    医院,关林森正在那里。

    祝福正在前面跑着,一阵风从她身边擦过,是李墨一。

    三秒之后,又是一阵风从她身边刮过,是乔瑜。

    从来没觉得跑不快对人生有什么影响的祝福现在深深忏悔自己常年缺乏的运动量。

    赶到医院,还好,离她脑补的被核平之后的场景还有很大一段距离,有人在门厅里那里引爆了随身藏着的小型自制土弹。

    墙上,天花板上,到处是喷溅状的红色。

    不用想,引爆自制土弹的人现在一定已经散布的到处都是了。

    关林森只是被飞散的玻璃擦破了脸颊,一道细细的血痕,横在他的左脸上,险险擦到眼睛。

    乔瑜看着那道伤痕,眼神里满是难过,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模样的关林森反倒手足无措起来:“没事的,这样程度的伤,过几天就好。”

    “敢伤了你的脸!我要他们的命!”乔瑜阴森冰冷的声音从她那双红艳欲滴的嘴唇里,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蹦出来。

    受伤的人更多了,关林森没有再说话,而是双手不停的为受伤的人包扎,他认真的眼神,细腻又轻巧的手法,尽量为伤者减轻痛苦。

    乔瑜看了一会儿,大踏步转身离开,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派五十人……把他们从藏着的地方挖出来……现在,马上!”

    刚才的爆炸,死者只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凶徒,那颗自制弹的威力实在有限,刚好把他自己给炸成礼花,散得满山遍野都是。

    他身旁的人只是受到了一定的波及,受伤的原因是被爆炸引起的冲击力掀在地上扭到了脚什么的,并无大碍。

    祝福决定先留在这里,临时充当个导医台的护士,根据伤势轻重,给进来的人安排就医顺序。

    正在她忙着安排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年轻的当地男人一腐一拐从大门进来了,那人见了祝福,脸色微微一变,低下头,祝福冲着他笑了一下:“你的伤势不太重,要稍微排后一点。前面还有几个重伤的,麻烦你们等一等啦。”

    “谢谢谢谢。”那人领了祝福手写的号码,在一旁等着。

    祝福一面写号,一边叫号,忙个不停,却莫名的觉得总有人盯着自己,心里毛毛的,此时李墨一刚好拎着一桶清洁工具路过,祝福忙叫住他:“我觉得有人在看着我。”

    “是坐在九点钟方向的那个男人吗?”

    “对,你也发现啦?”祝福鬼鬼祟祟,“他不会是什么反派**oss,等着来这边把咱们一锅端了吧?”

    李墨一忽然笑起来:“你是真的记不住人脸呀。”

    “嗯,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祝福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一脸无辜的眨巴着眼睛。

    “他不就是下午的时候一杯马想卖你一百块钱的那个人吗?”

    “哎?是他吗?”祝福又往那里看了一眼,“我觉得这边的男人全都长得一个样,女人也全都长得一个样,实在是分不出来谁是谁。嘿嘿。”

    李墨一笑着摇摇头:“也挺好,记性不好也是个优点。”

    “喂,谁记性不好!”祝福生气的要去拧他耳朵,李墨一拎着个大桶,身手矫捷依旧,向侧边一滑,笑着走进工具间。

    祝福这才注意到,方才还是血花泼天盖地的大厅,此时竟然已经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哇,这身手,要是不想当明星了,干家政,起码一小时能给你开到一百块钱,专门对付顽垢污渍,十几年不洗的油烟机什么的瞬间干净。”祝福看着走出来的李墨一。

    “那当然,不看我是干什么的,我可是月黑堂天殿的首席,管杀不管埋是当不了首席的。”看得出李墨一对他曾经的工种充满着骄傲。

    祝福扶额:“能不能不要把杀人放火说的那么高大上,好像是个正经工作似的。”

    “我们那会儿的确是正经工作,你看关林森,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好人,他不过是听命于女皇的杀手而已,哪里比我高贵了。”

    里间传来关林森的声音:“我仿佛听见有人在背后夸我帅。”

    “你就不能认真缝你的线吗?插什么嘴。”开口的是祝福,她可喜欢听李墨一说他们从前的事情了,过去的时光,她从未参与,甚至在史书上也无可考,而当李墨一说起的时候,说明他愿意与自己分享那段过去的时光,就好像她也共同经历过一样,随着他一同喜怒哀乐,那种感觉,棒极了。

    祝福还在捧着脸,里间又传来声音:“你以为我不想认真缝吗?上一位伤员都出去三十秒了,你怎么还没叫下一个进来?你这效率在我们医院会被人投诉的。”

    “第一百二十七号。”祝福大声喊道,一位妇人抱着孩子,匆匆进了房间。

    李墨一问道:“你去歇会儿吧,我来替你。”

    祝福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也确实有些累了,遂点点头,揉了揉发酸的胳膊,站在门口透透气。

    医院这边现在是重点保护单位,外面站了一圈黑压压的特警,祝福看着他们身上的国旗袖标,感觉无比的安心。

    夜色渐渐降临,祝福看了一眼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多。

    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在天际线上留下一团瑰丽的血色光辉。

    十点,在医院执勤的特警换岗,忽然,祝福觉得心绪不宁,仿佛会有什么事发生一般,她看着不远处的那片黑暗,好像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出来。

    一声枪响,接着,是子弹穿过人体的身影,站在祝福身旁的一位小战士一下子摔在地上,那颗子弹穿过了他的大腿,他紧紧的捂着伤口,鲜血犹自从指缝中不断涌出。

    祝福耳边响起一片拉动枪栓的声音,与此同时,远方的黑暗中不知有多少辆汽车的引擎轰鸣,如同凶兽的咆哮,伴着子弹发出的刺耳音爆之声,往这里而来。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快进去!”那位受伤的小战士在自己受伤之际,还没忘了身后的祝福。

    祝福赶紧转身跑进大厅里,她没有大喊大叫,如果这个时候不由分说大喊一声,这里面便会先乱起来。

    但是里面的人已经听见外面发出的声音,纷纷询问祝福发生什么事了。

    祝福努力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外面出了点小事,大家跟着我,往这里走。”

    不明真相的伤员都站了起来,跟在祝福后面,祝福路过李墨一的时候,压低了声音,飞速地说了几个字:“外头枪战,快走。”

    正在屋里治疗伤员的关林森看着祝福好像摇着小旗的导游似的,身后跟了一串人,皱着眉,不解的看着她,祝福将窗户推开:“来,大家一个一个的从这里出去,不要乱,不要紧张。”

    不紧张就怪了,外面的枪声已经响成一片,好像放鞭炮似的。

    “外面什么在响?”有人问道。

    祝福顺口接了一句:“放鞭炮,没什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快走,不走的都要给医生红包。”

    “我不收红包的。”关林森赶紧自证清白。

    外面有特警死守,里面有李墨一和祝福指挥,这间小医院里的人,很快就一个一个的从窗户跳出去了,只剩下祝福、李墨一和关林森。

    “乔瑜去哪里了?”祝福四下寻找,也没有找到乔瑜,她冲到大厅里,在已经一片黑暗的厅里寻找乔瑜的身影,大门已经被子弹打的破破烂烂,唯一的照明,就是从枪口喷射出的火焰。

    这次报复而来的人实在太多,外面守护的人寡不敌众,子弹也已经射空,那些人很快逼近医院大门,五辆卡车呈半圆形包围着医院的门口,十道白晃晃的远光灯,交错着打在门上。

    每辆车上跳下来二十多人,向医院门口走来,那些战士们已无子弹,伤者颇多,以那些凶徒过去做下的事,若是被他们抓住,断无生还之理,祝福身在黑暗的大厅里,外面的人看不见她,她看着外面却一清二楚。

    “该死的!”祝福此时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只觉得满腔怒火从心底不断涌出,如果对方手拿着冷兵器,她相信这百来号人也不够关林森和李墨一塞牙缝的,但是,他们手里那些是枪,子弹的速度可以突破音障,而人类再怎么能飞天遁地,也不能。

    人类……

    如果拥有超越人类的异能呢?

    祝福想起自己自己过去遇到的那些事,心里一横,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玻璃片,就向手心划去,玻璃片毕竟不如刀快,划拉了半天,只破了一点皮。祝福扭头跑进诊疗室,李墨一跟她说话,她也没有理,抄起桌上的手术刀便将自己的手掌长长的拉了一条血口子,鲜血瞬间喷涌而出,祝福转身又向大厅跑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从房间跑到大厅,一共用了十七步!

    祝福赌对了,唤起她身体里异术的方式,就是鲜血。

    主动划破皮肤,如同她主动解开了身体的封印,这一次,她没有失去做为祝福的自我意识。

    救人!救人!救人!

    这是祝福此时心中所有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