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214章 好吃的和混乱的
    “再往前走,就是无人区了,我们先在这里休整一下。”

    众人在小镇停下脚步,打算等第二天采购足够的水和食物,然后再进戈壁。

    虽然时代在进步,现代的条件比起北魏时已经强了许多,但是在这片大地上,似乎时间凝滞了,法显和尚所著的《佛国记》中所记述的:“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与如今相比,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你进过沙漠?”祝福站在一边,看李墨一正在写进沙漠所需要携带的清单。

    “嗯。”

    “听说沙漠晚上会很冷?”祝福所读过与沙漠相关的书都是这么写的,由于沙子的比热容低,因此没有太阳之后,便极速放热出去,晚上反倒会更冷一些。

    李墨一将清单写完,点了点她的鼻子:“也不是所有的沙漠都是这样。”

    “我觉得你今天有点兴奋。”祝福若有所思的看着李墨一,“是因为要回到故国了吗?”

    “嗯,有点。”

    岂止是有点,他与关林森两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什么冷静自持,统统不存在,这两个人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春运之前要回乡的游子。

    在镇上逛街买东西的时候,祝福兴高采烈的说晚上一定要吃吃这里的红柳烤肉串,馕包肉,椒麻鸡。

    被旁边的店主听见了,店主操着不熟练的普通话:“哎,小姑娘,要吃趁早吃,七点以后,大多数店都关咧。”

    “啊?为什么,这里七点不是跟内地五点一样吗?”

    “哎,不一样不一样,晚上不安全,不让摆咧。”店主无奈的摆摆手,祝福还是不死心:“可是我看别人的游记上说这里是有夜市的,夜市里还有好多好吃的。”

    “你看的那游记是二零零九年七月五日之前的吧?”乔瑜冷不丁地丢出来一句话。

    “嗯……祝福又翻出那篇游记,也是被转载了不知道多少手的,虽然没有写明日期,不过开头原作者写今年刚去看了奥运会,又来到这里吃烤肉串,好幸福什么的。”

    奥运会,那要不就是二零零八年。

    祝福也想起乔瑜说的那个日期代表着什么,苦着一张脸:“啊,好讨厌的感觉。”

    “你也真是心够大的,下飞机的时候没看见首府那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全是特警,市区简直比首都大广场还要戒备森严。”乔瑜看出祝福已经完全把这件事忘记了,亏得她来这里之前,还专门托人调查这里的治安,如果不是这次要做的事是机密的,她一定会叫上家族中能调来的最强力的保全。

    如果到了晚上就没什么地方可以找东西吃,那么就得抓紧时间现在动手了。

    到了西域不吃烤羊肉简直是浪费青春,这里的羊肉,是当地人待客不可缺少的,这里所有的羊都是自由放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没人打农药,也没人施化肥,牧草之下还有丰富的矿物质,羊肉味道更加鲜美多汁,膻气也小了许多。

    坐在店里,祝福对前来点单的小妹说:“来四串……”

    包着花头巾的大眼睛小姑娘笑着说:“只要四串?不够哦。”

    “哎?是有起步价吗?”祝福睁大了眼睛,看着店里的其他客人,果然点烤串的人,每个人面前都是满满一堆,根本看不出来有多少串。

    祝福还有些犹豫,万一不好吃,那可就亏大了。

    “滋啦。”外面的烤架上传来调料被洒进炭火的声音,孜然的香气从外面飘进店里,霸道的侵占了祝福的所有嗅觉,那样令人垂涎欲滴的气息,竟然会觉得它可能不好吃?那简直是犯罪!

    “来五十串。”祝福伸出一个巴掌。

    “再上一盆金丝油塔、烤南瓜、烤包子,那边还有哈密瓜,很好很好,也切一个。”祝福被香气冲昏了头,现在彻底疯狂的放开了点。

    “还要皮牙子。”关林森说。

    祝福也看见菜单上写着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又是皮,又是牙,难道是什么奇怪的动物肉?

    “就是我们说的洋葱,烧烤的东西吃太多,会上火,需要多吃点蔬菜。”

    “那,再点一份青菜?”祝福努力在菜单上找油麦菜或是矮脚黄等等字样,却是一无所获,这才想起来,西域这里实在是过于干燥,大叶片蔬菜大概很难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自己活下来,也就出点茄子青椒西红柿洋葱土豆之类的球茎或是块茎类植物,香菜能坚强的活下来已经算奇迹了。

    当下也不再纠结绿叶蔬菜,只默默等着上菜。

    “这哈密瓜!!!也太好吃了吧!!!”祝福惊呼。

    大眼睛小姑娘笑起来:“这不是哈密瓜,是伽师瓜。你们在内地吃不到的。”

    “哎,为什么,现在物流这么发达,还吃不到?”在这片国土之上,难道还有万能的某宝和超厉害的某丰解决不了的问题?

    “伽师瓜皮太薄了,磕磕碰碰就坏了,从我们这里运到首府就要两三天,再从首府出去,那得五六天,等到了全变成水咧。”

    原来是这样,祝福又狠狠地咬了一口,那得抓紧时间大吃大喝才行,回去就吃不着了。

    一顿吃了个肚子滚圆,祝福忽然脸色沉痛:“哎呀,吃完这顿,我得重六斤了。下次不能吃这么多肉了,就吃水果。”

    乔瑜在一旁捧着奶茶,慢慢啜了一口:“我曾经有一个同事,来拍摄丝绸之路的专题,也是瓜果熟透的季节,她是素食主义者,天天就吃瓜果,过了十天回去,你猜怎么着?”

    祝福茫然的摇摇头。

    乔瑜比了个手势:“她重了九斤,衣服从号直接跳到号,裤子得穿x!!”

    “哦漏!”祝福倒吸一口凉气,九斤啊!九斤猪肉那得好大一块啊!!!

    李墨一笑着安慰她:“没事,现在多吃一点,后面还不知道能吃到什么,或者说,还不知道有没有的吃。”

    也对,如果大恒国现在已经成了遗址废墟,那还真是什么吃的都没有,只能喝西北风为生了。

    想到这里,祝福心情放松了许多:“看,那边卖的是什么?好大一个桶。”说完便径直跑过去了。

    桶很大,不是木桶也不是铁桶,而是一个皮桶。

    摊主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手里不停,在一大缸白色的液体里上下搅动。

    “这是什么?”祝福闻到了一股微微酸味,还有一些奶香气,难道是一种新花样的酸奶?

    摊主用柯尔克孜语说了一句“克莫孜”,祝福一个字也没听懂,没听懂不要紧,只要有钞票,还有什么事是搞不定的,她坚起一根手指,示意要一杯,拿了一张一百块给那人找。

    那个小伙子给她盛了一杯,祝福先闻了闻,然后喝了一口,味道有些酸,有些咸,还有一点酒精的气息,虽然没有放在冰柜里,但是它的温度比现在空气的温度还要低一些,清凉爽口。

    第一口不太习惯,第二口便觉得挺好喝。

    祝福将那杯一口气喝完,李墨一他们也过来了,祝福将这碗不知名的液体大大夸奖了一番,并问他们要不要喝。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祝福示意小伙子再盛三碗,小伙子没有动,将手伸出。

    等等,刚才给的可是一百块,难道一百块还不够喝一碗的,没记错的话,这里的物价虽然不便宜,但那也指的是本地不能自产的,需要从外地运入的蔬菜等物,这个桶里的东西,一看就是本地产的,再怎么贵,也不能一百块钱一碗,不然也不会在大街上卖了。

    不可能这里的人民群众gdp已经高到这个份上了吧?

    “怎么了?”李墨一问道。

    “他刚才收了我一百块钱,我就喝了一杯,他没找钱给我,现在说再买的话,还要钱。”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小伙子的眼神极不友善的看着祝福,用柯尔克孜语不知说了些什么。

    关林森转头瞪着他,熟练的同样用柯尔克孜语回击。

    那小伙子一愣,显然没想到这群人里竟然有人会本地语,他又换了一个语种,关林森毫无压力无缝对上。

    在一旁卖馕饼的老人对着那小伙子大声叫着什么,指指点点的,那小伙子这才低垂着脑袋,好像泄了气的皮球,拿起杯子盛了三杯出来。

    祝福很不高兴,想说不买了,把钱找给我。

    被李墨一拉住,摇摇头:“忍忍。”

    祝福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不要显得那么臭,她低声问关林森:“那个老头子跟他说什么?”

    “哦,叫他不要是要坏了良心,真神在看着他。”

    祝福因为这个奸商小伙子而产生的对整个地区的不满都烟消云散了,哪里都有好人。

    “你也太容易感动了。”乔瑜说。

    祝福走路都带着跳:“哪有。”

    乔瑜指着李墨一和关林森两人手里捧着的两大包馕饼:“你把人家的馕都买光了,连生面团都没给剩下。”

    “嗯……我是想,这么热的天,让这位好心的老爷爷早点回家休息嘛。”祝福笑嘻嘻的说,“我本来是想直接给点东西的,但是又怕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所以,就买光他的东西啦。”

    “祝福的报恩。”乔瑜轻笑,“不过,说不定你把馕买光,也会有另一种影响哟。”

    祝福不解:“什么影响?”

    “你还记得某个小岛上的奶粉政策吗?”乔瑜挑眉看着祝福。

    怎么可能不记得,祝福一拍脑袋,后悔自己想的不够周全,她停下脚步:“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李墨一碰碰她:“别担心,我刚才看见这条街上还有三个卖馕饼的摊子,而且那三家的生意明显比这家的要好些,兴许这家原本做的就不太好吃,你只是做了个善事。”

    “那就好。”祝福松了一口气。

    乔瑜忽然对关林森说:“你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呢?”

    正在东张西望,却无辜被牵连的关林森怔怔的看着她:“怎么了?”

    “没看见有人手里被占满了,没法做出拥抱的动作吗,你也不知道帮忙接一下。”乔瑜揶揄的看着双手并怀里抱着馕饼的李墨一。

    “放开馕就无法喂饱你,抱着馕就无法拥抱你。”关林森也笑起来。

    刚刚做好的馕饼散发着小麦特殊的香气,加上芝麻与孜然的催化作用,明明只是面坨坨,闻起来却是诱人无比,要是再加上烤羊肉,那简直就是完美。

    祝福提议再去买一点烤羊肉,晚上在旅馆吃。

    再折返回去太远,祝福看着前方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家饭店,提议往那里去,李墨一忽然听见身后远处有引擎急速向这里逼近,他出声示警:“有车,靠边!”

    祝福闻声,刚向旁边跨三步,一辆大卡车便呼啸着从她的身边擦过,发丝与尘土一同飞扬起来,在这么窄的地方还开出这速度来,这是想上天吗!

    前方,大卡车停了下来,后车厢帘子被掀开,车上陆续跳下许多持刀的人,开始在街上见人就砍。一时间,惨叫声连成一片。

    这里是一片空旷的地带,连棵树都没有,也没有可以藏身的房子,祝福他们四个人就这么大喇喇的站在马路上,没处躲没处藏。

    已经有人看见了他们,举着刀向他们冲过来。

    李墨一挡在前面,那人面目狰狞着喊着什么,雪亮的砍刀向李墨一当头劈下来,李墨一身形如鬼魅一般,向侧面闪过,一刀劈空,凶徒又是回身一击,刀未至,李墨一的腿先到,凶徒如同被铁棍抽中一般,惨叫着飞了出去。

    看着同伴飞了出去,有更多的人嘴里喊叫着往这里过来,李墨一如影子一般穿梭,寒光闪闪的刀子看起来像要落在他的身上,却总是落个空。

    似乎一车人都过来,将李墨一围住,他们已经没空搭理站在一旁的另外三个。

    “你怎么过来了,保护好祝福和乔瑜。”

    “多一个人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她们俩越安全,再说……”关林森一掌将扑上来的凶徒劈倒,“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出风头。”